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38章 谁是猪?谁是虎?
    容瑾西的眼中露出不耐的神色,往旁边避了避,正色说道:“我会让你到EB科技上班,在那里你可以发挥你的特长,认识志同道合的朋友……”

    “我不要志同道合的朋友!我只要你!

    温驰再次扑过去,张开双臂缠住了他的腰:“瑾西哥哥,这十多年,我的身边就只有你,我的生活也只有你,你就是我的全部!你不要把我赶走好不好?昨天晚上的事情我向你道歉,我不该把致过敏的药物放在你的水杯里,我也不该用那只黑猩猩去羞辱桑榆姐……,我错了,我以后一定听话,我不给你添麻烦……,瑾西哥哥,你别赶我走……,离开你我会死的,我真的会死的……”

    容瑾西低头看了看怀里泪水涟涟的温驰,心情也是变得更加沉重。

    “温驰,你别这样……”

    他将他藤蔓一样的身体推开一些,迟疑了一下,还是抽了纸巾帮他把眼泪轻轻拭了拭,柔声说:“都是我的错!都怪我以前太宠着你,太惯着你,你才会这么依赖我……”

    温驰抽噎着,一双湿漉漉的眼睛可怜巴巴望着他道:“瑾西哥哥,是不是因为那个女人?以后,你要宠着她,惯着她,所以你就嫌弃我了?”

    容瑾西不悦:“这是我们两个人之间的问题,你好端端的提她做什么?”

    “你不说我也知道……”温驰幽怨的说道:“我们十多年的感情,抵不过那个女人和你两三天的相处……”

    容瑾西耐心用尽,神色恢复了清冷:“随你怎么想吧!”

    他懒得解释,懒得安抚。

    就好像孩子断奶一样,他和温驰之间,早晚都要经历这种切肤之疼。

    他相信,只要熬过了这段时间,一切就都会好起来的。

    温驰会有他自己的社交圈子,说不定很快就会有情投意合的爱人,到那时,他和他之间的关系,应该回归到了再正常不过的兄弟或朋友的位置上。

    他陪温驰去九炙食铺吃了咕噜肉,然后送他去EB科技办理了入职。

    不管温驰愿意还是不愿意,他都要将他放到一个正常的工作环境当中去。

    忙完这一切,天色已经渐晚。

    容瑾西回到容氏公馆的时候,夏桑榆也刚刚从医院到家不久,正坐在餐桌前翻看最新一期的影视周刊。

    好巧不巧,这一期的封面人物,正是红得一塌糊涂的欧亚纶。

    一双魅惑众生的桃花眼,一张温润如玉的绝色脸。

    容瑾西不得不承认,这个男人的五官样貌,在演艺圈里面绝对算得上是顶尖儿的人物,他的这副皮囊就是最好的收视率保证。

    只可惜,这个男人不属于四方传媒。

    容瑾西正觉得惋惜,突然想起自己的小妻子可是暗恋了这个男人整整三年呢!

    他暗眸一沉,走过去从夏桑榆的手中将这份影视周刊一把夺了过来:“一个花瓶男,有什么好看的?”

    桑榆反驳道:“他不是花瓶!他不仅外形条件好,他的演技也是棒的,不然也不可能这么年轻就得到了影帝的封号……”

    “怎么?你还真的爱上他了?”

    “什么爱不爱的?我代表天下女粉丝说句公道话还不行呀?”

    桑榆见他眼角眉梢都蕴藏着怒意,便也不想再激怒他,转身对旁边的佣人说:“开饭吧!”

    “是!”佣人们很快就将饭菜端了上来。

    容瑾西将那份儿影视周刊递给身边一个佣人:“扔垃圾桶去!”

    “是!”佣人听话的照做了。

    夏桑榆假装不在乎,心里却有些打鼓。

    容瑾西这么抵触欧亚纶,她该如何才能说动他,让他请欧亚纶过来主演《帝宠》呢?

    唉,想得太远了,还是先过了容瑾西这一关再说吧。

    她殷勤的给容瑾西夹菜:“瑾西,关于《帝宠》……”

    容瑾西心安理得的享用着她夹到碗里的饭菜,不紧不慢的说:“帝宠描写太露骨了,除了情情爱爱还是情情爱爱,没有改编的价值!”

    她清丽的小脸上神色微僵:“真的很露骨吗?”

    “非常露骨!尺度也很大!”他一本正经的说道:“桑桑,你这样会教坏小朋友的!”

    她暗下瘪嘴,辩驳道:“哪个小朋友会看言,情小说?而且言,情小说不写情情爱爱那写什么?写人生哲理?心灵鸡汤?教读者怎么做一个知荣知耻的好市民?”

    他忍着唇角的笑意:“你倒挺会为自己开脱的!”

    她这不是为自己开脱!

    她是在为已经死去的夏桑桑开脱!

    夏桑桑对欧亚纶用情至深,这部小说也是为欧亚纶写的,她不相信这会是一本小黄书!

    晚饭后,她回到婚房就打开电脑,想要鉴定一下这本小说是不是如容瑾西说的那般晴色。

    容瑾西几分钟后也到了婚房。

    不过他没有去书房,而是从梳妆台最下面一层找到了桑榆说的那份儿离婚协议。

    果然,夏桑榆已经在上面签过字了。

    他俊脸微微抽搐,磨牙暗道:女人,就算要离婚,也不应该是你先开口!

    离婚协议书放进粉碎机,很快就变成了齑粉。

    心情似乎好了些。

    他去沐浴,换了睡衣刚刚躺到床上,夏桑榆就从书房里面出来了。

    “容瑾西,你眼光不行呀!《帝宠》的尺度根本就不算大好不好?男女主的互动和挑,逗都在能够接受的范围之内嘛!”

    “什么?你还觉得可以接受?”

    容瑾西一下子坐了起来:“夏桑榆,你的思想到底是有多污?男女主都那样了你还觉得没什么?”

    夏桑榆一身正气:“我觉得没什么,很正常嘛!”

    “还正常?他们衣服都没穿呢,抱在一起,又亲又摸的那还叫很正常?”

    容瑾西一想到那样的画面,脸颊又红了起来。

    桑榆饶有兴致的看着他,坏笑道:“容瑾西,你不会到现在都还是个雏吧?”

    容瑾西面色更红,抄起旁边一个枕头往她的脸上砸了过来:“你才是雏,你全家都是雏!”

    桑榆抱住迎面飞来的枕头,哭笑不得的说道:“别害羞嘛!你十几岁就和温驰在一起,如果你们之间清清白白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的话,你不懂男女之事其实也很正常!”

    “谁说我不懂了?不就是男人和女人吗?不就是生植器的碰撞吗?你吓唬谁呢?”

    他嘴硬强撑,一张俊脸红得不要不要的。

    桑榆没想到这个强势冷厉的男人,居然也有这么可爱害羞的一面,一时觉得兴趣更浓了。

    她扑过去,对,就是扑过去的!

    容瑾西吓得连忙往旁边挪了挪,抓紧被子说:“你干嘛?”

    她眨巴着春水盈盈的眼眸,十分有诚意的说道:“瑾西!你帮我把《帝宠》变剧,我教你男女之事,好不好?”

    “谁要你教了?我都会……”

    话还没有说完,她已经突然攀压上他的身体,一低头就吻了上去。

    容瑾西大惊,双手托住她的腰肢就要将她推开。

    可是,她的唇真的很柔,很软,很香滑……

    他感觉像是含住了柔嫩的花蕊,正要细细品尝,她的丁香小舌突然滑进了他的口腔。

    “你干什么?”

    他将她猛然推开,瞪着她的同时,不停的用手擦拭水润的嘴唇:“你刚才把什么放进我嘴巴里了?”

    “舌头!我的!”桑榆斜躺在床上,笑得花枝乱颤:“好不好吃?”

    “舌,舌头?”

    这感觉怎么这么怪异呀!

    容瑾西真是被吓坏了,接吻不就是嘴唇对嘴唇的轻轻碾磨吗?

    为什么要把舌头放进他的嘴巴里?

    他跳下床,指着她气急败坏道:“你,你这个坏女人,你故意让我吃你的口水!”

    夏桑榆见他脸红脖子粗的样子,也觉得又好气又好笑:“容瑾西,你真是个什么都不懂的痴儿!”

    “谁说我不懂了?”

    他还想狡辩,可是迎上她那副了然的目光,他余下的话便都说不出口了。

    桑榆诱哄道:“瑾西,帮我把《帝宠》推荐给四方传媒,做为答谢,我每天晚上可以教你一点儿男女方面的事情!”

    他一张俊脸憋得通红,低声嗫嚅道:“那,那你刚才对我做的那叫什么?”

    “我刚才在吻你呀!舌吻!”

    “舌吻?”有这样一种接吻方式吗?

    “没错!标准的舌吻,还要不要再试试?”

    桑榆说着,作势就又要扑过去。

    容瑾西吓得连忙后退:“不用不用,我,我去一下洗手间……”

    逃一般的背影,看得夏桑榆忍俊不禁差点要笑出声儿来。

    不过,这个容瑾西还真是有点儿奇怪。

    他今年都二十八了,怎么对男女之间的事情还这么一窍不通?

    没吃过猪肉总应该见过猪跑吧?

    现在是信息爆炸的时代,一个小学生都比他懂得多。

    桑榆不禁又想到新婚第一夜,他用鼓掌声代替啪啪声,伪造出旖旎激,情的新婚之夜,说起来,他不应该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痴儿呀!

    难道……他是在扮猪吃虎?

    他在故意逗她玩儿?

    桑榆想来想去想不明白,坐在床上,整个人都懵圈了。

    容瑾西躲进洗手间,唇角一直忍着的笑意才彻底绽放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