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54章 男士止步
    陆昂还是不解,疑惑道:“可我查过她,她不就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女大学生吗?没背景没人脉,长相也只算得上中上之姿……”

    “我说过,你不懂!”欧亚纶的声音比之前更冷了几分:“我在做什么,我比你清楚!”

    “是!我不该多嘴!”

    房车宛如一道黑色魅影,融入了车流当中。

    夏桑榆直接去了医院。

    乔玉笙正在病床上午休,腿骨上该打着石膏,没法下床。

    杨蓉蓉靠在床位玩手机,消消乐。

    看见夏桑榆走进来,杨蓉蓉将站起身,有些慌乱的说道:“桑榆小姐,你来了!”

    夏桑榆将她的手机夺过来,目光锐利的说道:“这么贵的手机,什么时候买的?”

    “我,我……”杨蓉蓉结巴起来。

    桑榆目光一凛:“是容瑾西给你的钱吧?”

    杨蓉蓉更加慌乱了:“桑榆小姐,桑榆小姐你听我解释,上次容先生确实找过我,也给了我一些钱,可我从来没有做对不起你的事情……”

    桑榆将手机还给她:“你走吧!我这里不需要你了!”

    “啊?桑榆小姐,你别赶我走啊!我家里还等着我挣钱养家呢……”

    “给你!现在可以走了吧?”

    夏桑榆用一叠钞票打发了杨蓉蓉。

    乔玉笙听见她们说话的动静,终于醒了过来:“桑桑,你怎么来了?”

    桑榆纠正道:“你现在应该叫我桑榆!我改名字了!”

    “桑榆?”好端端的为什么要改名字呀?

    而且这么多名字不叫,为什么偏偏要叫桑榆?

    桑榆,桑榆,一听到这两个字,她的眼前就会浮现出桑榆在产房里面惨烈生子的场景。

    那么多血,几乎将整张手术床都染红了。

    而她那时候被爱情冲昏了头脑,居然还在她本就不堪承受的身体上横七竖八切了好多刀……

    现在想起来,自己都觉得自己当时好残忍。

    而桑榆临死前的惨状,让她一听到这个名字就觉得后背嗖嗖发凉。

    夏桑榆看着她的面色一点一点灰白,不由得呵呵笑了起来:“玉笙你怎么了?你就这么不喜欢我用夏桑榆生前的名字?难道她的死……”

    “不不!她的死和我没关系!都是陆泽干的!”

    乔玉笙几乎是不假思索就忙着脱口辩驳。

    夏桑榆眸光闪了闪,也并不打算追究。

    她在病床边坐下来,叹了口气道:“我被容瑾西赶出来了!”

    “什么?”乔玉笙惊呼出口:“怎么回事?你们这才结婚几天,他怎么就把你赶出来了?”

    说话的时候,乔玉笙注意到她脸颊上面红肿的巴掌印。

    哈哈,夏桑榆,你也比我好不到哪里去嘛!

    她心里已经笑抽筋了,脸上却是一副着急和担心的神色:“他打你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他会把你赶出来?”

    夏桑榆不想说容老爷子的事情。

    沉默片刻,涩然叹道:“早知道事情会变成这样,我就应该借给你十万块……”

    借给她十万块,那孩子说不定就不会落入容瑾西的手里。

    现在后悔,却已经无法回头了。

    想起他愤怒得双眼血红的样子,她心里又十分矛盾的泛起一丝不忍。

    他扣着她的孩子不还给她,她应该恨他才对!

    可是想起他来,这份恨意当中,居然还是会掺杂着些许心疼与不忍。

    她心情不好,非常不好!

    想找个地方喝酒!

    想找个地方发泄!

    医院肯定不行!

    回家?回家也不行!

    父亲会担心,夏桑桑的母亲也会担心!

    她摸出手机,翻到了金宝宝的电话:“金宝宝,你能收留我两天吗?”

    “好啊!我在富太俱乐部,你过来找我吧!”

    金宝宝答应得十分爽快。

    桑榆反而疑惑了:“金宝宝,我被容家赶出来了!”

    “我知道!”

    “他们说我杀死了爷爷!”

    “我知道!”

    “你都知道?你都知道了为什么还愿意收留我?”

    “因为我们是朋友呀!上次你帮我把乒乓球弄出来的恩情,我可是一直都记在心里呢!”

    金宝宝热情的说道:“桑榆,来富太俱乐部吧,我保证,你会爱上这里的!”

    桑榆迟疑了一下。

    想起那天早上容瑾西恶狠狠的警告:金宝宝,如果夏桑榆敢踏进你富太俱乐部一步,我就会将你的俱乐部砸成坟场!

    他不希望她去那样的地方,不希望别的男人碰她。

    可是现在,他应该早就不在乎她了吧!

    他都叫她滚了!

    他都说永远都不想见到她了!

    那么,肯定是不在乎了!

    这样想着,她的回答也十分干脆利落:“好!我晚上过来找你!我只需要一个能睡觉的房间就行!”

    “放心吧!嫂子我一定会让你在这里体会到至尊的享受!”

    金宝宝兴致勃勃挂断了电话。

    她们都是容家的儿媳妇儿,都是同样的得不到丈夫的欢心,不过,这反而让她们能够更好的做朋友。

    夏桑榆找好了晚上落脚的地方,心里也踏实了许多。

    她给乔玉笙削苹果,不经意的问道:“玉笙,你现在可以告诉我,你之前把孩子藏在哪儿了吗?”

    乔玉笙失去孩子之后,情绪一直有些抑郁,不过听说夏桑榆被容家踢出,并且还挨了两个巴掌后,她的心情莫名其妙就又好了许多。

    听见桑榆的问话,她也不隐瞒,直接说道:“我以前在学助产的时候,认识了一个女人叫唐又琪!这次我出事儿后,就把孩子放在她那里请她帮忙照顾,我当时明明给了她三万块钱,原本想着这三万块钱怎么着也够用上小半年吧?没想到这才几天时间,她就花光了不说,还又开口问我要十万块……”

    桑榆责怪的说道:“这女人这么贪心,你怎么能把孩子托付给她呢!”

    “是啊!我现在也后悔得不行!”乔玉笙眼眶倏然红了起来:“其实,我怀疑她把我的孩子卖掉了……”

    桑榆手上一滑,水果刀差一点就又要切进指肚里:“怎么回事?她说过要将孩子卖掉?”

    “嗯!她说我不给她卡里打十万块,就将孩子卖掉……”

    “该死的女人!”

    “这次她说孩子不见了,其实我心里真的很怀疑她将孩子卖掉了……,呜呜,我今天看了一个新闻,是倒卖婴孩儿器官的……”

    “你别说了!”

    夏桑榆厉声嘶吼:“都怪你!你明明没有能力抚养孩子,还偏偏要将孩子藏起来……,现在好了,孩子下落不明你满意了?”

    她不想再掩藏对乔玉笙的仇恨,声嘶竭力对着乔玉笙就是一通责骂。

    反正乔玉笙也是一颗废棋,就算她知道这一切都是她在背后操控又能如何?

    她也不记得自己到底骂了些什么!

    反正该骂的不该骂的她都骂出口了。

    骂完之后,将没有削完的苹果狠狠扔在地上:“乔玉笙,自作孽不可活,我以后不管你了!你自求多福吧!”

    转过身,头也不回的走了。

    乔玉笙双手紧紧揪扯着身旁的被褥,咬牙切齿的恨声说道:“夏桑榆,我早就该想到,这一切都是你在背后搞鬼!”

    她仔细回想,觉得在夜总会那一夜,夏桑榆递给她的那一杯血腥玛丽十分可疑!

    她就是喝了那杯血腥玛丽最后才人事不省的!

    原来,她乔玉笙一直都被夏桑榆玩弄在股掌之中。

    这份仇,这份恨,她乔玉笙记下了!

    夏桑榆和乔玉笙摊牌后,心情丝毫也没有好转。

    一想到儿子差点被人卖掉,她的怒火更是腾腾燃烧,急切的需要一个宣泄之处。

    从医院出来,她直接就去了富太俱乐部。

    入口处一块‘男士止步’的牌子,第一眼就令人想入非非。

    门口站着两位唇红齿白的男郎,对她恭敬的弯腰行礼:“太太你好,欢迎光临!”

    夏桑榆跟着其中一个男郎走进去,扑面而来的奢华之气让她瞠目结舌。

    大厅挑高设计,九层水晶灯从天顶垂下,米白色墙裙覆满整个视野,金色的图文勾勒出男女相拥的浮雕图形,令人綺想联翩。

    夏桑榆进去的时候,大厅里面有一对男女在旁若无人的接吻。

    那女人四十多岁的样子,珠光宝气十分富态。

    而那男人最多不过二十七八岁,穿着考究,脸上带着职业性的殷勤笑容,接吻的时候却不闭上眼睛,夏桑榆也因此才有机会窥见他眼神中的空洞和茫然。

    在这里,男人就是消耗品。

    他们只需要做一件事情,那就是想尽千方百计的讨好女人!

    这种事情做起来原本应该感觉很快乐!

    可是天天做,时时做,难免会有一种灵魂和身体都被掏空的感觉。

    相比男人的无动于衷,那女人却十分兴奋投入,一双手更是不安分的胡乱游走。

    画面,真的很辣眼睛。

    夏桑榆正准备假装眼瞎,从他们身边走过。

    那女人突然站起身,抬手就是一个巴掌狠狠扇在了那男郎的脸上:“怂货!你今天必须给老娘一个交代!”

    “王太,对不起,我可能是太累了!”

    “累?你他娘的累了就来戏耍我?老娘在这兴奋半天了,你个怂货居然没反应!”

    王太说话的时候,又是一记耳光甩在男郎的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