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65章 大难临头各自飞
    他俯身在她的耳边,低低耳语:“我还想要,这一次,我们像那样做,好不好?”

    说着,抬手指向不远处的一盏秘戏图香薰灯。

    桑榆往那香薰灯上面看了一眼,本就酡红的脸颊更加羞得爆红:“瑾西,我真的不行,没力气了……”

    他抵在她的耳边,语气带着惑人的诱哄:“亲爱的,你就再给我一次吧,你看我……,很难受的。”

    她当真伸手看了看,然后叹息,妥协说:“那你可得轻点。”

    “嗯!”

    他得到她的许可,兴奋的在她的脸颊上面亲吻了一下。

    这一次,桑榆真的没了一丝力气。

    任由他永不餍足的索取与摆弄。

    直到后半夜,他的身心才得到最彻底的释放。

    他将脑袋抵在她的肩颈处,手脚像是藤蔓一般牢牢的攀缠着她,将她的腰身和腿牢牢禁锢在他的怀里。

    占有欲极强的一个睡姿。

    似乎只有将她更紧的抱在怀里,他的心里才会踏实,才会觉得这世上不是他孤零零一个人。

    他很快就呼吸均匀,进入了睡眠当中。

    她刚才被他折腾得几欲晕厥,现在却反而没了睡意。

    她睁着眼睛,想了许多。

    关于她的人生,夏桑桑的人生。

    一身两命,以后的路要怎么走?

    她的存在违背了生死轮回,违背了自然规律,她会不会在某一个时刻突然就死掉?

    她如果死掉了,孩子怎么办?

    她的父亲和夏桑桑的母亲怎么办?

    千头万绪纠缠在一起,折磨着她不得安宁,直到凌晨时分,这才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第二天早上,容瑾(jin)西沐浴后神清气爽。

    从身体到灵魂,还从未像今天这般舒泰自在过。

    夏桑榆却躺在床上,浑身酸疼,半天也爬不起来:“容瑾西,咱们立个规矩吧!”

    他正在打领结,闻言宠溺的看向她:“什么规矩?”

    “以后你得学会节制,一周一次,一次必须控制在半个小时之内……”

    “不行!我办不到!”

    一想到昨晚的滋味儿,他现在就又想与她恩爱厮磨一番了。

    若不是今天有一个重要的会议,他绝对会扑过去,用实际行动打消她脑子里面一周一次,一次半个小时的念头。

    活了二十八年,他竟是从不知道女人的味道,如此销,魂。

    只要稍稍一想,他的身体居然又有了反应。

    几分钟后,容瑾(jin)西收拾停当,俯身过来索要早安吻:“昨天晚上表现不错,我呆会儿把孩子的视频发给你!”

    她心下一喜:“我能看到孩子了?”

    “别高兴太早,只是视频而已!”

    他把玩着她的下颌,徐徐说道:“你什么时候与花瓶男之间彻底断了关系,什么时候真真正正的爱上我,我便将孩子还给你!”

    “瑾西别这样……”

    “我就要这样!”

    容瑾西微微眯起眼睛,指肚暧妹的抚,摸着她小巧如玉的下颌:“你放心,我请了最好的月嫂和家里最忠心的佣人照顾着他,不会有任何差池!倒是你,你什么时候和花瓶男斩断关系?”

    和欧亚纶之间的关系,那是夏桑桑的遗愿,岂是她想断就能断得了的?

    容瑾西看出她眼神中的留恋,手上力道加重,沉声警告道:“夏桑榆你最好想想清楚,是孩子重要,还是那个花瓶男重要!”

    说话间,他惩罚性的覆上了她的唇。

    她的唇很软,很滑,像是果冻。

    这种味道,一旦尝过,便已经上瘾。

    她被他亲得快要窒息,他才满足的放开她。

    他黑瞳微眯,别有深意的说道:“好好在家休息吧,晚上等我回来,咱们再深入探讨这个问题!”

    夏桑榆愣神的时候,他峻拔颀长的身影已经出门了。

    她重重的叹了口气,正要起床,手机响了。

    这么快,他就把儿子的视频发过来了。

    三分钟的一个小视频。

    儿子躺在摇摇床里面,一双黑亮如曜石的眼瞳水润干净,胖乎乎的小手微微扬着,想要去够面前那只彩色的气球。

    视频里一个女人温柔的声音道:“曜儿看这里,这是气球,这是拨浪鼓,你喜欢哪个?”

    他的小手在半空中迟疑了一下,还是伸手抓住了那只会发出声音的拨浪鼓。

    一握住拨浪鼓,他那稚嫩的小脸上,瞬时露出欢喜的神色,口中发出欢乐的哦啊声。

    那个女人柔柔的声音又道:“曜儿真聪明……”

    视频播放到这里就没有了。

    夏桑榆将这个视频反复看了好几遍。

    最后总算确定了一个事实:正如容瑾西所言,儿子现在生活得很好,很开心,身边照顾他的女佣也尽职尽责,不曾亏待过她的儿子。

    只是,她的儿子为什么要叫曜儿呢?

    谁给取的名字?

    容瑾西吗?

    又不是他的儿子,他帮着瞎取什么名字啊?

    心里抱怨了两句,又把这份视频保存在手机,这才起床沐浴洗漱。

    纤弱玉白的身体上,被容瑾西烙下了深深浅浅的吻痕,看上去十分暧妹。

    想起昨晚的粗长久先生,她的小脸不受控制的微微发热,隐秘之处也是一阵难言的紧胀酥麻。

    换好衣服走出房间,已经快要到上午十点了。

    她想去厨房看看有没有吃的。

    过厅里面,阮美玉正在与金宝宝拉拉扯扯。

    金宝宝素着一张脸,看上去十分憔悴。

    她跪在阮美玉的面前,哀声说道:“妈,我知道错了……”

    “别乱叫!我可不敢给你金大老板当妈!”

    阮美玉气势凌人,冷笑着说道:“金宝宝,你就算在地上跪出一个坑也没用!我告诉你,我容家绝对不会要你这样的儿媳妇儿!”

    金宝宝抓住阮美玉的小腿,一面哭,一面着急的说道:“妈,我真的知道错了!你再给我一次机会吧,我不想和淮南离婚……”

    “嘁,你不想离婚?你不想离婚早干嘛去了?”

    阮美玉声音尖利,冷声对旁边两个女佣道:“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赶快将她给我拖出去!”

    “是!”两个女佣答应着,就要上前将金宝宝拖走。

    夏桑榆连忙快步过去:“住手!我看谁敢动她!”

    她伸手搀扶金宝宝:“宝宝你起来,天大的事情也用不着下跪!”

    金宝宝泪水涟涟的望着她,嘴唇颤抖着,一张口就嚎啕起来:“桑榆,容淮南要和我离婚!呜呜……”

    “离婚?为什么?”

    “容淮南说我在俱乐部里面乱搞,败坏了容氏门风,他不要我了呜呜呜……”

    金宝宝对容淮南虽然谈不上多深的感情,可是离婚对于一个女人来说,真的还是挺重的打击。

    而且她现在本来就是非缠身,再被容淮南踢出容氏之后,以后还有什么颜面在晋城立足?

    她这人一向都好面子,这次栽这么大跟头,以后还怎么去面对那些闺蜜好友,以及金家的七大姑八大姨?

    她望着夏桑榆,凄然求助道:“桑榆,我不能离婚,你帮我求求情吧,我真的不能离婚……”

    夏桑榆在心底长长叹息。

    真是搞不懂,一个敢用乒乓球玩老婆的男人,有什么值得留恋的?

    不过,常言说宁拆一座庙不破一门亲,她的立场也只能劝和不劝离,

    她安慰了金宝宝两句,转身看向阮美玉道:“容淮南呢?不管离婚还是不离婚,容淮南也应该出面吧?”

    阮美玉单手抱肘,一直在用冰冷的目光在斜睨着她。

    听见她的问话,冷笑说道:“夏桑榆,你就是个是非精,你自己的屁股都没擦干净,居然还想来管我们的家事?”

    这话说得太难听了!

    完全没将夏桑榆放在眼里。

    夏桑榆小脸一沉:“阮美玉,你有什么资格在这里嚣张?我实话告诉你,你和温驰陷害爷爷的事情,瑾西的手里是有确凿证据的,只要他愿意,随时都可以报警把你抓起来!所以说,你最好注意你的言行,再这么欺负二嫂的话,我就……”

    “你就怎么?你才进容家几天?你地皮子都还没站熟,你居然就敢跟我叫板?”

    阮美玉双手叉腰,平日里那种优雅得体一扫而光。

    展现在她们面前的,几乎就是一个再逼真不过的泼辣妇人的形象。

    金宝宝不想看桑榆与阮美玉闹掰,忙拉着她的衣袖说:“桑榆,你别这样,她是我们的长辈!”

    长辈?

    她心肠狠辣,哪里有一点儿长辈的样子?

    夏桑榆还想要辩驳,容淮南从楼上施施然走了下来:“吵什么吵?大清早的,你们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金宝宝连忙迎上去,抓着他的胳膊哀求道:“淮南,淮南你快给妈说说,你说咱们好好过,咱们不离婚……”

    容淮南冷嗤一声,抬手一扬,直接就将她甩翻在地。

    “过什么过?你都快已经成了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这日子还有什么好过的?”

    “淮南……”

    金宝宝甩在地上,刚刚止住的眼泪再次流了出来:“淮南,你不能这样对我!咱们好歹也是几年的夫妻啊!”

    “夫妻怎么了?金宝宝你这次闹出这么大的动静,你知道晋城有多少人想要搞死你吗?这种情况之下,你让我还怎么给你做夫妻?”

    容淮南神色冷绝,俯视着地上的金宝宝,冷言又道:“金宝宝,别在我面前犯贱了!我实话告诉你吧,我容淮南从来从来没有爱过你,若不是因为你是金氏大财阀家的女儿,你以为我会娶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