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47章 亲昵暧妹全程虐狗
    容瑾西带夏桑榆去医院拍了片,她的脚踝只是软组织拉伤,将养两天就好了。

    车门关上,他的脸色也就黑了下来:“夏桑榆,我还在等你的解释!”

    她神色凉淡:“别等!我没什么好解释的!”

    他压抑着的怒火腾一下就上来了:“你背着我约会别的男人你还有理了?”

    “我们那是在谈工作!”

    “谈工作?”他的眉峰瞬间蹙起:“有什么好谈的?不就是一部晴色小说吗?”

    “那不是晴色小说!我那是言晴小说!”

    夏桑榆的怒火也被勾了起来:“你还好意思说我?你和温驰昨晚一整夜都干了什么?你自己的节操都不在了,你还好意思反过来质问我!”

    “我的节操怎么就不在了?我和温驰清清白白我们什么都没干!”

    “都睡在一起了还什么都没干?”

    “谁说我们睡在一起了?你哪只眼睛看见我们睡在一起了?”

    “温驰亲口说的!他说你……”

    “别扯温驰!夏桑榆,我早就看穿你是怎样的人了!”

    “我是怎样的人?”

    “你就是个不守妇道的坏女人!你的心里只有你的晴色小说,为了能够将它变剧,让你陪谁上,床你都可以……”

    容瑾西额头上青筋乱跳,话还没说完,夏桑榆已经忍无可忍,扬手就是一巴掌往他愠怒的俊脸上面扇了下来。

    他眼瞳一缩,在她的手掌落下来之前扼住了她的手腕。

    “你还想打我?难道我说错了吗?先是容淮南对你动手动脚,现在又是欧亚纶与你不清不楚,都怪你自己长个包子样才会惹这么多狗跟着!”

    “你才是狗!”夏桑榆被他气得眼泪都快掉下来了:“容瑾西,你放开我!我,我要和你离婚!”

    “离婚?勾搭上欧亚纶,就想把我甩了?”

    他眸光一凛,直接将她扑压在了身下:“夏桑榆,我告诉你,我们之间的婚姻什么时候结束只能是我说了算!”

    一压上她,他又兽意突起。

    明明很生气,却还想和她做那种事情。

    他看着身下的女人,她那双黑葡萄一般的眼眸盛满了惶恐与愣怔,像只受伤的小鹿一般不知所措,惹人怜爱。

    他的下腹有一股不可遏止的邪火骤然升起,好像有千万只蚂蚁正往那一个地方爬去。

    他难受得紧。

    桑榆察觉到他的异样:“容瑾西,你……”

    他一低头吻上她的唇,将她要说的话全部压了回去。

    他疯狂的夺取她唇齿之间的芬芳,女人,我一定要睡服你,这样的话,你才会断了对欧亚纶的念想。

    这个想法挺可笑的。

    容瑾西一面嘲笑自己此时的智商,一面急不可待将手伸进她的衣服。

    夏桑榆推不开压在身上的他,便干脆一口咬了下去。

    “嘶——”

    他从她唇上离开:“夏桑榆,你属狗的吗?”

    夏桑榆坐起身,面无表情的说道:“契约第二条,契约期内,你不准以任何形式和我发生关系!”

    “……”

    他情难自控,她居然跟他谈契约?

    当时谈这三个条件的时候,他确实对她毫无兴趣。

    谁知道这才结婚几天,他就一再失控。

    看了看她紧绷着的漂亮小脸,他心里也觉得有些窝火:“夏桑榆,你少在这里自作多情了!你以为我想和你发生关系?我是看你一而再再而三的挑,逗我,我不给出回应就显得太没礼貌……”

    这事儿都能和礼貌扯上关系,夏桑榆真是服了他了。

    她沉着脸不想搭理他。

    他也不想主动与她示好,嗯,千万不能惯着她!

    百无聊赖,他开始玩手机。

    几分钟后,他脸色森寒,抬眼冷冷看向她:“夏桑榆,你还有什么好解释的?”

    说着,将手机扔到她的怀里。

    她拿起来看了一眼,也是变了脸色。

    刚才在咖啡馆,欧亚纶刮她鼻头,帮她擦拭嘴角巧克力酱的照片,被人放到了网上。

    无孔不入的狗仔队,居然还给这两张照片配了一个十分有噱头的标题:国民男神约会旷世夫人,亲昵暧妹全程虐狗。

    她抬眼看向容瑾西:“不是这样的。”

    容瑾西冷嗤一声:“我在听你的解释!”

    “我们只是谈工作……”

    “嘁!谈个工作都能谈成这样,夏桑榆你可真有本事。”

    “你爱信不信!反正我们就只是谈工作而已!”

    “你还嘴硬?下一次是不是要逮到你们两个在床上你才会承认你们之间有问题?”

    “容瑾西,你脑子里能不能别老想着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乱七八糟的事情不是我想出来的,是你自己做出来的!”

    “我做什么了?”

    “你做了什么你心里不清楚吗?”

    “无聊!我懒得理你!”

    夏桑榆侧过身子,不想再与他逞口舌之能。

    容瑾西气得不行,打电话给容淮南道:“马上准备一份儿《帝宠》的版权改编合同,送回来!”

    容淮南有些惊讶:“现在吗?”

    “当然是现在!一个小时后我就要见到这份儿合同!”

    容瑾西挂完电话,冷笑着说:“现在满意了?”

    夏桑榆道:“你让容淮南在合约里面加上一条,这剧必须要欧亚纶主演!”

    “夏桑榆你别得寸进尺!”

    容瑾西耐心耗尽,脾气再度火爆起来:“我劝你趁早死了这条心!只要你一天是我的妻子,你就一天别想和欧亚纶在一起!”

    桑榆无奈的解释说道:“我没想和他在一起!我只是想要请他来出演男主角,这是我的承诺,这也是夏桑桑的心愿!”

    “夏桑桑?夏桑桑不就是你自己吗?”容瑾西黑瞳中怒火跳跃:“别解释了!我知道这是你的心愿,可是你难道不知道吗?自从嫁给我容瑾西的那一天起,你的所有心愿便注定不能与别的男人有关!”

    “我懒得给你解释!”

    其实,真的要让她解释,她也解释不清。

    就算她解释清楚了,他也不见得会相信。

    两个人就这样互相冷眼相对,一路回到了容氏公馆。

    夏桑榆径直上楼,房门一关上就开始给欧亚纶打电话:“欧先生,怎么回事儿,我们的照片怎么会出现在网上?”

    “抱歉呀桑桑,我也没想到会被人偷拍!”

    欧亚纶的声音清润如细细春风:“桑桑,我理解你现在的处境,所以我五分钟之前已经发了一份声明,希望能把这事儿对你的影响降到最低!”

    他发了声明吗?

    她一路上都只顾着和容瑾西赌气,还没来得及看呢。

    不过,欧亚纶这积极配合的态度,倒是有些出乎她的意料:“欧先生,谢谢你!”

    “别叫我欧先生,以后你就叫我亚纶吧。”

    “亚纶?”

    桑榆有些拗口的试着叫了一声,欧亚纶就在电话那边欣喜的答应道:“嗯!没想到我的名字从你的口中叫出来,会是这么好听!”

    桑榆笑了笑:“那你以后也别叫我桑桑了,你叫我桑榆吧,我现在是夏桑榆!”

    他有些抗拒:“可是我喜欢叫你桑桑。”

    “……”随便吧,反正也只是一个名字而已,不重要的。

    两人聊了几句,挂断了电话。

    她上网看他的澄清声明,看完后只觉得满满都是尴尬。

    这哪里是澄清声明?

    这字里行间满满都是对她的保护嘛,什么不要连累她呀,不关她的事儿呀,请媒体和大众放过她呀……

    不解释不澄清恐怕还好点。

    他这份儿声明一出去,搞得她自己都怀疑和他之间的关系不清不楚了。

    想想也真的觉得好奇怪,欧亚纶和她之间明明是第一次见面,他怎么就会对她表现得那么亲昵那么自然呢?

    她绞尽脑汁,也没办法从夏桑桑的那份儿记忆当中找出他们曾经认识的记忆。

    难道他是被她的三年痴情感动了?

    她正百思不得其解,容瑾西推门走了进来。

    啪一声,一式两份儿的合同扔在她的面前:“签了它!”

    桑榆翻看了一下,固执的说道:“我说过,这剧必须由欧亚纶做主演我才能签!”

    容瑾西抬脚就将旁边一盏落地灯踹在粉碎:“夏桑榆你别得寸进尺!”

    他浑身都是燥意。

    今天这事儿,忍到现在早就已经超出了他的极限。

    这个女人,她的心是石头做的吗?

    她难道就看不出他一直都在妥协,一直在退让吗?

    她还想要怎样?

    要他把欧亚纶那个花瓶男签过来?

    然后他天天看着自己的小妻子与这个花瓶男在他眼皮子底下搞暧,昧?

    一想到她妩媚的姿态即将落入别的男人眼里,他整个人更是狂躁的只差一个火星子就要原地爆炸了。

    他将夏桑榆从椅子上一把拎起:“夏桑榆我警告你,惹怒了我,我有一万种方法让你跪地求饶!”

    “容瑾西我也提醒你!你没权干涉我的事情!我们早就说好,我只替你和温驰的关系做遮掩,其余的事情咱们互不相干!”

    她也不是个好脾气的女人,挣开他的钳制,直着嗓子就大声嚷嚷起来。

    容瑾西眸色瞬间暗沉下去:“你又扯我和温驰干什么?我和温驰清清白白……”

    她冷嘁一声:“你们清白还是不清白,我有眼睛,我自己会看!”

    然后她将那两份儿合同啪一声拍在他的胸膛上:“容先生,既然要合作《帝宠》,那就请你拿出一点儿合作的诚意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