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81章 要么滚,要么拿着支票滚
    夏云姿简直傻眼了!

    容淮南这是提上裤子就不认人啊!

    刚才两人亲热的时候,肉呀亲的叫得多好听呀,现在居然不问青红皂白,直接就要抽她耳光?

    她吓懵了。

    这一巴掌抽下来,她这张整容脸还有法要吗?

    容淮南的手与她的脸颊只差一线的距离,擦着抽了过去。

    虽然没打中,可是这骇人的气势还是吓得夏云姿脸色都白了。

    她心里正暗暗庆幸,辛亏容淮南还念了一点儿情分,不然的话。

    啪——!

    夏云姿还没从惊吓中缓过神,脸上就已经被重重的打了一巴掌。

    嘴角开裂,血丝流了出来。

    她捂着火辣辣的面颊,狠狠瞪着面前的夏桑榆:“夏桑榆,你凭什么打我?”

    夏桑榆冷然一笑:“容淮南不打女人,我帮他!”

    说着扬了扬受伤的右手:“这只手被你踩得差点骨折,我试一试还能不能抽你耳光!”

    灵活的做了一个抓手运动,笑得阴冷:“还好!没废掉!”

    夏云姿恨得想要吃人。

    夏桑榆却从容走到餐桌旁边,慢条斯理吃起晚餐来。

    容淮南自酒架上取了一瓶波尔多红酒,也要跟过去。

    夏云姿拉住他的衣袖,委屈道:“淮南,你不爱我了吗?你打我耳光也就算了,夏桑榆她平白无故打我,挑衅我,难道你都不管吗?”

    容瑾西表情凉淡:“云姿小姐,别忘记你的身份!”

    炮,友身份!

    夏云姿神色黯然,噘嘴快要哭出来了:“淮南先生……”

    容淮南叹了口气,掰开她的手道:“听话,回房间去吧!”

    让她回房间,而不是让她滚出容氏公馆。

    可见容淮南对她还是有些留恋的!

    也罢,先回房间等着。

    以她的功夫和技巧,不愁不能把容淮南收入裙下。

    容淮南走到餐桌旁边,给夏桑榆倒了一杯红酒:“我替夏云姿向你道歉!刚才的事情,是她不对!”

    夏桑榆不为所动:“道歉我接受!不过我今天心情不好,不想与你瞎掰胡扯,你还是陪你的夏云姿玩儿去吧!”

    容淮南有些尴尬。

    在她对面坐下来,思忖良久,神色凝重的开口:“桑榆,我想知道你现在是怎么想的?”

    夏桑榆撩他一眼:“你管我怎么想的?”

    容淮南被呛得无语。

    今天想和她说几句话,怎么就这么难呢?

    又沉默片刻,开门见山道:“桑榆,我也不和你绕弯子了!我就是想问问你,以后有什么打算没有?容瑾西你是靠不住了,不如你尽快和他解除婚约,你和我……”

    啪的一声。

    夏桑榆将筷子重重拍在了桌子上!

    “容淮南,我劝你趁早死了这条心!在我夏桑榆眼里,你容淮南根本连个男人都算不上!”

    “桑榆……”

    “别用这副苦哈哈的眼神看着我!容淮南你想想,你还有个男人样吗?你婚内凌虐金宝宝不说,你还从她兜里骗钱花,你这样的行为,比良辰夜总会的牛郎能好多少?”

    她冷嘲,继续说道:“我最瞧不起你的一点,就是金宝宝刚一遇上点儿挫折,身为丈夫你先就撇清关系生怕被沾染上了!你这样的男人,在我眼里根本就一文不值!”

    容淮南被骂得鼻尖上冒汗,低声嗫嚅说道:“桑榆,你误会我了,我不是你想的那种人!”

    她轻嗤一声:“当然!你比我想的更渣嘛!和金宝宝离婚这才几天?你居然就和夏云姿勾搭上了!容淮南,你自己说,你还算个男人吗?容瑾西有你这样的兄弟,可真够丢脸的!!”

    骂完,还觉得不解气。

    将手边的红酒端起来,仰头一口饮尽,这才觉得心里的郁气消散了些。

    “容淮南,别像只苍蝇一样跟在我身边嗡嗡嗡的打转,我告诉你,我……”

    她的话还没说完,突然觉得天旋地转,脚下好似踩着柔软的棉花。

    糟糕,她忘记了这身体是沾酒就醉的!

    那么大一杯红酒……

    意识被酒精冲乱,她身体一歪,往地上倒去。

    容淮南伸手将她一把托住:“桑榆,桑榆你怎么了?”

    她面颊桃红,嘴唇也泛着诱人的红润光泽,呼吸更是微微有些急促。

    她这是喝醉了吗?

    或者……,她是故意装醉,想要顺水推舟,与他发生点儿什么?

    对,一定是后者!

    她知道容瑾西垮了,靠不住了,所以今天晚上特地回来,特地在他面前装醉,就是想要成为他容淮南的女人!

    他伸手在她光洁柔滑的脸颊上轻轻抚了抚,邪笑道:“口是心非!”

    把他贬得一无是处,最后还不是乖乖躺在了他的怀里?

    女人,永远都是这么欲拒还迎。

    他抱起夏桑榆,就要往南楼这边走。

    秀雅鼓起勇气上前:“淮南先生,你这样抱着夫人去南楼,不大合适吧?”

    容淮南怒喝一声:“滚一边儿去!你一个佣人,有什么资格在我面前说话?”

    直接就将夏桑榆抱去了他的卧室。

    夏云姿穿着蕾,丝睡衣正在床,上拗姿势,听见他开门的响动,急忙欢天喜地迎了上来:“淮南……”

    看到他怀里抱着夏桑榆,她的脸色一下子刷白。

    “你把她抱回来干什么?”

    “你别多问!”

    容淮南将夏桑榆放在床,上,转身去保险柜取出支票簿,刷刷开了一张,递到了夏云姿的面前。

    “云姿小姐,拿着!”

    “你这是什么意思?我和你在一起,又不是为了钱!”

    “不是为了钱?这话说出来你自己信吗?”

    容淮南将支票拍进她的手里:“走吧!这笔钱够多的了,你就算演一百集丫鬟,也挣不了这么多啊!”

    夏云姿漂亮的脸上挤出难过不舍的神色:“淮南,我和你上,床,真的不是为了你的钱!我爱你,我希望做你的女人!”

    容淮南邪笑:“真不是为了钱?”

    夏云姿点头,语气坚定的说:“真不是为了钱!”

    “那好!把支票放下,然后你就可以走了!”

    “为什么?我那么爱你……”

    “夏云姿!别在这里用‘爱’这字恶心我!要么滚,要么拿着支票滚,你马上给我选一个!”

    容淮南没了耐心,几乎是吼了起来。

    夏云姿吓得缩了缩,捏着支票数了数上面的零,眼中闪过惊喜的神色。

    将支票放进包里,妩媚笑道:“淮南,下次想我了,记得打电话给我哦!”

    “快滚吧!”

    容淮南耐心耗尽。

    夏云姿就像是一朵色彩鲜艳的塑料假花,看着虽然漂亮夺目,却是越看越没劲。

    夏桑榆比不上夏云姿张扬艳丽,却有另外一番无人可及的清丽灵秀之气,让他迫不及待,想要一亲芳泽。

    更兼之她是容瑾西的女人,他更觉得心痒难耐,一分钟都忍不下去了。

    他送走夏云姿,砰一声将门关上。

    反拧,落锁。

    走到床边,居然激动得手脚都有些哆嗦。

    他扑过去,俯在她的身侧,用手指轻轻撩抚她柔软的秀发。

    “桑榆,还记得咱们初次见面吗?在良辰夜总会,我手底下的小弟说给我准备了一个人间尤,物,我开门之后,看见的就是你……,说实话,第一眼见你,我真没觉得你有多漂亮,胸也不算大……,可是我现在看你,却是越看越觉得好看,越看越觉得耐看……”

    他的手轻轻抚过她如画的眉眼,顺着光洁的脸颊慢慢向下轻抚。

    “这段时间,你知道我有多后悔吗?若早知道你是容瑾西的女人,我应该在夜总会就要了你……,不过现在也不算晚,今天晚上,你就是我容淮南的女人了……”

    他的手已经滑到了她的胸前,微微有些颤抖的手指,一颗,一颗,解开她的衣扣。

    后窗突然传来咚一声异响。

    只记得反锁前门,忘记关上后窗了。

    为了今天晚上能度过一个销魂的夜晚,他站起身,准备去将后窗关上。

    刚刚走到窗户边,一只黑色的袋子突然闷头套了下来。

    口袋里面有一股奇异的闷香,他一闻见这香味儿就觉得头脑发晕,很快就栽倒在地。

    容瑾西从身后走出。

    他唇角勾起狠噬冷笑,其实强大如暗夜之王。

    肖鹏勾兑的药剂,果然有奇效,两三秒的时间,就将容淮南给撂倒了。

    他撸了袖子,对着地上黑袋套头的容淮南就是一阵拳打脚踢的猛踹。

    敢动他的女人,一个个都该被打死!

    直到心中郁气消减,这才转身来到卧室。

    夏桑榆醉得不省人事,完全不知道身在何处,更不知道身边的男人,已经由容淮南换成了容瑾西。

    她只是觉得热。

    秀眉轻拧,有些烦躁的哼哼:“瑾西别闹……,别碰我!”

    他眼中掠过重重阴霾。

    梦见欧亚纶就是亚纶哥哥我好痒。

    梦见他容瑾西就是瑾西别碰我!

    这待遇,差别也太大了吧?

    不过没关系,他说过要斩断她所有的烂桃花,要让她从今往后一心一意与他过日子!

    所以,今天晚上的这一场欢爱,至关重要。

    辛亏她喝醉了,不让他还真不好下手。

    他脱掉外套,欺身靠近。

    他不想弄疼她,所以尽量忍着滚烫得发疼的浴望,慢慢的探索和开发她的身体。

    她的身体很敏感。

    醉酒之后,更甚。

    几分钟,她脸颊红得醉人。

    他挤进去:“桑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