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58章 分裂的前兆
    容瑾西气急败坏,转身进书房拿起手机:“阿宇,给我定位夏桑榆的手机,我要知道她去了哪里,见了谁,做了些什么事儿!”

    女人,居然敢骗他!

    他一定要把她抓回来,好好的收拾她一番!

    夏桑榆知道谎言被揭穿,便想也不想的溜了。

    刚刚走出容氏公馆,就看见不远处停着一辆红色保时捷卡宴,车头斜靠着一位玉树临风的男人:“嗨桑桑,今天心情好些了吗?”

    桑榆愣了一下:“欧先生?你怎么在这里?”

    “我不放心你,过来看看!”

    欧亚纶从车上拿下一大束玫瑰:“送给你!”

    “戴安娜玫瑰?空运过来的?”

    “嗯!喜欢吗?”

    “喜欢是喜欢,可我现在是有丈夫的人,收你玫瑰不合适吧?”

    “桑桑,你和容瑾西之间是无性无爱的契约婚姻,这我都知道!”

    他眼中涌上歉疚,自责的说道:“都怪我!如果我早一点和你联系,你姐姐也不会将你出卖给容瑾西了!”

    说着,他又将怀里的玫瑰往她面前递了递:“桑桑,收下我的道歉吧!”

    夏桑榆心里其实是拒绝的。

    可是手却不由自主的伸了出去,脸上也不受控制的露出了甜蜜满足的微笑:“谢谢亚纶哥哥!”

    一声亚纶哥哥,让欧亚纶的眼色变得更加温柔:“上车吧,想去哪儿?我带你去散散心。”

    “嗯!只要跟着亚纶哥哥,不管去哪儿都好。”

    她乖巧温顺,像只可人的小猫咪。

    欧亚纶唇角挑起不易察觉的微笑,这女人,比想象中更好拿捏啊!

    上车后,夏桑榆看着怀里娇艳的戴安娜玫瑰皱起了眉头。

    刚才是怎么回事儿?

    她怎么不经大脑,就收下人家的玫瑰了?

    脑子抽了还是神经短路了?

    这如果让容瑾西知道,那还不知道得掀起什么风浪呢!

    想起他暴怒的样子,她秀眉紧拧,心里直呼吃不消。

    欧亚纶一面开车一面看她脸色:“你有心事?”

    她苦笑着揉了揉眉心:“最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总感觉麻烦不断!”

    “我带你去剧组玩吧?”

    “剧组有什么好玩的?”

    “我带你去看你姐姐拍戏?”

    “不了!我突然想起还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办,你把我放前面吧!”

    又要他半路把她放下?

    这么冷淡的态度,与刚才收玫瑰时候的乖巧听话简直是判若两人。

    欧亚纶的眼神慢慢黯淡下来:“桑桑,你是不是在怪我那么长时间一直没有回应你?”

    “我怎么可能怪你?你是被供奉在神坛上的男神,我这么普通,根本就不敢奢望从你身上得到回应!”

    “可是你在邮件里不是这样说的!”

    “邮件?”

    提起邮件她就有些头疼。

    因为她重生之后,心里是十分抗拒夏桑桑暗恋欧亚纶这件事情的,所以那些邮件她只略略的瞟了几眼,大多都是‘亚纶哥哥我爱你’之类的爱慕之词,所以她根本没心情细看。

    她从没想过欧亚纶会回应这份儿暗恋,现在还提到了这些邮件。

    她看向身旁这位温雅如玉的男人:“我邮件里说什么了?”

    “你邮件里说,你这一辈子,无论生死,都只钟情我一人!你还说,如果你死了,变成鬼魂也会留在我的身边。”

    鬼魂?这……

    夏桑榆突然想起刚刚重生过来那一夜,噩梦连连,怎么都不能入睡。

    后来,她面对镜子里面的自己,郑重的给出了两个承诺,这才安睡到了天亮。

    那些玄而又玄的东西,她从前是不信的。

    重生之后,她理智上还是不愿意相信那些玄诡的东西,可心底里却多了敬畏。

    她有些走神。

    欧亚纶握住她放在膝盖上的小手,深情款款的说道:“桑桑,你等了我三年,那我也愿意等你这一年,等到你和容瑾西之间的关系结束,我们就在一起!”

    我们就在一起!

    这句话直击夏桑榆的心房。

    她心房轻颤,脸颊不自禁的飘上红晕:“亚纶哥哥,真的吗?你真的愿意等我一年?”

    她又叫他亚纶哥哥了!

    甜甜糯糯的声音,真好听。

    他唇角染笑,将她的小手紧了紧:“嗯!我愿意等你!”

    正说着,旁边一辆低调内敛但实际上又张扬至极的黑色迈巴赫追了上来:“夏桑榆,你给我滚下来!”

    夏桑榆心里一惊,急忙将手猛然抽回:“容瑾西?”

    欧亚纶唇角的笑意消弭殆尽:“如果你不愿意的话,他不敢强迫你!”

    “不不,欧先生你靠边停下吧,我得给他解释清楚!”

    刚才还那么乖顺亲昵,现在却冷淡疏离,又改口叫他欧先生了。

    欧亚纶眼中闪过一抹挫败:“好吧!”

    保时捷卡宴刚刚靠边停下,容瑾西就拉开车门,将夏桑榆一把拽了下去:“谁让你跑的?撒了谎你还敢跑?你以为你能跑到哪里去?”

    一连串的责问,劈头盖脸砸来。

    夏桑榆微微低着头:“你别凶我……,欧先生还看着呢……”

    “看着怎么了?我教训自己的女人难道有什么不对吗?”

    容瑾西吼完,动作粗暴的将她一把塞进车里:“看我怎么收拾你!”

    关上车门,小宋一踩油门,黑色迈巴赫径直冲了出去。

    欧亚纶有些担忧。

    刚才桑桑被那个暴君塞进车里的时候,眼里已经是泪光盈盈,那样子实在让人放心不下。

    早就听闻容瑾西不仅女色且脾气暴躁,她被抓回去,该不会被家暴吧?

    想了想,他上了保时捷卡宴,一踩油门追了上去。

    迈巴赫内,夏桑榆低着头费力的解释:“瑾西你别生气,昨天晚上的事情我记错了,我没有在唐梦瑶那里过夜……,我,我是在医院里面,陪了乔玉笙一晚上……”

    解释了好一会儿,他都没有动静。

    她一抬眼,就正对上他深邃的暗眸。

    极冷的眼神,偏偏又带了十足的火气,似怒似欲,给人一种十足的危机感。

    她的心房猛然一窒,下意识就想要后退。

    他却猛然伸手搂过她的腰肢,将她直接压在了车座上。

    他神色冷哼,抬手便捏住了她小巧精致的下巴:“女人,撒谎是要付出代价的!”

    他很用力,疼得她直接就叫了起来:“啊!不要!”

    这一声,正好被后面追上来的欧亚纶听见。

    他心里一紧,真的是家暴!

    为了心底里那个不可告人的企图,他必须得抓紧机会好好表现一番。

    油门一踩,他更紧的贴了上去。

    小宋往车外看了一眼:“容先生,那位欧亚纶先生一直跟着咱们!”

    “他还敢跟着?”

    容瑾西墨瞳一缩,心里升起一个有趣的想法。

    他将夏桑榆压在身下,邪笑道:“夏桑榆,车震要不要玩?”

    “震你个大头鬼啊!快点放开我!”

    “休想!”

    容瑾西一面胡作非为,一面抽空对小宋说:“开慢点,让他跟上来!”

    “是!”小宋答应着,车速果然慢了些。

    夏桑榆隐隐有些不好的预感:“容瑾西,你要干嘛呀?”

    “自然是惩罚你!”

    容瑾西长臂一用力,直接就将她抱了起来:“腿分开!”

    居然让她跨坐在了他的腿心处。

    隔着布料,她还是一下子就感觉到了他的嚣张和挺立。

    她羞得面颊通红,下意识就要躲闪:“别……”

    他一低头吻上她的锁骨。

    不,不是吻,是直接咬上她的锁骨。

    狂野又霸道,全无一点儿温柔气息。

    桑榆吃疼,低呼起来:“啊——!容瑾西你混蛋,你放开我……”

    她想要躲避,他的双臂却近乎蛮横,恨不得将她揉碎在怀里。

    她越是闪躲,他就越是要将她禁锢。

    火热的唇从锁骨移到她的唇上,肆意探入,疯狂掠夺。

    她教给他的舌吻,他运用自如。

    “唔……”夏桑榆呼吸紊乱,嘤咛着哀求道:“别,别这样……”

    他邪魅挑唇:“就这样!”

    她越是挣扎,他的反应就越是强烈。

    明明只想做做样子刺激一下保时捷卡宴上的化瓶男,可是这样过一番厮磨之下,他已经血脉喷张快要失控了。

    他搂着她的腰,将她直接往自己那里压了下去。

    虽然隔着衣物,那伟岸还是让她的脸颊再度爆红:“不行!”

    他用力将她抱紧,暗声威胁道:“再乱动,信不信我在这里就干掉你!”

    夏桑榆吓得一下子不敢乱动了。

    静静伏在他怀里,感受着他的不断膨胀。

    她心里明明是抗拒的,可这时候,居然有了那么一丝期待……

    正是面红耳赤意乱情迷的时候,容瑾西沉冷的声音道:“靠边停下!”

    迈巴赫刚刚一停下,欧亚纶就冲了上来:“桑桑,桑桑你没事儿吧?”

    车门打开,他脸上的表情僵住了。

    这哪里是什么家暴?

    这明明就是车震啊!

    她衣衫凌乱,双颊酡红眼神迷离,正用一种极为大胆的姿势跨坐在容瑾西的身上。

    锁骨上的吻痕,湿润红肿的嘴唇,明显是欢爱留下的痕迹。

    而那位矜贵冷傲的容先生则衣冠整齐,连发型都不曾有丝毫凌乱。

    容瑾西一双冷厉深邃的眸子宛如暗夜怒狮,正一瞬不瞬的的盯着他。

    欧亚纶意识到是自己误会了。

    没有家暴!

    很可惜,她没有被家暴!

    那个想要表现的机会,没有了!

    他心念微动,突然从容瑾西的眼神中看到了几许暗讽,紧接着,容瑾西冷冽的声音道:“欧先生,追这么紧,你也想要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