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76章 分分钟,扛不住
    梁栋和麦琪交换了一个眼神,坚定的说:“容先生待我们不薄,我们还是想去看看他!”

    容淮南的脸色一下子变得十分难看。

    “我瞧着你们两个都是挺聪明的人,怎么到现在就看不清状况?我实话告诉你们吧,容瑾西他完蛋了!这总裁之位是我的了!你们以后要么跟着我干,要么滚蛋!自己选吧!”

    梁栋和麦琪对视一眼,两人都选择了沉默。

    容淮南再三追问,要他们给个痛快话。

    两人被逼无奈,几乎是异口同声的回答说道:“那我们回去就准备辞职报告!”

    两人说完,对容淮南礼貌的微微鞠躬,转身就要从办公室里面退出去。

    容淮南厉声喝道:“站住!”

    “淮南先生,你还有什么吩咐吗?”

    “我想告诉你们,以旷世在晋城的影响力,你们只要离开旷世,我敢保证全晋城没有一家公司敢用你们!”

    容淮南用手敲打着桌面,带出了威胁的味道。

    没想到那梁栋是个极有血性的,闻言居然回呛了一句:“淮南先生,我们的前途就不劳你懆心了,你还是先想想怎么才能在这位置上坐得长久吧!”

    说完,摘下脖子上的工牌,拉着麦琪,头也不回的走了。

    容淮南气得俊脸抽搐:“不识好歹的东西!容瑾西给你们灌什么迷魂汤?跟着他干是领薪水,跟着我干是领更多的薪水,你们这都想不通?脑子被门夹了吧!”

    骂完,重重一拳打在红实木的办公桌上,发出咚一声闷响。

    容淮南在办公室的一举一动,全程转播到了专属病房的电视机里面。

    容瑾西冷峻的面容如凝寒霜。

    见夏桑榆找到遥控器就要关掉,他连忙说:“别关,我成天躺病床上无聊得很,看看这大马猴上窜下跳也挺有意思的!”

    “无聊就看综艺节目吧!看容淮南在你的地盘上指手画脚,你这不是成心找气受吗?”

    夏桑榆说着,嚓一声,关掉了。

    容瑾西无奈的叹息:“老婆,你这也把我管得太严了吧!”

    一声‘老婆’让夏桑榆的脸颊莫名红了起来。

    容瑾西看着她小脸上浮起的红晕,心情好了些,正准备打趣她几句,肖医生推门走了进来。

    “容先生,阮女士在我办公室,她说她想要看看你。”

    “她是来看我死了没有吧?”

    “你如果不想见她,我可以帮你回绝!”

    “算了!她见不到我是不会死心的!”

    容瑾西墨瞳微寒,拧眉沉吟片刻,对身边的夏桑榆:“桑榆,你昨天晚上没睡觉,今天下午就回家休息吧,别在外面东跑西跑的,我不放心!”

    醇厚磁性的声音,宠溺疼爱的语气。

    明明一个暧妹的字眼都没有,夏桑榆脸颊上的红晕却更甚了些。

    她有些慌乱的说道:“嗯!那你好好休息,我晚点儿再来看你!”

    她一走,肖医生就摇头叹息:“瑾西,看来你是真的很在乎她!”

    “她是女孩子,心里承受能力差,我不希望她为我担惊受怕!”

    说话的功夫,容瑾西已经在床上摆出了任人宰割的姿势:“动手吧,让我看起来像个活不过两三天的重症病人!”

    “你放心,我知道应该怎么做!”

    肖医生动作麻利,很快就给容瑾西的身上插满了各种管子,旁边的电子仪器也开始了非正常的工作。

    电梯里面,夏桑榆想起为了救她,被连捅了好几刀的厉哲文。

    也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伤势严不严重?

    她翻出厉哲文的电话号码,打了过去。

    接电话的是一个声音尖利的女人:“喂!哪个?”

    带着四川口音的普通话,让夏桑榆怔了一下。

    “请问这是厉哲文厉先生的电话吗?”

    “是!你是哪个?”

    对方的声音带着十足的戒备与提防,甚至还有那么些敌意。

    夏桑榆忍着撂电话的冲动,耐着性子说道:“你好,我是厉哲文的朋友,我想问问他身上的伤有没有好些?”

    “朋友?是女朋友吧?”

    对方冷哼一声,不等夏桑榆辩驳,又道:“厉哲文在住院部B座七楼,你过来吧!”

    咔一声,电话被挂断了。

    夏桑榆握着嘟嘟作响的手机,低声嘟哝道:“莫名其妙!”

    听那女人的声音,应该也不年轻了,怎么火气就这么大?

    说话的语气也是咄咄逼人,简直令人受不了。

    按照她夏桑榆的脾性,根本不想理睬这样的女人。

    可是心里又实在有些不放心厉哲文的伤势,既然电话都打了,地址也知道了,不去看看实在说不过去。

    幸好都在同一家医院,又正好顺路,还是去看看他吧。

    B座七楼是普通病房。

    过道上人来人往,吵吵嚷嚷,比菜市场好不了多少。

    其中一家病房的门口更是围满了人。

    所有人都伸长脖子往里面瞧,一面瞧,还一面津津有味儿的在理论。

    “啧啧,这耳刮子抽得,我看着都觉得疼!”

    “这女人太狠了,抽她儿子耳光都快抽了二十下了!”

    “不是儿子,据说是她女婿!”

    “抽女婿耳刮子?那她女儿知道了还不得心疼死?”

    “她女儿已经死了,昨天晚上死的!”

    “死啦?啧啧,好可怜!”

    夏桑榆不是爱凑热闹的人。

    可是从病房门口经过的时候,眼光无意中一扫,居然发现跪在地上的那个年轻小伙子,赫然就是厉哲文。

    厉哲文直挺挺的跪着,左右脸颊都已经被抽得红肿起来。

    在他的对面,一个女人还在一下一下抽打着他:“畜,生!魔鬼!你还我女儿!呜呜,你把我家莉娃子还给我!”

    厉哲文挨抽了也不反手,也不躲闪,反而还出言安慰:“妈,你别太难过了,当心你的身体!”

    “别叫我妈!我不是你妈!”

    女人厉声呵斥,抬手就又是一个巴掌要狠狠掴下去。

    夏桑榆急忙上前,伸手便将女人的手腕一把扼住:“住手!”

    女人四十多岁,神色极为凶悍。

    她猛然挣开夏桑榆的钳制,怒声说道:“你是哪个?哦哦,我晓得了,你是刚才打电话那个女人!”

    “我是厉哲文的朋友!”

    夏桑榆不想惹事儿,尽量用温和的语气说道:“阿姨,有什么事情你好好说,你这又是罚跪又是抽耳光,实在太过分了!”

    “关你啥子事??他害死了我家莉娃子,我就算把他打死了也是活该!”

    女人扯着川普,怒声又道:“喃门嘛?你心疼了?你是厉哲文的姘头?你们合伙害死了我家莉莉!”

    刚才挨打受骂都一声不吭的厉哲文听到这里,却是呼一下站了起来。

    他语气严厉的说道:“妈!你胡说什么呢?人家夏小姐是有身份的人,你别往人家身上泼脏水!”

    说完又对夏桑榆勉强笑了一下:“学姐,你走吧!我没事儿!”

    不等夏桑榆开口,那女人突然歇斯底里的哭闹起来:“你们看嘛,他们两个早就搞到一起去了!呜呜,可怜我家莉莉上高中就喜欢这混账小子,不顾我的反对硬要和这混账小子在一起,两人从四川到晋城念大学,这才一年多时间,我如花似玉的女儿突然就死了,呜呜呜,你们给评评理,这还有没有天理啊!”

    女人说着,扑过来就要厮打夏桑榆:“狐狸精,肯定是你害死了我家莉莉!”

    夏桑榆见过商场上的厮杀,可是现实生活中的这种近距离贴身的厮杀搏斗,她是分分钟扛不住啊。

    眼看着那女人的手伸过来就要揪扯她的头发,厉哲文突然过来挡在她的前面。

    “妈你消消气,这事儿跟夏小姐真的没关系!莉莉去年三月份就检查出了恶性淋巴癌,我一直在拼命挣钱让她接受最好的治疗……,是她不让我告诉你的!”

    莉莉的母亲根本不听他的解释,哭闹着,扑打着,情绪渐渐有些癫狂起来。

    辛亏医生带着安保人员很快就赶来了。

    一支镇静剂下去,莉莉的母亲终于安静的睡了过去。

    夏桑榆惊魂未定,正想要问问厉哲文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却见厉哲文眼神恍惚了一会儿,紧接着身体一软,往地上栽倒下去。

    夏桑榆急忙伸手扶住他:“医生,医生你快看看他怎么了!”

    医生是个四十来岁的中年人,见状叹息一声道:“这小伙子腹部和手臂受了很严重的外伤,昨天我就劝他进行消毒止血的治疗,可是他忙着应付死者袁莉莉的母亲,一直都没顾得上……”

    夏桑榆见他情况非常严重,连忙说道:“医生,请你一定想办法救救他!”

    “赶紧送手术室吧,如果引起腹腔感染和破伤风可就麻烦了!”

    在护士的帮助下,厉哲文很快就被推进了手术室。

    夏桑榆去缴费办理了入院手续后,便一直都在手术室外面等着。

    她心里其实是很担心厉哲文的,可是等待的过程十分漫长,又加上她昨晚一夜没睡,坐在座椅上,很快就瞌睡起来。

    二十多分钟后,一个戴着大口罩,大墨镜,穿着黑色大衣的高大男人走过来,将她从长椅上抱起,转身大步就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