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46章 居然背着我出门勾搭别的男人
    “桑桑,你是个聪明女孩儿,你看你才嫁过来几天,瑾西就把温驰送出去了……,只要你肯用心,肯努力,你一定能拴住瑾西的心,也一定能怀上瑾西的孩子!”

    容老爷子拉着桑榆的手,语重心长的继续说道:“桑桑呀,爷爷代表整个容家拜托你了,你一定要给瑾西生个孩子呀……”

    桑榆被逼得没有办法,只得点头说:“我尽量吧!”

    这个回答只算得上敷衍,却还是让容老爷子开心不已。

    在佣人老陈的搀扶下,老爷子高高兴兴去吃早餐去了。

    夏桑榆却憋了满满一肚子的苦水。

    容瑾西和温驰藕断丝连,这种情况下,她怎么可能怀得上孩子?

    陪容老爷子吃了早饭后,她简单收拾了一下,出门前往彼岸咖啡馆。

    彼岸咖啡馆位于繁华商业街。

    好在现在是上午,咖啡馆的人并不多。

    她刚刚走进去,一个服务员笑脸迎了上来:“请问是夏小姐吗?”

    “我是!”

    “夏小姐,请跟我来,欧先生已经等你很久了!”

    服务员把她带进了一个装修得极为精致的雅室。

    进门之前,夏桑榆对于欧亚纶颠倒众生的容貌已经有了心理准备,可是在见到他本人的时候,还是觉得心房狠狠窒息了一瞬。

    这个世上,怎么会有如此令人心动的男人!

    轮廓分明却不失优雅俊眉的脸庞,乌黑深邃的眸子像是蕴着万千星火,只一眼就令人沉溺其中,难以自拔。

    他安静的时候冷峻如石,眉眼如画。

    他望着她轻笑的时候又宛如有鸿羽飘落,细雪飞舞。

    这种感觉,简直是要命得很。

    她望着他怔怔发愣的时候,他已经起身迎了上来。

    唇角微弯,笑靥如蜜:“来了?”

    她听见自己的声音在像个花痴少女一样发颤:“嗯……,对,对不起,我来晚了……”

    “不晚,是我早到了!”

    他替她拉开软椅,动作优雅,绅士风度十足。

    他从她身边走过的时候,淡淡的薰衣草味道让她脸颊微微红了红。

    欧亚纶帮她要了一杯卡布奇诺和一份儿黑森林蛋糕。

    “我记得你说过,你最喜欢这家咖啡馆的卡布奇诺和黑森林蛋糕……”

    欧亚纶见她一脸茫然,便又问道:“难道我记错了?”

    桑榆连忙摆手,口不对心的说道:“不不,你没有记错!我确实挺喜欢卡布奇诺和黑森林蛋糕……”

    卡布奇诺的暗语是暗恋的味道,我喜欢你,我爱你,可是我不能告诉你。

    就好像夏桑桑对欧亚纶的感情一样。

    她突然想起有什么地方不对,抬眸问道:“欧先生,你怎么会知道我喜欢这家咖啡馆?”

    “你邮件里告诉我的呀!”

    “邮件?那些邮件你都收到了?”

    “当然,一共十二封,我都收到了。”他含笑望着她:“你越长越漂亮了!”

    桑榆有些脸红。

    不是因为被夸漂亮,而是因为那十二封邮件里面,满满的全是爱慕之词。

    她不是夏桑桑,不能代替她去继续喜欢这个男人。

    可是这具身体,对这个男人有着疯狂的向往,这一点她根本没法自控。

    他就只是这么静静注视着她,她就已经面色桃红,心跳加快了。

    欧亚纶不想看她太尴尬,岔开话题道:“《帝宠》是你写的?”

    她十分心虚的回道:“是。”

    “写得不错,我已经将你和你的《帝宠》推荐给了江宜民,可是他说你还需要考虑?”

    “是的!我可能还需要一两天才能给你答复。”

    “是因为容瑾西吗?”欧亚纶望着她蝶翼一样不断扑扇的眼睫毛,柔声说道:“很抱歉我现在才给你回应……,我也没想到你会突然之间就嫁给了容瑾西……”

    桑榆抬起眼睫,错愕的望着他:“欧先生,你的意思……?”

    “是我不好!我应该早点给你联系!”

    早点联系是什么意思?

    早点联系,她就不用嫁给容瑾西了?

    这话怎么听来听去都感觉这么奇怪呢?

    桑榆还没回过味儿来,欧亚纶沉郁的声音又道:“你跳海自杀那天,我正在参加颁奖礼,拿到影帝称号的时候我一丝喜悦都没有,我当时站在领奖台上,就在心里暗暗发誓,一定要将你为我写的《帝宠》拍成电视剧,我一定要出演里面的男主角……”

    “……”

    夏桑榆被噎住了。

    男神大人,我们以前认识吗?

    他是被万千粉丝供奉在神坛上的国民男神,她是内向文静的普通少女,他们之间的成长轨迹毫不相同,除了那十二封邮件根本就毫无交集。

    既然从无交集,那他干嘛要说这么奇怪的话?

    她讷讷望着他,脑子里面念头急转,却不敢冒然多说一个字,生怕一开口就说错话。

    片刻后,他倏然笑了起来,伸手在她的鼻头上面刮了一下:“干嘛这么傻傻看着我?”

    刮鼻头,这动作简直太过亲昵了。

    她脸色更红。

    恰好这时候咖啡和点心来了。

    她低下头,开始大口大口的吃点心喝咖啡,以此来掩饰自己的尴尬。

    欧亚纶看着她,脸上的笑容慢慢敛去,取而代之的是一抹怜惜与心疼:“事情我都了解过,是你姐姐出卖了你,用你去换《云锦欢》女主角的位置……,你放心,我会帮你出这口气的!”

    她抬起头:“不用!我已经惩罚过她了,她没有签下女主角的合同,她现在只在剧组里面演一个丫鬟。”

    谈起这事儿,她眼神中有异样的神采掠过。

    毕竟,亲手报仇出气这种感觉还是挺带感的。

    欧亚纶望着她,叹道:“你长大了!”

    桑榆心里翻了一个白眼,废话,什么叫你长大了?

    她将面前的蛋糕推开:“欧先生你肯定很忙吧?我就不耽搁你时间了!”

    嘴唇上沾着的巧克力酱,透着蛊惑的意味儿。

    欧亚纶眸色沉了沉,十分自然的伸手将她唇上那点儿巧克力酱轻轻拭去:“瞧你,跟小馋猫似的。”

    柔软宠溺的语气,让夏桑榆的脸一下子又红了起来。

    她本能的往后面避了一下:“时间不早了,我们走吧。”

    他期待的问:“那《帝宠》的事情?”

    “我明天再给你答复好吗?”

    “好!我等你的电话!”

    欧亚纶站起身:“我送你吧?”

    她连忙摆手:“不用不用!我如果跟你一起出去,肯定会被你的女粉丝掐死!”

    “不会!我不会让她们认出我!”

    欧亚纶当着她的面,把鸭舌帽,大口罩,大墨镜一一戴上。

    容貌五官藏了个严严实实,就算迎面碰上也没人会将他与男神大人欧亚纶联系到一起。

    两人刚刚从咖啡馆出来,容瑾西的声音突然从后面传来:“夏桑榆?”

    夏桑榆回头看过去:“瑾西?你怎么在这里?”

    容瑾西大步上前,眸色愠怒的在她和欧亚纶身上来回看了两眼,冷声问道:“他是谁?”

    “一个朋友!”桑榆转身对欧亚纶说:“你先走吧,我明天给你打电话!”

    欧亚纶没有走。

    他摘下墨镜,摘下口罩:“容先生你好,我是欧亚纶,是桑桑的朋友!”

    看上去很礼貌,实际上暗藏挑衅。

    这一点,只有容瑾西能感觉到。

    容瑾西心里的不悦原本只是一个小火苗,在看见欧亚纶这张脸的时候,他的小火苗瞬间就成了焚天灭地的滔天大火。

    “欧亚纶?夏桑榆,你居然背着我偷偷出门勾搭别的男人?”

    “你不也和你的温驰小心肝一整夜在一起吗?”

    桑榆本来不想反唇相讥,奈何温驰站在不远处,一直用一种怨毒憎恨的眼神不停削她。

    她忍无可忍,这才讥诮又道:“你可以夜不归宿,我为什么连出门谈事儿的权利都没有?”

    “你……”容瑾西气结,上前两步将她猛然拽了回来:“你别忘了,你现在是有夫之妇!”

    他火气上来就显得十分暴躁,拽她回来的动作看上去也十分粗暴。

    桑榆毫无防备,又穿着高跟鞋,被他一拽之下,右脚一崴,疼得她惨叫一声,脸色发白就往地上摔去。

    容瑾西和欧亚纶几乎同时伸手扶住了她:“小心!”

    她疼得直哆嗦:“疼,疼死我了……”

    容瑾西冷冷睨了欧亚纶一眼:“欧先生,请把你的手收回去,她现在还是我的妻子!”

    欧亚纶不在意他的态度,只关心的说:“我刚才听见她腿骨咔嚓了一声,怕是扭伤了……”

    “我的妻子,不需要你关心!”

    容瑾西冷声说完,将她拦腰一把抱起,大步往不远处的车上走去。

    温驰在身后追着喊道:“瑾西哥哥,瑾西哥哥你等等我,你别把我一个人丢在这里呀……”

    可惜他的瑾西哥哥根本没有回头,上车之后,很快就走了。

    温驰的眼泪瞬时夺眶而出,哽咽道:“瑾西哥哥……,你答应今天陪我的……”

    他不惜自残才换来一天的陪伴,却因为夏桑榆一个崴脚就泡汤了。

    他恨恨不平,跺脚骂道:“贱女人,不就是契约妻子嘛,还真把自己当回事儿啊!”

    欧亚纶转身看向他:“你刚才说什么?什么契约妻子?”

    温驰余气未消,磨牙恨道:“告诉你也无妨!瑾西哥哥是为了能够长期和我在一起,才娶这个女人为妻的!他们结婚之前就立下契约,婚后互相不干涉,也互相不会发生关系,一年之后契约一结束,他们就会协议离婚……”

    欧亚纶听得目瞪口呆:“契约婚姻?!”

    他就说嘛,桑桑为了拒婚不惜跳海自杀,怎么可能一转眼就心甘情愿嫁给容瑾西这个人所共知的gay公子?

    原来是为期一年的契约婚姻。

    他心情似乎好了些,冲温驰淡淡一笑:“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