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43章 天上同时掉下两个馅儿饼
    八喜影视?

    欧亚纶推荐的?

    这是天上掉馅儿饼了吗?

    只要把《帝宠》签给八喜影视,并且由欧亚纶主演的话,那她对夏桑桑的两个承诺就算完成一个了。

    她张口就要答应,脑海里面突然出现容瑾西那张轮廓完美的禁欲脸,还有他那双总是冷冽漠然的墨色眸子。

    不知道为什么,她迟疑起来:“我……,我可以先考虑两天再给你答复吗?”

    “可以!你考虑好之后,可以随时打这个电话联系我!我姓江,江宜民!”

    天呐,江宜民?

    大名鼎鼎的江导?

    夏桑榆还想要与江导讨几句近乎,那边已经挂断了电话。

    她握着手机,怀疑自己是在做梦。

    《帝宠》如果签给八喜影视,铁定就会是欧亚纶出演男主角,然后再由江导监制拍摄,这部剧想不红都难呀!

    她刚才真是脑子抽了,居然说还要考虑两天,这有什么可考虑的?

    对于《帝宠》来说,这明明就是最好的选择嘛。

    她正后悔,手机又响了。

    容淮南打来的。

    她将手机放在耳边,还没开口,容淮南先就说道:“月下独舞小姐,我这里有个好消息,你要不要听?”

    “你怎么知道我是月下独舞?瑾西告诉你的?”

    “对!瑾西让我和你谈谈《帝宠》的事情……”

    容淮南在电话里面吧啦吧啦的说了一通,夏桑榆脑子里面浮现的画面却还是容瑾西将手指横进她口中的场景:不想舔?那是想舔我身上别的地方了?

    她脸颊微烫,敷衍道:“好了容淮南,这事儿电话里面说不清楚,咱们还是晚上回家再说吧!”

    挂断了容淮南的电话,她都还有些云里雾里。

    这馅饼儿不掉就不掉,一掉就同时掉两个,搞得她都不知道应该怎么选择了。

    夏挚老先生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酒酿醪糟走了进来:“桑榆,来,尝尝王婶儿帮你煮的醪糟鸡蛋。”

    “谢谢爸,谢谢王婶儿!”

    醪糟蛋酒香浓郁,酸甜适口,一大碗很快就见了底。

    “真好吃!王婶儿自己焐的醪糟就是香!”

    “还要不要再来一碗?这醪糟还是你王婶儿为你坐月子特意发酵的呢!”

    “嗯,我还想再吃一碗!”

    帝宠的事情有了进展,她心情好,胃口也好,想想醪糟的香味儿,真的觉得可以再吃一碗。

    然而等夏挚亲自去厨房盛来酒香扑鼻的醪糟粉子,她已经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桑榆,桑榆?”

    她脸蛋红扑扑的,不像是睡了,倒像是醉了。

    夏挚慈爱的摸摸她柔顺的头发,眼神湿润的说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你以前酒量不是很好的吗?”

    旷世集团内。

    容瑾西一身凌厉气场,正在召开一场十分重要的高管会议。

    手机震动的时候,他不经意瞟了一眼,看清楚是夏桑榆的手机号,他深邃如瀚海的暗眸顿时有异样的神色闪过。

    “会议暂停,休息十分钟!十分钟后,我希望你们能有更加完美的提案!”

    他拿起手机到旁边专属休息区,唇角一勾,邪笑道:“夏桑榆,感激的话你就不用多说了,今天晚上……”

    夏挚连忙说:“瑾西,是我,我是夏挚!”

    “夏老先生?”瑾西耳根有些发热,为自己刚才的想法而感到羞窘:“桑榆在你哪里?”

    “嗯!她吃了一碗醪糟就醉了,你下班的时候,过来把她接回去吧!”

    “一碗醪糟就醉了?”

    “是的!你如果不方便的话,那我就让杨力……”

    “不用不用,我马上就过来接她!”

    一想到她醉得不省人事,被一个别的男人抱来抱去,他心里就极度的不舒服。

    他拿起外套,对助理道:“王助理,我有事儿出去一趟,你告诉会议室那帮领高薪的家伙,今天不交出一份儿行之有效的提案,就别想着下班!”

    “是!”王助理口里虽然答应,心里却有些疑惑。

    容先生在工作的时候向来严谨专注,他跟着容先生三四年,还从来没见过他扔下开到一半的会议就中途离开的。

    半个小时后,容瑾西的黑色迈巴赫开进了夏氏别墅。

    他进屋的时候愣了一下。

    只见夏挚老先生坐在桑榆的旁边,正用一把竹墨纸扇为桑榆轻轻扇风,那慈爱的神色简直令人动容。

    而那条黑白花色的牧羊犬就乖巧的蜷缩在桑榆的脚边,无聊的用爪子一下一下扒拉她的裙摆。

    画面说不出的温馨,不知不觉,似是触动到了他心中隐匿起来的那一块最柔软的地方。

    夏挚察觉到他的存在,连忙站起身,和善的含笑说道:“来啦,没想到桑榆的酒量这么浅,一碗酒酿醪糟就把她喝醉了。”

    说着侧身让了让:“快把她带回去吧,我担心她这么趴着颈脖会受不了。”

    “好!夏老先生,谢谢你对桑榆的照顾!”

    他长臂一伸,将她轻轻抱了起来。

    她吧唧着粉嫩的嘴,含糊嘟哝了两句,往他怀里偎了偎,更加香甜的睡了过去。

    他抱着她上了车,正要让小宋开车离开,夏挚老先生从屋内走了出来:“容先生,桑榆的手机!”

    “谢谢!夏老先生,我带桑榆先回去了,你保重身体,过几天我和桑榆一起回来看你!”

    “好好,容先生再见!”

    “再见!”

    车子驶出夏氏别墅。

    小宋在前面一边开车一边问:“容先生,现在是直接回家还是去旷世集团?”

    容瑾西看了看怀里温软安静的小妻子,沉声道:“回家!”

    说起来连他自己都不好意思承认,刚才将她一抱在怀里,他的身体居然就奇异的起了反应。

    沉寂多年的浴望已然苏醒。

    他想到得到她,想要占有她。

    他恨不得现在就将她扔在那张宽大的婚床上,将滚烫的浴望深深埋入她的体内。

    这般一想,他瞬时就觉得小腹紧涨,浑身的血液都疯狂的躁动起来。

    就在他绮思翻飞的时候,夏桑榆的手机响了。

    他俊眉微皱,拿起她手机看了一眼,儿子?

    来电显示的备注名居然是儿子?

    她今年才21岁,在他之前,她连男朋友都没有,又哪来的儿子?

    心念电转,他滑动接听,将电话放在耳边,却并不出声儿。

    电话里面,一个带着地方口音的女人声音传来:“桑榆小姐,我是蓉蓉,你让我监视乔玉笙,今天乔玉笙就有动静了……”

    杨蓉蓉说到这里突然住了嘴,警觉的问道:“桑榆小姐?桑榆小姐你在听吗?”

    一道低沉醇厚无比动听的男子声音传来:“我是容瑾西,是夏桑榆的老公,乔玉笙不是摔断了腿骨住在医院里面吗?她还能闹出什么动静来?”

    “是,是容先生啊?”杨蓉蓉小心翼翼的问道:“请问桑榆小姐在吗?我有重要的事情要给她说!”

    容瑾西看了看怀里恬然安睡的小妻子,唇角微扬,磁性的声音道:“她就在我身边,不过她现在浑身发软恐怕接不了你的电话,有什么事情,你都告诉我吧!”

    杨蓉蓉迟疑道:“电话里面说不清呀……,容先生,你方便的话来一趟医院吧,我把事情详细的告诉你……”

    容瑾西往车窗外面看了一眼:“十分钟我到医院找你!”

    “好!我在住院部外伤科D座17楼。”

    “行,待会儿见!”

    容瑾西挂断电话,俊脸上浮上了一层微不可察的的阴霾。

    女人,你到底还有多少秘密是我不知道的?

    儿子?你一个黄花大闺女,哪来的儿子?

    十分钟后,容瑾西一个人去见了杨蓉蓉。

    还没开口,他先就将厚厚一叠钞票递给了杨蓉蓉:“你为桑榆做事,也就是为我做事,这点儿钱你拿着,把事情原原本本告诉我,我不会亏待你!”

    杨蓉蓉感激涕零:“是是!谢谢容先生,谢谢桑榆小姐。”

    “说吧,桑榆还在楼下等我呢!”

    “事情是这样的,桑榆小姐把我安排在乔玉笙的身边,就是想要从乔玉笙的身上查找桑榆小姐生前那个孩子的下落……”

    “夏桑榆的孩子不是死了吗?”

    “孩子还活着,只不过被乔玉笙给藏起来了……,她让我监视乔玉笙,我便一直都不敢离开乔玉笙半步……,今天下午的时候,有一个二三十岁的女人来看乔玉笙,我在外面听到那女人向乔玉笙要钱,还提到了孩子吃喝都很费钱的事情……”

    “乔玉笙真的藏了一个孩子?”

    “听起来,她们之间确实是有一个孩子存在!”

    “后来呢?”

    “后来乔玉笙就和那个女人吵起来了,那女人临走的时候说,如果乔玉笙不给她钱的话,她就将那孩子扔大街上去……”

    “混账!”

    “是呀,那女人可凶了……”

    “乔玉笙是怎么打算的?”

    “她是怎么打算的我不知道,我只知道那个要钱的女人走了之后,乔玉笙就一直在哭。”

    “她没钱给那个女人吗?”

    “她没钱,她的住院费和生活费都是桑榆小姐出的……”

    “原来如此!”

    容瑾西拧着眉头沉吟片刻,从兜里摸出一个指甲盖大小的银色金属片:“杨蓉蓉,帮我做一件事情!”

    杨蓉蓉握了握手中那叠厚厚的钞票,宣誓一般的语气道:“容先生,我愿意为你做任何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