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72章 想撬他老婆
    “不严肃点行吗?我看她对你的伤势已经起疑,刚才若不是我及时制止,她说不定就会将你身上的纱布拆开了!”

    肖医生在他旁边坐了下来,叹了口气道:“你心疼了?”

    容瑾西不置可否的牵了牵唇角:“她是我妻子!你以后对她客气点。”

    肖医生忍笑:“好好,我知道了!”

    容瑾西抬起眼皮看了他一眼:“你表情怎么这么奇怪?说说,你知道什么了?”

    “我知道你爱上她了!你们之间,并不是契约婚姻这么简单!”

    “我爱上她了?这怎么可能?肖鹏你快别搞笑了!”

    容瑾西否认之后,不想再纠缠这个问题。

    他从床头拿过手机,给阿宇打了一个电话。

    “阿宇,从今天开始,你全线跟踪夏桑榆,不管她要做什么,你都尽量配合她!”

    “好的,容先生,我明白你的意思!”

    “记住两点,第一,保证她的安全!第二,暗中帮她!”

    “容先生放心,我都记住了!”

    “那好,干活儿去吧!”

    容瑾西挂断电话,一抬眼,就对上一脸憋笑的肖鹏。

    他怔了一下,想了想,自己也哑然失笑:“我这是怎么了?我紧张她干嘛啊!”

    “对呀,你紧张她干嘛?她不过是你的契约妻子,完事儿之后你不还得和人家离婚的吗?”

    “离婚?”

    几天前,想到离婚他还觉得是种解脱。

    可是现在,听到这两个字,心里的感觉居然十分烦躁。

    肖鹏拿出血压仪要给他测血压,他抬手将血压仪一把挡开:“测什么测,我根本没事儿!”

    “真没事儿?若你真的没事儿,那我就给你开出院证明了!”

    “别!我现在还不能出院!”他立体俊朗的脸上浮上狠绝的冷笑:“这一次,我要趁着受伤住院,把所有的妖魔鬼怪都揪出来!”

    肖鹏叹了口气,伸手在他的肩膀上面重重一拍:“我帮你!”

    “谢谢你,肖鹏!”

    “不客气!谁让我是你哥哥生前最好的朋友呢!”

    “我哥哥……”

    容瑾西的眼底漫起痛色,想起了去世十五年有余的哥哥容向东。

    老天真的很残忍。

    但凡是对他好的,都一个一个离开了他!

    现在他的身边,也就只剩下夏桑榆一个了!

    无论如何,他都要抓牢她,不给她脱身的机会。

    至于契约?契约到期了应该还可以续约的吧?

    肖医生见他情绪低迷,便也没有再多说别的,给他量了血压,心率,体温,然后便从房间里面退了出去。

    十分钟之后,夏桑榆还没回来,她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倒是叮咚一声响了起来。

    容瑾西随手拿过,只见锁屏状态下,信息一条条滚动出现。

    欧亚纶发过来的。

    桑桑,听说容先生出了很严重的车祸?你别太难过,你还有我呢!

    桑桑,我知道你在容家的处境,容老爷子死了,容先生又出现意外,你在那个家里更没有立足之地了!你放心,等我这两天忙完代言活动,我就来找你,我带你离开那个家,好不好?

    桑桑,真的很抱歉,都是因为我,你才会嫁入容家遭受这一切。

    桑桑,后天晚上我过来找你好不好?你方便的话,给我回个信息,我们见面详谈。

    一共四条信息,一字不漏,全部落进了容瑾西的眼里。

    他眼神阴鸷,唇角掀起噬血的冷笑,花瓶男居然想撬他老婆!

    他略一沉吟,修长的手指双击信息窗口,进去之后输入一串奇怪的代码,夏桑榆的手机被解锁了。

    容瑾西面色阴沉,回信息给欧亚纶:20号晚上八点,小江南餐厅,不见不散!

    欧亚纶秒回:好!不见不散!桑桑,我想你!

    桑桑,我想你!

    容瑾西盯着这几个字,神色阴狠的笑了笑。

    删除对话信息,手机重新锁屏。

    夏桑榆拎着早餐盒从外面回来的时候,容瑾西正病恹恹的躺在病床上,脸色看上去十分难看。

    她急忙俯身问道:“瑾西你怎么了?是哪里疼吗?”

    说着,还伸手在他额头上试了试体温:“没发烧啊!”

    他声音沙哑低沉:“我心里难受。”

    “心里难受啊?那肯定是饿了!我有时候饿了也会觉得浑身不得劲,情绪也会跟着很低落。”

    夏桑榆说着,将早餐盒打开:“来,吃点东西就好了!你看刚刚出笼的蟹黄包,还有最地道的老豆汁儿配咸菜……”

    容瑾西郁郁说:“不想吃!”

    “怎么又不想吃了?你明明说你想吃蟹黄包啊,我跑了好几个街口才帮你买到呢!”

    “刚才想吃,现在不想吃了!”

    “容瑾西,你别这么任性好吗?你现在有伤在身,不吃东西怎么行啊!”

    她用筷子夹起一只蟹黄包,递到他嘴边,诱哄道:“你看,皮薄馅多,很香的……,来,张嘴!”

    他不张嘴,还将脸扭向一边。

    她无奈叹息,耐着性子说:“瑾西别这样好吗?我昨晚一整夜没睡,我今天也很累……”

    他这才又看向她:“那你亲我一下,我就吃!”

    “亲什么啊亲?”她一本正经的说道:“现在是早餐时间,你的思想别老想着那些不健康的东西……”

    “让你亲我一下,怎么就不健康了?”容瑾西的眼中飘过阴霾:“哦——!我知道了,你嫌弃我有病,所以你觉得我不健康?”

    她连忙解释:“才不是呢!”

    算了算了,亲就亲吧,他现在是病人,将就他一下也是情有可原。

    心念至此,俯身过去便在他的脸颊上吻了一下。

    还没等他有所反应,她就抽身离开:“好了,现在吃早饭吧!”

    “喂!你这个吻也太敷衍了吧……”

    容瑾西的抗议被一只蟹黄包噎了回去。

    一口蟹黄包,一口老豆汁儿,再配着爽口的咸菜,这顿早餐,容瑾西吃得舒服极了。

    整个过程,他几乎都没有动手。

    夏桑榆全程投喂不说,偶尔还得在他的脸颊上和嘴唇上亲吻那么一两下。

    然后,她就在不经意之间,看见他那某个不老实的地方,在被子下面搭起了帐篷。

    她假装什么都没看见,心里却在暗暗腹诽容瑾西真是个不知疲惫的电动马达,病床上居然都还有心思想那些。

    她抽了纸巾帮他擦嘴巴,他突然没来由的问了一句:“桑榆,如果花瓶男单独约你,你会不会去?”

    夏桑榆认认真真想了想:“我应该会去的!”

    容瑾西的脸色一下子冷了下去:“你是我老婆,你居然还敢与他约会?”

    她嗔他一眼:“我是《帝宠》的作者,他是《帝宠》的主演,我们见面也最多只是聊聊剧本,你可千万别想歪了!”

    “我想歪了?那你给我解释一下那天你从家里偷偷跑出去,上了他的车,还收了他一大束玫瑰花是怎么回事?”

    “那天……,玫瑰花?”

    那天收玫瑰花的事情,她到现在都还解释不了。

    当时欧亚纶将戴安娜玫瑰送到她的面前,她心里明明是拒绝的。

    身为有夫之妇,她知道再收别的男子的玫瑰花,是会引起误会的。

    所以,那捧玫瑰花,她压根儿就没打算收。

    可是后来脑子像是死机了一般,出现了几分钟的空白,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已经坐在欧亚纶的保时捷卡宴上,手里还捧着那一大束娇艳玫瑰。

    她正百思不得其解,容瑾(jin)西冷嗤一声道:“怎么?无话可说了?承认你跟花瓶男之间有关系了?”

    “有关系也不是你想的那种的关系!”

    她瞪了他一眼,转过身吃早饭去了。

    她的早餐是他剩下的蟹黄包,和半碗冷掉的老豆汁儿。

    她,居然半点儿也不嫌弃。

    他看着她纤秀的侧影,心里突然有所触动,也不想再因为欧亚纶而与她闹别扭了。

    早饭后,夏桑榆离开了医院。

    她去超市买了些东西,便径直来到了嘉和小区,敲响了乔玉笙的家门。

    乔玉笙也是到凌晨的时候,才接到夹克男陆胜打来的电话。

    “不好意思啊乔小姐,我们没有得手,夏桑榆被夜总会一个牛郎救走了!”

    “你说什么?没有得手?你当初是怎么给我说的?你拍着心口说没问题,一定会把事情办得漂亮……”

    乔玉笙气得差点就从床上跳起来了。

    她都已经雇好了水军,就等着夏桑榆的丑态一曝光,便大肆炒作,一定要让她身败名裂,没脸见人,生不如死!

    唯有如此,才能解她的心头之恨。

    没想到等来等去,等到的居然是夏桑榆被救走的消息。

    她气得七窍生烟,怒声吼道:“陆胜!你他妈当初收我钱的时候是怎么说的?啊?你信誓旦旦的在我面前保证过……”

    “乔小姐,你消消气,事情办成这样,我也是没办法啊!”

    陆胜的声音透着无奈,低声下气的解释说道:“人算不如天算,我也没想到会突然闯进来一个不怕死的牛郎,我们连捅了他两三刀,动静太大,还惊动了隔壁的客人,我们实在是没办法,这才跑了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