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39章 触到他逆鳞了
    他唇角微勾,眼中闪过一抹邪肆:夏桑榆,我倒是想要看看你明天晚上还要教我什么!

    舌尖从嘴唇上舔过,舌吻?味道……很不错嘛!

    十多分钟后,两人各怀心事的睡下了。

    夏桑榆不敢再去招惹他,总觉得身边这家伙是在扮猪吃虎,可笑的是她刚才还一直叫嚣着要一招一式教他。

    容瑾西的心里却有那么一丝小小的期待。

    她会突然靠近过来吗?

    会像刚才那样再次吻他吗?

    等了许久,身边的人呼吸均匀已经渐渐入睡,他还在回味那一个大胆又香滑的舌吻……

    他有些失落,女人,你如果再主动一点儿,我今晚可能就是你的了。

    半夜的时候,熟睡中的容瑾西突然被夏桑榆惊悸的梦吁惊醒:“滚开,你滚开,别碰我,别碰我……”

    容瑾西本能的伸手往身边摸了一下,床太大,他什么都没摸到。

    他撑起身子,这才发现她已经偏离枕头睡到了床沿边上。

    她可怜巴巴的蜷缩成一团,惶惶然低声唤道:“救我,瑾西救我……”

    他心下一软,急忙过去柔声唤道:“桑榆,桑榆你醒醒!”

    她满脸冷汗,双手胡乱挥舞道:“混蛋……,陆泽,你别碰我……,别碰我!救命!救命呀……”

    容瑾西听明白了,她这是梦魇了电梯里面被凌虐的场景。

    当时将她从电梯里面救出来之后,她很快就恢复了平静,看上去一切正常,似乎电梯里面的事情根本就没有对她造成丝毫影响。

    可是,她骗得了所有人,却骗不过她自己的内心!

    一到晚上,就陷入了恐怖的梦魇当中。

    他俯身过去,看着被梦魇折磨的她,眼中闪过一抹疼惜:“桑榆……”

    他将她抱起来,让她靠在自己的怀里,温暖的大手一下一下轻抚她不停颤抖的后背:“别怕,都过去了,都过去了……”

    “瑾西,瑾西救我……”桑榆蜷缩在他怀里,像只小猫咪一般,发出弱弱的低吁:“瑾西……,瑾西……”

    他俯身下去,轻轻吻了她的嘴唇,一点一点,将她从可怖的梦魇当中拉了回来。

    呼吸吐纳之间,夏桑榆的情绪慢慢平复下来。

    片刻后,她睁开眼睛,正看到容瑾西双眸微闭,吻得一脸陶醉。

    她急忙将他一把推开:“你干什么?”

    他伸手轻轻拂过湿润的嘴唇,眼神性感得要命:“我在复习你教给我的接吻方式呀……,怎么样?你舒服吗?”

    “舒服你个大头鬼呀!”

    她还有些惊魂未定,刚才那个噩梦,实在太可怕了。

    他不忍再逗她,下床帮她拧了个热毛巾,语气比刚才凝重了许多:“桑榆,试着把那些事情都忘了吧……,陆泽在监狱里,他这一辈子都不可能有机会伤害到你了!”

    她感激的看了他一眼,接过热毛巾擦了脸道:“我没事了!睡吧!”

    她是个心性坚韧的女人,就算人生真的如噩梦,她也绝不允许自己退缩和怯弱。

    第二天早上,早饭时间。

    餐桌旁边因为多了容淮南和金宝宝两口子,便也有了些大家庭的味道。

    容瑾西动作优雅的吃饭,漫不经心顺口说道:“二哥,网上有部小说叫《帝宠》,你听说过没有?”

    容淮南还没有回答,一旁的金宝宝激动的抢话道:“《帝宠》?我看过我看过,可好看了……”

    夏桑榆正在喝粥,闻言差点没被呛住:“你看过?”

    “嗯!我和几个闺蜜都追过这部小说,被虐得肝肠寸断也舍不得放弃呢……,只可惜那个月下独舞还是个学生,只写过这一本就封笔了!”

    “你怎么知道她是学生?”

    “她在和读者互动的时候亲口说的呀,今年好像是大三,和桑桑你一样大呢。”

    “她还和你们互动?”这话是容瑾西问的,问完还颇有深意的斜睨了夏桑榆一眼。

    桑榆有些心虚,低下头假装若无其事的喝粥,耳朵却努力捕捉他们之间的谈话。

    金宝宝全然没看出他们两个神色当中的异样,自己在那里眉飞色舞的说道:“月下独舞是个挺可爱的女孩子,她有一个读者群,经常和我们在里面讨论剧情,她说写这个文的初衷,就是为了向心中的男神欧亚纶先生表达爱意呢……”

    “咳……,咳咳……”

    夏桑榆这次真的被呛住了。

    她侧过身,趴在桌子角上,咳得都快接不上气来。

    金宝宝关切道:“哎呀桑桑,你这是怎么了?”

    说着,就要过来帮她顺背。

    容瑾西刚才还和颜悦色的面容,此时已经被一层薄冰笼罩:“别管她!”

    金宝宝楞了楞,动作僵硬的坐了回去:“哦!”

    桑榆揪着心口不停的呛咳:“咳……咳咳咳……”

    好像有米粒不小心呛进气道了,她一声接一声使劲儿的咳嗽,要将那米粒咳出来。

    于是,整个餐厅里面,就只听得见她一声不接一声的呛咳声。

    容淮南好几次想要起身帮他顺背,奈何容瑾西身上的气场太过强大,太过阴冷,害得他始终鼓不起那个勇气。

    金宝宝看了看瞬间变成冷面先生的容瑾西,怯怯问道:“瑾西,我是不是说错话了?”

    容瑾西没有回答。

    他表面上冷冷的绷着,心里其实已经快要崩溃了。

    她怎么咳这么久?

    该不会有事儿吧?

    这样咳下去,肺部会不会受伤?气管会不会爆裂?她会不会有生命危险?

    要不要现在就送她去医院?

    他心里正纠结着拿不定主意,夏桑榆却在一阵不要命的猛力咳嗽之后,终于将那颗淘气的小米粒从气道里面咳出来了。

    她浑身痉挛着,身体往地上滑去。

    容瑾西大惊,急忙将她一把抱住:“小宋,准备去医院!”

    说完,他抱起夏桑榆就要往外面走去。

    夏桑榆轻轻抓住他的衣襟:“瑾西,我没事儿,不用去医院。”

    她的声音因为猛烈的咳嗽而变得沙哑粗嘎,可是,也有一种别样的性感在里面。

    他刚才憋着的邪火一下子就烟消云散了。

    可是,正因为这邪火来得蹊跷,去得也突然,所以他更加生气。

    他将她重重放在地上,沉声训道:“你是猪吗?吃个饭都会呛得断气!”

    她嘿嘿讪笑:“我是不小心才会呛到……,你不用这么紧张,你看,我都没事儿了!”

    “谁紧张了?你哪只眼睛看见我紧张了?”

    容瑾西俊脸凝霜,扔下她,转身回到了餐桌旁边。

    容淮南接着刚才的话题问:“瑾西,你刚才提到这《帝宠》,是有什么想法吗?”

    “没想法,我什么想法都没有!”

    就算有想法,也被他给掐灭了!

    欧亚纶!又是这个欧亚纶!

    她不仅暗恋人家三年,还为人家写了一部那么缠绵露骨的言,情小说!

    她居然还想诓骗他把这部小说改编成电视剧,照这样的势头发展下去,那她下一步岂不是就该游说他去把欧亚纶签过来当男主角了?

    夏桑榆呀夏桑榆,你写这些小说的时候,是不是把你自己想象成了女主角,把欧亚纶想象成了男主角?

    你们卿卿我我,情情爱爱,在床上在树林在石洞不停地做那些不可描述的事情……

    容瑾西越想越怒,抬手便将面前的盘子哐当一声扫在了地上。

    也不说话,丢下神色错愕的容淮南金宝宝,独自一人往楼上走去。

    经过夏桑榆身边的时候,还怒气满满的重重哼了一声。

    夏桑榆无奈的叹息,唉,干嘛生这么大的气嘛,触到他的逆鳞了?

    金宝宝走过来,有些同情的说道:“桑桑呀,瑾西的脾气确实是有些古怪,你别往心里去哈……”

    桑榆苦涩的笑了笑:“没关系!我会习惯的!”

    金宝宝叹了口气,将一张精致的烫金卡片放进她的掌心,低声说道:“桑桑,如果你实在苦闷的话,可以到我的富太俱乐部来散散心,凭这张卡,可以享受至尊服务,还费用全免的哦!”

    夏桑榆想要拒绝,又有些抹不开面子,只得随口敷衍道:“好!有时间我一定过去看看!”

    “那你可一定要来哟!”

    金宝宝打心底里感激夏桑榆,因为上次乒乓球那事儿,如果不是夏桑榆,只怕那鬼东西现在都还在她的身体里。

    所以,她是真心实意想要帮帮夏桑榆。

    容瑾西今天对夏桑榆的态度她也看见了,以她的经验和眼光判断,容瑾西的心里根本就没有夏桑榆,把她娶回家也是做个摆设而已。

    于是,金宝宝更加觉得自己有责任和义务帮助夏桑榆从婚姻以外的地方去寻找快乐。

    “来富太俱乐部吧,我保证让你见识到什么叫做真正的男人,什么叫做真正的床事……”

    这话她是趴在夏桑榆耳边说的,却还是把夏桑榆羞臊得脸颊绯红:“二嫂,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不过……”

    一旁玩手机的容淮南突然低呼一声打断了她们:“天哪!瑾西和温驰又闹出绯闻了!”

    桑榆心里一紧:“怎么了?”

    容淮南将手机递给她,添油加醋的说道:“你看,他们昨天在车上亲热,被狗仔队拍下来了,你瞧,他们抱得多紧呀……!还有,他们在九炙食铺吃咕噜肉的时候,瑾西帮温驰擦嘴角的油渍,这画面也太性感,太惹人想入非非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