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68章 容瑾西的女人,味道不错
    如果707房间里面是容瑾西,她就给他好好解释,今天实在是因为金宝宝离婚了情绪低落,她于情于理都应该好好陪着她,所以才会来这良辰夜总会。

    他脾气虽然暴躁,可并不是蛮不讲理的人。

    好好给他说,他会原谅她的!

    如果707里面不是容瑾西,那她转身走了便是,也不影响什么。

    最多不过是耽搁几分钟时间而已。

    思及此,她便去旁边乘电梯上了七楼。

    七楼是贵宾休息区,地上铺着厚厚的地毯,吞没了她走路的声音。

    她轻轻叩门:“容瑾西?容瑾西,你在里面吗?”

    她一面拍门一面叫着容瑾西的名字,然而房间里面静悄悄的啥动静都没有。

    她贴耳听了听,又拍门叫喊:“容瑾西,你在吗?是你吗?”

    连着叫了好几声,还是没有人应答。

    夏桑榆秀眉紧拧:“搞什么啊?约我来又不开门。”

    她将手中的小纸条展开看了看,迟疑片刻,终于还是下了决心,用房卡开了门。

    房间里面光线有些昏暗,她只影影绰绰看见屋中间站着一个男人。

    那身形,明显不是容瑾西。

    她心口猛然一沉,转身就要从房间里面退出去。

    身后突然有人推了她一把,她向前踉跄几步,稳住身形的时候,房门已经砰一声关上了。

    紧接着屋内灯光大亮。

    四个样貌粗鄙,神神情猥琐的男人往她面前凑过来。

    “嘿嘿,夏桑榆小姐,我们总算把你给盼来了。”

    “你们是什么人?我不认识你们!”

    她下意识的往后面退,脑子里面急速的寻找脱身之法。

    为首那个身穿皮夹克的男人走到她面前,呵呵笑道:“你不认识我们没关系,你认识陆泽先生与乔玉笙小姐就行了!”

    “陆泽?乔玉笙?”

    夏桑榆一听到这两大死敌的名字,霎时就明白今晚一直萦绕在心头的不安之感从何而来了。

    她后脊一阵阵发寒:“你们想干什么?”

    “干什么?呵呵,我们收人钱财替人消灾!自然是要将你轮个够,然后将你的丑态发到网上,让你身败名裂了哈哈哈……”

    皮夹克男人哈哈哈的恶笑起来。

    笑够之后,他一个眼神示意,旁边的两个男人上前摁住夏桑榆,动作粗暴就要扯她身上的衣服。

    夏桑榆心里怕得要命,脸上却使劲绷着,厉声喝道:“滚开!别碰我!我老公是容瑾西!你们敢动我,他会将你们剁了喂狗!”

    容瑾西的名字,让试图扒她衣服的那两个男人愣了一下,心虚的看向夹克男人:“胜哥,她是容瑾西的女人?容瑾西咱们惹不起啊!”

    “容瑾西的女人怎么了?咱们受过泽哥的恩惠,又拿了乔小姐的钱,今儿不把事情办漂亮了,以后还怎么在道上混?”

    “是!胜哥你别生气,我们做,一定卖力的做!”

    “这才像话嘛!”

    夹克男一脸凶悍,走到夏桑榆身边,嘿嘿笑道:“夏小姐,你准备好了吗?咱们哥四个一起侍候你,今晚保准儿爽死你!”

    夏桑榆紧绷着身体,不让自己颤抖失态:“陆泽和乔玉笙给了你们多少钱?我双倍,哦不,我十倍的给你们!只要你们放过我,我马上就可以把钱存入你们账户!”

    “十倍呢!”那三个男人的动作再次停下来,齐齐看向夹克男道:“胜哥,咱们发财了!”

    “眼浅皮薄的东西!一点钱就蒙瞎你们的眼睛了?”夹克男怒目爆喝:“忘记泽哥往日里对你们的关照了?若没有泽哥,你们三个现在都还在乡坝里摸泥鳅呢!”

    一番怒斥,三个男人都低下了头。

    夹克男走到夏桑榆面前,伸手从她的脸上摸过,狞笑道:“啧啧,好滑……,容瑾西的女人,味道一定很不错……”

    夏桑榆心里发毛,本能的往后面避让:“别碰我!我,我有病!”

    “啥病?”

    “性,性……病!很难治的那种!”

    “……!有病咱也不怕!”

    夹克男从兜里摸出一把十几个花花绿绿的套套,得意道:“戴上小雨衣不就行了?!”

    夏桑榆趁着他摸套套的功夫,抬步就要往外面冲。

    只可惜才只跑出两步,就被抓回来了。

    夹克男穷凶极恶,抬手就是一个耳光往她脸上抽过来:“贱女人,你害得泽哥身陷囹圄,害得乔小姐落下残疾,这份债,我今天就要替他们讨回来!”

    夏桑榆吓得缩了缩脖子,那一记耳光几乎是擦着她的脸颊挥了过去。

    惊魂未定之时,夹克男抓住她的衣襟用力一撕。

    夏桑榆吓得失声惨叫:“救命,救命啊……”

    “把她嘴巴给我堵起来!”

    夹克男舔了舔嘴唇,淫,邪的目光落在夏桑榆香滑的肩头,呵呵笑道:“夏小姐,这是多么快活的事情啊,你鬼喊鬼叫的实在太扫兴了……”

    “混蛋!你敢碰我,容瑾西不会放过你的!”

    夏桑榆还想要怒斥,一团棉布塞进了她的嘴巴,将她要说的话全部都堵了回去。

    她用力推开旁边一个男人,站起来就还想要往门口跑。

    夹克男将她一把拽了回来:“想跑?没门儿!”

    她被扔到了床,上。

    夹克男脱掉外套,解了裤扣猛扑过来:“嘿嘿,容瑾西的女人,让老子先尝尝鲜!”

    “……啊……”一声压抑至极的呼喊,从夏桑榆被堵塞的口腔中发出。

    瑾西,瑾西救我!

    容瑾西,你在哪里?

    你不是说你马上就要赶过来吗?

    你这都赶到哪儿去了?

    她又气又急,眼看着夹克男扑过来,急忙弓起膝盖狠狠往他的裆部撞去。

    “嗷……”夹克男一声惨叫,捂着下裆滚倒在床上:“该死的贱女人……,你们快上,给我狠狠的懆……”

    三个男人七手八脚刚刚将夏桑榆摁在床上,正要脱她衣服,门口传来咚咚咚的敲门声。

    夹克男等人瞬时怔住。

    有人来了!

    夏桑榆急忙扯开嘴巴里面的布团,大声呼救道:“救命,救命呀,容瑾西,容瑾西救我……”

    夹克男面目凶狠,吼道:“堵上她的嘴巴!”

    “是!”

    一个男人捡起布团还要塞进她的口中,她做困兽之斗,拼命撞开面前男人,撒腿就往门口跑:“救命!瑾西……”

    终于跑到了门口。

    只差一点点,她的手就要够着门把手了

    一门之隔,她几乎可以想像出容瑾西那愤怒又担心的表情。

    可惜就在这最后的一线之间,她的后颈突然传来一阵钝痛。

    她撑不住眼前不断袭来的黑暗,身体一软,栽倒在地上。

    彻底失去意识之前,她还听到房门在咚咚咚的爆响。

    那么急促又狂躁的敲门声,除了容瑾西还能有谁?

    她努力望着门的方向,希望能够如上次在电梯里面遇险一般,亲眼看到他逆光而来,救她脱离险境。

    可是耳边传来的却是夹克男阴冷的声音:“将这丫头塞到沙发下面去,千万不能让人发现!”

    紧接着,有人抓住她的脚踝开始拖她。

    拖着拖着,她彻底没了意识。

    后面发生了什么,她完全没有印象。

    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三四个小时之后。

    她感觉到有人在用温热的毛巾替她擦脸。

    动作轻柔得近乎虔诚。

    她深吸一口气,缓缓张开眼睛:“瑾西……”

    映入眼帘的是一张年轻俊美的面孔。

    不是容瑾西,而是,厉哲文!

    “厉哲文?怎么是你?”

    她呼一下从床上坐起,坐起之后却感到后颈酸疼得难以忍受,不由得倒抽了一口凉气,又一头栽倒在枕头上:“容瑾西呢?”

    “容先生的手机一直都打不通,我就先将你带回家了!”

    厉哲文的神情怯怯的,几乎一直低垂着眼睑,不敢正眼看她。

    夏桑榆先看了一下身上衣服,虽然皱巴巴的,可是还算完好,身体也并没有被凌辱过的感觉。

    她这才放下心,开始打量厉哲文的家。

    很简单的一个房间,除了她身下躺着的这张床,还有就是对面一个堆满了各种专业书籍的书架。

    连衣柜都没有,所有衣服都堆在一只巨大的纸箱子里。

    墙上挂着一只相框。

    相框里面是一张双人合影,左边的是厉哲文,右边的是一个长相甜美的长发女孩儿,两人十分亲昵的面对镜头,开心的笑容被定格。

    “你女朋友?”

    “嗯!我的女朋友莉莉。”

    厉哲文声音黯然,全然没有热恋中那种甜蜜与欢喜。

    夏桑榆也没有心情过问他与莉莉的恋情,看见自己的手机在床边椅子上,便伸手拿了过来。

    容瑾西的电话,还是打不通。

    她看了看时间,已经是凌晨两点过了。

    她心中升起不祥的预感。

    容瑾西该不会出事儿了吧?

    她打电话给徐管家:“徐管家,容先生回家了吗?”

    徐管家睡意朦胧的回答说道:“容先生?容先生不应该和你在一起吗?他下班之后见你不在家,直接就开车出去找你了啊!”

    夏桑榆天灵盖嗡了一声,说话的声音都颤抖起来:“徐管家,你别睡了,你赶快想办法联系一下容先生,我担心他出事了!”

    徐管家也紧张起来:“容先生没有和你在一起?那就是在前去找你的途中出事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