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37章 胸大无脑的女人,终于被她搞定了
    “不行!我不能用孩子去换钱!”

    乔玉笙情绪激动的嚷道:“那孩子是我的命根子,我什么都没有,就只有那个孩子了……”

    桑榆微微皱眉,苦口婆心继续劝道:“玉笙,我知道你很喜欢孩子,可是那孩子本来就不是你的,你就算养在身边,将来……”

    “谁说不是我的?现在夏桑榆死了,陆泽被关起来了,我就成了这个孩子最亲的人……,他是上天赐给我的礼物,我一定不会将他拱手让出去的!”

    乔玉笙的态度十分坚决,眼神中更是有一种偏执的疯狂。

    桑榆好说歹说,都不能让她有丝毫的动摇。

    没办法,只得暂时放弃,另寻他法。

    她又陪乔玉笙坐了一会儿,起身说:“玉笙,你这边的住院费还没缴吧?我去存一笔钱在医院,这样你住着也比较安心。”

    乔玉笙感激涕零的拉着她的手:“桑榆,你对我真是太好了……,等我身体好了,我做牛做马也要报答你的这份儿恩情!”

    桑榆笑容不达眼底:“谁让咱们是好姐妹呢?我总不能看你一个人在医院不管你吧!”

    从病房出来,她来到走廊尽头无人处,给夏挚打了一个电话:“爸!”

    夏挚一听见她的声音,就激动的说道:“是桑桑吗?桑桑……”

    “爸!我是桑榆!从今往后,我就是你的亲生女儿夏桑榆!”

    “桑榆?好好,桑榆呀,我听说陆泽那个混蛋,他把你……”

    “爸你别担心,我没事儿!”

    桑榆尽量用平和的语气说道:“容瑾西救了我,我丁点儿也没有受伤!”

    “没受伤就好!”夏挚气恨的说道:“陆泽那个忘恩负义的白眼狼儿,我家桑榆对他一片真情,他却背地里做出这等龌蹉肮脏的事情……”

    “爸!事情都已经过去了,你别再为这样的人生气,不值得!”

    桑榆安抚了父亲几句,这才说道:“爸,我今天打电话给你,是想给你说一声,孩子没有死,他还活着!”

    “什么?桑榆你说什么?”

    夏挚老先生的情绪一下子激动起来,颤声道:“你说孩子还活着?是真的吗?我的孙子他还活着?”

    “是的!我敢肯定,孩子现在还在乔玉笙的手里!爸,你给我一点儿时间,我一定会把孩子带回来,让你亲手把这颗九瓣菩提挂在他的脖子上。”

    “好,好好……”

    夏挚老先生声音黯哑,在电话那边低低啜泣起来。

    桑榆叹了口气:“爸,你要振作一点儿!现在陆泽被抓,整个夏氏集团还要靠你撑着呢!”

    “嗯!放心吧!爸爸不会那么容易垮掉的!”

    夏挚老先生收敛情绪,沉声问道:“桑榆,你说吧,需要爸爸怎么配合你?”

    “我需要一个信得过的人,在医院二十四小时陪护着乔玉笙,一旦她有什么异动,都要第一时间告诉我!”

    “好!没问题,爸爸把家里的梅姐送给你……”

    “不行!乔玉笙以前到咱们家玩耍的时候,曾经见过梅姐……”

    乔玉笙若知道夏家的人在暗中监视她,那岂不是打草惊蛇了?

    桑榆想了想,问道:“爸,杨力是不是有个妹妹?叫什么来着?哦对了,好像是叫杨蓉蓉!杨蓉蓉嫁给了一个游手好闲的男人,生活拮据,这两年一直在帮人做家政赚钱养家……,乔玉笙从来没见过她,让她过来做陪护,乔玉笙也不可能会起疑……”

    她前后左右的分析了一通,觉得这个杨蓉蓉是最合适的。

    可是电话那端,却是一片静默。

    她拧眉:“爸?爸你在听我说话吗?”

    夏挚老先生这才回过神来,小心翼翼的问道:“桑榆,你怎么会知道这么多?你到底是谁?你真的是我的桑榆吗?”

    桑榆鼻头一酸,声音也略微有些滞哽:“是!我是你的桑榆!不管我变成什么样儿,我永远都是你的亲生女儿夏桑榆!”

    “桑榆……,呜呜……”

    夏挚老先生悲喜交加,在电话里面就呜呜低泣起来。

    桑榆深吸一口气,将心中的酸楚压了下去:“爸!现在还不是难过的时候,咱们一定要想办法把孩子找回来,他还那么小,我不忍心他一个人流离在外……”

    “对对!应该先把我的孙儿找回来!”

    夏挚老先生很快就敛藏了失控的情绪,沉声说:“我这就让杨力的妹妹尽快联系你!”

    “好!”桑榆又叮嘱了两句,挂断了电话。

    回到病房的时候,乔玉笙正在看挂墙电视上播放的新闻。

    曾经风度翩翩的青年才俊陆泽先生,现如今成了声名狼藉的阶下囚。

    不仅如此,夏氏集团的律师团还向法院提起诉讼,控告他谋害了夏桑榆小姐和肚子里面的孩子。

    而证据,就是乔玉笙交给夏桑榆的那一份U盘偷晴视频,和录音笔里面截取的那一段音频。

    在那段音频里,乔玉笙亲口说夏桑榆不是难产身亡,而是被陆泽残忍害死的。

    夏桑榆走过去把电视关掉:“玉笙,你现在需要静养!”

    乔玉笙那张漂亮的小脸笼罩着一层难看的灰白,她定定望着夏桑榆,迟疑道:“桑桑,我觉得,我觉得……”

    “你觉得什么?”夏桑榆明眸微寒,在她身边坐下道:“你觉得我利用了你?”

    “我……”乔玉笙内心纠结不已,说话也结巴起来:“我当然不相信你会利用我,可是,可是那视频和音频,我没让你交给警方呀……”

    桑榆的神色倏然冷了下去:“你在怪我?”

    “不是不是!你对我这么好,我怎么敢怪你呀!”

    不知道为什么,乔玉笙一看见她冷脸的样子,心里就觉得有些畏惧生寒。

    她拉过夏桑榆的手,带着些小心翼翼的讨好道:“桑桑,我是因为信任你,才会将视频交给你,也是因为极度的信任你,所以你让我身上带一支录音笔我二话不说就把录音笔带上了,可是,可是你不应该将这些视频和音频公开播放呀……,当然,播放了也就算了,你真的不应该把这些东西交给警方,你交给警方,陆泽杀人的罪名可就真的坐实了呀……”

    夏桑榆冷着脸,将手猛然抽回。

    她站起身,冷嗤一声道:“乔玉笙,算我看错了你!早知道你是这样没出息没决断的人,我压根儿就不应该帮你!”

    说完,她冷着脸转身就要离开!

    乔玉笙急忙扑过来,拉着她的手腕道:“桑桑别走!你若走了,我就真的众叛亲离,身边连一个可以说话的人都没有了!”

    桑榆转身看向她:“你还舍不得陆泽?”

    乔玉笙苦着脸点了点头:“嗯!我们毕竟真心相爱过……,我不想看见他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乔玉笙,你瞧你这点儿没出息的样儿!陆泽他把你推下楼,那就是成心想要将你杀人灭口了!你他妈居然还想着他,还舍不得他……”

    桑榆恨其不争,再度将她的手甩开,语势强硬道:“乔玉笙你别怪我!我这是在帮你!陆泽这样的人渣根本不值得你留恋!”

    乔玉笙被她一吼,眼泪都快要流下来了:“嗯!我知道你这么做都是为我好……,桑桑,我不怪你了,你做的都是对的,我以后都听你的……”

    夏桑榆的眼底浮上一抹不易察觉的笑意:“这就对了嘛!我是不会害你的!”

    她抬手帮乔玉笙捋了捋凌乱的头发,柔缓道:“好了,你先休息,我去劳务市场帮你请个靠谱的陪护过来……,你身边没个人,我不放心!”

    乔玉笙更是感动,抱着她就哭了起来:“桑桑,谢谢你!在这个世上,就只有你对我最好了!”

    桑榆唇角撩起一丝冷笑,声音却一如既往的轻柔动听:“既然知道我对你好,那以后可不准再怀疑我了!”

    “嗯!”乔玉笙使劲点头,认真道:“我相信你!不管你做什么,我都相信你是为了我好!”

    桑榆满意的叹了口气,总算把这个胸大无脑的女人给搞定了。

    容瑾西带着温驰去旷世集团办理入职。

    一路上,温驰都是眼神黯淡唇角低垂,一副生无可恋的沮丧表情。

    容瑾西侧眸看了他一眼,终归还是有些不忍心,打开壁柜的第二个格子,从里面取出一块巧克力递给他:“吃吧!”

    温驰的眼眶一下子就湿润了:“瑾西哥哥……”

    容瑾西俊眉微皱:“你有低血糖,先吃块巧克力,我再带你去吃九炙咕噜肉!”

    温驰一把抓住他的手,带着哭腔说:“瑾西哥哥,我就知道你心里其实是关心我的!你知道我有低血糖,所以这车上随时都准备着巧克力和干果,你知道我今天中午没有吃午饭,所以你才要带我去吃咕噜肉!你心里是有我的,对不对?”

    容瑾西将他的手掰开,声音依旧凉淡:“温驰!我关心你,因为你是和我共过患难的兄弟,但是从今往后,我希望你能有自己的生活……”

    温驰往车外看了一眼。

    一辆白色面包车几乎一直与他们并排而行,车里面摄像头的反光让温驰的眼神倏然明亮起来。

    他委屈的噘嘴,往容瑾西的身上攀缠过来:“我的生活就是你呀!瑾西哥哥,你就是我的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