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50章 是煎熬,也是享受
    “嗯!瑾西你真是太好了!”

    桑榆兴奋的踮起脚尖,在他的脸颊上面亲吻了一下:“谢谢你!”

    他心底那点儿欢喜迅速扩散,整个人都因为这一个浅吻而变得愉悦起来:“夏桑榆,我饿了,你下面给我吃吧!”

    刚刚得了一个吻,现在居然想吃她的……

    她小脸一红,忿道:“容瑾西,你能不能别这么变态?”

    他茫然:“我怎么变态了?我午饭没吃饱,现在想吃碗面不行啊?不是说要感谢我吗?这都办不到?”

    想吃碗面?

    是真的想吃碗面吗?

    看他那茫然又无辜的样子,夏桑榆知道,她会错意了。

    她的脸色更红,瞪了他一眼,转身就进了厨房。

    容瑾西被她的反应搞得一头雾水,看着她的背影,沉吟片刻后,耳根不自觉的也慢慢有些发热。

    下面?女人,你的思想可真够污的!

    夏桑榆去了厨房。

    打开冰箱,选了食材,点火烧水。

    十多分钟后,她端着热气腾腾的面条来到书房门口:“瑾西,你的面条好了……”

    房间里面没有动静。

    她把耳朵贴在房门上听了听,隐约有键盘的簌簌声传来。

    “瑾西,你不是饿了吗?先吃点东西吧!”

    她正要叩门,容瑾西从里面出来了。

    只不过这书房门是往外面开的。

    猝不及防之下,房门碰翻了她手中的面碗。

    滚烫的泼油面,直接顺着她的小腹洒了下来。

    她疼得失声惊呼,眼睁睁看着汤汁从小腹一直往下流淌,晕湿了她的薄裙,以及,淡粉色的小裤裤。

    容瑾西往她被润湿的地方看了一眼,顿时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

    “你没事儿吧?”

    “怎么可能没事儿?你煮一碗面从你身上淋下去试试!”

    她狼狈得不行,又羞又疼之下,眼眶都红了起来。

    他手足无措,自责又愧疚。

    伸手扶着她的胳膊,尽量不去看她被润湿的那一片地方:“来,我帮你上药!”

    上药?他帮她上?

    她低头看了一眼小腹下火辣辣被烫伤的地方,脸颊上顿时飞上羞臊的红晕:“谁要你上药了?你自己下楼去找佣人给你煮东西吃吧,别管我了!”

    “那不行,我闯下的祸就得我负责!”

    俊脸沉凝,带着不容置疑的坚定。

    他去旁边拖过来一张软椅让她坐下:“你先等我一下,别乱动,我去找佣人拿烫伤软膏。”

    “不用……”

    她话还没说完,他峻拔颀长的身影,已经快步出门去了。

    主楼这边有七八个佣人,平日里不管是进门还是出门,总能碰上那么一两个。

    然而今天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容瑾西从楼上到楼下,再从楼下大厅一直找到院子里面,愣是一个佣人都没遇见。

    算了,还是开车去外面药店买烫伤药吧。

    正要往车库走,突然看见温驰从北边跨院走过来。

    容瑾西的眉心倏然蹙起。

    北跨院是阮美玉住的地方,温驰怎么会从那里出来?

    他心念转动之间,温驰已经看见他了。

    “瑾西哥哥!”

    温驰欢快得像一只小鹿,小跑着来到他的跟前:“瑾西哥哥,你是要出门散心吗?顺便载我一程吧!”

    容瑾西神色冷冽:“你去见阮美玉了?”

    温驰脱口道:“不不,是她请我过去的!”

    “她请你过去?”

    “对,她电脑崩溃了,请我去帮她重装了一个系统!”

    温驰慢慢恢复了镇定,讨好的说道:“瑾西哥哥,如果你不喜欢的话,那我以后不去她院子了!”

    容瑾西心里也放松下来,温驰只不过是去重装系统,没什么大惊小怪的。

    是他太过于谨慎了。

    他正要往车库方向走,徐管家在远处唤道:“容先生,你要出门吗?”

    容瑾西沉声带怒:“我要烫伤膏!主楼那边的佣人呢?怎么一个都看不见?”

    徐管家恭敬的回答说道:“主楼那边的佣人都被容老爷子安排去几座跨院做修建洒扫的工作去了!容老爷子说了,你和夫人重归于好需要清净,佣人们笨手笨脚,会惊扰到你们……”

    “那烫伤膏呢?家里有烫伤膏吗?快点拿给我!”

    “烫伤膏是有的!不过容先生,如果你烫伤了的话,那还是去医院看看比较好!”

    “不是我,是夫人!”

    “哦!是夫人啊?夫人烫伤了也还是去医院比较好!”

    “徐永寿!你少给我废话!”容瑾西忍着怒气,厉声喝道:“让你拿烫伤膏你就给我去拿,再废话我就让你从徐永寿变成徐用手!”

    “是是!容先生息怒,我这就给你拿烫伤膏去!”

    徐管家不敢怠慢,急急忙忙去拿烫伤膏去了。

    容瑾西担心着夏桑榆的烫伤,便也要跟过去。

    温驰在身后弱弱唤道:“瑾西哥哥……”

    他转身看向神色凄婉的温驰:“温驰,谢谢你今天能赶过来!天快黑了,你早点回去吧!”

    “瑾西哥哥……”

    温驰满腔幽怨,正准备倾诉一番,他的瑾西哥哥说完那一句之后,已经大步走开了。

    他看着瑾西哥哥的背影,眼神中渐渐弥漫上阴冷肃杀的戾气。

    瑾西哥哥,你是我的!你永远都只能是我的!

    你很快就会明白,你身边的那个女人是怎样的狠辣阴毒,蛇蝎心肠!

    哼!!!

    房间内,夏桑榆在软椅上坐立不安。

    小腹下面一直到难言之处,一整片都是火辣辣的疼。

    现在是大夏天,她本来就穿的轻薄,裙子被润湿后更是近乎透明的贴在身上,里面那条浅粉色的花边小裤简直是再清晰不过了。

    这副样子,让容瑾西帮着上药,想想都觉得尴尬得要死。

    为了避免难堪,她还是赶在他回来之前,自己处理一下吧。

    站起身,刚刚走到卧室门口,容瑾西的声音传来:“夏桑榆,谁让你乱动的?”

    她扶着门框,低声说:“容瑾西,我没事儿……,一点儿都不疼,我换身衣服……”

    “嘴硬的家伙,烫成那样了还敢说没事儿!”

    他从后面将她拦腰抱起。

    将她放在柔软的床沿上,他低下头就去看她的烫伤处。

    一看之下,他整个人又都不好了。

    声音也变得异常黯哑:“掀起来。”

    她羞问:“掀什么?”

    他声音更沉:“裙子!不掀起来我没法给你上药。”

    “不要你管!”桑榆伸手去夺他手中的烫伤膏:“给我!我自己来!”

    他轻啧一声将她掀翻在床,低沉的声音带着某种难以言说的蛊惑:“既然你不听话,那我就只有自己动手了!”

    “喂!不要啊!”

    她伸手想要捂住自己的裙子。

    手碰到了被烫伤的地方,疼得她忍不住轻嘶了一声:“疼……”

    “知道疼就别乱动!”

    他将她的裙子撩起来。

    说好只是上药,他在蹲下去的那一刻却已经开始心猿意马。

    紧致光洁的小腹被烫出了一片绯红之色,人鱼线的尾端,倒三角在花边小裤下面隐约可见。

    他眼底迅速腾起一片兽意:“夏桑榆,你诱,惑我的段位真是越来越高了!”

    他磁性的声音透着无法掩饰的浴望。

    夏桑榆自然知道他在想什么:“算了,我不用你上药!”

    她撑起身子就要坐起,他却冷喝道:“再乱动,我就真的将你扒光了!”

    她身体僵了一下,又慢慢躺了回去。

    他唇角微微勾起:“这才乖嘛!”

    深吸一口气,他强迫自己将浴望压了下去。

    用干净的毛巾沾了温热的水,轻轻从她的光滑粉腻的小腹上面拭过。

    他尽量将动作放得轻柔,却还是惹得她一阵一阵的瑟缩。

    “疼吗?疼的话我轻点儿。”

    “……不疼,就是有点儿痒。”

    有点儿痒?

    他忍不住又开始胡思乱想了。

    桑榆见他没有动作,催促道:“瑾西,好了吗?”

    “啊?没有!药膏都还没开始涂呢!”

    他将烫伤膏拧开,用手指沾了药膏,轻轻碾抹在她的小腹。

    药膏涂上去,丝丝凉凉的,让她那种火辣辣的烫伤感很快消减了些。

    她放松下来,缓缓闭上了眼睛。

    说到底她也是个经历过男女情事的成熟女人,被他这样细细碾磨一番之后,小腹酥酥痒痒的感觉很快就扩散至全身。

    她不经意的抽搐了一下。

    容瑾西感觉到她的变化,身体不由得也变得僵硬紧绷。

    他深邃的黑眸划过丝丝情浴的意味儿,突然之间,口干舌燥。

    鬼使神差的,他居然低下头,在她的小腹上吻了一下。

    她触电一般,身体痉挛了一下:“瑾西……”

    容瑾西暗眸更沉,浴念愈发浓烈。

    若不是考虑到她小腹真的烫伤了,他只怕现在就要不顾一切的得到她!

    反正他们是合法夫妻,夫妻之间的事情,早就该做了!

    只不过今天真的不行,她烫伤了!

    他不忍心看到她疼痛的样子。

    所以,今天就放过她吧!

    整个擦药的过程持续了足足七八分钟。

    对于他们来说,这七八分钟是一种煎熬,可未尝也不是一种享受。

    她没有叫停,他也不想停。

    直到他难受得快要爆炸,这才舔了舔燥热的嘴唇,将视线从她的小腹上收回。

    站起身,重度尴尬中……

    夏桑榆感觉到擦药的动作停了,连忙坐起,拉过旁边的薄毯盖在身上道:“你快出去,我要睡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