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57章 要让她三天三夜下不了床
    警官先生出示了证件:“我们接到报警电话,说你杀死了容老先生……”

    “不是我!”

    她脸色发白,本能的想要辩解。

    不是我!不是我!

    这句话她已经说了无数次,可是谁信?

    人证物证俱在,她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她心底惊悸,根本听不清警官先生在说什么。

    不过,她从警官先生的身后,看到了温驰那张俊秀却冷峭的脸。

    是温驰打了报警电话?

    温驰的视线与她对上,极为挑衅的扬了扬眉,抬手指证道:“警官先生,她就是夏桑榆,是她杀死了爷爷!昨天我们好几个人亲眼看见她将刀插……”

    “温驰!”饭厅里面传来容瑾西愠怒的低喝,打断了温驰的指控。

    容瑾西走了过来,眼神极为凌厉:“温驰!报假警是会被抓的!”

    温驰故作无辜:“报假警?我没有啊……”

    “你还说没有?爷爷明明是突然心脏病去世的,你怎么要说爷爷是被桑榆杀死的?”

    容瑾西俊朗的脸上神色十分冷肃,转而又对警官先生说:“抱歉呀警官先生,这些都是我容家家事,我弟不懂事,给你们添麻烦了!”

    他矜贵凌厉,说出来的话,更是带着不容人质疑的强势。

    警官先生轻咳一声:“既然容先生都说是误会,那……”

    “不是误会不是误会!就是这个女人杀死了爷爷!”

    温驰情急之下,直着嗓子嚷了起来:“警官先生,你们相信我,这个女人真的是凶手,你们把她带走!把她关起来!……”

    警官先生看向温驰:“你指证她是凶手,有证据吗?”

    “有有!证据都在瑾西哥哥手里!”

    温驰走到容瑾西身边,抓着他的胳膊哀求道:“瑾西哥哥,那个随身听呢?你快点把随身听交给警官先生,那就是指控夏桑榆最好的物证啊!”

    容瑾西一脸淡漠,声音似淬过寒冰:“什么随身听?温驰你在说什么我怎么都听不懂?”

    温驰脸色刷的白了下去:“瑾西哥哥,我,我昨天明明把随身听给你了啊。”

    容瑾西不再看他,而是与警官先生握手:“实在抱歉,我这弟弟受了点刺激,脑子不大清楚,让你们白跑一趟了!”

    “容先生不必客气!这都是我们应该做的!”

    警官先生很快就走了。

    温驰看到瑾西哥哥牵着夏桑榆的手进房间,眼泪一下子就夺眶而出。

    “瑾西哥哥,瑾西哥哥你好狠心!就为了这么一个女人,你连爷爷的生死都不顾了吗?”

    提到爷爷,容瑾西的眸子倏然凝上寒冰。

    他松开夏桑榆,转身往温驰走来,沉冷威慑:“温驰,你够了!”

    他身上散发着森然寒气。

    极冷,且极危险。

    温驰不自禁的瑟缩了一下:“瑾西哥哥。”

    容瑾西开口,语气带着深深的失望:“温驰,你是个天分极高的电脑高手,可我也不是白痴!那天你去北跨院,是不是就已经与阮美玉密谋好了昨日的一切?你合成了桑榆与爷爷的对话,然后在桑榆赶去东跨院之前,杀死了爷爷……”

    “不——!瑾西哥哥,你听我解释……”

    “好!看在这么多年感情的份儿上,我给你解释的机会!”

    容瑾西冷沉的声音,透着再明显不过的疏离:“你来解释一下那随身听里面的合成痕迹是怎么回事儿?你再来解释一下你和阮美玉是怎样栽赃给桑榆的?你还可以解释一下……”

    “瑾西哥哥……”温驰的脸上,冷汗涔涔:“瑾西哥哥,我,我……”

    “你怎么?”

    “我对不起你……”

    “承认了?爷爷是你杀死的?”

    “……”不能承认!

    若承认了,瑾西哥哥就再也不会原谅他了!

    “说!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容瑾西双拳紧握,怒目逼视着他:“爷爷哪点儿对不起你,你为什么要对他下手?”

    “他哪点儿对得起我?他一直都在拆散我们!如果不是他,你会娶这个讨厌的女人吗?如果不是他,我会在容家连立足之地都没有吗?”

    温驰装不下去,终于还是彻底爆发了:“我就是要杀死他,我就是要栽赃给夏桑榆!他们两个死了,就没人能够阻碍我们在一起了!”

    容瑾西气得面色铁青:“真的是你!你怎么可以杀了他?他是我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

    语罢,一记重拳便挥了出去。

    温驰被打得摔出去好远,趴在地上好长时间没能爬起来。

    桑榆在旁边看得心惊肉跳。

    她没想到容瑾西会动手打温驰!

    她更没想到温驰因爱生恨,居然会杀了爷爷!

    爷爷那么和蔼那么慈善,却就这样说没就没了……

    她心里难受得快要窒息,可是看到盛怒下的容瑾西异常痛苦的样子,她还是强撑着上前安慰道:“瑾西……,你消消气……”

    怯怯弱弱的声音,像是一道清泉从他怒火熊熊的心田流过。

    他眼神中的怒意消退了些。

    他看向地上趴着的人,冷然道:“温驰,你走吧!我不想再看见你!”

    “瑾西哥哥,瑾西哥哥你不能赶我走!我是为了你才来到晋城,你也答应过我要照顾我一辈子的……”

    温驰扑过来抱住他的脚,绝望的哭喊道:“瑾西哥哥,你不能这样对我,你不能……”

    他满脸泪痕,嘴角更是被他刚才那一记重拳揍出了血丝。

    楚楚可怜的样子,在容瑾西的心里却再也激不起一丝涟漪。

    他的脸色很冷,对不远处探头探脑偷偷张望的两人吼道:“徐管家,陈叔,快点过来把他给我赶出去!从今往后,不准他再踏入容氏公馆一步!”

    “是!是!”徐管家和老陈连忙上前,架着温驰就往楼下走。

    温驰胡乱挣扎,胡乱哭喊:“瑾西哥哥,求求你,别赶我走……,呜呜,离开你我不知道应该去哪里……”

    呼喊了一阵,又转而咒骂夏桑榆:“贱女人,我恨你!你不得好死……”

    老陈有些听不下去,劝道:“温驰,你就别再闹了,给自己留点儿颜面吧!”

    徐管家也说:“是啊!你杀了老爷子,却误导我们都误会了夫人,你犯下这样的大错,容先生没有将你交给警方已经是仁至义尽了!”

    一路说,一路就直接将温驰送了出去。

    直到这时候,夏桑榆都觉得自己像是做了一个不可思议的梦。

    杀人的罪名来得突然,去得也突然。

    她还在愣怔失神的时候,容瑾西已经转身进了房间。

    他神色黯然,眼底有着化不开的忧伤。

    桑榆也跟着他进了房间:“瑾西……”

    “去把碗洗了!”

    砰一声,他把自己关进了书房。

    夏桑榆愣了片刻,乖乖的去厨房洗碗去了。

    其实,关于爷爷的去世,她心里还有很多疑问。

    比如说,他是怎么发现那随身听里面她与爷爷的对话是合成的?

    他是怎么会怀疑上温驰的?

    既然这事儿和阮美玉有关,那他下一步准备怎么对付阮美玉?

    这些问题她都想找容瑾西一一要个答案,不过,瑾西打了温驰后,情绪明显很低落,所以,现在不是问这些的时候。

    把厨房里面收拾了一下,她泡了一杯他最爱的伯爵茶。

    来到书房门口正要敲门,突然听见容瑾西正在打电话。

    “李经理,替我好好看着温驰!他这段时间心情不好,找两个同事陪着他,如果他做傻事出了什么意外,你也就别想在EB科技干了……,行,等他心情好些,看看身周有没有合适的女同事帮着他们认识一下,你帮着把温驰的终生大事解决了,我给你年薪翻倍……”

    他不是那么绝情的人!

    不管怎么说,温驰救过他的性命,陪他走过了人生最黑暗的那段时光,他不能再与他亲近,可也不希望他像上次那样自残割腕!

    夏桑榆唇角微微勾了起来,容瑾西虽然偶尔暴戾,可骨子里还是一个重情重义的人。

    这一点,让她甚觉欣慰。

    正要叩门,他又在打第二个电话了。

    “阿宇,查一下B大有没有唐梦瑶这么个人……,有?那好,你再查一下唐梦瑶昨天晚上在干什么?有没有收留一个无家可归的女人?”

    容瑾西并未挂断电话,因为阿宇办事效率很高,不会让他等太久。

    果然,几分钟后,阿宇回话了:“容先生,唐梦瑶昨晚在香港,和她的男朋友邱岩在一起……”

    容瑾西的脸一下子黑到了极点。

    他眼中腾起怒火,挂掉电话就推门走了出去:“夏桑榆,你给我滚出来!”

    房间里面空荡荡的没有动静。

    人已经不在了。

    旁边小柜上,一杯热气袅袅的伯爵茶正散发着徐徐香气。

    他墨瞳一缩,端起茶狠狠摔在地上:“夏桑榆,你还敢跑!”

    不解气,又将小柜上面的艺术摆件哗啦啦全部扫在地上:“夏桑榆,别让我逮到你!不然的话,我一定让你三天三夜下不了床!”

    吼完之后,他自己也有些愣怔。

    呃,为什么脱口而出的居然是让她下不了床?

    除了让她三天三夜下不了床,他居然再也想不出别的惩罚方式!

    郁闷,都怪夏桑榆,把他给带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