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71章 吓到她了
    温驰又急又气,偏偏说也说不过人家,打又打不过人家!

    而且翻来覆去,道理都在别人那边。

    最后,他只能咬紧牙关一跺脚:“你们都给我等着!”

    转身跑了。

    跑着离开的背影也一点儿都不像个男人,惹得容淮南又是好一阵嫌恶,直呼恶心。

    容淮南今天心情不错,就算有温驰膈应着,也还是觉得浑身舒泰,安逸得很。

    刚才听见肖医生说了容瑾西的那些后遗症,他瞬时就觉得多年来笼罩在头顶上方的阴影不见了。

    明媚通透的阳光,终于可以照射在他的身上了。

    从今往后,万众瞩目,所有人的视线焦点就都只能在他容淮南一个人身上。

    至于容瑾西,呵呵,你丫就在病床上躺一辈子吧!

    越想越美,见老陈和徐管家还站在那里,便忍不住轻咳一声,摆起容家先生的架势道:“还杵在这里干什么啊?没听肖医生说容瑾西身边留一个最亲的人就够了吗?”

    “夫人一个人恐怕照顾不过来,要不我再留两个女佣在这边帮着跑跑腿,办办事儿吧?”

    “不用!她照顾得过来就照顾,照顾不过来,她可以提前回容家!”

    回到容家,她还是可以继续做她的容氏夫人。

    只不过,到时候她的老公恐怕就得换人了!

    容淮南嘴角撩起笑意,脸上浮现出憧憬的神色。

    容瑾西的车子,房子,女人,地位,财富,他要全盘不少,一样一样全部接过来。

    哈哈哈,未来的日子,想想都觉得好期待!

    容瑾西的专属病房里面。

    两个护士小姐帮容瑾西把液体挂上去之后,又关照了夏桑榆作为看护的一些注意事项,便礼貌的退了出去。

    他肤色苍白得近乎透明,深邃立体的五官因为伤病而变得柔和不少。

    没了往日的嚣张凌厉,反而更让人心疼。

    夏桑榆半跪在容瑾西的病床边,紧紧握着他的手,一开口,声音便染上了哭音。

    “瑾西,对不起!都是我害你变成这样的!呜呜……,我都给你说了只是陪金宝宝在夜总会散心,你干嘛那么着急要赶过来嘛……”

    “怎么?你倒是怪上我了?”

    容瑾西的声音,听上去并不如她预想的那般虚弱。

    她抬眼看向他,含泪说道:“你都这样了,我哪儿还敢怪你啊?”

    他唇片微抿,眸色沉沉的望着她。

    她被他看得心里难受,哽声又道:“瑾西,我实话告诉你吧,其实昨天晚上在良辰夜总会,确实是发生了一些事情!”

    他神色微动:“什么事情?”

    “乔玉笙找了四个恶人,想要欺负我……”

    “什么?”

    容瑾西一下子就不淡定了,撑着一只手就要从病床上面坐起来:“我早就告诉过你,夜总会龙蛇混杂,不是你该去的地方!这下好了吧?吃亏上当了就想起我说的话了?”

    “你别乱动,你也别多想!我虽然遇到了恶人,可我也遇到了贵人,我根本没受伤!”

    “没受伤?那你的脸是怎么回事儿?”

    “脸?”她伸手摸了摸,恍然说道:“你说脸啊?脸被阮美玉打了一巴掌……,哦对了,在夜总会的时候,他们把我敲晕,把我塞到沙发下面,脸可能有些擦伤!不过这些都没关系,皮外伤,一天不到就会全好了!”

    她说得云淡风轻,尽量不让他担心。

    他却从里面听到了关键词:被打耳光,被敲晕,被塞沙发,被擦伤!

    他容瑾西的女人,居然在外面被人这样欺负?

    怒意从心底蔓延滋生,容瑾西难以遏制的攥紧了拳头:“乔玉笙是吗?很好!她的好日子到头了!”

    极冷,极瘆人的声音。

    极狠,极阴鸷的表情。

    这实在不像是一个重伤垂危之人该有的样子。

    夏桑榆瞪圆双眼看着他,讷讷道:“瑾西,你,你没事儿吧?”

    “我……,好痛!”

    容瑾西意识到自己失态,全身的力量瞬间卸去。

    他软在床上,哼哼道:“命都差点没了,你说有事没事?”

    夏桑榆看了看他缺少血色的脸颊,心中的那点儿疑惑也就消散了。

    她轻抚着他剧烈起伏的心口,柔声安慰说道:“瑾西你别激动!我夏桑榆也不是任由他们搓圆捏扁的软柿子!这一次,我不仅要替我自己报仇,我还要查出是谁在背后陷害你!这些贱人,奸人,渣人,我要一个个揪出来,将他们狠狠踩在脚下!”

    她脸上有一种桀骜清冷的神色,十分动人心魄。

    他深不可测的墨眸微微眯起:“你打算怎么做?”

    “当然是用世上最残忍的手段虐死乔玉笙,然后将那四个禽,兽男人找出来,割掉他们的小鸡鸡,让他们一辈子都不能再祸害人!”

    “噗……”

    重伤垂危的病人,居然噗嗤一声笑出了声儿。

    夏桑榆拧眉看向他:“怎么了?你不相信我?”

    他含笑摆手:“我只是被呛了一下!我相信你,我当然相信你!你继续说。”

    她郑重点头,神色凝重的说道:“最重要的一点,我还要找出背后陷害你的凶手!敢陷害我的男人,他们简直是找死!”

    她认真至极,说出口的话,比誓言还铿锵有力!

    容瑾西望着她清丽又坚定的脸颊,眼神渐渐炽热。

    心里面似有滚烫的岩浆,要冲破坚冰喷薄而出了。

    夏桑榆并没有察觉到他情绪的变化,握着他的手继续说道:“我问过交警处的人,昨天晚上那辆重型卡车撞了你之后,一路向北出了城,交警队的人追了将近一百公里,发现卡车停在了江边,而车上的人早就跳江潜逃了!不过你放心,我一定能将幕后指使的人揪出来!”

    容瑾西看着她,眼神异乎寻常的温和柔软。

    他抬手轻轻抚上她的头发,低沉黯哑的声音说道:“桑榆,万一我死了……”

    “不会的!”她的心好像被针扎了一般。

    口中迸出这三个字,眼泪猝不及防就盈满了眼眶。

    她紧紧握着他的手,颤声说道:“瑾西,我不让你死……,呜呜,该死的是他们!”

    他眼眶发热,气息微哽:“万一我残了,再也醒不过来了……”

    “不会的不会的!”她急声说道:“我愿意承担所有厄运,我绝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在你的身上!”

    一句话说完,眼泪就大颗大颗滚落而下。

    容瑾西的心房,被什么东西狠狠撞了一下。

    片刻的窒息闷痛之后,心房处变得很柔,很暖:“桑榆……”

    夏桑榆害怕他再说出什么不吉利又让人不安的话,急忙俯身过去,低头吻上了他的唇。

    他的唇有些干涸微凉,她的唇瓣却温热香滑。

    她慢慢碾磨,一点一点滋润他,温暖他。

    有微弱的电流从她的唇扩散至他的唇,继而扩散至全身。

    酥麻,悸动,撩人。

    这明明不是他们第一次接吻,可他还是心跳加速,不受控制的起了反应。

    小腹下面有火气窜起,紧胀难耐。

    他索性反客为主,吮住了她正准备撤离的香唇。

    他的长臂缠上她的细腰,不断收紧,收紧,将她一点一点揉入怀中。

    气氛瞬时变得旖旎暧妹。

    夏桑榆沉,沦在他的怀里,几秒钟之后,突然想起他还是重伤之身。

    她急忙推开他,红着脸说:“别这样……,肖医生说你还没度过危险期呢!”

    不过真的好奇怪呢!

    容瑾西在危险期身体居然还这么敏感,她只不过吻了他一下,他居然又有了那方面的动机。

    如果不是她主动叫停,他只怕在这病床上就会要了她。

    她心底升起疑惑:“瑾西,你到底伤在哪里了?为什么我看你除了脸色差点,怎么跟个没事人似的?”

    容瑾西指了指脑袋,又指了指被子下面盖着的身体:“脑震荡,肋骨断了几更,腿骨也有裂痕……”

    “这么严重啊?”

    夏桑榆说着,伸手就将他身上盖着的被子掀开了。

    容瑾西今天的表现,已经让她起疑了。

    说实话,她觉得容瑾西根本不像是身受重伤的样子。

    然而被子一掀开,她就愣住了。

    他身上的衣服已经在抢救的时候被剪掉了。

    现在他的身上,严严实实缠裹着层层纱布,血从他的身体里面晕出来,将纱布都染出了团团红色。

    而且,被子一掀开,血腥味儿很重。

    看上去,真是受了很重的伤。

    她正愣神,身后突然传来冷厉的声音:“你在干什么?”

    她回头看去:“肖医生!”

    肖医生板着脸:“我问你在干什么?”

    “我,我在检查他的伤势!”

    夏桑榆心虚的将被子重新给容瑾西盖上,讪笑说道:“我就只是顺便看了一眼,他……伤得挺重的哈!”

    “当然严重了!那么重的车祸,能活下来已经算是他命大了!”

    肖医生示意夏桑榆让开一些,然后俯身过来,亲自检查容瑾西的身体。

    夏桑榆尴尬的站在旁边,嗫嚅说道:“瑾西……,你肯定饿了吧?我去给你买早餐?”

    容瑾西点了点头:“好!我想吃蟹黄包。”

    “嗯!我给你买!”

    夏桑榆拿着包,出门去了。

    她一走,容瑾西就从病床上坐了起来:“肖鹏,你刚才太严肃,吓到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