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64章 亏欠
    他的这个拥抱不同于以往那种情爱味道的拥抱。

    这个拥抱,传递给她的是依赖和信任。

    她容他抱了一会儿,这才柔声说道:“好了瑾西,你不是饿了吗?你放手,我做饭给你吃……”

    他没有放手,反而还将她抱紧了一些。

    “桑榆!”他将下颌轻轻放在她的肩膀上,近乎耳语的说道:“桑榆,别离开我……,我只有你了……”

    她眼眶一下子就湿了:“瑾西,我不会离开你……,爷爷也说过,要让我好好照顾你……”

    停顿片刻,她又说道:“瑾西,关于我怀孕的事情,我想给你解释一下……”

    “我不想听解释,我想吃饭!”

    他松开她,后退两步之后,声音恢复了一贯的淡漠:“做饭吧,我饿了!”

    说完,转身走出厨房。

    背影俊挺冷傲,就好像刚才抱着她寻求安全感的人不是他容瑾西一样。

    夏桑榆无奈的苦笑了笑,点火烧油,开始炒菜。

    二十分钟后,香喷喷的饭菜端上了餐桌。

    容瑾西吃得大呼过瘾:“桑榆,你做的饭菜真好吃!比那些佣人强多了!”

    “你慢点儿吃!越是饿,越是不能吃得太急,这样会伤到肠胃的!”

    夏桑榆抽了纸递给他,示意他擦一下嘴角的油渍。

    他却将身体往她面前一凑:“帮我擦!”

    她笑了笑,还是轻轻用纸巾把他嘴角的油渍擦掉了。

    “容瑾西,我有时候觉得你这人挺矛盾的!”

    “我哪里矛盾了?”

    “你在外面的时候强势霸道,在我面前也是喜怒无常,明明是个让人生畏的暴君,可是有时候又像个孩子,我都不知道应该怕你还是应该爱你!”

    “当然是爱我了!”

    他一副理所当然的语气,看了她一眼又补充道:“除了爱我你还能怎样?”

    “……”她抿了抿发干的唇:“瑾西,我想给你解释一下孩子的事情!”

    他吃饭的动作停顿了一下:“你想解释什么?”

    她在心里仔细斟酌了一番,这才开口说道:“瑾西,我给你说实话吧,嫁给你之前的一天晚上,我被人拖进车里强爆了……”

    “咳咳……,咳咳咳……”

    他突然就呛住,扭过身剧烈的呛咳起来。

    夏桑榆只得终止解释,过来替他顺背抚拍:“我都让你吃慢点儿了,你偏不听,这下好了吧,呛得难受了吧?”

    容瑾西被呛得狼狈,一张俊脸涨成了紫红色。

    夏桑榆等他的呼吸稍稍平稳了些,又起身去帮他接了一杯温开水。

    见他不再呛咳,她接着刚才的话继续解释说:“我也是因为被人强爆这事,才会选择跳海自杀!我想着我都被玷污了,身子脏了,嫁给你你肯定不会接受,到时候说不定还会迁怒我的父母,所以我才想了结自己的性命……,瑾西,谢谢你能够这么宽容,接纳不干净的我,也接纳这个来历不明的孩子!我发誓,等到孩子生下来,我一定会利用孩子的DNA,查找出当初强爆我的那个混蛋!我一定要让他生不如死……”

    啪嗒一声,容瑾西手中的筷子掉在了地上。

    夏桑榆这才发现,容瑾西脸上的神色有些异样。

    他的目光甚至有些躲闪,根本不敢与她正视。

    夏桑榆纳闷儿道:“瑾西,你怎么了?”

    容瑾西站起身道:“我吃饱了!我们走吧,送爷爷出殡!”

    “……”夏桑榆愣怔了好一会儿。

    她的话都还没有说完,他怎么就着急的走了?

    他难道不想听她后面的话了吗?

    算了,以后再找机会告诉他吧!

    楼下的院子里,阮美玉身穿孝服已经等着他们了。

    看见他们下来,她将两套丧服递给他们:“穿上吧!老人家生前就交代过,要儿孙们披麻戴孝为他送行。”

    容瑾西冷冷看了阮美玉一眼:“阮美玉,你也算容家的人?你和温驰密谋害死了爷爷,居然还有脸站在这里?”

    容淮南在旁边不服气的叫嚣说道:“容瑾西,你怎么说话呢?我妈她怎么就不是容家的人了?我告诉你,你父亲是明媒正娶把我母亲娶进门儿的!”

    容瑾西也不与他争辩,只冷眼对旁边的老陈和徐管家道:“陈叔,徐管家,把她身上的孝服给我脱下来!”

    “是!”

    老陈与徐管家以前都听命于容老爷子。

    容老爷子走了之后,自然就以容瑾西的命令为尊。

    况且,容老爷子的死与阮美玉有关,这事儿他们也是隐约知道一些。

    所以两人都不客气,上前三五两下,直接就将阮美玉身上的孝服脱了下来。

    容淮南想要帮忙,被另外几个佣人摁住了双手。

    容氏的那些旁支族亲都摄于容瑾西的冷厉手段,没有一个人敢上前阻拦。

    两三分钟的时间,阮美玉身上的孝服就被脱了下来,然后被两个女佣带着,回她的北跨院去了。

    夏桑榆并不在意阮美玉那狰狞阴狠的表情,她的目光一直都在到处找寻金宝宝的身影。

    今天是爷爷出殡的日子,金宝宝作为孙媳妇儿,应该到场才对。

    她在找金宝宝的时候,容淮南的目光却几乎一直都黏在她的身上。

    她眉目五官都长得清秀脱俗,身上的孝服和鬓边的白花不仅没有消减她的姿色,反而平添了几分动人的丽色。

    一时,竟看痴了过去。

    正心摇神曳,容瑾西一个冷鸷的眼神看过来,吓得他脖子一缩,急忙移开了视线。

    晚上的时候,容氏公馆设了丰盛的素宴,款待容氏旁支的族亲。

    夏桑榆注意到,容瑾西全程都几乎没有怎么动筷子。

    满桌子菜肴明明色香味都是上佳,可他愣是丝毫也提不起兴趣。

    看到别人吃,他也丝毫没有要尝一尝的意思。

    她提前回到主楼这边,为他煲了松茸粥,又给他准备了两样爽口的小菜。

    女佣秀雅去东跨院将秘戏图香薰灯取了过来,一共九盏,分别摆放在房间的各个角落。

    夏桑榆去洗了澡,选了性感的镂空蕾,丝睡裙穿上。

    甚至,她还用了一点儿香水。

    晚上九点过,容瑾西回来一看见她这样子,深邃的眸光就止不住的暗浴翻滚。

    可是很快的,那些涌动着的情绪就黯淡了下去:“爷爷今天才下葬,你穿成这样成何体统?”

    他的神色隐有怒意,从她身上移开视线又道:“还不快去换掉!”

    她却神色肃穆的回答说道:“我不换掉!我今天晚上要成为你的女人!”

    “你胡说什么呢?”

    “我没有胡说!爷爷还活着的时候,就一直希望咱们能交颈合欢!他甚至把珍藏多年的秘戏图都用上了,为的不就是希望咱们两个能像正常的夫妻一样吗?”

    她在说这番话的时候,容瑾西已经走进屋内。

    香薰灯朦胧的光线下,灯罩上面的男男女女活灵活现,别有一种说不出的惑人气氛。

    他也想起了爷爷。

    爷爷对他的宠爱,对他的纵容,为了让他早些离开温驰,爷爷甚至好几次以绝食抗议……

    爷爷最大的心愿,就是希望今年二十八岁的他能够尽快娶妻生子,开枝散叶。

    他正想着,夏桑榆叹息一声又道:“瑾西,其实我们都很不孝!我们的契约婚约是在欺骗爷爷,我们的新婚夜也在欺骗爷爷……,现在爷爷走了,我想在今天晚上真正的成为你的女人,我想让爷爷的在天之灵能够开心一点儿……,如果可以,我希望以后能够有机会,真真正正的为你生一个孩子……”

    她说得很动情。

    他的眼眸中也有隐约的泪光浮现。

    薄唇微张,有什么话想要脱口说出,却又被他硬生生咽了回去。

    今天晚上,是他们欠爷爷的新婚之夜。

    她希望能得到爷爷的宽恕和原谅,他也希望爷爷能够安心和开心。

    于是都决定好好配合。

    从浴室里面出来,桑榆已经趴在大迎枕上等着他了。

    她小脸微红,眼神迷离,说不出的妩媚动人。

    加上香薰灯散发出来的催,情香氛,他更是觉得体内燥热难耐,小腹下面一阵紧过一阵,一阵酥麻过一阵。

    他走到床边,迎上她期盼的眼眸,他居然有一丝紧张:“桑榆,我……”

    夏桑榆直接伸手,将他拽进了被窝。

    他是个正常的,血气方刚的男人。

    她一钻进他的怀里,他就坚硬得发疼。

    偏偏这还真的是他第一次与女人做这种事情,整个过程既兴奋又紧张,在她的帮助下,他终于完全占有了她,

    “桑榆,你是我的了!”

    “嗯!我是你的了!”

    她抬起细软的胳膊,与他紧紧纠缠在一起:“瑾西,要我吧!”

    灵与肉的碰撞,注定会带来极致的愉悦。

    满室旖旎,春光潋滟。

    他对她的身体异乎寻常的痴迷,一次之后,又要了一次。

    末了还觉得不尽兴,用微带剥茧的手掌轻轻抚过她身上的每一个地方。

    “桑榆,你真的好美!”

    “唔……,瑾西,我真的不行了……,太累了……”

    这已经是她今天晚上第几次求饶了?

    他不记得了。

    他只知道,沉寂多年的浴望一旦打开闸门,便如脱笼猛兽,连他自己也无法控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