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60章 电梯里面的凌虐只是一个开始
    俱乐部的门口,吴经理带着六个样貌俊美的男郎已经在恭候着她了。

    “夏小姐,欢迎光临,金总刚才打过电话,让我们一定要好好关照你,不管你有什么需求,我们都会满足你!”

    “你们金总真客气!我只不过是找个地方睡觉,不用这么麻烦的!”

    夏桑榆将脸上的围巾裹严了一些,跟着经理进了大厅。

    大厅里面正在进行暖场游戏。

    珠光宝气的女人们几乎个个都是浓妆艳抹,浓墨重彩多多少少是为了掩盖她们的真实面容。

    甚至有的女人为了隐藏身份,特意戴上了镶嵌着珠翠的精致面具。

    她们要么手持红酒杯,要么手持女士香烟,兴致盎然的看着场中几个男郎的撩人舞蹈。

    那些男郎的长相个个精致俊美。

    他们都穿着特制的下装,那地方刻意被做出了夸张的效果,随着他们的动作,撩拨得一众富太发出兴奋的声浪。

    没过多久,一位身材丰满又戴着面具的女人站起身,指着场中一个男郎大声道:“11号,今天晚上归我了!”

    全场一片亢奋的欢呼。

    11号从几个男郎中走出,很年轻,看上去也就二十出头的模样。

    他那张略显稚嫩的俊俏面庞带着笑,一双眼睛却透着似有若无的无奈与落寞:“多谢太太赏识!”

    戴面具的女人冲他招手:“过来!陪姐姐喝两杯!”

    “是!”11号从台上跳下,径直就要往那位面具女人身边走去。

    夏桑榆漠然的收回视线,心道,他还真是自作孽不可活。

    已经让他别在这里挣女人钱了,他还要继续,那她也只能假装看不见了。

    正要绕过这群亢奋的男男女女,身边的吴经理突然说:“夏小姐,请稍等一下!”

    她回过头,却见吴经理大步过去,对刚才那位戴着面具的女人点头哈腰的赔笑说道:“对不起啊熊太太,11号已经被那边那位小姐先订下了!”

    “什么?明明是我先看中的!”

    熊太太的声音一下子尖利起来:“你们这里还有没有规矩了?明明是我先看中的,她凭什么和我抢?”

    说话的时候,熊太太的目光箭一般射向夏桑榆:“她是什么人?敢跟我抢男人?”

    夏桑榆无语,她抢男人?

    她夏桑榆用得着抢男人?

    她没心情与这低趣味的熊太太纠缠,冷睨熊太一眼,转身就往走廊那端的电梯间走去。

    至于身后发生了什么,她根本不感兴趣。

    回到609,她解下头上的围巾就去了浴室。

    花洒打开,沐浴液挤在掌心直接就往脸上揉。

    泡沫很多,可是泡沫过后,那些字迹反而更加清晰。

    左脸:我是容瑾西的女人。

    右脸:我是容瑾西的专属品。

    无论她用再多的沐浴液,这些可耻的字体它就是不消失。

    她又急又气,干脆用手在脸上一下一下的抓,挠,扣,擦。

    然而依旧是无济于事。

    这十三个字,简直就像是烙在了她的脸上,就算她撕下一层皮,这些字也不见得会消失。

    半个小时后,她急得快要哭出来了。

    穿上浴袍,她给容瑾西打电话。

    电话还死活打不通。

    她气得浑身发抖,发语音过去大声怒骂:“容瑾西你混蛋!你这么搞我,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骂了几句,心里一酸,猝不及防就哭了起来:“容瑾西……,呜呜,你干嘛要这样对我,你是想要逼死我吗?”

    正哭得起劲,突然有人敲门。

    她放下手机,抽纸巾胡乱擦了擦脸上的眼泪,走到门边问:“谁啊?”

    恭恭敬敬的声音:“夏小姐你好,我是吴经理!”

    “有事儿?”

    “嗯!夏小姐你开开门好吗?”

    夏桑榆重新将围巾围上,开门道:“吴经理,你有事儿找我?”

    “我把小文儿给你送过来!金总说你很喜欢他,以后就让他专职侍候你,不再接待别的客人了!”

    “小文儿?”

    桑榆这才发现,吴经理的身后还站着一个非常年轻的男人。

    正是刚才在大厅里面的11号,也就是昨天晚上想要侍候她的那个男郎,厉哲文。

    厉哲文乍一看见她,眼神中也瞬时浮上惊喜之色:“学姐,真的是你?”

    刚才在大厅音乐震天,灯光也十分斑斓摇曳,他只觉得那个将他中途截下的围巾女人背影有些眼熟,却想不起她到底是谁。

    而现在,他一看到她那双黑葡萄一样的清润眼眸,一下子就认出她正是昨天晚上什么都没让他做,还给了他一笔钱的好心学姐。

    只是,她为什么要将脸捂起来呢?

    厉哲文心念电转之时,夏桑榆已经拧起了秀眉,语气冷漠又不耐:“吴经理,将他带走,我不需要!”

    “不行呀夏小姐,金总交代的事情,我必须得办好!”

    吴经理将身后的厉哲文推到她的面前,赔笑说道:“夏小姐,你先好好休息,我还得去下面处理熊太太的事情!”

    转而他又叮嘱厉哲文:“小文儿啊,好好照顾夏小姐,知道吗?”

    厉哲文自然是懂事的连声答应。

    夏桑榆却被他们搞得焦头烂额:“吴经理,我刚才的话你还没听明白吗?我不需要……”

    “抱歉抱歉!夏小姐你好好休息,我还有事,先忙去了!”

    吴经理道歉几声,直接就走了。

    却把厉哲文留了下来。

    夏桑榆哪有心情享用金宝宝的这份儿美意啊?

    她叹了口气:“你走吧!我想一个人呆会儿!”

    厉哲文看着她洗挠得皮都快破了的小脸,突然说:“学姐,我可以帮你把脸上的字去掉!”

    “你有办法?”

    问完之后,她才发现不知不觉,脸上的围巾已经松散下来,露出了脸上的字。

    算了,他都已经看见,也没什么好遮掩的了!

    “进来吧!”

    她从包里面将所有的现金都抽出来,想了想,又将脖子上那条价值不菲的项链和耳朵上面的钻石耳坠全部取下来。

    她将这些东西递给厉哲文:“你叫小文是吧?我知道你一定是遇上了难处,希望这些东西能帮得到你!”

    厉哲文看着她递过来的东西有些发愣:“学姐……”

    “拿着吧!”

    她将手上的钱物全部拍在他的掌心,神色真挚又无奈:“至于我脸上的字,我知道是没有办法去掉的,所以我也不会怪你,拿着这些钱走吧,别再干这行了!”

    钱很烫手,厉哲文迟疑一下,还是紧紧握在了掌心。

    “学姐,这些钱我先收下,以后我一定会还给你的!”

    他像是宣誓,眼神异常明亮,异常坚定。

    她挥挥手:“走吧!别让我在俱乐部再看见你!”

    “嗯!学姐放心!下次你见我,一定会是在B大校园内!”

    厉哲文看着她清丽动人的侧颜,迟疑片刻,又道:“学姐,你等我半个小时,我真的有办法去掉你脸上的字!”

    她摇头,苦涩的说:“没用!我什么办法都试过了!”

    “柠檬汁你试过没有?”

    “柠檬汁?”

    “对!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学姐你脸上的字是加了碱水写上去的,一般的清洗液也多含有碱性,所以你越是清洗,这字迹反而越是清晰……,用酸性的柠檬汁或许可以将你脸上的字去掉!”

    对啊,酸碱中和,字迹自然就不见了。

    她怎么没想到啊!

    她期待的看着厉哲文:“小文,帮帮我!”

    “嗯!学姐你等我,我去外面买柠檬!”

    厉哲文很快就出门买柠檬去了。

    夏桑榆心里有了希望,觉得心情没有刚才那么灰暗绝望了。

    为了打发等待的这段难熬时间,她打开了电视。

    好巧不巧,电视里面正在播报关于陆泽杀人待审案的进展。

    案子有了转机!

    乔玉笙主动联系警方,说是因爱生恨,故意陷害了陆泽。

    镜头里面,乔玉笙哭得期期艾艾如梨花带雨:“对不起,都是我的错!陆泽先生从来没杀过人,我恨他抛弃了我,所以才故意将夏桑榆的死推到了他的身上,他也没有推我下楼,是我自己不小心踩滑了才摔下去的……”

    记者问:“乔小姐,那夏桑榆小姐的死……”

    “夏桑榆是难产身亡,跟陆泽先生没有一丝一毫的关系,还请法院公正审理,还给陆泽先生一个公道……”

    “乔小姐,请问你知道作假证是要被判刑的吗?”

    “我知道!我愿意为我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只求大家别再冤枉陆泽先生了,他是无罪的……”

    电视里面的声音,夏桑榆渐渐听不清了。

    她手脚冰凉,喃喃说道:“陆泽关不住了!”

    他要出来了!

    他不会放过她的!

    电梯里面的凌虐还只是一个开始,他会用更加残忍,更加变态的手段来对付她!

    她惊惶不安,不知所措。

    无形之中,仿佛有一大片厄运的阴影正往她的头顶上飘过来。

    “不……,不能让他放出来……”

    有人敲门。

    咚咚咚的暴力猛捶,将她的思绪拉了回来。

    是厉哲文买柠檬回来了?

    她整个人都有些发飘,深一脚浅一脚的去开门。

    房门打开,出现在视线当中的却不是厉哲文,而是浑身戾气的容瑾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