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78章 像吞了苍蝇那么恶心
    夏桑榆垂着眼睫,并未看见他眼神中的狠戾。

    “瑾西你就放心吧,我不是那么爱沾花惹草的人,我这辈子最大的心愿就是能够照顾好父亲和母亲,让他们能够安享晚年,然后我再尽力把我的孩子抚养大!”

    她下意识将手放在还很平坦的小腹,声音渐渐弱了下去。

    这个孩子,到底是哪个混蛋的?

    她对夏桑桑承诺过,一定要将强爆她的混蛋找出来,然后想尽办法,让这个混蛋生不如死!

    唉,这事儿现在连一点儿头绪都没有。

    茫茫人海,要让她去哪儿找啊!

    她正神思恍惚的时候,容瑾西滚烫的大手游弋过来,顺着她的大腿,贴上了她的腿心。

    别有用心的揉摁。

    夏桑榆浑身窜过电流,啪一下将他的手打开:“容瑾西你上辈子是色,鬼投胎吗?一天到晚不想这些事情你会死吗?”

    “唉哟!”一声痛呼。

    容瑾西痛苦万状,俊朗的五官都揪到一起了。

    夏桑榆满脸疑惑:“又怎么了?你可别赖我啊,刚才我只不过轻轻拍了你一下,而且是拍的手背……”

    “手背上也有神经好不好?神经是牵连到我全身各处的!我一个重症病人,居然被你这样虐待,夏桑榆,我到底还是不是你老公啊?”

    容瑾西痛楚的控诉,眼底居然硬生生挤出了些泪花花。

    夏桑榆心软了。

    “好了,对不起嘛,你好好休息,我不碰你了!”

    “这就算道歉了?没诚意!”

    “那你想要怎样嘛!”

    “过来陪我躺会儿,我想睡个午觉。”

    “不行,你身上有伤……,而且床这么小……”

    “床不小,你可以睡我怀里!”

    “……”怎么都觉得这是个陷阱。

    “桑榆,你就陪我一会儿吧,你看我今天表现多好呀,我还把曜儿还给了你父亲!”

    “那你不准动手动脚?”

    “我保证!”

    夏桑榆被身后一根大棍子抵得难受的时候,想起了男人的n大谎言:我只想抱抱你,保证不乱来!我想看看你那里,保证不碰你!我只想蹭蹭,保证不进去!我轻点,保证不疼!亲爱的,你相信我,保证不会怀孕的!

    她觉得自己上了贼船。

    而且,这贼船马上就要开了。

    “容瑾西,你老实点儿!”

    “桑榆,咱们在一起的时间真是少得可怜,我很想你……,你别这么凶嘛!”

    危险黯哑的音线,带着哀求的味道,再次让她心软。

    几分钟后,他变本加厉,炙热的大手沿着她的腰慢慢往她腿心探去。

    她急忙抓住他的手腕:“容瑾西,我真是服了你了!你说你都伤成这样了,居然还有精力在这儿发晴!”

    “发晴也只对你发晴嘛!”他下颌搁在她的肩窝,轻轻的蹭:“只要我还有一口气,都能为你发晴!”

    磁性惑人的声音让她脸颊滚烫。

    再这样下去,非擦枪走火不可。

    她将他的手从身上抽出来,一个翻身就从他的怀里钻了出来:“容瑾西,你再这样骚气外露,我就将你那东西剪成双节棍!”

    她恶狠狠,对着他那里做了一个咔嚓剪刀手。

    他一想到双节棍,瞬间破功:“夏桑榆,你够狠!”

    夏桑榆觉得,和他再呆在一起,今天铁定会出事。

    她拿起包包,匆匆说道:“我,我出去一下,你好好休息,我晚上再来看你!”

    他俊脸邪魅,不疾不徐的威胁道:“又想去看厉哲文?”

    她的脚步顿时僵住:“他,他手术出来的话,身边一个照顾的人都没有,而且袁莉莉的母亲那么彪悍泼辣,我担心……”

    “你是他什么人?用得着你来担心?”

    “我是他朋友不行吗?容瑾西,我该不会连探望朋友的权利都没有吧?”

    “有!你什么权利都有!不过你最好给我想清楚,今天若你跨出这个病房门,可别怪我对你的曜儿做出什么伤和气的事情来!”

    “容瑾西,你除了会威胁我你还会干什么啊?”

    “我还会爱你!”

    容瑾西将一只平板递给她“无聊的话,就看电影吧!”

    想了想,他又补充说:“小宋会安排好厉哲文的事情,你别担心!”

    夏桑榆听了这话,心里的怒火这才消歇了些。

    电影枯燥,冗长,她默默记住了导演和编剧的名字,以后,看见他们的电影,一律点叉。

    捱了四十多分钟后,她再也撑不住,在旁边的陪护床上睡着了。

    容瑾西看着她安静清丽的睡颜,眼瞳中神色暗谲,炙热却又危险。

    这个女人,他原来只想用她来抵挡外界的流言蜚语,用她来安抚爷爷那颗操碎了的心。

    他对她明明是没有好感的!

    可是现在,他发现她简直就是致命的催晴毒药,只要一接近她,他就不能自持,时时刻刻都想要占有她。

    他知道,这一辈子,他都不可能放开她了。

    正想着,夏桑榆枕边的手机叮咚叮咚的连响起来。

    还是欧亚纶发来的信息。

    桑桑,我给你准备了一份儿礼物,明天小江南餐厅吃饭的时候送给你!

    桑桑,外面都在盛传,说容瑾西醒不过来了……,我给你请了最好的律师团,会帮着你尽快脱离和他之间的婚姻关系!桑桑,你的余生,我会照顾!

    桑桑,我刚才午睡做梦了,梦见我和你在北海道玩雪,我抱着你翩迁起舞,你笑起来的样子,好美……

    三条信息,点燃容瑾西怒火的同时,也彻底催化了他的心魔。

    该死的花瓶男!

    居然趁着他重伤之际,想让夏桑榆直接与他解除婚姻关系!

    既然花瓶男做事都这样绝,那可就别怪他使用非常手段,彻底断了他的念想。

    他神色狠鸷,双击窗口后输入代码,回信息给欧亚纶:谢谢你的关心,我们还是明晚小江南餐厅见面再细谈吧!

    欧亚纶回道:好!迫不及待,想要尽快见到你。

    容瑾西噬血冷笑:我也是!

    聊了两句后,熟练的删除信息,手机锁屏,放回了夏桑榆的枕边。

    夏桑榆如果看到这三条信息,前面两条她或许并不会放在心上,可是最后这一条,一定会让她惊愕无比。

    几乎是同样的时间,她和欧亚纶都做了一个关于北海道玩雪的梦,连他抱她旋转起舞的动作都如此相似。

    这也太邪乎了吧?

    只可惜,信息被容瑾西的妒火删除了,连痕迹都没有留下。

    她这一睡,直接睡到了天色黄昏。

    病房里面只有壁灯亮着,光线显得有些昏暗。

    容瑾西斜斜的靠床坐着,俊朗无俦的五官似有阴霾笼罩。

    听见她的动静,他侧眸看她一眼:“醒了?”

    “你饿了吧?我出去帮你买晚饭!”

    “不用!等会儿小宋会给我们送晚饭过来!”

    容瑾西说着,又将目光看向对面墙壁上的电视。

    电视画面里,正在上演马赛克激晴片。

    主角是他们的二哥容淮南与一个大胸美女。

    那女人的衣服被推到了脖子下面,大半截丰,满的身体露在外面,随着剧烈的动作,那两团雪浪上下涌动,画面看上去十分火辣,刺,激。

    她揉了揉眼睛:“这个容淮南,在办公室做这样的事情,也太过分了吧?”

    容瑾西低沉的声音道:“知道这女人是谁吗?”

    “谁啊?”

    “夏云姿!”

    “夏云姿?”

    夏桑榆瞪大双眼:“不会吧?容瑾西你别开玩笑了,夏云姿不是在《云锦欢》剧组里面当丫鬟吗?这怎么又跑总裁办公室和容淮南在一起了?”

    她刚刚问完,画面中的男女开始换姿势了。

    容淮南从后面,抓住了女人的头发。

    女人的脑袋扬了起来。

    夏桑榆这才有机会看清,那么妖艳的妆容,那么性感的身材,不是夏云姿又是谁?

    夏云姿,真的勾搭上了容淮南!

    容瑾西看了她一眼,音线暗沉的说道:“其实这也不奇怪!夏云姿一直都想得到一个上位的机会,为此,她甚至不惜将你卖给了我!这一次眼见着我出了车祸,外面盛传着我变成植物人的谣言,她自然第一时间就会想到容淮南!”

    他语气顿了顿,缓缓又道:“她在办公室里面挑,逗了容淮南足足半个小时,容淮南终于招架不住,这才真刀真枪的做上了!”

    夏桑榆心里像是吞了一只苍蝇那么恶心。

    她瞪了他一眼,没好气的说道:“足足半个小时?在你们男人的眼里,面对异性的诱惑,坚持半个小时难道就是很了不得的事情吗?”

    “我没说很了不得!”

    “你还狡辩,容瑾西,今天这办公室里面的人换做是你,你是不是也最多坚持半个小时就被降服了?哦不,你这种随时都精,虫上脑的男人,只怕连一分钟也坚持不住吧?”

    她很愤怒!

    尽管她也不知道这怒火从何而来,可心里面郁闷得很,就是想要不管不顾的发脾气。

    容瑾西一脸委屈。

    “我?你扯我干什么?和你姐姐做暧的又不是我!”

    “那你一个重伤病人你不好好休息,你在这里偷窥别人做暧,你还敢说你没有意银?”

    “我真没有!不信你看!”

    容瑾西拉过她的小手,直接让她伸进了被子里:“你看,我没有想那方面的事情对不对?”

    凉凉软软,确实很听话。

    可是……

    夏桑榆脸一红,猛然将手抽了回来:“流!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