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48章 不想吃她口水
    诚意?

    她要的诚意,就是将欧亚纶的名字加进合同,再把欧亚纶签到四方传媒来。

    他怒嗤一声,将合同嚓嚓撕成了碎片:“抱歉,你要的诚意,我给不起!”

    哐一声,愤怒的家伙,直接摔门走了。

    夏桑榆也是憋着满腔郁闷,中午的时候连饭都不想下楼去吃。

    不过佣人说容老爷子要和他们一起吃午饭,她只得强打精神,下楼应付。

    她的右脚虽然没有大碍,可是软组织损伤也是很疼的。

    特别是下楼的时候,右脚着力,疼得她一抽一抽的。

    佣人想要扶她,她害怕容老爷子担心:“不用,我自己可以!”

    容瑾西正在沙发上翻看最新一期的财经周刊,听见她的动静,抬眼往她看过来。

    目光从她的右脚扫过,眼底有不忍的神色升起,不容人捕捉,便已经消弭殆尽。

    黑瞳恢复了冷凝。

    桑榆走到容老爷子身边坐下:“爷爷,看京剧啊?”

    容老爷子将遥控器递给她:“你想看什么?自己调一个?”

    桑榆连连摆手:“爷爷你看吧,京剧也挺好听的。”

    两分钟后,佣人过来请他们去饭厅吃饭。

    容老爷子站起身:“走吧,吃饭去!”

    桑榆正要忍痛站起身,容瑾西走了过来:“把饭菜送到客厅吧,今天我们在就客厅吃饭!”

    桑榆闻言,一屁股就坐了回去,终于可以少走一段从客厅到饭厅的路程了。

    饭菜陆陆续续端了上来。

    容老爷子很快就察觉到了夫妻两个的气氛有些不对劲:“桑桑,你怎么只顾着自己吃,不给瑾西夹菜呀?”

    桑榆头也没抬:“他有手,可以自己夹。”

    容瑾西嫌弃的说:“爷爷,我不要她给我夹菜,我才不想吃到她的口水呢……”

    桑榆白了他一眼。

    不想吃口水?

    在车上明明赌气还抱着她又亲又吸的时候,难道就不怕吃到她的口水了?

    桑榆心里腹诽了几句,夹了两根菜心下饭,也懒得和他争辩,转头去看电视了。

    容老爷子刚才还有些担心他们打冷战,这时候看了他们两人的神态,就又放下心来:“瑾西呀,你比桑桑大六岁半吧?你应该多让着她点儿!”

    容瑾西也伸筷子夹了菜心:“怎么没让?我一路忍让到现在,底线都快让没了呢!”

    容老爷子看着他们小两口赌气的样子,心里其实已经憋不住想要乐呵呵笑出声儿来。

    夫妻之间过日子嘛,斗斗嘴也挺正常的。

    只要别过火就行。

    正想着怎么让他们重归于好,夏桑榆突然指着电视上的新闻说:“好惨,绕城高速上发生了车祸!”

    三辆车撞在了一起,五死一伤。

    车祸现场惨不忍睹,尸体虽然打了马赛克,可是那种血腥的红还是怵目惊心。

    吃饭的时候看这样的新闻,有点儿败胃口。

    桑榆拿过遥控器,正准备关掉电视,旁边突然传来哐当一声碎响。

    容瑾西手中的碗筷掉在了地上。

    他脸色煞白,惊恐万状的盯着电视画面,身体还在不受控制的轻微颤抖。

    容老爷子连忙说:“快!快关掉电视!”

    “哦哦!好!”

    她关掉电视,正好奇容瑾西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反应,容瑾西已经蹬开身后的椅子,转身往楼上跑去。

    容老爷子也跟着追了上去:“瑾西,瑾西……”

    夏桑榆一脸茫然:“这是怎么了?刚才不都还好好的吗?怎么看个新闻就这么大反应?”

    佣人低着头:“夫人你有所不知,容先生十多年前经历过一场十分惨烈的车祸,在车祸中,容先生的母亲和哥哥都去世了……”

    从那以后,容瑾西就留下了心里阴影,但凡看到惨烈的车祸现场,便会情绪失控,仿佛重新回到了十五年前的车祸现场,母亲和哥哥容向东就死在他的身边!

    夏桑榆叹息,没想到他还有这么一段不为人知的经历。

    她往楼上走,想要看看能不能帮上什么忙。

    一个佣人急匆匆从楼上下来:“快!快让小宋开车去把温驰先生接过来!”

    桑榆皱眉:“接他来做什么?”

    “容先生以前几次情绪失控,都是温驰先生陪在他身边的。”

    佣人简单回答了她的问题,便匆匆忙忙去找小宋去了。

    房间门口,容老爷子正在不停的拍门:“瑾西呀,瑾西你开开门……,你别害怕,你现在在爷爷身边,你很安全……”

    房间里面死一般的寂静。

    容老爷子急得不行,对身后的佣人说:“老陈呀,温驰呢?快点去把温驰给我接回来!”

    “老爷子你别着急,小宋已经出发去接温驰了,相信温驰很快就会赶到!”

    “好好,只要温驰能来,我就放心了!”

    容老爷子满脸担忧,继续拍门:“瑾西,我的好孙儿,你千万别做傻事啊,温驰很快就过来陪你了。”

    桑榆忍不住问道:“爷爷,为什么一定要温驰过来?”

    容老爷子长长叹了口气:“十五年前,瑾西遭遇重大车祸,是温驰救了他并且一直陪在他的身边……,这么多年,每次瑾西受到刺激,情绪失控,都是温驰帮着安抚……”

    “那温驰如果不来呢?会怎样?”

    “不来?不来的话,瑾西会伤害自己……”

    容老爷子忧心忡忡,拉着桑榆的手,十分歉疚的说道:“桑桑呀,对不起,有些事情,爷爷也一直都没有告诉你……”

    “爷爷你不必说了,我都知道了!”

    他这是典型的创伤后遗症所产生的心理障碍。

    如果不能斩断他对温驰的依赖,他这一辈子都不能真正离开温驰,都不能彻底摆脱gay这个身份。

    她安抚了容老爷子,下楼找到管家:“徐管家,给我一把长梯子!”

    “夫人你要梯子干什么呀?”

    “你别多问,把梯子架在西楼窗口就行!”

    “夫人,你,你想要翻窗进去看先生?”

    “嗯!你快去帮我找梯子吧!”

    “可是夫人,你这样很危险啊……”

    “你哪来这么多废话?让你找个梯子有这么难吗?”

    夏桑榆不是那种磨磨蹭蹭的性子,被徐管家两问三问顿时就炸开了:“还不快去!”

    “是是!我这就去!”

    梯子很快就找来了。

    夏桑榆脱掉鞋子就顺着梯子往上面爬。

    容老爷子急得额头上冷汗都冒出来了:“还愣着干什么?快点把棉被垫在下面,如果夫人摔伤了,你们一个个都别想脱得了关系!”

    老陈提醒道:“老爷子,我们有气垫床!”

    “那你还在这里废什么话?还不快点下去准备!”

    一向和颜悦色的容老爷子也是会发怒的。

    一通爆吼之后,所有的佣人都去准备棉被和气垫床去了。

    容老爷子看着夏桑桑纤弱的身体一点一点往容瑾西的窗口接近。

    也是到这时候,他才看出她的右脚好像有伤,每一步踩上梯子,她的身体似乎都会抽搐一下。

    容老爷子心有所感,红着眼眶喃喃说道:“好孩子,真是好孩子……”

    夏桑榆从窗户翻进去,顺利的来到了她和容瑾西的婚房。

    “瑾西?容瑾西?”

    她在几个房间里面都找了一圈,并没有看到容瑾西。

    难道他不在这里?

    正要转身,视线突然被衣柜门缝卡着的一点衣角吸引住了。

    “瑾西?”

    她拉开衣柜的门,果然看见容瑾西像个受伤的孩子一样,正蜷缩着缩在一对凌乱的衣服中间瑟瑟发抖。

    他脸色煞白难看,嘴唇更是变成了乌紫色:“温驰,温驰救我……”

    桑榆不知道一个人心里的创伤严重到了何种地步,才会在生理上显示出如此巨大的变化。

    她只知道,这样的容瑾西,挺让人心疼的。

    她在他的面前蹲下,细声软语的说道:“瑾西,别害怕,那些事情都已经过去了……”

    他凄惶无助:“温驰,温驰呢?我要温驰……”

    “温驰……”她斟词酌句,柔缓的说道:“温驰不能一辈子都陪在你的身边,瑾西,你勇敢一点儿,没有什么坎儿是跨不过去的……”

    她试着伸手抚上他冰凉紧绷的面颊,声音更加柔软了些:“好了瑾西,你很棒,我知道你可以的……”

    她细软的手指一点一点拂过他的眉眼:“我知道你这些年这么努力,就是想要你的母亲和哥哥为你感到骄傲……,你放心,他们泉下有知,看到你这么优秀,这么勇敢,一定会很高兴的……”

    他眼底冰冷坚硬的东西在一点一点消融:“我……真的很优秀吗?”

    “当然!你是全晋城最优秀最完美的男人!”

    “我哥哥才是最优秀最完美的男人,只可惜他已经不在了……”

    他深邃的黑瞳中全是忧伤。

    明明他的眼眶里面没有泪,她却觉得心都被他哭乱了。

    她张开双臂将他拥进怀里,温软的小手一下一下轻抚他的后背:“好了瑾西,现在的你,已经足以让你的哥哥和母亲引以为傲了……”

    她的怀抱柔软馨香,让他瞬间想起了十多年前,母亲的拥抱。

    他鼻头酸涩得厉害,滚烫的眼泪开始在眼眶里面打转:“那一天,我们去济州岛度假,车子在中途翻下山崖,哥哥将我护在怀里……,他一直紧紧的护着我……”

    他在不受控制的发抖。

    很显然,十五年前那场车祸依旧清晰的烙印在他的脑海当中,历久弥新,从来不曾消淡过。

    桑榆感同身受,哽声劝道:“瑾西别说了……,都过去了……”

    她柔软的小手轻抚他的脸颊,摸到了一片湿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