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69章 不想跪
    出事了!容瑾西绝对是出事了!

    夏桑榆手脚冰凉:“徐管家,他开什么车出去的?车号是多少?”

    “容先生开的是家里买菜的保姆车,车号尾数是218。”

    “好!我知道了!”

    夏桑榆挂断电话,苍白着脸色,手忙脚乱就要下床。

    厉哲文急忙拦住她:“学姐,你要去哪里?这才凌晨,外面天都还没亮……”

    “管不了这么多了,我要找到容瑾西,他好像出事了!”

    夏桑榆小脸上全是焦急的神色。

    她推开厉哲文,换上鞋子就出了门

    站在路口打车的时候,厉哲文追了出来:“学姐,我陪你!”

    她点了点头:“谢谢!”

    两人上了出租车。

    车子前行不过五六分钟,司机嗅了嗅,疑惑的问道:“好重的血腥味儿!先生小姐,你们没事儿吧?”

    “血腥味儿?”

    夏桑榆认真辨别了一下,封闭的车厢里面,确实有血的腥味儿。

    她检查了一下全身上下,没有受伤,也没有流产的征兆。

    她狐疑的看向身边的厉哲文:“怎么回事儿?你受伤了?”

    厉哲文点了点头:“嗯,一点儿小伤。”

    小伤怎么可能会有这么重的血腥味儿?

    她这才看出厉哲文的脸色十分难看。

    死白死白的不说,额头上还全是细细密密的冷汗。

    她脱口问道:“伤在哪里?”

    他勉强攒笑:“不碍事,就手臂和……小腹,受了点轻伤。”

    “小腹?”夏桑榆急忙低头看他的小腹。

    他身上还穿着在夜总会上班的夜蓝色小西装,腹部衬衣被刺出一个不大不小的洞,衬衣上沾满了血渍。

    她失声说道:“是那帮混蛋对不对?我就知道,他们没那么容易放过我的!”

    “没关系,我都已经包扎过了!”

    赶跑707的那四个混蛋之后,他将床单撕成条,一圈一圈裹缠在伤口压迫止血,然后他给容瑾西打电话。

    电话打不通,他便将她带回家了。

    回家之后,他忙着处理她脸颊上的擦伤,根本还没顾得上换身上的衣服。

    他尽量用轻松的表情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末了又道:“学姐你别担心,我这人皮糙肉厚,真的没事儿!”

    夏桑榆却再次拿出了钱包。

    大额的现金,昨晚都作为嫖资给他了。

    剩下的零钱,她拿不出手。

    想了想,她将那张金卡抽了出来:“厉哲文,救命之恩,我夏桑榆会铭记于心的!这张卡你拿着,前面就是医院,你赶紧去看医生!”

    “不用!”他不喜欢从她手中拿钱或是拿卡的感觉。

    “拿着!密码我等会儿发你手机上!”

    夏桑榆不容置疑,直接将卡塞进厉哲文的手中,然后对司机说:“师傅,前面左拐,在中心医院门口停一下!”

    她外表虽然清纯稚嫩,可是行为和语气之间自有一种令人毋庸置疑的决断和强势。

    不管厉哲文心里如何不情愿,还是被她从车上‘赶’了下去。

    厉哲文看着她远去的方向,眼神中闪过莫名的情绪。

    低头看了看手中的金卡,自嘲的笑了笑,转身往医院走去。

    夏桑榆一个人去了交警处。

    根据车牌号码,交警先生很快就帮她找到容瑾西的车子经过各个路口的监控摄像记录。

    他车速极快,可见他当时的心情十分急躁。

    当那辆重型卡车猛然撞向容瑾西的时候,夏桑榆吓得差点从椅子上跌坐下去。

    容瑾西的车子被撞飞,那重型卡车却一刻不停,直接将车开出城郊收费站,一路往北开去。

    肇事后,逃匿了。

    这是一起再明显不过的蓄意杀人事故。

    有人要杀死容瑾西!

    她面如死灰,颤声问道:“容,容先生呢?他现在,在哪里?”

    “容先生还在医院!容夫人你别着急,我帮你打个电话去中心医院问问容先生的情况!”

    交警先生安慰了她两句,转身用座机拨打电话:“你好,这里是交警二大队,想问一下容先生的情况……,还在手术中?……,好吧,你那边有什么情况请给我说一声儿,好,再见!”

    交警先生挂断电话,一回头,容夫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离开了。

    夏桑榆心急如焚,赶到医院的时候,走廊上已经挤满了人。

    最外面一层全部都是媒体记者,正在七嘴八舌的议论。

    “怎么样怎么样?容先生从手术室出来了吗?”

    “还没有!手术已经过了五个小时,估计是凶多吉少了!”

    “你们说这容先生万一死了,旷世集团的执掌权会落在谁的手里啊?”

    “那还用说吗?肯定是容淮南啊!人家容淮南好歹也是容氏子孙,这么多年一直屈居在四方传媒,也是够委屈的了!”

    “是啊,听说容淮南在容氏,一没有股份,二没有薪水,一直都只有零花钱呢。”

    “那可真是够憋屈的……”

    这些记者正议论得口沫横飞,突然看见夏桑榆脚步匆匆往这边走来。

    他们顿时都来了精神,站起身涌了上去。

    “容夫人,请问容先生出事这么长时间,你去了哪里?”

    “对啊容夫人,温驰先生得知容先生出事,第一时间就赶过来了,你怎么现在才赶来啊?”

    夏桑榆心急如焚,又被他们这样追问,顿时有些沉不住气。

    正准备回呛这些记者几句,小宋远远看见她,往这边快步跑了过来:“夫人,夫人你可算来了!”

    “小宋,容先生他怎么样了?”

    “还在手术中!夫人你别着急,我带你过去吧!”

    “嗯,赶快带我过去!”

    夏桑榆在小宋的保护下,从这些记者中间穿过,来到了急症抢救室的门外。

    抢救室的门外,同样挤满了人。

    除了阮美玉容淮南和温驰等人,就连旷世集团的几位股东也都带着律师赶来等候消息。

    容瑾西能脱离危险固然好。

    若他再也醒不过来,旷世集团将会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

    所以,这些股东表现得比谁都紧张。

    全场二三十人,只有温驰在为容瑾西的生死担忧。

    他趴在旁边的休息椅上面哭得抽噎不止:“呜呜,瑾西哥哥,我求求你一定不要有事啊,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活着也没什么劲了!”

    “温驰,你能不能别哭了!这一晚上,你哭得我耳朵都快起茧子了!”

    容淮南一脸冷漠,说完还打了一个呵欠。

    容瑾西的什么东西都好,包括容瑾西的地位,容瑾西身边的女人,容瑾西住的房间,容瑾西开的车子,他都想完完全全的占为己有。

    可唯独容瑾西身边的这个温驰,他只看一眼就觉得受不了。

    那身段那哭腔,跟个娘们儿有什么区别?

    他挖苦了温驰两句,一脸冷然的继续说道:“再说了,他这不还没死吗?就算你要哭,也得等到他死了再哭对不对?”

    温驰抹了一把脸上的眼泪,瞪他道:“容淮南,你这人怎么这样?你瞧瞧你说的这是什么话啊?”

    “呵呵,我就喜欢这么说话你能把我怎么地?”

    容淮南根本没把温驰放在眼里,正准备再好好碾压他一番,忽然有人说:“容夫人来了!”

    夏桑榆,终于来了?

    容淮南急忙回头看过去,果然看见她一身狼狈,头发凌乱,正在小宋的带领下往这边快步小跑过来。

    纤弱的模样,很自然就激起了他心里的保护欲。

    他正准备迎上去,却看见母亲阮美玉急步上前,抬手就是一个耳光狠狠甩在了夏桑榆的脸上。

    夏桑榆被打懵了:“妈?”

    “你还有脸叫我妈?说!这一晚上你去哪里鬼混去了?瑾西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你身为妻子不在他身边守着,你怎么到现在才赶过来?”

    阮美玉声音尖利,一副当家主母的凌人气势。

    夏桑榆捂着被掌掴的脸颊,心里纵使千般委屈,一张口,却还是关切的问道:“瑾西现在是什么情况?他不会有事儿吧?”

    “你还好意思问?他若不是接到你的电话,他会慌慌张张出门?他会出这么严重的车祸?”

    阮美玉声色俱厉的呵斥一通之后,沉脸喝道:“你犯了这么大的错,还不给我跪下!”

    夏桑榆本能的反驳:“凭什么?”

    挨了一巴掌已经够委屈的了,现在居然还要她下跪!

    她才不跪呢!

    阮美玉挑眉冷笑:“凭什么?哼!就凭你害得瑾西出了车祸;就凭他出了车祸,你六个小时之后才赶到医院;就凭我还是当家主母,有权利教训你这个不懂事的儿媳妇儿!”

    她冷睨着夏桑榆:“怎么?不服气?不想跪?”

    夏桑榆声音清冷:“不跪!你打我的这一巴掌,我看在你是长辈的份儿上就不与你计较了!可你今日若硬要我下跪,日后我一定会向你讨要回来!”

    她声音细柔,可气势凛然,说出来的话掷地有声。

    当着这么多股东与容氏族亲的面,阮美玉若不能将她制服,以后还怎么有脸面自称是容氏当家主母?

    阮美玉看向两个随从:“还愣着干什么?就算是敲断她的腿,今儿也得让她跪在这里,等着瑾西从里面平安出来!”

    “是!”

    两个随从走到夏桑榆面前,恭敬的说道:“夫人,得罪了!”

    说完抓着她的肩膀,将她的身体用力一掰。

    她身不由己,咚一声跪了下去。

    容淮南在旁边看得心疼不已,好几次想要上前帮着说好话,都被母亲的眼神给制止了。

    这时候见状,再也忍不住:“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