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55章 她要搞事情
    那个男人看着仪表堂堂,被连着甩了两个耳光后,却是连硬话都迸不出一句。

    夏桑榆看得正暗暗皱眉,金宝宝从楼上走了下来:“桑榆,让你见笑了!”

    “金宝宝,容瑾西说得没错,你这地方,和古代的青,楼有得一拼嘛!”

    夏桑榆直言不讳的说着,话锋一转又道:“那个王太,也太嚣张跋扈了吧?”

    “王太只是最低等的银牌会员,是一个暴发户的老婆,趁着老公不在家出来寻找刺激……,桑榆你别管他们,走,我带你先参观参观!……,我这俱乐部晚上七点开始营业,大厅每晚会有暖场游戏,热闹得很!”

    金宝宝热情的继续介绍说道:“我们这里的男郎都是经过严格挑选的,样貌,学历,个人素养都是顶顶儿拔尖的……,我每个月还会组织他们进行体检,但凡是身体有一丁点儿问题都会直接淘汰掉!”

    “可是刚才那个男郎就萎了!”

    “哈哈,那个男郎的身体没问题,他是被王太吓得立不起来了!”

    “是吗?王太很凶啊?”

    “凶着呢!王太的老公最近几年才发迹,发迹之后就在外面养了小三小四,她戾气重也是情有可原,每次来咱们俱乐部也是会狠狠的蹂,躏我这里的男郎……,哈哈,所以大家都怕了她!”

    金宝宝提起这个王太,是一种看笑话的心态。

    夏桑榆的心情却有些沉重:“宝宝,我没想到你真的是做这样的生意!”

    “我做这样的生意怎么了?我一不偷二不抢我凭自己的本事吃饭谁敢说我半个不字?”

    金宝宝指着墙上挂着的营业执照,理直气壮的说道:“看见没,我也是纳税人呢!”

    “好吧,亲爱的纳税人小姐,给我一个房间吧,我想喝酒!”

    “喝酒多没意思啊!既然到了我这里,我必须让你体会一下至尊一条龙服务。”

    桑拿完,两人又去泡了温泉。

    最后,夏桑榆被金宝宝带到了造型屋。

    “哎哟喂,金总来啦?”

    一个掐着兰花指的男人迎了上来,妖娆姿态与温驰有得一拼。

    金宝宝指了指旁边的夏桑榆:“Abbott,这是我朋友夏小姐,我带她来做个造型。”

    “夏小姐你好,我是?Abbott,相信我,我会将你打造得更加完美!”

    Abbott掐着兰花指,热情的接待了夏桑榆。

    桑榆知道,Abbott是知名造型师。

    正要在椅子上坐下,一个男郎走了进来:“金总,楼下一个名叫唐又琪的女人找你,她说她是王总的朋友,希望你看在王总的面子上,给她一张打折卡!”

    金宝宝不耐烦的挥手:“什么王总?不认识!你去打发了吧!”。

    桑榆突然笑了起来:“唐又琪?这人我认识!”

    “你认识?那给她打个七折吧?”

    “不用!不用打折!”

    桑榆狡黠坏笑,在金宝宝耳边低语起来。

    唐又琪最近手头紧。

    后天又是闺蜜的婚礼,她身为伴娘,打定了主意要拗个造型去抢新娘子的风头。

    奈何孩子丢了,摇钱树也就没了,这才厚着脸皮搬出王总的名号,希望能够得到一张打折卡。

    如果能够在俱乐部的造型屋做个头发,到时候肯定会艳压全场的。

    她在一楼大厅等了许久,终于看见那个传话的男郎回来了。

    “怎么样怎么样?可以打几折?”

    “金总说你既然是王总的朋友,今天的消费就都算在她的头上,一切费用都可以免单。”

    “真的吗?天呐这真是太好了!谢谢金总,你们金总真是个大好人。”

    “金总在四楼造型屋,你上去吧!”

    “谢谢,谢谢你!”

    唐又琪欣喜过望,急忙来到了四楼。

    造型屋里面,她见到了有名的造型师Abbott,也见到了富太俱乐部的金宝宝金总。

    旁边那个女人她也认识,是容先生的新婚妻子,好像姓夏?

    她脸上堆笑,正要一一打招呼,Abbott一眼看着她,先就大惊小怪的挑剔起来:“天呐,这位小姐,你的发型与你的肤色气质完全不搭呀!又显老又显土,还很俗……”

    夏桑榆站起身,认真的点评道:“唐小姐是吧?你这发型确实挺老气的,你应该三十多岁了吧?”

    “哪有?我要年底才二十五呢!”

    唐又琪被他们这样一说,顿时觉得脑袋上的头发简直就是一堆狗屎了。

    她满含希冀望着Abbott:“Abbott老师,我今天来,就是想要请你帮我做个造型呢,我后天要参加一个婚礼。”

    金宝宝站起身说:“唐小姐,你是王总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Abbott会帮你设计一款新发型,一定会让你在婚礼上大出风头!”

    “谢谢金总!谢谢Abbott老师!也谢谢容夫人!”

    唐又琪感激涕零,今天真是走大运,遇到贵人了。

    刚刚坐下,突然就觉得后脖子一凉,一头乌黑柔顺的长发被一剪刀插着脖子剪掉了。

    她一惊:“你干嘛?”

    Abbott一本正经:“帮你改变发型啊?你要相信哥,哥保证给你一个艳惊四座的发型!”

    “对啊唐小姐,你要相信Abbott,他是知名造型师,霍曼娜参加奥斯卡颁奖礼的发型就是他设计的呢!”

    金宝宝说完,和夏桑榆交换了一个心照不宣的笑容。

    桑榆抿唇一笑:“宝宝,Abbott要忙唐小姐的发型,那我等会儿再过来!”

    从造型屋出来,桑榆直接来到了一楼大厅。

    她问一个男郎道:“王太走了吗?”

    男郎说:“还没有!刚才经理给她换了一个,她正在消费呢!”

    “哪个包间?”

    “左侧第三个!”

    “谢谢!”

    夏桑榆直接推门进去,吓得王太呼一下从男人的身上翻身下来:“你,你谁啊?你干嘛乱闯?”

    桑榆站在门口,从容说道:“王太是吗?我是容瑾西的妻子!”

    “容,容夫人?”

    王太的态度一下子恭敬起来:“我家男人是搞楼盘开发的,还请容夫人在容先生面前美言几句,旷世集团旗下的地产项目……”

    “生意的事情我不感兴趣!”夏桑榆将刚才偷拍下来的唐又琪的照片递给她:“这个女人你认识吗?”

    王太仔细看了看,摇头说:“不认识!”

    “不认识?你不知道吗?你老公一直花钱养着她……”

    “什么?她是勾搭我老公的狐狸精?”

    王太一下子炸了:“她在哪里?我今儿非扒了她的狐狸皮不可!”

    夏桑榆唇角微扬:“四楼,造型屋!”

    话刚刚出口,王太已经动作麻利,浑身戾气往造型屋走去。

    造型屋里面,唐又琪只觉得后脑勺越来越凉,头发好像都被剪光了?

    偏偏前面还是原来的长发,她根本看不到新发型的雏形。

    心里实在没底:“Abbott老师,我这发型不会失败了吧?”

    “失败?在我Abbott的字典里,就没有失败这个词。”

    “可是,可是我怎么觉得……新发型会很丑啊?”

    “丑?既然你不相信我,那你走吧,我不弄了!”

    Aimee将工具往旁边一扔,当真就抱着手肘到旁边喝咖啡去了。

    唐又琪急坏了:“Abbott老师,你别这样啊,你把我弄这样,我没法出去见人呀!”

    她站起身,想要去Abbott老师面前说几句好话。

    目光从镜子里面看到了后脑勺,一片参差不齐的头发茬子,难看得要命,头皮都露出来了。

    不管怎样的造型,都不应该是这样的!

    她终于明白过来,今天是被人戏耍了!

    她看向好整以暇坐在旁边的金宝宝:“金总,你和王总是朋友,为什么要这样整我?”

    “王总?什么王总?我不认识!”

    金宝宝笑容冰冷:“我只知道你得罪了我的朋友,所以,我替她出口气!”

    唐又琪还要追问,一个面色凶狠的妇人闯进来,二话不说,抓着她前面的长头发就给她脸上重重掴了一巴掌:“狐狸精,敢勾,引我老公,看我今天不打死你!”

    唐又琪懵了:“你谁啊?我根本不认识你老公!”

    “不认识?你睡我老公,你还用他的钱,你居然还有脸说不认识?”

    王太直接将她掀翻在地,骑在她身上就左右开工的抡起耳光来:“打死你,看你还敢不敢勾,引我老公!”

    夏桑榆在门口看了一会儿,渐渐便觉得没了兴趣:“宝宝,给我一个房间吧!”

    “早就给你准备好了!”

    金宝宝将一张房卡递给她,冲她挤眉弄眼的说道:“六楼609,去吧,我给你准备了一份儿惊喜!”

    “什么惊喜?”

    如果是男郎的话,那还是算了吧,她不习惯在外面消费男人。

    金宝宝却成心要卖关子,推她道:“快去吧快去吧,好好休息一晚上,明天我陪你去找容瑾西理论去!”

    夏桑榆往正在撕扯的两个女人看了一眼,叮嘱道:“教训一下就行了,别把事情搞大!”

    “放心,我知道分寸。”

    “那好吧,我先走了!”

    夏桑榆来到609,刷了房卡,推门走了进去。

    迷离的灯光下,一个模样清秀的年轻男人走了上来,恭敬的说道:“姐姐,你来了!”

    妈呀,真的有男郎?

    她急忙拍开手边的大灯开关,明亮的光线下,男人的样貌更加清晰的出现在她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