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44章 一脚踹她下床
    “好!你找机会将这个东西插在乔玉笙手机的充电接口上,插上之后,这上面会有一个红色的小提示灯,大约十秒到十五秒之后,这个红色的小提示灯就会变成绿色,你再把这东西从乔玉笙的手机上拔出来……,懂了没有?”

    容瑾西一面说,一面用自己的手机做示范。

    插上,十秒到十五秒之后,红灯变绿灯,再拔出来。

    杨蓉蓉不笨,很快就明白过来了:“容先生,我懂了!”

    她没有问这金属片是什么。

    反正容先生是有权有势的大人物,她照着他的话去做,终归是亏不了的。

    容瑾西在医院和杨蓉蓉见面的同时,醉醺醺的夏桑榆已经被手机吵醒了。

    她抓了抓有些凌乱的头发,接电话道:“玉笙,怎么了?”

    乔玉笙哭着说:“桑桑,桑桑你一定要帮帮我……”

    “又怎么了?”

    “桑桑,我需要一笔钱……”

    “多少?”

    “十万!你借给我十万块吧,我以后有钱了一定会还给你!”

    乔玉笙已经走投无路,桑桑是她唯一的救命稻草了。

    夏桑榆的酒意瞬间就散了。

    她坐直身体,认真的思量了一会儿,拧眉道:“乔玉笙,你没钱吃饭,没钱住店,没钱看病我都可以把钱借给你!可是你要用我的钱去养你藏着的那个孩子,我恐怕就无能为力了!”

    “桑桑,求求你了,你一定要帮帮我!”

    “我一直都在帮你呀!我早就给你分析过你眼前的处境,以你目前的实力,你根本养活不了一个孩子!”

    “呜呜,那我怎么办啊?”

    “把孩子交给夏挚老先生,夏挚老先生会给你一笔钱,一笔足够你挥霍一生的钱……”

    夏桑榆一直都想要乔玉笙将孩子交出来,而现在,似乎正是个最好的时机。

    逼一逼,这个孩子乔玉笙就藏不住了。

    乔玉笙却在电话里面呜呜的啼哭,断断续续的说道:“呜呜,我舍不得这个孩子……,我先天性输卵管畸形,这个孩子就是上天给我的补偿,失去他,我就永远都不会有自己的孩子了……”

    “那你随便吧!我也懒得管你了!”

    桑榆冷淡又强硬的丢下一句,啪一声挂断了电话。

    她明眸中有寒光湛湛,双手已经无意识的攥成了拳头。

    乔玉笙这个该死的女人,脑回路不知道是怎么长的,都已经走到这种山穷水尽的地步了,居然还想要霸占她的儿子。

    她心里虽然有些担心,可还是决定逼一逼乔玉笙。

    容瑾西拉开车门,见她酒醒了还有一些意外:“酒醒了?”

    “嗯!我根本就没醉,就是太困了,不知不觉睡着了。”

    她往里面挪了挪,把足够的空间留给了他。

    因为孩子的事情,两个人一路上都是各怀心事,连话都没怎么说两句。

    回到容氏公馆,已经快要到晚饭的时间了。

    容淮南和金宝宝是很少在家吃晚饭的,阮美玉住在北院儿,有她自己的厨师和佣人,一般情况下,也不会来主楼这边。

    所以晚上吃饭的时候,就只有瑾西桑榆两口子和容老爷子三人。

    饭菜十分丰盛,容老爷子带来的药酒也十分香辣顺口,三人说说笑笑,气氛十分的和谐融洽。

    夏桑榆闻着那药酒挺香的,原本还想要喝一小杯,没想到她刚刚喝了半杯,就趴在桌子上不省人事了。

    其实,她以前酒量真挺好的。

    没想到这具身体对酒精十分敏感,真正是一沾酒就醉了。

    容瑾西抱起她:“爷爷,桑榆醉了,我先送她上去休息。”

    “去吧去吧,你们都好好休息!”容老爷子笑眯眯的神色当中,有一抹不易察觉的得逞的味道。

    容瑾西抱着夏桑榆一进屋卧室,整个人就呆住了。

    只见卧室里面洒满了娇艳的玫瑰花瓣,墙角点着香薰灯,香薰灯的灯罩上面,是男女男女各种姿势相拥纠缠的图像。

    真的很羞涩,因为有的图像还在动。

    不用问,他也知道这是爷爷吩咐下人安排的。

    将夏桑榆放在床上,他转身就想要去开大灯。

    衣角却被桑榆紧紧拽住“瑾西,别走……”

    她双颊酡红,呼吸急促,嘴唇向花瓣一眼微微张开,似乎正在邀请他去品尝其中的甘美芬芳。

    他喉结微微滚动,瞬间就觉得体内有燥热涌动。

    这种感觉熟悉有陌生,他的浴望正在体内奔涌,急切的需要一个宣泄的出口。

    他抬手扯掉领带:“夏桑榆,这可是你先主动的……”

    桑榆迷迷糊糊间也觉得身体异样的酥痒难耐。

    她是活过两世的成熟女人,自然清楚自己现在想要什么。

    迷离的视线当中,俊朗的男人正在扯领带,正在急切又克制的解衬衣纽扣,一颗,两颗……

    再完美不过的健壮身材坦露在她的面前,小麦色的肌,肤,胸前两点暧妹的茱萸,微微隆起的腹肌,引人想入非非的人鱼线……

    她简直看呆了过去。

    这世上,真的有这么完美的男人,这么完美的身材吗?

    她脸红心跳,撑起身体扑进了他的怀里:“瑾西……”

    容瑾西被她一下子扑倒在柔软的大床上,下一秒,他被她压在了身下。

    他有些恼,这种事情,难道不应该是男的在上面吗?

    正要翻身寻找主动权,她已经急切的低头吻了下来。

    吻就吻吧,她那双柔软无骨的小手还十分不老实,直接往他人鱼线的尾端摸去。

    他浑身仿若触电一般,一股从未有过的感觉沿着尾椎骨直往天灵盖而去。

    他一个激灵,急忙抓住她邪恶的小手:“夏桑榆,你知不知道你现在是在干嘛?再这样下去,会发生什么事情可不是我能控制得了的!”

    她扑扇着春水汪汪的明眸,又绵又糯的声音道:“我知道呀,我在牺牲色相诱,惑你啊……”

    她再次偎进他的怀里,软声哀求道:“瑾西,把我的《帝宠》变剧吧,求求你,你就帮我完成这个心愿好不好嘛……,只要你帮我完成这个心愿,你要什么我都答应你……”

    他眼瞳中跳跃的浴火瞬间暗了暗。

    她是为了帝宠!

    只要能把帝宠变剧,不管在这床上的是谁,她都会心甘情愿奉上自己的身体吧?

    这样的想法就好像一盆冰水,直接将他体内的浴火浇灭了大半。

    他将她推开一些,沉声问道:“夏桑榆,你爱我吗?”

    夏桑榆眸光迷离,望着他吃吃笑道:“瑾西你开什么玩笑?你忘了吗?咱们是契约婚姻,一年之后就桥归桥路归路……,什么爱不爱的,男人和女人之间不就这么点儿事吗?”

    说着话,她又扑过来,对着他上下其手,动作笨拙的去解他的裤扣。

    他突然生厌,将她猛然推开,站起身就去了洗手间。

    花洒莲蓬下面,他混合着情浴与愤怒的俊脸格外迷人,也格外危险。

    他讨厌女人,更讨厌在床上谈价钱谈条件的女人。

    他容瑾西这一生,就算只能与自己的右手为伴,也绝对不会去碰这样的女人。

    从浴室里面出来的时候,他紧绷的身体已经得到了有效的舒缓。

    可是回到卧室,看到床褥上那个以一种撩人姿态半睡半醒躺着的女人,他又瞬间看直了眼。

    短暂的心猿意马之后,他愤怒的吼道:“夏桑榆,滚回你的位置上去!”

    夏桑榆迷迷糊糊之间,只觉得头脑更加晕乎,心房噗通噗通跳得厉害,好像有什么东西要从里面迸出来一般。

    她含糊答应一声,撑着双手,模模糊糊往自己该睡的那半块床爬去。

    容瑾西看着她像条小宠物一样爬来爬去,刚刚被遏制下去的浴望再次汹涌的滋生出来。

    “该死!”低咒一声,他避开了视线。

    假装自己眼瞎,什么都看不见。

    他躺到床上,拉过被子盖在身上,催眠自己说,我一个人在睡觉,这张床上只有我一个人,我很困,我什么都不想想,什么都不想做,我只想放松,放松,睡觉……

    身边的女人突然翻了一个身,绵软的声音哼哼道:“桑桑你放心,我一定会将帝宠变剧……,我一定会让他演男主角的……,我答应过你的事情,一定都会做到……,我发誓,我一定可以……”

    余下的话都化成了一声唉哟。

    因为容瑾西忍无可忍,一脚将她踹下了床。

    容瑾西气闷坏了。

    一个化瓶男,到底哪儿好呀?

    别的女人对着化瓶男怎么发花痴都可以,可他容瑾西的女人绝对不行!

    她对那个男人如果再这么念念不忘,那么他只有想办法阻拦《帝宠》的改编了。

    容瑾西有些烦躁。

    他翻了个身,又想着自己这是怎么了?不说好只是为期一年的契约婚姻吗?不是说好一年之后就分道扬镳互不干涉吗?

    她要喜欢谁,要为谁写小说那都是她的事情,与他有什么关系?

    香薰灯不断散发着甜腻催人的香气,灯罩上面那对男女在灯光的映照下鲜活生动,活色生香。

    浴望再次变得如岩浆一般滚烫。

    他转过身正想要将身边的女人揽入怀中,却见床上空荡荡的,只有他一个人。

    夏桑榆躺在冰凉的地板上,反而睡得十分舒服。

    只不过她的舒服并没有维持多久,便被容瑾西捞起来,十分粗暴的扔回了大床。

    床虽然很软,她还是被震得清醒了一些:“又干嘛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