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77章 斩她的烂桃花
    夏桑榆毫无察觉。

    她此时做梦正梦到和欧亚纶在北海道玩雪。

    松软轻盈的雪花在两人身周翻飞,欧亚纶抱着她在雪地里不停的旋转,她开心的叫他:“亚纶哥哥,亚纶哥哥……”

    莫名其妙的梦境,此时就在她脑海中上演着。

    很奇怪的一种感觉。

    一方面她觉得和欧亚纶在一起,真的好开心,好幸福,似乎这就是她毕生所愿。

    另外一方面,却又有另外一个自己抽离出来,正冷眼旁观这场梦境,觉得自己真是疯了,就算要玩雪,也应该和老公容瑾西玩雪吧!

    和欧亚纶玩雪算怎么回事?

    而且还笑得这么开心?

    是要准备出轨吗?

    意识里面,仿佛有两个她,一个快乐的笑,一个冷然的笑。

    反正都在笑。

    男人将她放在床上,俯身看着她嘴角的笑意,不知怎地就觉得那笑容有些刺眼。

    做梦也在想手术室里面的厉哲文?

    要不就是在想那个花瓶男?

    嫉妒像荆棘之藤,在他心底疯狂生长。

    他伸出修长大手,在她嘴角揉了揉,想要将那笑意揉散。

    不准想别的男人!

    做梦想也不行!

    可她反而在梦中咯咯笑了两声:“亚纶哥哥……,好痒……”

    他眸中瞬时腾起危险怒意,捏着她的下颌,一低头就吻了下去。

    ……

    容瑾西的专属病房内。

    阮美玉容光焕发,身上的红宝石首饰让她看起来雍容华贵,那张保养得极好的脸上,几乎看不出岁月的痕迹。

    唯有那双眼睛满满都是世故与算计,破坏了她整体的美感。

    她在容瑾西的病床边停留了不到两分钟,便掩着口鼻退了出来。

    容瑾西的情况看上去很糟糕,她也就放心了。

    “肖医生,我家瑾西这情况,还有恢复的可能吗?”

    “我们医院会尽力的!其余的就要看他的个人恢复能力了!”

    “其实……,你们也不用将精力都放在他一个人身上……”

    阮美玉在心里斟酌了片刻,直言说道:“肖医生,实不相瞒,瑾西伤成现在这个样子,我们家属都已经放弃了,所以,也请你不用太上心!”

    说着,她从包里面取出一张银行卡,塞进肖医生手里道:“卡里有十万块,还请肖医生高抬贵手,放弃对瑾西的治疗!”

    肖医生看着手中的银行卡:“十万块?”

    瑾西的命,就只值区区十万块?

    阮美玉没听出他话里的深意,只当他是收下了,便笑着说道:“我也知道这有悖肖医生你的职业操守,所以我也不敢请你直接让他丧命,直接丧命的话,舆论方面恐怕不好控制……,最理想的状态,是让他成为植物人……,在病床上躺个三年五载的,到时候能不能醒过来,就看他自己的造化了!”

    她的算盘正拨拉得啪啪作响,身边的肖医生突然轻嗤一声笑了出来。

    她心头一震:“肖医生你笑什么?”

    “哦,我觉得你们豪门中人真是有意思,别人塞红包是为了抢救家属,你们塞红包是为了让医生放弃治疗!呵呵,有点儿意思!”

    肖医生说这番话的时候脸上带着笑,看上去还算温和。

    可是阮美玉对上他的眼神后,心里变得十分不踏实。

    她实在不放心,又叮嘱说道:“肖医生,你收下这张银行卡,我就当你是答应我的要求了哈!我可不希望在两三年之内,听到他康复的消息!”

    “阮女士放心!一切,定会如你所愿!”

    “那就好!我还有事,先告辞了!”

    阮美玉从肖医生口中得到肯定的回答,终于放心的走了。

    肖医生看着手中银行卡,笑得一脸诡谲。

    女人就是女人,没眼光,没见识,没谋略。

    她以为一场车祸就能将容瑾西打垮?

    她以为一张银行卡就能亵渎他的职业操守,收买他与容向东之间的兄弟情义?

    统统都是做梦!

    容瑾西是什么人?

    岂能躺在医院,任由他们鱼肉?

    肖医生突然很期待容瑾西反噬的那一天。

    至于这张银行卡,先放在他这里,相信要不了多久,阮美玉就会住院把这笔钱给消费了。

    肖医生笑了笑,将银行卡插,进兜里,转身进了办公室。

    病房里面,容瑾西等到阮美玉一走,就坐起来拔掉了身上所有的管子。

    正准备下床活动一下僵直的手脚,阿宇打电话来了。

    他将手机放在耳边:“你说什么?夏桑榆差点被一泼妇打了?怎么回事?你给我说清楚!……,又是厉哲文?说,她现在在什么地方?……,好!我知道了!”

    又是厉哲文。

    她居然为了厉哲文,被别人指着鼻子骂狐狸精,还差点被人家给打了!

    现在,她就守在手术室外面,巴巴的为厉哲文提心吊胆。

    容瑾西越想越气,干脆从床上下来,换了一身从头裹到脚的行头,直接就去B座找夏桑榆去了。

    时间就是那么刚刚好,他换好行头收拾妥当,出门居然与刚刚摆平肖医生的阮美玉乘坐的是同一部电梯。

    阮美玉正在打电话,倨傲又冷漠的声音道:“事情办得还不错!你放心,我会尽快安排你出境,没人会怀疑到你的头上!我再给你账户上汇一笔钱,这段时间你就老老实实给我窝着,千万别出来坏我大事儿!”

    挂断电话后,她还颇有些得意的对着电梯内壁的浮光整理了一下仪容。

    雍容华贵,容氏主母,就应该是这个范儿!

    她嘴角咧开一个快意的笑容,完全感受不到靠边站着的男人正在墨镜后面神色阴狠的盯着她。

    她心情极好。

    容老爷子死了,容瑾西也躺在医院半死不活,现在整个容氏,整个旷世集团,已经理所当然落入了她和宝贝儿子容淮南的手里。

    十多年的忍辱负重,终于等来了今日的扬眉吐气。

    高兴到了极点,居然清了清嗓子,轻轻哼唱起来:“天生……丽质……难……自弃……”

    容瑾西在墨镜后面满眼嫌恶的看着这个女人,阮美玉,你太得意忘形了吧?

    也罢也罢,反正他们的好日子也快到头了,就让这母子两个再蹦跶几天吧!

    他去B座七楼将夏桑榆扛回来的时候,夏桑榆还沉,沦在浪漫的梦境里。

    她和欧亚纶旋转飞舞,整个人无比的轻盈自在,仿佛下一刻,她就要化成洁白松软的雪花了。

    就在她快乐忘我的时候,欧亚纶突然低头吻向了她。

    霸道邪肆的亲吻,直接撬开她的齿关,疯狂的攻城掠地,很快就将她从虚幻的梦境拉回了现实。

    睁开眼睛的那一刻,她本能唤出的,依旧是欧亚纶的名字:“亚纶哥哥……”

    容瑾西神色一戾,亚纶哥哥?

    她和花瓶男之间的关系,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亲昵了?

    还亚纶哥哥?听着就肉麻!

    房间里面的气氛有些森寒。

    夏桑榆一睁开眼睛,正对上容瑾西那双冰冷瘆人的墨瞳。

    她懵了好大一会儿,讷讷道:“我怎么会在你这里?”

    容瑾西冷冷的声线带着嘲讽:“你觉得你应该在哪里?”

    她四下看了看:“我记得厉哲文……”

    “闭嘴!不准在我的面前提别的男人的名字!”

    “可是厉哲文不是别人!还记得我给你提到过的在良辰夜总会遇到的贵人吗?那贵人就是厉哲文啊!”

    “他是贵人?”容瑾西不屑的嗤笑起来:“他是出卖肉,体挣女人钱的软饭男,什么时候成你贵人了?”

    “真的!我发誓我说的每一个字都是真的!”

    夏桑榆不想要容瑾西误会,便尽量认真的解释说道:“在夜总会的时候,如果不是厉哲文,我只怕早就被他们轮得体无完肤了!而且厉哲文为了救我,被乔玉笙的人捅了好几刀……”

    她把厉哲文的事情大大小小都告诉了容瑾西。

    包括厉哲文那个得淋巴瘤去世的女友袁莉莉,包括莉莉母亲对厉哲文的苛责为难。

    最后,她叹息道:“瑾西你真的别误会!他其实也挺可怜的!医生说如果他腹腔感染或者是得了破伤风,就会有生命危险……”

    容瑾西俊脸微凝,沉沉眸光凝视着她,不说信,也不说不信。

    夏桑榆有些着急,举起右手道:“瑾西,我可以发誓!如果我和厉哲文之间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我就……”

    “行啦!”

    他徐徐开口,语气还算平和的说道:“厉哲文的事情你以后就别管了!我会让小宋替他安排好一切!”

    夏桑榆揣摩他的神色,试着问道:“你相信我了?”

    他伸手将她举着的右手摁了下来,闷闷叹道:“信了!”

    他是心智成熟的男人,胡乱吃飞醋只会让面前这个女人更加轻视他,甚至瞧不起他!

    他最应该做的,只有两点。

    第一,让她尽快爱上他。

    如果她的心里满满都是他,自然就容不下其他男人。

    第二,斩断她的烂桃花。

    什么欧亚纶,什么厉哲文,统统见鬼去吧!

    敢打他老婆的主意,当他容瑾西是死人么?

    他心中打定了主意,脸上的神色更是缓和了些:“以后别在我面前发什么毒誓,你说什么我都信!”

    话虽如此,眼神中却有些犀利的寒芒隐隐闪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