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80章 一种瘾,戒不掉
    他像是被触怒的恶魔,眼神狰狞的说道:“肖鹏,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今天晚上,我一定要回到容氏公馆!”

    肖医生一脸无奈:“好吧!我来想办法!”

    “好!你去想办法,我去健身!”

    健身,是为了今天晚上能够更好的睡服他的小妻子。

    一想到她是带着误会离开的,他的心里就好像有一只邪恶的小手在使劲抓挠。

    恨不得立即就到她面前,给她澄清所有误会。

    他承认在感情方面他还很幼稚。

    回应那两个小护士,是想要刺激她一下,希望她能够醋意滔天的冲上前,将那两个小护士赶走。

    不曾想,小护士没赶走,反倒把她给气跑了。

    她才刚一走,他的身体和灵魂就开始疯狂想念。

    容瑾西也解释不了对她这种蚀骨的依恋从而而来,因何而起。

    他向来冷漠孤傲,从来也不会想到他容瑾西有一日会如此黏腻和在意一个女人。

    这像是一种瘾,越来越难以摆脱。

    夏桑榆从医院出来后,直接打车回了容氏公馆。

    已经是晚上九点过,公馆里面一片静谧。

    她穿过夏日馥郁的花园,径直往主楼这边走。

    女佣秀雅今儿当值,看见她回来,连忙上前恭敬的行礼:“夫人好!”

    “嗯!有吃的没有?我还没吃晚饭!”

    肚子里面怀着孩子,她不想饿着睡觉。

    秀雅帮她拉开椅子:“夫人你稍稍歇坐一会儿,我这就给你准备吃的,很快就好!”

    夏桑榆在餐桌前坐了一会儿,一想到容瑾西被两个护士小姑娘包围的画面,心里就烦乱得很。

    把他一个人丢在医院,她于心不忍。

    可是一想到他与别的女人那么亲近,她又觉得他不可原谅!

    正想得出神,一道揶揄的讥笑声传来:“哟!这不是容夫人吗?上次见你你还春风得意,今天看着怎么灰头土脸了?”

    夏桑榆下颌微扬,抬眼看了过去。

    是身穿玫红色性感真丝睡衣的夏云姿,此时正撩着风情卷发,一脸讥嘲的看着她。

    她冷声回道:“夏云姿,别惹我!”

    “惹你怎么了?容老爷子死了,容瑾西现在瘫在医院,我倒是要看看,还有谁能给你撑腰!”

    夏云姿说着,伸手在夏桑榆的肩膀上面推了一下。

    夏桑榆侧身避了避,冷笑说道:“看来你今天没打瘦脸针,是做好吃耳光的准备了?”

    “你还敢提上次的事情?”

    上次那三十个巴掌,抽在她刚刚打过瘦脸针的脸上,害得她差点儿就毁容了。

    该死的夏桑榆,不仅害她被抽三十个耳光,还害得她与《云锦欢》的女主角擦肩而过。

    这份仇,她可一直都记在心里!

    她在走神的这片刻功夫,夏桑榆已经往楼上走去。

    她今天很累,心情也不好,不想撕婊,也没兴趣虐渣。

    她只想洗个热水澡,然后饱饱吃一顿,再睡个大觉。

    身后突然传来夏云姿的声音:“夏桑榆,你东西掉了!”

    她回头看过去,果然发现她的手链不知怎地掉在了楼梯上。

    这手链是夏桑桑的。

    红色的石榴石,十分璀璨漂亮。

    她在夏桑桑身体里面重生过来,这手链就一直戴在夏桑桑的手上。

    她不喜欢这种小女生的手链,也曾经将它摘下来过。

    可是摘下来的后果就是她噩梦连连,整晚整晚不能入睡。

    戴上手链,又能安然入睡,一觉到天亮。

    试过几次之后,她便一直将这手链留在了手腕上。

    冥冥中她觉得这手链与夏桑桑有些什么联系,所以,绝对不能丢。

    她折转身,弯腰就准备将手链捡起来。

    手刚刚伸出去,夏云姿一脚踩了下来,捏着嗓子道:“哎呀,我不小心踩着了!”

    夏桑榆仰头看着夏云姿,厉声道:“让开!”

    “我偏不让!你能把我怎么着?”

    夏云姿一面说,还一面用力碾压脚下的手链。

    “夏桑榆,你难道还没看清现实吗?你的好运气到头了!”

    手链在夏云姿的脚下发出咯咕咯咕的惨叫。

    夏桑榆眼中迸射出仇视的历芒,半跪在地上,伸手想要从夏云姿的脚下将手链取出来。

    夏云姿看着地上的夏桑榆,心中好一阵畅快。

    不仅没有将脚收回去,还更加用力的碾压踩磨起来。

    “夏桑榆,你这个不知好歹的女人!我将你介绍给容瑾西,你居然恩将仇报坏我合约!今日以后,我就是容淮南的女人,就是容氏的女主人,而你,永远都只能是一个上不得台面的下等货!”

    随着她说话的狠劲,手链断裂。

    一颗颗晶莹剔透如血一般浓艳的石榴石滚落得到处都是。

    夏桑榆心里惶恐极了。

    总觉得有什么玄妙的东西,随着手链的断裂正在悄然发生着改变。

    她跪扑过去,将石榴石一颗一颗捡起来。

    然而,夏云姿再次踩了过来。

    这一次,直接踩住了她握着石榴石的手。

    “夏桑榆,你的好日子到头了,跪着舔我的鞋尖,或许我一高兴,可以让你在容氏继续保留一个容身之所!”

    她狰狞阴狠,重重踩压夏桑榆细软的小手。

    秀雅看见这一幕,失声惊呼道:“云姿小姐,你这是做什么?她是容夫人,是你的亲妹妹啊!”

    “闭嘴!她根本不是我夏云姿的亲妹妹!!”

    “夏云姿,你说什么?”

    夏桑榆抬起头,苍白的小脸上满是不敢置信:“你说夏桑桑不是你的亲妹妹?”

    “你当然不是我的亲妹妹!我漂亮性感,你却姿色平平,你看看你,和我有半点儿相似之处吗?”

    “你胡说!”

    “我没有胡说!这个秘密,我也是几年前从父亲口中得知!”

    夏云姿俯视着地上的夏桑榆,冷声笑道:“很想知道自己的身世?”

    夏桑榆强压下心中情绪,点了点头:“嗯!”

    “求我!求我我就告诉你!”

    “我求你!求求你把知道的事情都告诉我!”

    “呵呵,告诉你也无妨!”

    夏云姿得意的说道:“二十多年前,我妈去伽来寺上香还愿,在一株老桑树上发现一个挂着的竹篮子,篮子里装着一个女婴!我妈心底善良,见你被人遗弃实在可怜,便给你取名桑桑,带回家养着了!”

    桑桑,原来,她的名字是这样来的!

    她真的是一个弃婴!

    夏云姿见她面色灰败,语气就更加欢快起来:“夏桑桑你也不想想,如果你真的是我的亲妹妹,我会将你出卖给gay公子容瑾西?”

    正因为是毫无血缘关系的伪姐妹,所以她出卖起来,毫无压力。

    只是没想到这个一向听话怯弱的妹妹,突然之间就变得难以掌控,居然害得她女主角的美梦泡汤,天天在剧组演个挨打受气的小丫鬟!

    这份罪,她夏云姿受够了!

    她狠狠踩着夏桑榆的手,用力碾压,要将心里憋着的怒火全部都发泄出来。

    夏桑榆也不是省油的灯。

    弄明白身世之后,她反而不知道从哪里来了一股子力气,抓住夏云姿的脚踝用力一掰,一扯。

    夏云姿站立不住,整个人往后面仰去。

    一声惨叫,紧接着咕咚咕咚往楼梯下面摔去。

    楼梯不高,只有四五梯的样子。

    不过也够夏云姿受的了!

    女佣秀雅都吓傻了!

    看着明明是云姿小姐在虐容夫人啊,那脚踩在容夫人的手上,她在旁边看着都觉得疼。

    可是不知道怎么的,云姿小姐就咕噜噜从楼梯上面摔了下来。

    而容夫人神色不变,正在一颗一颗捡嫣红的石榴石,那清丽的小脸上并没有多余的情绪,看上去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秀雅愣了一下,很快找到了自己的立场。

    她小跑过去,一面帮容夫人捡地上的石榴石,一面关切的说道:“夫人,你的手受伤了!我帮你包扎一下吧!”

    夏桑榆看了看手背上的擦伤,淡声说:“没事!你去忙吧,不用管我!”

    “那我帮夫人你把这些珠子捡起来吧!”

    “好!”

    两人在楼梯上下找石榴石,夏云姿就躺在她们面前,她们也好像都看不见。

    夏云姿疼得呲牙咧嘴,趴在地上哭闹道:“淮南先生,淮南先生你快出来啊,呜呜,她们都欺负我,连女佣都欺负我!”

    “吵什么呀吵!大半夜的你鬼喊鬼叫做什么?”

    容淮南穿着睡衣从房间里面走了出来。

    一看见夏桑榆,眼中的怒火瞬时化为惊喜:“桑榆回来了?”

    说着就蹬蹬蹬下楼:“桑榆,你回来就对了!听我妈说容瑾西伤势非常严重,根本不可能醒过来,你能早点看明白这一点真是太好了!”

    “行了容淮南。”夏桑榆站起身,清冷道:“别在我身上浪费时间,你还是快点去安慰你的新宠吧!”

    她将石榴石放进兜里,跟着秀雅就往饭厅走去。

    容淮南转身看向夏云姿。

    夏云姿急忙挤出一个妩媚的笑容,嗲声道:“淮南,你刚才是没看见,夏桑榆她不仅推我摔倒,她还骂我,还骂你趁着容瑾西有难篡夺总裁之位!你快好好教训教训她!”

    他们两个在办公室做了一次,回到家又欢爱了一场。

    容淮南在床上夸过她,说她功夫不错,甚合他的口味儿。

    所以,她以为只要她开口,容淮南就一定会帮她出一出心中的这口恶气。

    没想到她的话刚刚说完,容淮南的眼中就刮起十级飓风,抬手一个巴掌就往她脸上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