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42章 羞臊得不要不要的
    “啊?没什么!”桑榆回过神,敷衍道:“我在想温驰那个小混蛋呢!”

    他哑然一笑:“温驰今年二十四,比你还大两三岁呢,你这样一口一个小混蛋小混蛋的可不太好!”

    “他不懂事,再活二十四年也是小混蛋!”

    桑榆捧过他递到手边的伯爵茶,轻轻呷了一口:“我刚才在记者面前的表现怎么样?”

    “非常棒!该脸红的时候脸红,该娇羞的时候娇羞,有那么一瞬间,我都差点以为你是真的爱上我了”

    “怎么可能?我可不是那么随随便便就会爱上别人的人!”

    “哈哈,是吗?我对女人也没有感觉!夏桑榆我告诉你,我对女人有脸盲症,所有女人在我眼里都是一模一样的,浓妆艳抹的脸,胀鼓鼓快要跳出来的胸,扭来扭去的屁股……”

    “那在你眼里,我也和别的女人一模一样吗?”

    “你不一样!”

    “哪里不一样?”

    “你脸蛋不如她们美艳,胸部也没有她们鼓胀,走路的时候屁股也没有她们扭得那么夸张……”

    “容瑾西,我怎么听着你好像是在骂我?”

    “哪有骂你?我是在告诉你,在我眼里,你和外面那些妖艳女人是不同的!”

    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闲话,谁都不肯承认刚才曾经有过的那么一点儿心动。

    几分钟后,夏桑榆转入正题道:“瑾西,我想和你谈谈《帝宠》!”

    容瑾西眸色一暗:“不用谈!我们四方传媒是不会投资拍这样没营养没三观的古装剧的!”

    “怎么就没营养没三观了?女主角和男主角因为身份的差异一路艰辛,到最后修成正果多不容易呀,就连金宝宝不也说这部剧很好看吗?哦对了,还有你这边的秘书助理什么的,她们不也都觉得很好看吗?”

    “她们都是女人,女人的眼里只有情情爱爱……”

    “瑾西,这本来就是一部言,情小说,情情爱爱就是主旋律!”

    桑榆叹了口气,正色又道:“瑾西,我给你交个底吧,《帝宠》我是一定要变剧的,如果你没兴趣,我就去找我父亲!”

    容瑾西皱眉提醒:“夏氏集团的重点项目在金融地产,不涉及影视传媒这一块儿!”

    “夏氏集团虽然不做影视,可是我父亲人脉广,帮我找几个有资历拍剧的影视公司还是没有问题的!比如八喜影视,嘉皇传媒……”

    “八喜影视?八喜影视不就是欧亚纶所在的公司吗?”

    容瑾西锐利森寒的黑眸审视着她:“夏桑榆,兜兜转转,你就是想要到欧亚纶身边去,是不是?”

    “容瑾西,你讲不讲道理?我先征求你的意见,你没兴趣我自然要改投别家……”

    “谁说我没兴趣了?我兴趣大得很!”

    他的眼神突然多了些邪魅:“取悦我!让我高兴了,我就让四方传媒的人看看你的帝宠!”

    她将他推开一些:“容瑾西你别闹,我在和你说正事儿呢!”

    “我也在说正事儿呀!”

    他微显粗粝的手慢慢摸上她光洁如玉的脸颊,手指一滑,横进了她的口中:“舔!”

    她瞪大双眼,猛然推开他道:“凭什么?容瑾西你脑子有病吧?”

    “不舔是吗?那是想舔我身上别的地方了?”

    他邪邪坏笑,暗示的意味儿非常之浓。

    她小脸一下子爆红:“容瑾西你够了!”

    “都还没开始呢,怎么就够了?”

    他靠近她,在她耳边轻声说:“你觉得羞臊了?这难道不是你的《帝宠》里面的台词吗?我说出来你都觉得受不了,那你要我如何把它拍出来?”

    “……,这……是台词?”

    这台词也太那啥了吧?

    她有些羞囧,僵着身体进退两难。

    他却继续对她耳语道:“你知道造物主最奇妙伟大的地方在哪里吗?”

    她不敢接话,这难道也是台词?

    他性感的薄唇勾起一抹邪笑:“造物主最奇妙伟大的地方在于它给了你一个洞,而我,刚好可以帮你填上……”

    这是台词吗?

    她不知道《帝宠》里面有没有这样的台词,她只知道,浑身禁欲气息的容瑾西在说这些话的时候,骨子里其实已经闷骚到了极点。

    他的目光落在她小巧如珠的耳垂上,呼吸渐渐急促起来:“怎么不说话?是不是在等我帮你填上?”

    她深吸一口气,强作镇定的讥笑道:“你填得上吗?我只怕你短平快,心有余而力不足!”

    “夏桑榆,你居然敢质疑我的能力?”

    他顿时火气,将她摁在沙发上就要剥她的衣服。

    夏桑榆急忙捂住领口:“容瑾西你干什么?”

    “行使我做丈夫的权力!让你看看我到底是不是短平快还是粗长久。”

    “别呀!容瑾西你冷静一点儿,这里是办公室呢!”

    夏桑榆有些郁闷,她明明是要和容瑾西谈正事儿的,怎么谈着谈着就谈到这方面去了?

    容瑾西是个严谨自持的人,办公室做这种事情,他其实也有些放不开。

    可是想了想,如果就这样放过她,岂不太便宜她了?

    他再次将手指横进她的口中:“舔!”

    舔你个大头鬼呀!

    桑榆直接就咬了下去。

    容瑾西瞳孔一缩:“咬我干嘛?你不想把你的《帝宠》变剧啦?”

    “变剧的事,等你以后冷静点儿再说吧!”

    桑榆推开他,整理了一下衣服和凌乱的头发,慌里慌张出去了。

    容瑾西起身,被她含过的手指放进唇边舔过,薄唇撩起一抹邪魅,眼神也涌起层层浴望。

    女人,居然敢说我是短平快?

    哼,我一定要你臣服在我的身下,向我求饶!

    转身拿起电话:“容淮南,给你一个新工作!”

    容淮南呼吸有些不稳,像是正在做某种剧烈的体力运动:“新工作?什么新工作?”

    容瑾西皱眉,沉声道:“容淮南,现在是上班时间!”

    “是!我知道是上班时间!”容淮南很快就打发了身边的女人,声音也凝重了些:“三弟你想给我说什么?”

    “你应该叫我容总或者容先生!”谈工作的时候,他希望能够有个工作的样子。

    容淮南拖长声音道:“是——!容先生,请问你有什么吩咐?”

    “你联系一下夏桑榆,尽快把她手里那部《帝宠》改编成电视剧吧!”

    “《帝宠》?为什么要联系夏桑榆?”容淮南懵懵的,还没反应过来。

    容瑾西只得明说道:“夏桑榆就是《帝宠》的作者月下独舞!”

    “什么?她是个写小说的?”

    难怪今天早饭的时候,谈到《帝宠》夏桑榆的反应会那么奇怪。

    容淮南心里正嘀咕,容瑾西又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帮着澄清道:“这部小说是桑榆上大学的时候写着玩儿的,里面情情爱爱的部分是她家编,辑为了迎合市场让她添加进去的……,总之,还是很有改编价值的!”

    “好好!我知道了!我这就让编剧部的人着手准备改编事宜!”

    容淮南挂断电话后,眼前又浮现出夏桑榆那张苍白清秀的脸颊:“她居然写了一部小说?呵呵,有点儿意思!”

    上次因为调,戏夏桑榆被容老爷子罚了三个月零花钱,害得他这段时间也老实了许多,经常黏在金宝宝的身边讨好卖乖,就为了能够从金宝宝的手里倒腾些钱财出来花。

    其实心里面,他对夏桑榆还是有一种心痒痒的感觉。

    也说不上是特别喜欢,就是总觉得容瑾西拥有的东西都是最好的,都是应该属于他的。

    这是一种很奇妙的心态。

    他自己也解释不了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

    夏桑榆从容瑾西的办公室跑出来,面红耳赤,心慌意乱。

    还以为容瑾西是谦谦君子呢,没想到他骨子里居然是这样的人,真是够坏的!

    看来要把《帝宠》变剧,不牺牲点儿色相是不行的了!

    当然,办公室绝对不行!

    在不熟悉的环境下做那种事情,她没有安全感。

    一路胡思乱想,离开了旷世集团。

    下午没事,她去夏氏集团看望了父亲。

    夏挚老先生精神和身体都恢复得很好,医生说没有中风的危险,已经可以离开轮椅适当步行了。

    她在父亲的注视下,亲手写了一幅隶书:人生易老天难老,岁岁重阳,今又重阳,战地黄花分外香。一年一度秋风劲,不似春光,胜似春光,寥廓江天万里霜。

    最后一笔落下的时候,夏挚的热泪夺眶而出:“桑榆!”

    桑榆放下手中狼毫,含泪说:“是!我是桑榆!抱歉呀爸,我变成了你不熟悉的模样!”

    “不不,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子,你都是我最亲最爱的女儿!”

    夏挚老泪纵,横,不停的抚拍桑榆的后背。

    他酷爱书法,在桑榆七八岁的时候就逼着她开始练习隶书。

    隶书尚未练成,桑榆又喜欢上了楷书。

    楷书练了半年左右,她又觉得还是隶书更好看更有韵味儿一些,所以就又回头接着练隶书。

    自那以后,她写出来的隶书卧蚕横总是带了些楷书的锋芒凌厉,怎么改都改不掉。

    夏挚就是通过这些笔锋凌厉的隶书卧蚕横更加断定她就是自己的亲生女儿夏桑榆,这一点毋庸置疑,比DNA亲子鉴定更令人信服。

    他没问桑榆这中间发生了什么,只要女儿还活着,变成什么样子根本就不重要。

    如果能早一点把孙子接回来,他就算死也瞑目了。

    桑榆正陪着父亲说话,一个陌生号码突然打进了她的手机:“你好,请问是月下独舞吗?”

    她楞了一下:“我是!请问你是哪位?”

    “我是八喜影视的制片人!欧亚纶先生向我们推荐了你的《帝宠》,所以我冒昧打电话给你,想要问问你有没有把《帝宠》改编成电视剧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