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56章 滚出去,必须还得滚回来
    他二十出头的模样,皮肤白净,略显稚嫩,可是这并不影响他是一个美男子的事实。

    她对小鲜肉不感兴趣。

    准确的说,她此时此刻,对任何男人都不会感兴趣。

    她侧身让到一边:“你走吧,我不需要你!”

    “姐姐!姐姐你不能赶我走!”

    男子跟着她走到屋内,神色固执的说道:“姐姐,你是我到富太俱乐部上班的第一个客人,金总说了,如果你嫌弃我,把我赶出去了的话,我就不能留在俱乐部上班了!”

    “不上班正好!好男儿都不应该来这种地方挣这种钱!”

    夏桑榆去酒架上面取下红酒,倒了两杯,递给他一杯道:“喝完这杯就走!话我不说第二遍,如果你不走的话,我就找金总投诉你,你一样在俱乐部干不成!”

    她心情不好,说完这句话便转身往窗台边走去。

    容瑾西现在也不知道在干什么。

    她被赶出容家这么久,他连电话也不打一个,看样子真的是再也不想看见她了。

    她抿了一口红酒,又想到容老爷子的去世,心情更是颓丧到了极点。

    红酒快要见底的时候,身后传来弱弱的声音:“姐姐,请问你是姓夏吗?”

    她回头,皱眉道:“你怎么还没走?”

    男子上前几步,小心的说道:“姐姐,我看你有些面熟,想问问你是不是B大的学生?”

    夏桑榆心里一惊:“你什么意思?”

    “姐姐不要害怕,我是B大学生,我叫厉哲文,我好像在学校什么地方见过你!”

    “不!你认错人了!”

    夏桑榆面色平静,去包里将所有的现钞全部抽了出来,递给他道:“厉同学是吧?,这些钱你拿着,立刻马上从我的房间出去!”

    厉哲文迟疑了一下,伸手将她手里的钱接了过去:“谢谢学姐!”

    “少给我套近乎,我根本不认识你!”夏桑榆恶狠狠加了一句:“滚!”

    厉哲文对她鞠躬:“谢谢学姐!”

    在她发怒前,他从她的房间退了出去。

    房门一关上,夏桑榆就将手中的酒杯狠狠摔在了地上。

    今天真特么邪门儿!

    到哪里都是是非,到哪里都清净不了!

    躲到俱乐部这种地方,都会遇上夏桑桑的学弟,而且还是买家和卖家的关系,这狗血程度也是没谁了!

    第二天一大早,她换上素净的衣服,在金宝宝的陪同下回到容氏公馆。

    守门的佣人将她拦在了门外:“抱歉啊夏小姐,你不能进去!”

    金宝宝责道:“为什么不能让她进去?不管怎么说,她现在也还是容瑾西的妻子!”

    佣人正为难,温驰从里面走了出来。

    “瑾西哥哥说了,夏桑榆与狗,不得入内!”

    他趾高气昂的看着夏桑榆,冷声说道:“夏桑榆,你杀死了爷爷你还敢来?瑾西哥哥昨天已经把话说得很清楚了,他要你滚,他永远都不想看见你!”

    金宝宝护着桑榆,大声质问道:“温驰,你怎么说话呢?桑榆这么好,她怎么可能杀死爷爷?”

    她还要帮着桑榆说话,阮美玉恰好从院子里面经过,沉着脸厉声喝道:“金宝宝,你给我进来!夏桑榆是杀人凶手,难道你就不知道避讳吗?”

    金宝宝虽然不相信桑榆是凶手,可是她心里向来就有些怵这个厉害的婆婆。

    被婆婆一喝,只得乖乖进去了。

    夏桑榆定定的看向温驰:“温驰,你口口声声说你爱你的瑾西哥哥,可你却做出这种狠毒阴险之事,害得你瑾西哥哥失去最亲的亲人,害得他沉溺在痛苦当中无法自拔,这难道就是你口中的真爱吗?”

    “你说清楚!我做了什么阴险狠毒的事情了?”

    “你杀了爷爷!”

    “你,你血口喷人!”

    温驰神色大变。

    事情做得那么天衣无缝,她怎么会知道?

    桑榆冷笑说:“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温驰,其实你并不是真的爱你的瑾西哥哥!你一直都只是在试图霸占他,控制他!他被你这样‘爱’着,我真替他感到悲哀!”

    温驰的情绪激动起来:“滚!我不要听你说这些!”

    “我不走!我要见容瑾西!”

    “你杀死了爷爷,瑾西哥哥是永远不会见你的!”

    “容瑾西,容瑾西你出来!你把孩子还给我!”

    今天本来是打算看望容瑾西,希望他情绪平稳了,能够心平气和谈谈孩子的事情。

    没想到一到这里就被温驰给拦在了门外。

    她又急又气,开始扯着嗓子大声叫着他的名字。

    温驰对佣人吼道:“你们都是傻子吗?她在这里大吵大闹会影响到瑾西哥哥休息,还不快点把她给我轰出去!”

    “是!”几个佣人答应着,上前就要轰她。

    容瑾西清洌微寒的声音传来:“让她进来!”

    他穿着宽松家居服站在不远处主楼楼上,正眸光沉沉看着她。

    她急忙快步上楼:“瑾西!”

    才一个晚上不见,他就好像清瘦了些,下颌上也冒出了淡青色的胡茬子,整个人憔悴得不行。

    两人站在楼道上,四目相望,心中酸涩,一时都不知道应该说什么。

    温驰蹬蹬蹬上楼,急切的说道:“瑾西哥哥,这个女人居心叵测,她害死了爷爷,她的话你不能信!”

    容瑾西语气微凉:“温驰,我要与她单独说几句话,你先下去吧!”

    “不行!瑾西哥哥,她的话你不能信!”

    “能不能信,我自有判断!你下去吧!”

    “……,好吧!”

    温驰恹恹然一转身,眼中的恨意就涌了出来。

    该死的夏桑榆,我就不信这次弄不死你!

    桑榆跟着容瑾西回到房间。

    “昨天晚上,你在哪里过夜的?花瓶男那里吗?”

    “啊?没有!”她连忙否认。

    真没想到他问的第一句话,居然是这个。

    他审视着她:“那你昨晚在哪里睡的?银行卡并没有你住酒店的消费记录,夏挚老先生和夏云姿也都说没见你回去!那么,你昨晚和谁在一起?”

    她望着他,心里有一丝一样的触动:“瑾西,你还在乎我?”

    他避开她的视线:“你现在还是我的妻子,我不想戴绿帽子!”

    “放心吧,不会有绿帽子!”

    “你还没问答我的问题!”

    “昨天晚上,我在……”

    她脑子里面转了个弯,撒谎道:“我昨晚在同学家住了一晚上!女的!”

    “叫什么名字?”

    “……,容瑾西,你不用这样吧?我们之间的关系现在随时都可以结束……”

    “谁说要结束了?”

    “难道你还不想结束吗?昨天你都已经叫我滚了!”

    “我是让你滚出去,可是我也要你记得滚出去之后还得给我滚回来!”

    他一副理所当然的口气,逼视着她又道:“你还没告诉我,容你留宿的女同学叫什么名字?”

    “干什么?难道你还要去查?”

    她有些心虚了。

    这个容瑾西的脑构造与常人不同呀,这都什么时候了,他居然还在乎她昨晚在哪里过夜,和谁在一起这些龟毛的小事儿。

    见他逼问得紧,她只得从脑海中胡乱搜索了一个夏桑桑大学同学的名字:“唐梦瑶……”

    “唐梦瑶?你确定?”反正他是不信的。

    她只得死扛到底:“嗯!就是唐梦瑶收留我住了一晚上。”

    “夏桑榆你最好别骗我!不然的话,后果严重得连我自己都会觉得很害怕!”

    他认认真真的警告。

    她宣布警告无效:“瑾西,我今天回来,是想把离婚协议拟出来……”

    他目光一凛,抬起一脚将旁边一只装饰花架踹翻在地:“一年未到,我不同意离婚!”

    花架哐当一声摔在地上,发出哐啷啷一片碎裂的声响。

    桑榆吓得往后面缩了一下:“瑾西你冷静一点儿……”

    “冷静不了!”

    他抓住她的手腕,直接将她拖进了厨房:“做饭给我吃!”

    “凭什么?你都把我赶走了!”

    “不做?”

    “不做!”

    “那好,我让你的儿子也跟着饿肚子!”

    “别……”混蛋,居然用儿子来要挟她。

    她除了屈服,还能怎么办?

    打开冰箱,她开始选食材,鸡蛋,火腿肠,番茄……

    他颀长的身形倚在门框上,看着她在灶前忙忙碌碌的身影,凄惶无着落的心慢慢踏实了些。

    “多煮点儿,我要吃双人份儿!”

    “吃完饭,可以让我见儿子吗?”

    “可以!”

    这么爽快,反倒让她意外了:“真的吗?你愿意让我见他了?”

    “嗯!快点煮吧,我饿了!”

    “你早饭没吃吗?”

    “没吃!”

    “昨天晚饭呢?”

    “也没吃!”

    “你不吃饭想当神仙啊?”

    “心情不好,吃不下!”

    “……”爷爷去世了,她的心情也不好。

    等他吃饱了,她一定得好好给他解释一下爷爷的事情。

    不管他信不信,她都要把该说的话说出来。

    十多分钟后,一大碗热气腾腾的鸡蛋面出锅了。

    他捧着面碗:“好香!”

    见他吃得那么起劲,她都怀疑自己做的是什么人间美味了。

    然而那其实只不过就是一碗普普通通的鸡蛋面。

    “瑾西,我想对你说,爷爷的死,我和你一样的难过……”

    见他吃得差不多了,她想要谈点儿正事儿。

    然而这时候房门响了。

    她起身开门,门外的警官先生一身正气:“请问是夏桑榆小姐吗?”

    她后脊发凉,说话声音都在发抖:“是,我是夏桑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