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70章 最亲的人
    他刚刚叫出一个‘妈’字,阮美玉就沉着脸打断了他:“淮南,你跟我来,我有话要给你说!”

    母子两人来到转角无人处。

    容淮南抓着阮美玉的胳膊,晃呀晃的哀求说道:“妈,你别针对桑榆行吗?她就只是一个毫无心机的小女人,根本威胁不到你,你犯不着和她过不去。”

    “她没心机?淮南我告诉你,她心机大了去了!”

    阮美玉从他的手中抽回胳膊,神色凝重的说道:“淮南,你对夏桑榆那点儿小心思我都懂!可是我今天就是要正式的告诉你,这个夏桑榆,你绝对碰不得!”

    “为什么?”容淮南嚷了起来:“我为什么就碰不得了?容瑾西今天若死了,我还打算娶她呢!”

    “混账!这种话岂能随口胡说?”

    阮美玉脸色阴沉,优雅的眉眼迸出了些悍然的神色:“容瑾西今天死了,你明天就是旷世集团的掌权人!你的一言一行都要格外谨慎,若与容瑾西的遗孀闹出些难听的绯闻,你以为容氏的这些股东会善罢甘休?分分钟撤资是轻的,搞不好让旷世集团破产也是有可能的!”

    容淮南耷拉着脸色,不乐意的说道:“妈,我不管!我就是想要他容瑾西的女人嘛!”

    “女人女人!你脑子里除了女人还有什么?”

    阮美玉与恨其不争,伸手在他的脑袋上面狠狠戳了一下,又道:“等你坐上旷世总裁之位,你想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

    “那些女人再好,可她们都不是容瑾西的女人啊!”

    玩一玩容瑾西的女人,这几乎快成他的执念了!

    母子两人正在这边说话,手术室那边突然传来动静:“出来了出来了,容先生出来了!”

    阮美玉和容淮南交换了一个心照不宣的默契眼神,快步走了过去。

    夏桑榆一看见容瑾西浑身插满管子被推出来,顿时觉得心都被绞疼了。

    “瑾西!”

    她站起身就要迎上去。

    身边阮美玉的两个随从却一伸手又将她重新摁着跪了下去。

    她只能眼巴巴的望向手术床上的容瑾西。

    而容瑾西也不知道是麻醉药效过了还是怎么的,被推出来的时候,居然是清醒着的。

    他俊脸上毫无血色,一双深邃如瀚海的眸子从跪着的夏桑榆身上扫过,心疼之色从眼底流溢而出。

    他张嘴想要说什么,突然又想起了什么禁忌一般,把要说的话咽了回去。

    夏桑榆跪行过去,抓着他的担架床愧疚的说道:“瑾西,对不起,都是我的错……”

    他似乎叹了口气,然后虚弱的闭上眼睛,不再看她了。

    小宋上前问医生:“肖医生,容先生的伤势怎么样?手术顺利吧?”

    肖医生摘下口罩,口气不忍的说道:“手术虽然还算成功,不过容先生的伤势很严重,就算能度过危险期,也会留下很严重的后遗症!”

    “后遗症?什么样的后遗症?”

    问话的是阮美玉,声音里面带着藏也藏不住的惊喜。

    肖医生看了她一眼,表情冷淡的说道:“失忆,瘫痪,植物人,这些都是有可能的!当然,具体还得看容先生的恢复情况!”

    阮美玉两眼放光:“谢谢医生,给你添麻烦了!”

    说着,就要将一个鼓囊囊的红包塞进医生的手中。

    肖医生三十多岁,看上去是个十分有原则的人。

    他抬手一挥,将阮美玉的手中的红包推开:“阮女士,请尊重我的职业操守!”

    说完,吩咐身边两个护士道:“送容先生回病房吧!留一个最亲的人照顾着就行了,闲杂人等就不要跟过去了!”

    最亲的人?

    最亲的人就是她夏桑榆啊!

    夏桑榆站起身,正要帮着推容瑾西去病房,一旁的温驰也站了起来。

    温驰双眼红肿的说道:“瑾西哥哥,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子,植物人也好,终身残疾也罢,我都会像从前那样爱着你!”

    一个男人对这一个男人说什么爱不爱的,真是让人受不了。

    两位护士小姐一脸尴尬:“刚才肖医生说了,病人身边只需要一个最亲的人照顾就够了!所以这位先生,你还是在外面等着吧!”

    温驰不干,急声说道:“我就是瑾西哥哥身边最亲的人啊!我和瑾西哥哥十多年同吃同住,我们还同睡,你说这都不叫最亲那啥才叫最亲?”

    护士小姐面面相觑:“你们,你们……”

    ‘搞基’二字,差一点就要从她们的口中迸出来了。

    夏桑榆连忙说:“护士小姐,你别听温先生瞎说,他只是容先生的好朋友好兄弟!我是容先生的妻子!我才是容先生最亲的人!”

    温驰气得跺脚:“夏桑榆,你还好意思跟我抢?如不是你,瑾西哥哥会变成现在这样吗?”

    这话戳到了夏桑榆的软肋。

    她气势虽然弱了下去,却依旧不肯松口:“我不管!反正我要陪在瑾西身边,我有好多话想要给他说!”

    他们两人争来争去,护士小姐十分为难。

    其中一个护士俯身问容瑾西:“容先生,你希望谁陪着你?”

    容瑾西并没睁开眼睛,却缓缓抬起左手,指向了夏桑榆。

    夏桑榆心里一暖,眼眶跟着就红了。

    她伸手握住容瑾西悬在半空中的手,哽咽着说道:“瑾西,对不起!对不起!”

    护士小姐说:“走吧!容夫人,跟我们去专属病房吧!”

    “嗯,好!慢点儿!”

    夏桑榆跟着两位护士小姐,推着容瑾西往病房去了。

    温驰呆呆僵在原地,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刚才瑾西哥哥抬手指向夏桑榆的那一刻,他觉得整个世界都轰塌了。

    他的瑾西哥哥,彻彻底底不要他了!

    他觉得好冷!

    从心底里升起的寒意浸入骨髓,让他不受控制的一阵阵颤抖。

    地上有个烟头,也不知道是谁扔下的,隐隐亮着红光,还未熄灭。

    他蹲下去将烟头捡起,居然放在唇上狠狠吸了一口。

    那烟蒂顶端的火色一下子就明亮起来。

    他凄然苦笑,将烟头往手背上摁了下去。

    滋的一声,皮肉被烫得发出了可怖的声响。

    很痛,却让他不那么冷了!

    老陈在不远处看见这一幕,连忙上前将他手中的烟蒂一把夺了过来:“温驰,你这是干什么?”

    温驰抬起红肿的眼睛,盯着他看了半晌,认出他是容老爷子身边多年的佣人老陈。

    他呵呵苦笑:“陈叔,容家的人都不待见我了,你还管我干什么?”

    老陈将烟蒂扔进不远处的垃圾桶,然后将他从地上扶起来,拍了拍他的肩头,谆谆苦心的劝解道:“温驰啊,这十多年,我也算是看着你在容家长大的!你心底不坏,未来的路还很长,可千万别糟践自己啊!”

    “陈叔,你,你不怪我?”

    “你杀死了老爷子,要说不怪你,那是假话!可我知道你是个好孩子,你那是被人利用,被人拿来当枪使了!”

    老陈长长的叹了口气,语重心长又道:“孩子!既然你还叫我一声陈叔,你就听我一句劝,离开容先生,以后好好过日子,找个相爱的人……”

    “我不!我绝不!”

    温驰的情绪一下子激动起来。

    他大声嚷嚷,还伸手推了陈叔一把:“我爱着瑾西哥哥有什么错?你们为什么都要叫我离开他?为什么都要叫我去找个相爱的人好好过日子?我爱的人明明就是瑾西哥哥啊!”

    老陈被他推得往后面踉跄了一下,辛亏徐管家正好走过来,伸手扶了他一把:“老陈,这孩子走火入魔了,你跟他说不清!”

    老陈惋惜的看着温驰:“孩子,你听我一句劝,我是不会害你的!”

    “闭嘴!你和那个死去的老东西都是一样的心思,你们都想拆散我和瑾西哥哥!”

    温驰俊脸扭曲,冲着老陈和徐管家大声吼道:“我讨厌你们!我恨你们!我恨死你们了!”

    “你这孩子,你怎么不听劝呢?”

    老陈还想要再安抚一下温驰的情绪,容淮南在旁边讥嘲笑道:“温驰,你是基佬的事实我们一直都替你瞒着,因为我们都替你觉得丢人!呵呵,你倒好,你在这里大吵大闹,是想要告诉全天下的人,说你温驰的性取向有问题,是个喜欢男人的基佬吗?”

    “……”温驰气得整个人都快要爆炸了!

    他怒气腾腾盯着容淮南,咬牙切齿恨道:“容淮南,你给我记着,早晚有一天,我要让你为今天的话付出代价!”

    “哎哟喂!我好怕啊!”

    容淮南脸上的嘲笑味道更浓:“温驰,有本事你就来搞我啊!光在这里打嘴仗谁不会?”

    温驰一张俊脸青了又白,白了又青,嘴唇颤抖着,只结结巴巴吐出一句:“你给我等着,你们都给我等着!”

    他本来就是小受体质,就算撂狠话,看起来也像是在撒娇卖萌,毫无气势可言。

    容淮南看向他的眼神当中,更多了些鄙夷的味道。

    “温驰,这十多年,你依靠着容家,依靠着容瑾西,日子过得比我这个容氏子孙还滋润,你凭什么?不就仗着你十多年前救过容瑾西吗?怎么?你还赖上容家啦?你还打算一辈子缠着容家不放啊?现在人家容瑾西都结婚了,你还在这里死缠着不放,你到底还有没有一点儿羞耻心啊?”

    讥诮的话语,每一句都直捅温驰的心窝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