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45章 男神大人么么哒
    她披散着柔顺的头发,清丽如玉的小脸上神色懵懂迷糊,睡裙有些松垮,露出半块香滑柔美的肩头。

    楚楚可怜的样子,更是惹得人想要尽情蹂,躏。

    容瑾西喉头发紧:“你别诱,惑我了……,不就是想要成为我的女人吗?好,我今天晚上就成全你!”

    他扑过去,直接就将她的睡裙扯了下来。

    香软如雪的身体在迷离的灯光下有一种玉一般的光泽,形状超乎想象的完美,手感也是超乎想象的柔软。

    他承认,他心动情动已然失控,这一刻,他只想得到这个衣衫半褪的小妻子。

    夏桑榆昏昏然,依旧还在沉沉的醉意当中。

    她体内的燥热原本都消减了下去,趴在地上只想好好睡个觉,没想到他居然又来撩拨她,害得她成熟的身体很快就有了反应:“瑾西……”

    容瑾西用亲吻回应着她。

    从嘴唇,到锁骨,再一路向下。

    她的身体明明青涩敏感,可是她的动作又是如此成熟和大胆,容瑾西禁欲多年,根本抵挡不了。

    他正要褪下身上最后一块布料,正要将她完全的占有,手机突然响了。

    这时候,已经快深夜十二点了。

    谁会打电话?

    更何况,他的手机十一点就自动切换了成了勿扰模式,除了温驰,别人根本打不进来。

    他不想接温驰的电话。

    特别是这种半夜三更的时候,温驰打电话过来,大不了也是说一些诸如想你爱你离不开你之类的话。

    他不想再给温驰留有任何幻想。

    纠缠不清对谁都没有好处。

    他本能的就要挂断电话,可是手指伸出去的时候,脑子里面鬼使神差的居然出现了温驰悲戚抽泣的模样……

    心一软,他还是将电话放到了耳边:“温驰怎么了?”

    温驰带着哭腔的声音传来:“瑾西哥哥,我想你,你是我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爱人,我离不开你……,我真的离不开你……”

    容瑾西俊眉微皱:“你怎么又哭了?你……”

    话还没有说完,夏桑榆就像一根儿柔软的藤蔓一般从后面缠了上来:“瑾西,我要嘛……”

    她刚才被他撩拨着,都快飘到云端上面去了。

    她渴望着他的进一步动作,他却将她晾在一边,一个人接电话去了。

    她飘在半空中等不到他的后续动作,只得缠过来,一面用身体磨蹭他,一面软声哼哼:“瑾西,瑾西……,我要嘛……”

    温驰在电话那边听到她这样的哼哼声,顿时哇一声哭了起来:“瑾西哥哥,你为什么要骗我?呜呜,你明明说你们只是契约婚姻,你说你不爱她,你说那床你们一人睡一半儿,你说你们连头发丝儿都不会碰到一起,那你们现在这样又算什么?”

    容瑾西体会到了冰火两重天的酸爽。

    温驰的哭诉让他兴趣全无,可是夏桑榆的亲昵又让他觉得血脉喷张。

    迟疑片刻,他安慰说道:“温驰,时间不早了,你早点休息,明天你还要上班呢!”

    “上班儿?我才不要上班儿呢!”

    温驰又哭又闹,在那边抽噎道:“瑾西哥哥,你怎么能这样对我?呜呜……,就为了这么一个女人,你居然背叛了我们十多年的感情,瑾西哥哥,我好失望,我真的好失望……”

    “温驰!温驰……”

    温驰已经挂断了电话。

    容瑾西握着嘟嘟作响的手机,心里突然升起了些不祥的预感。

    他翻看手机,果然发现温驰在打这个电话给他之前,还发了两张照片和一份儿十二秒的小视频过来。

    视频里面,温驰用锋利的刀子割开了手腕,鲜红的血一下子就顺着手腕流了出来。

    那两张照片,第一张是温驰斜躺在浴缸里,浴缸里面的水是清的。

    第二张还是温驰躺在浴缸里,只不过浴缸里面的水已经被他手腕上流淌下来的鲜血染成了淡红色。

    容瑾西脑子嗡了一声:“温驰!”

    温驰居然自杀了!

    他急忙就想要穿衣服去温驰那边,然而一动之下,才发现夏桑榆斜靠在她的怀里睡着了。

    她成熟姣好的身体在这一刻摆脱了浴望的操控,显出一种异乎寻常的美好与圣洁。

    他低头亲吻了她的额头,将她轻轻放在枕头上,又扯过柔软的被子替她盖上。

    夏桑榆一整晚都处于晕晕乎乎神识不清的状态。

    她并不知道醉酒之后的她,有多大胆,有多惹火。

    她更不知道容瑾西引以为傲的自制力是如何节节溃败,最后差点就把持不住,与她生米煮成熟饭了。

    第二早上,她从异常宽大的婚床上醒过来,回忆起昨晚的事情,只觉得像是做了一个十分凌乱复杂的梦。

    梦里面,她和欧亚纶好像在拍戏,戏里面全是搂搂抱抱情情爱爱的镜头……

    呃,现在想想,都觉得好羞涩。

    这一定是她太想把帝宠变剧了,所以才会做这样一个莫名其妙的梦。

    她去浴室简单冲洗了一下,换好衣服出来的时候,一个佣人正在帮他们整理婚床,另外一个佣人在收拾地上的玫瑰花瓣和墙角那十几盏香薰灯。

    香薰灯已经灭了,可是上面男女相拥的图像依旧清晰可见。

    夏桑榆拿起其中一盏仔细看了看,赞道:“天呐,这是清代流传下来的秘戏图?”

    女佣红着脸,低声说:“什么秘戏图?”

    这明明就是情,色,图画嘛,怎么又扯上秘戏图了呢?

    夏桑榆耐着性子解释说:“这东西我以前在国外的性博物馆见到过,说起来也是一种文化呢……,最难得的是这些秘戏图都是出自清代某位大家之手,如果是真迹的,应该很有收藏价值!”

    这种东西,如果用晴色的眼光去看,就会显得十分晴色甚至下流。

    可如果换用艺术的眼光去看,便只会觉得惊艳和赞叹。

    她说了一大通,女佣自然是听不懂。

    她将香薰灯还给女佣,随口问:“容先生呢?”

    “容先生昨天晚上出去之后,一直到现在都还没有回来!”

    “他昨晚没回家呀?”

    她以为他只是早起,没想到居然是一整夜没回来。

    佣人察觉到她情绪中的不满,声音更低了:“是的!”

    “……”

    夏桑榆秀气的眉毛慢慢皱了起来,这都还在新婚期呢,怎么就夜不归宿了?

    如果被媒体拍到,舌吻再多次只怕也挽救不了。

    她摸出手机,想要给容瑾西打个电话问问他是怎么回事,怎么一整夜都不回来。

    还没拨号,一个陌生的手机号先就打了进来。

    她将电话放在耳边:“喂!”

    一道清朗悦耳如潺潺流泉的声音传来:“是夏桑桑吗?”

    她愣了一下:“我是……”

    对方说:“桑桑,我是欧亚纶!”

    “欧亚纶?”她怀疑自己听错了:“你是欧亚纶?”

    “是的!我是欧亚纶!”

    “……”桑榆短暂的沉默后,声音就变得有些结巴起来:“请,请问你找我……”

    “我找你是想谈谈《帝宠》的事情,你上午有空吗?我在彼岸咖啡等你!”

    “有空有空,我有空!”

    “那好!不见不散!”

    “嗯!不见不散!”

    挂断电话,桑榆怀疑自己是在做梦。

    偷偷在胳膊上拧了一把。

    很疼,不是梦。

    欧亚纶,国民男神,居然真的给她打电话了。

    他要约她谈《帝宠》的事情!

    昨天是八喜影视的江导打来电话,今天是八喜影视的头牌影帝欧亚纶打来电话,这诚意满满的架势,《帝宠》多半就会签给八喜了。

    不过,在签给八喜之前,她还是觉得应该给容瑾西说一声儿。

    电话打通后,传来的却是温驰的声音。

    “夏桑榆,你别缠着我的瑾西哥哥了,他不爱你,他永远都不会爱你!”

    “温驰,怎么是你接电话?容瑾西呢?”

    “瑾西哥哥还在睡觉!夏桑榆我告诉你,你既然是契约妻子就做好契约妻子的本分,别想着用你的身体来引,诱我的瑾西哥哥,更别想着霸占我的瑾西哥哥!”

    “无聊!”

    大清早的好心情,都被温驰这个小混蛋给破坏了。

    这容瑾西也真是的,既然那么放不下温驰,就将温驰接回来住嘛,要丢人也丢在家里,在外面搞出什么风波,她可收拾不了。

    夏桑榆挂断电话,下楼去吃早饭。

    容老爷子一大早就跑过来验收成果,结果一过来,就从佣人口中听到容瑾西一整晚都没回来的消息,顿时气得躺在沙发上直哼哼:“瑾西呀,你这浑小子,啥时候才懂事哟……”

    “爷爷你别生气,当心你的身体。”桑榆递给老爷子一杯热茶。

    容老爷子不接热茶,却抓住桑榆的手道:“桑桑,桑桑你答应爷爷,你帮瑾西生个孩子吧……”

    “爷爷,你这个要求也太那啥了吧?”

    “桑桑,你就看在爷爷我是快要入土的人的份儿上,你就答应我吧,你帮瑾西生个孩子,我在九泉之下也会感激你的!”

    “大清早的,你说什么九泉之下呀!”

    “你是不答应?哎哟哟,你们这是诚心想要气死我哟……”

    容老爷子一面捶着胸口唉声叹气,一面又转过身问身后的佣人:“老陈啊,我的墓地选好了没有……”

    桑榆忙道:“爷爷!你瞧瞧你这是说的什么话嘛,你身体这么硬朗,活到一百岁也是没有问题的,你好好的提什么墓地呀!”

    “活不到一百岁咯!你不答应给瑾西生孩子,我从今天开始我就绝食……”

    “爷爷!您别闹啦!”

    桑榆简直被容老爷子磨得没有办法:“爷爷,生孩子得两个人一起努力才行呀,你光逼我没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