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49章 看痴了过去
    她瞬时心疼不已,低头吻着他的短发:“瑾西别难过,别害怕……,我会陪着你,我会一直陪着你……”

    他低低啜泣:“永远吗?”

    她迟疑了一下:“……,永远!”

    房门这时候被打开。

    温驰宛如一阵旋风冲了进来:“瑾西哥哥!瑾西哥哥你还好吧?”

    他一听说瑾西哥哥情绪失控,忙得连鞋子都没来得及换就赶过来了。

    没想到进门看见的居然是夏桑榆这个贱女人紧紧抱着他的瑾西哥哥。

    而瑾西哥哥脸上流露出来的那一丝依恋之色,更是刺得他心口剧痛无比。。

    他神色忿恨,上前抓着夏桑榆的胳膊用力一推:“你滚开,你别碰我的瑾西哥哥!”

    桑榆没想到他会这么大力。

    猝不及防之下,身体后仰,脑袋哐一声碰在衣柜门儿上。

    容瑾西的心揪了一下:“桑榆……”

    他想看看她伤到没有,温驰却扑过来,张开双臂就将他抱在了怀里:“瑾西哥哥,瑾西哥哥你没事儿了吧?你吓死我了!”

    这时候,容老爷子带着徐管家老陈他们走了进来。

    看到瑾西没事儿,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

    容老爷子将桑榆从地上扶起:“好孩子,你没事儿吧?”

    “我没事儿!”

    桑榆看了一眼被温驰紧紧抱在怀里的容瑾西,涩声说:“我们都出去吧,让他们安安静静呆一会儿。”

    一行人从房间退出来,正要往楼下走,阮美玉着急忙慌走了过来:“发生了什么事儿?瑾西又犯病了?”

    容老爷子表情冷肃:“我家瑾西没病!”

    阮美玉呵呵讪笑:“是是!瑾西没病,我有病行了吧?”

    转过身,阮美玉又忍不住嘀嘀咕咕抱怨说道:“明明就是精神方面有问题还不承认,这样的人怎么有资格掌管整个容氏……”

    “阮美玉,你别欺负我年纪大,耳朵背!你心里打的那点儿小算盘别以为我不知道!我实话告诉你,只要我还有一口气,你就别想染指我们容氏!”

    容老爷子年纪虽大,余威犹在。

    一番厉声呵斥,吓得阮美玉面色都变了:“父亲你别生气!我这也是为容氏的将来担忧嘛。”

    “容氏的将来还轮不到你来担忧,你只要管好你的儿子,做好你的本分工作就行了!”

    “是!父亲教训的是!”

    阮美玉不情不愿的应了一声,心里却是憋屈到了极点。

    她嫁进容家快十五年了,可是这个老东西从来就没有真真正正把他们母子当做容家人看待过。

    在这个老东西的眼里,她阮美玉始终都是小三,是偏室。

    她的两个儿子始终都是私生子,是野种。

    不管他们在容家付出再多,永远都比不上一个精神有问题,性取向也有问题的容瑾西。

    想到这里,阮美玉眼中迸射出仇恨的寒芒,双拳也是不自觉紧紧攥成了拳头。

    老东西,你给我等着!!

    房间里面,那只凌乱的大衣柜内。

    温驰还紧紧抱着容瑾西:“瑾西哥哥,你别怕,我会一直都在你身边的,我再也不离开你了!”

    容瑾西墨瞳中的惶恐和惊悸已经消散。

    他将温驰推开一些,凉淡道:“温驰,我没事!”

    温驰脸上的表情僵了一下:“瑾西哥哥……”

    容瑾西没有看他。

    从衣柜里面出来,拿上浴巾直接就去了浴室。

    今天他确实是情绪失控了。

    看到电视里面车祸惨状,他不由自主的想起了十五年前车子翻下悬崖的恐怖场景。

    生死关头,是哥哥拼命将他护在怀里。

    他们的车子在下坠,在凌空,在翻滚,一下一下碰撞在悬崖峭壁之上,发出骇人的巨大声响。

    那种感觉,比死亡还恐怖。

    而哥哥痛苦的闷哼一声一声就在他的耳边:“瑾西,活下去,一定要好好活下去……”

    “哥!哥——!”

    哥哥的血,一点一点浸湿了他的身体。

    每每回想起那日惨况,他的整个人都会濒临崩溃的边缘。

    他不想把脆弱无助的一面展示人前,所以每次情绪失控前,他都会找个地方把自己藏起来。

    然而这一次……

    这一次之后,他或许应该像她说的那样,勇敢一点儿,坚强一点儿!

    容瑾西看着镜子里面的自己,神色虽然彷徨,目光却坚定了许多。

    沐浴之后,他觉得自己像是重获新生一般,心头的阴霾和恐惧也一扫而空。

    温驰正不安的来回踱步,听见浴室这边传来动静,立马迎了上来。

    “瑾西哥哥……”

    只一眼,他便看痴了过去。

    瑾西哥哥那强壮有力的上身,线条柔和却块块分明的腹肌,性感优美的人鱼线,若隐若现的没入浴巾之中……。

    怦然心动的诱惑!

    随着瑾西哥哥的靠近,温驰觉得有些热。

    他俊脸飘上红晕,眼神也瞬时湿润迷离起来:“瑾西哥哥……”

    容瑾西并没看出他的异样,语气凉淡的说:“我以为你走了!”

    “瑾西哥哥,我不放心你!”

    温驰走到他面前,期待的说道:“瑾西哥哥,让我留下来好不好?下次你情绪不好的事情,我才会第一时间在你身边陪着你……”

    “不用!不会再有下一次了!”

    容瑾西去衣柜取了衣服,转身又对他说:“温驰,你下去帮我把夏桑榆叫来,我有事情对她说!”

    温驰的目光冷了下去:“叫她做什么?”

    “谈事情!”

    “你们之间能有什么事情谈?瑾西哥哥,你千万不要被那个贱女人给迷惑了,她动机不纯……”

    “温驰!”容瑾西打断他,正色说道:“温驰,夏桑榆是我名正言顺的妻子,我不希望你在我面前说她任何坏话!”

    温驰的脸色一下子失去了血色:“瑾西哥哥……”

    容瑾西硬起心肠,继续说道:“温驰,我们是好朋友,好兄弟!我也希望我们只是好朋友,好兄弟!”

    这话,太直白不过了。

    他就是要戳破温驰的幻想。

    这份儿不在正常轨道上的感情,早一点掐灭对谁都有好处。

    看到温驰含泪跑出,他长长的叹出一口郁气,温驰,别怪我!

    一楼的客厅里面,夏桑榆正陪着容老爷子欣赏京剧,看见温驰从楼上下来,她连忙站起身:“温驰,瑾西没事儿了吧?”

    温驰狠狠剜她一眼:“他叫你上去!”

    他心情不好,连招呼都不想和容老爷子打,噘着嘴就想要离开。

    容老爷子却叫住了他:“温弛,你过来,我有话给你说!”

    “有什么好说的嘛?”他委屈得很。

    “爷爷知道你这些年对瑾西照顾有加,这是瑞景花园的房子,按照你们年轻人的风格已经装修好了,你随时都可以搬进去住!”

    容老爷子将钥匙放在温驰的掌心,语重心长的说道:“温驰呀,你对瑾西有恩,也就是对我们容氏有恩,我是不会亏待你的!新房书桌的抽屉里不仅有你的房产证,还有一张银行卡,里面有你一辈子也花不完的钱!”

    温驰脸色更白了。

    他看着手中的钥匙,整个人抖得像是秋风中的落叶。

    “爷爷……,你是知道的,我对瑾西哥哥好,不是为了这些……”

    “我知道你不是为了这些!”

    容老爷子伸手在他瘦弱的肩膀上面轻轻拍了拍,叹道:“温驰,离开瑾西吧!好好工作,以后遇到好姑娘再成个家,你也可以像瑾西和桑桑一样,过上幸福快乐的生活!”

    幸福?快乐?

    逼他离开瑾西哥哥,他还有什么幸福快乐可言?

    温驰垂下绵密的眼睫毛,将眼中的恨意全部隐藏起来。

    容老爷子也累了,没精力安慰他,更没心思宽解他,直接吩咐道:“老陈啊,让小宋送温驰先生回去吧!”

    “是!”老陈走到温驰身边:“温驰先生,请吧!”

    温驰凄然苦笑,仰头往二楼看去。

    瑾西哥哥,就为了这么一个女人,你真的要抛弃我了吗?

    十多年的感情,你真的说放下就能放下吗?

    你不要我了,我该怎么办?

    夏桑榆一回到房间,容瑾西便沉声道:“把房门关上!”

    她听话的关上房门,转身把他上上下下好一番打量,见他面色红润眼神清明,悬着的心这才放了下来。

    “容瑾西,你到底还有什么忌讳你一次性告诉我好不好?你知不知道你今天有多吓人!”

    “今天的事情,我不准你告诉别人!”

    “今天什么事情?”

    “……”容瑾西没有回答,深邃的幽眸却往衣柜的方向看了过去。

    桑榆明白过来,安慰道:“你放心吧,今天的事情,打死我我也不会告诉别人的!”

    他的脆弱和无助,她愿意帮他隐藏。

    他听了这话,眼底那一丝不安和戒备彻底消融。

    他轻咳一声,正色说“夏桑榆,新的合同正在拟定当中,如果你有办法让那个花瓶男转入四方传媒,这部《帝宠》由他主演也未尝不可!”

    “……,瑾西,你的意思是……你要签下我的《帝宠》?你还同意让欧亚纶主演?”

    夏桑榆简直怀疑自己耳朵出了问题。

    他之前明明是反对的啊!

    怎么突然就改变主意,做出让步了呢?

    她望着他,一双明眸因为这意外的惊喜熠熠流彩,宛如这世上最明亮的星子:“瑾西,你说的是真的吗?”

    容瑾西唇角微挑:“找个时间,请花瓶男到家里作客吧,我和他当面谈谈转公司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