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66章 失去一个男人,那就再找一个男人呗
    金宝宝脸上的最后一丝血色褪尽。

    她呆呆望着容淮南,连哭泣都忘记了。

    容淮南抽了两张纸扔在她的脸上,一脸嫌恶的说道:“你瞧你这德行,赶快收拾一下吧!咱们这就去把婚离了,以后,男婚女嫁互不相干!”

    夏桑榆实在看不下去了。

    她上前将金宝宝从地上扶起来,替她擦了脸上的眼泪,劝道:“宝宝,离婚吧,这样的男人毫无价值,你跟着他过一百年也不可能让他对你产生感情的!”

    “桑榆,我不想离婚……,我离婚了,我爸会打死我的!”

    金宝宝伏在夏桑榆的肩膀上,无助的哭了起来。

    桑榆抚拍着她的后背,宽解道:“宝宝别难过,我相信金伯父知道你离开了渣男,不仅不会怪你,还会为你庆幸呢!”

    容淮南急了:“夏桑榆,你说谁是渣男呢?”

    “我口中的渣男说的就是你啊!”

    “你……,你凭什么这么说我?有错的明明是她金宝宝,你怎么还怪上我了?”

    “你身为男人毫无担当,遇到一点儿变故就急着撇清关系,你不是渣男是什么?还有,她经营富太俱乐部,赚钱的时候你什么都不说,只管伸手从她兜里掏钱,现在她遇到挫折了,你就急着和她划清界限了?容淮南,男人做成你这样可真是没劲透了!”

    夏桑榆越说越气,心里真的为金宝宝感到不值。

    一旁的阮美玉听不下去了,目露凶光,上前扬起巴掌就要落下来。

    容淮南急忙将阮美玉的手腕抓住,陪着笑脸说:“妈,你别动怒!我和夏桑榆只是说着玩儿呢!”

    阮美玉看着她的宝贝儿子,突然从他的眼神中看出了一些不一样的东西。

    恍然之间,她明白了儿子的那点儿小心思。

    金宝宝在夏桑榆的安慰下,慢慢止住了眼泪。

    她走到容淮南面前:“容淮南,离婚可以,可是你从我这里借走的一百五十万……”

    “我啥时候从你手中借钱了?”

    容淮南一提到钱,脸色就更难看了。

    他心虚的咳嗽一声,矢口否认:“我一个大男人怎么可能从你手里借钱?再说了,咱们结婚期间,所有的财物都是共同财产吧?就算我从你的手里拿个千儿八万,那也算不上借是不是?那钱本来也就应该有我一份儿对不对?”

    见过无耻的渣男,却没有见过无耻到这种程度的渣男。

    金宝宝气得脸颊忽青忽白,恨恨瞪着容淮南,良久,气极反笑道:“好!那钱我就当是打发乞丐了!容淮南!咱们离婚吧!”

    “我求之不得!走吧!趁着都有时间,咱们这就去把离婚手续办了吧!”

    说离婚就离婚。

    上午十一点半,金宝宝和容淮南的离婚手续就办妥了。

    容淮南如释重负,吹着口哨,上车后扬长而去。

    几年的夫妻,现如今是弃如敝履。

    金宝宝的情绪却有些低落。

    她拿着那离婚证在车子旁边站了好一会儿,然后才沙哑着声音说:“桑榆,陪我喝酒吧!”

    “好!我陪你!”

    她是一喝就醉的体质,可她实在不忍心拒绝金宝宝。

    可以说,金宝宝走到这一步,都是她夏桑榆害的。

    如果她不去富太俱乐部,也就不会激怒容瑾西。

    不激怒容瑾西,富太俱乐部也就不可能在一夜之间就倾覆。

    自责和愧疚纠集在夏桑的心头。

    这种时候,就算金宝宝提出再过分的要求,她都会答应,只求心里的自责和内疚能够消减一些。

    不过,中午吃饭的时候,她还是耍了一点儿心机,让服务员将她的酒换成了糖水。

    好在金宝宝沉浸在失恋的痛苦当中,并未在意她喝的是什么。

    午饭后,金宝宝又拉着她狂街,疯狂购物。

    买下了一大堆昂贵却又不实用的东西。

    夏桑榆一直都想要逗她开心,可惜金宝宝的情绪实在太低落了,看见手挽手的小情侣她眼眶会红;看见互相搀扶着缓缓散步的白发夫妻她会哽咽失声;甚至看见店铺里面的亲嘴玩偶,她也会伤感唏嘘。

    一路上逛下来,夏桑榆心累得不得了。

    “宝宝,你告诉我吧,我要怎么做,才能让你开心一点儿?”

    “我现在就很开心啊!”

    金宝宝嘻嘻笑着,挽着她的胳膊说:“我虽然失去了婚姻,失去了容氏儿媳妇儿的身份,可是我收获了你这样的好闺蜜,好朋友啊!”

    她尽量做出开心的表情,可是那双眼睛里面盛满了忧伤和沮丧。

    夏桑榆看着,心里都快要自责死了。

    “宝宝,对不起!如果不是我的话……”

    “桑榆!你看前面,良辰夜总会!”

    金宝宝突然打断了她的道歉,发现新大陆一般兴奋的说道:“咱们去夜总会寻找艳遇吧!有句恋爱名言是怎么说来着?治疗失恋的最好方法,就是马上开始一段新的恋情!失去了一个男人,我就再找一个男人!哈哈,我们走吧!”

    她这次是真的开心和兴奋起来了,拽着夏桑榆就往良辰夜总会的大门口走。

    夏桑榆看着霓虹斑斓的夜总会入口,想起上次在这地方陷害乔玉笙的事情,心里没来由的有些发憷。

    今天晚上,该不会出什么事情吧?

    金宝宝还在使劲拽她:“走吧走吧!陪我进去狂欢吧,陪我进去艳遇吧……”

    她脚步发沉,迟疑说道:“宝宝,时间不早了,要不咱们先回去吧?以后再找机会出来玩儿好不好?”

    “不行!我现在这个样子,回去之后肯定会得抑郁症的!”

    金宝宝拉着她的手揺了揺,三分撒娇七分央求的口吻说道:“桑榆,求求你了,你就陪陪我吧……,我今天不钓一个比容淮南强的男人,我这心里它过不去……”

    “……”

    夏桑榆被磨得没办法,只得妥协:“好吧!不过宝宝你得答应过,最迟十点咱们一定要离开这里!”

    “放心吧!十点之前,我一定会找到一个能让我忘记烦恼的男人!”

    金宝宝拉着不情不愿的夏桑榆,两人很快就进了夜总会的大门。

    她们走了之后,旁边的景观树后面,缓缓滑出一辆轮椅。

    轮椅上的乔玉笙眼神可怖,脸色阴寒。

    她看着夏桑榆的背影阴恻恻笑道:“夏桑榆,我等这一天等很久了!”

    不就是下药吗?

    不就是找人发生关系吗?

    不就是把床,上那些不堪的画面曝光出去吗?

    这有什么难的?

    夏桑榆会做,她乔玉笙同样也会做。

    而且,她会变本加厉,做得更好!

    她鼻孔里面冷哼一声,微微抬起右手招了招。

    一个穿着黑夹克的男人走了过来,态度恭敬的问道:“乔小姐,你有什么吩咐?”

    “夏桑榆的样子,你都看清楚了?”

    “看清楚了!化成灰我都能把她找出来!”

    “好!那你知道应该怎么做了?”

    “知道!乔小姐放心,我保证把活儿做得漂亮!”

    “去吧!”

    “是!”

    黑夹克男人双手插兜,带着三个相貌猥琐的男人,很快就跟着进了夜总会大门。

    乔玉笙唇角渗出一抹冷狠:“夏桑榆,好好享受你最后的疯狂吧!”

    夏桑榆进入夜总会之后,不安的感觉更加强烈了些。

    为了避免发生不必要的事端,她连大厅都不敢逗留,直接要了一个包厢。

    原以为带着金宝宝唱唱歌宣泄宣泄就好了,没想到金宝宝进了包厢,看见冷冷清清就只有她们两个人,顿时转身就要往外面走。

    “桑榆你搞什么嘛?说好的艳遇呢?说好的帅哥呢?”

    “宝宝,你别出去!”

    夏桑榆急忙将她摁回沙发:“宝宝你先坐着,别着急,我这就帮你把帅哥叫进来……”

    金宝宝将领口拉低了一些,媚眼如丝,一副浴望横流的表情道:“把帅哥都叫进来,让我选!”

    “好好好,让你选,一定让你选!”

    夏桑榆敷衍着答应两声,又将麦克风递给她:“你先唱唱歌吧,帅哥很快就来。”

    安顿好了金宝宝,她从包厢里面退出来。

    摸出手机一看,容瑾西的未接来电,十三个。

    她拨了过去:“瑾西……”

    容瑾西暴躁的说道:“夏桑榆你去哪儿了?不是让你今天在家休息,等着我回来吗?”

    “瑾西,我和宝宝在一起!”

    “你怎么又和那个女人在一起?桑榆我告诉你,金宝宝那个女人品行有问题,你别和她走太近,她会把你带坏的!”

    “瑾西,我不许你这样说她!她爽直仗义,比乔玉笙和夏云姿那样的女人强太多了!”

    “你少给我废话!我命令你马上给我回来!”

    “我暂时恐怕回来不了!金宝宝心情不好,我得陪陪她!”

    “你陪?你怎么陪?夏桑榆我警告你,夜总会不是什么好地方,三教九流的人复杂得很……”

    “哎呀瑾西你别唠叨了,我夏桑榆也不是被吓大的!”

    桑榆往包厢看了一眼,见金宝宝摇摇晃晃又出来了,连忙说:“好了瑾西,我答应你,十点之前一定离开良辰,十点半之前一定回家!”

    “喂,夏桑榆……”

    容瑾西话还没说完,手机里面便传来了嘟嘟嘟的挂断声。

    夏桑榆,你也太无法无天了,居然敢挂我的电话?

    容瑾西邪火乱窜,想到她这时候还说不定就正被几个男人觊觎着,顿时觉得心急火燎,一刻也呆不住,拿了外套就出了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