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62章 恭喜你,怀孕了
    洗手间传来的干呕声让他的俊眉紧紧拧了起来。

    他看向旁边一个女佣:“芬姐,你们女人那几天来了的时候,需要注意些什么?吃什么才能让她舒服点儿?”

    芬姐态度恭敬:“回容先生,生理期那几天应该注意保暖千万不能受寒,然后要多喝热水,如果腹痛不适的话,可以喝点儿红糖水!”

    “红糖水?那你快去帮夫人准备一杯吧!”

    “好!”

    夏桑榆在洗手间干呕了好一阵。

    刚刚吃下去的那点儿不多的食物,全部都被肠胃排挤了出来。

    吐完后双腿有些发软,额头上也是冒出了虚汗。

    容瑾西看着她发青发白的小脸,眼底掠过不易察觉的心疼。

    他将手中的红糖水递给她:“喝点水吧!”

    “谢谢!”

    她接过红糖水,刚刚喝下去一口,肠胃再次剧烈的痉挛抗议。

    这一次,连苦水都吐出来了。

    容瑾西面色凝重,轻轻拍她后背:“夏桑榆,你这是怎么了?”

    夏桑榆摆摆手,有些虚弱的说道:“没事儿……,我可能是昨晚在灵堂受寒了……”

    “那我送你去医院!”

    “不用!先去法庭吧,快开庭了!”

    她始终还是记挂着陆泽。

    她很怕!

    陆泽如果被放出来了,她肯定会被他搞死的!

    她撑着容瑾西的手站起来,攒笑说道:“我没事!走吧,带我去法庭!”

    “那你得答应我,庭审完了咱们就去医院!”

    “好!我答应你!”

    两人出门,小宋开车,直接将他们带到了最高审,判庭的门口。

    他们进去的时候,庭审已经进行了差不多半个小时。

    乔玉笙坐在轮椅上,正痛哭流涕的忏悔自己因爱生恨,不该陷害陆泽先生,陆泽先生真的是大好人呀,你们千万不要冤枉他!

    至于那份儿激,情视频,她说是她想尽办法勾,引了陆泽先生,陆泽先生才会与她做出那样的事情!

    陆泽先生只不过犯了一个正常男人都会犯的错误,不能因此就被定罪。

    总之,陆泽先生什么错都没有,什么罪都没有!

    他是清白的!

    乔玉笙是这个案子的重要证人,她这一翻供,夏氏集团的律师团顿时就招架不住,露出了败诉的迹象。

    乔玉笙一抬眼,看见了坐在旁听席的夏桑榆。

    她扬眉挑唇,对夏桑榆露出了一个挑衅的冷笑。

    而陆泽站在被告席上,也用阴冷至极的目光看着夏桑榆,对上她的目光后,他的手还在桌下对她竖起了中指。

    恶意的挑衅,让夏桑榆小脸煞白。

    她很自然就想起了电梯里面被他剥光了衣物肆意凌虐的画面,余悸未消,忍不住打了一个大大的寒颤。

    她紧紧抓住容瑾西的手,哀求说道:“瑾西,瑾西你帮帮我,我不能让陆泽出来,绝对不能让他出来,他出来我就死定了!”

    容瑾西在她冰冷的小手上面轻轻拍了拍:“相信我!”

    他面容清冷,眉尖略略蹙起一些锐意,摸出手机,给阿宇打了电话:“让他们送进来!”

    十分钟的休庭时间后,主审方得到了新的证据。

    这一次的证据不是证明陆泽有杀人伤人的证据,而是控告他在任职夏氏集团总经理期间,利用职务之便为非法团伙洗黑钱的铁证。

    不仅如此,陆泽在职期间,非法侵地,逼死一对老夫妻的罪证也被摆在了法官的面前。

    陆泽看到提上来的这些证据,顿时面如死灰,眼中露出了绝望的神色。

    夏桑榆心里松了一口气:“瑾西,你怎么会知道陆泽做了这些事情?”

    “只要我想知道,就没有什么是能够瞒得过我的!”

    他的语气,一如既往的自信强势:“这下放心了吧?等他出来,他都快成老头儿了!”

    夏桑榆往他的肩膀上靠去,感激的说道:“瑾西,谢谢你!”

    她的脑袋轻轻搁在他肩膀上的时候,他眼瞳中沉寂着的皓皓霜雪彷如春风熏暖,寒冰乍破,连带着身上的气息也瞬时柔和下来。

    庭审的后半段,夏桑榆都没怎么用心再听。

    反正有瑾西在,陆泽是不可能出来,更不可能会伤害得到她。

    她放松下来,更觉得脑袋昏沉,身体酸软得厉害。

    靠在容瑾西的身边,就这么睡着了。

    庭审结束后,夏挚老先生往这边走了过来:“桑榆……”

    容瑾西冲他温和一笑:“桑榆睡着了!”

    “哦哦!”夏挚老先生看着他们紧紧攥在一起的大手和小手,甚觉欣慰的含笑说道:“容先生,谢谢你为桑榆做的这一切!以后但凡是用得上我夏氏集团的地方,请尽管开口!”

    “好!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我是绝对不会客气的!”

    容瑾西声音不高,害怕惊醒了熟睡中的夏桑榆。

    夏挚老先生简单的寒暄了两句,带着杨力杨量走了。

    容瑾西等到庭审现场的人走得差不多了,这才将夏桑榆抱起,对身后的小宋说:“开车,送她去医院!”

    半个小时,市中心医院。

    夏桑榆在容瑾西的怀里醒过来,第一句话就是:“陆泽被放出来了?”

    他回答说:“没有!他被判刑了!”

    “几年?”

    “十六年!”

    “哦,十六年……”

    按照她心中的仇恨值,十六年实在是便宜了陆泽。

    不过这也没关系。

    就算十六年后陆泽一无所有的从监狱里面出来,她动动手指头还是足以让他无法安身立命!

    生不如死,这就是她的报复!

    容瑾西见她清醒了些,便带着她做了一系列的检查,结果很快就出来了。

    “恭喜你啊夏小姐,你怀孕了!”

    你怀孕了!

    怀孕了!

    夏桑榆脸色骤变,身子一软坐在了身后的椅子上。

    容瑾西听到‘怀孕’二字,俊脸也是一下子阴鸷到了极致。

    结婚这么久,他从来没真正和她发生过实质性的关系。

    每一次他有那方面的冲动,她都是推三阻四找各种理由搪塞,可暗地里,她却怀上了别人的孩子!

    他将她一把拎起:“花瓶男的?”

    “不,不是!”她浑身颤抖,整个人脆弱得不行:“瑾西,你听我解释……”

    他冷得可怕:“夏桑榆,我想掐死你!”

    “我,我……,对不起!”

    桑榆想起来了,夏桑桑自杀前一晚曾经被人拖进车里强爆过。

    那么,肚子里面的这个孩子,应该就是那天晚上强爆者留在夏桑桑身体里面的孽种了。

    夏桑桑死了,子宫里面的孩子却活了下来。

    这一切,都必须要由她夏桑榆来承受!

    面对容瑾西的怒声质问,她虚弱的说道:“瑾西,我发誓,和你结婚后,我从来没碰过别的男人……,你放心,肚子里面的孽种,我会尽快打掉!”

    “夏桑榆,你还是不是人?你的心是石头做的吗?你居然想要杀死你自己的孩子?”

    “这不是孩子!这还只是一颗受精卵!他本就不应该存在!”

    “你……”他将她重重一推:“滚!我不想再看见你!”

    吼完这句,他带着浑身怒气,大步走了。

    小宋快步跟上来:“容先生,将夫人一个人留在医院,这样恐怕不大好吧?”

    容瑾西冲他挥拳:“闭嘴!你再多说一个字,就别怪我不客气!”

    小宋闭嘴几秒,忍不住又说道:“容先生,夫人好像晕倒了!”

    容瑾西的脚步顿时停了下来。

    他转身看向夏桑榆的方向,果然看见她倒在地上,身边几个人正围着她,一个护士模样的人正在检查她的眼瞳。

    他的心一下子提了起来!

    她死了吗?

    不,她不能死!

    他几个箭步上前:“夏桑榆!不准死!没有我的同意,你不许死!”

    紧张到了极点,他的声音都在不受控制的打颤。

    护士将夏桑榆简单的检查了一下,对容瑾西说道:“先生,你的妻子状况很不好,可能需要住院观察几天!”

    他忙问:“她会死吗?”

    “目前来看,她只是身体虚弱再加上精神焦虑所致的昏迷,积极配合治疗的话,是不会有生命危险的!”

    “那就好,那就好!”

    容瑾西放松下来,才发现他因为太过紧张,掌心已经沁出了一层薄汗。

    刚才,他真的好怕她就这样死了!

    这个世界上,他连一个亲人都没有了!

    如果她再离开的话,那他的人生便彻底灰暗了。

    所以,夏桑榆,我不准你死,也不准你离开我!

    夏桑榆在病床上醒过来的时候,已是下午。

    芬姐见她醒过来,立即殷勤的问道:“夫人,你渴不渴?要不要喝水?”

    她揺了摇头:“容先生呢?”

    “容先生回去了!明天是容老爷子下葬的日子,他有很多事情需要亲自打点!”

    “明天就是爷爷下葬的日子?”

    “是的!陵园是老爷子生前就选好了的……”

    “芬姐,我想回家,我想送送爷爷!”

    “不行啊夫人!容先生说了,你身体很虚弱,这几天一定要卧床休息……”

    “可是爷爷疼了我一场,我一定要去送他!”

    桑榆想了想:“芬姐,这样吧,我今天晚上乖乖听话卧床休息,明天一早你就让我去送送爷爷吧!求你了!”

    芬姐为难的说道:“我先打个电话问问容先生的意思吧!”

    芬姐去外面打电话,夏桑榆悄悄起身,拔掉手背上的针管,直接来到了医生办公室。

    “医生,请帮我打掉这个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