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36章 男女之事,她是他的启蒙老师
    容瑾西有一瞬间的心软。

    十多年相依相偎的感情,不是说断就能断得了的!

    可是……,今日如果不把温驰的念头掐断,以后保不准他还会对他心存幻想,做出什么更出格的事情来。

    他挣开温驰的牵扯,大步往饭厅里面走去:“桑桑,吃饭了!”

    夏桑榆在旁边已经看傻了。

    这个温驰,妥妥地是个心机男嘛!

    为了能够长期占有容瑾西的宠爱,他简直是无所不用其极,下药这样的手段,他用起来也是溜溜儿熟呢!

    幸亏瑾西因为昨晚过敏的事情窥破了温驰的心机,不然的话,与一个男小三共同住在一个屋檐下,那日子肯定会比一部宫斗宅斗剧更加酸爽。

    她惋惜的叹了口气,抬步就要从温驰身边走过。

    温驰却突然冷声说:“你站住!”

    他站起身,淬过泪光的眼瞳显得尤其冰冷瘆人:“夏桑桑,你让瑾西哥哥冷淡我,疏离我,我不会放过你的!”

    桑榆今天经历了爱恨大劫,表面上虽然强作平静,内心里却一直都处于高压状态。

    被温驰一威胁,她也瞬时就原地爆炸了:“你不放过我?你不放过我你又能怎么的?容瑾西是我老公,只要有我在一天,你就永远别想靠近他!”

    说完,她狠狠剜了温驰一眼,也往饭厅去了。

    温驰气得脸色煞白:“夏桑桑,你,你给我等着!”

    他也想要跟着去饭厅。

    为了等瑾西哥哥,他今天中午也没有吃饭。

    可是,一想到瑾西哥哥的冷淡,夏桑桑的挑衅,他的脚步便沉重得一步也迈不开。

    饭厅里面,夏桑榆给容瑾西夹了一筷子菜,随口问道:“瑾西,昨晚过敏的事情,你怎么知道是温驰在下药?”

    容瑾西神色有些黯然,只淡淡回了一句:“昨晚我虽然过敏,可是我并没有失去意识……”

    正说着,放在旁边的手机响了。

    他看了一眼来电号码,接听道:“二哥,怎么了?与夏云姿的合同签了?”

    容淮南着急上火道:“夏云姿那女人根本就没来,她给我玩失踪呢,打她电话也打不通……,现场这么多记者,再这样耽搁下去,这些媒体又不知道该怎么乱写一通了!”

    容瑾西看向夏桑榆:“你姐姐怎么回事?她今天没去四方传媒的签,约现场!”

    夏桑榆若无其事的说道:“她没去吗?那她可能是不想和四方传媒签,约吧?我昨天晚上好像听说有另外一个影视公司要签她呢!”

    容瑾西从她的眸光之中看到了一丝狡黠,心有灵犀,突然就明白了她的用意。

    他轻咳一声,问容淮南道:“约定的时间是几点?”

    容淮南说:“上午九点半!”

    “现在是几点?”

    “快十三点了!”

    “那她就是放弃这份女主合同了!你通知霍曼娜,让霍曼娜过来签吧!”

    容瑾西吩咐了两句,放下手机,问对面那个憋着一脸坏笑的女人:“你把你姐姐怎么了?”

    “也没怎么,就是关掉她的手机,然后让她一觉睡到天黑而已!”

    夏桑榆眉梢上扬,语气欢快的说道:“我这么做也是为了四方传媒好!夏云姿只是个平面模特,偶尔做做车模胸模什么的,都是靠身体吸引眼球!以她的实力,根本撑不起《云锦欢》那样的大剧!”

    她说话的时候,清丽秀致的小脸上有一种异常夺人的神采,如明珠流光,慑人心魄。

    容瑾西意识到自己失神,急忙收回视线,低头吃碗里的饭菜。

    夏桑榆没有察觉到他的失态,因为她想起了对夏桑桑的两个承诺。

    她有些讨好的帮他夹菜,然后试探着问道:“瑾西,我手里有个剧本,你要不要看看?”

    容瑾西被呛了一下:“你,你有剧本?”

    “嗯!我在网上连载了一部小说,名字叫《帝宠》,你可不可以让四方传媒的人看看?如果能够改编成电视剧……”

    “《帝宠》是你写的?”容瑾西的惊讶简直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你的笔名叫月下独舞?”

    她点了点头:“对啊,有什么不妥吗?”

    “我公司女员工都在追这部小说,每天茶水时间都听到她们在讨论剧情!”

    他深邃的眸光凝在她的脸上,不敢置信的叹道:“没想到你还有这才情,那些女员工如果知道月下独舞是我的妻子,不知道会作何感想!”

    夏桑榆有些心虚,毕竟她并不是真正的月下独舞。

    不过,为了完成那两个承诺,她只得硬着头皮说道:“我也没想到会嫁给旷世集团的总裁,如果能沾你的光,把这部小说变剧就好了!”

    他若有所思的点头:“嗯!我可以让容淮南找人看看,不过,你那内容当中有些地方太露骨了,恐怕得改改……”

    她一怔:“你看过?”

    他耳根瞬时又慢慢变红:“我见苏秘书她们为了这部剧寝食难安的,心里好奇,就搜来看了几章……”

    想起书中男女主滚床单之时,那些闷騒撩人的细节,他不仅耳根红,很快脸颊上也有了绯色:“说实话,你的文笔真的很幼稚,如果剔除掉床上,船上,草坪上,山洞中那些情情爱爱的描写,你这部小说根本就不可能会有那么多人关注和追读!”

    他心口不一,脸上的颜色更红了些。

    严格说起来,这部《帝宠》算得上是他情爱方面的启蒙老师。

    当然,这一点他是绝对不会告诉夏桑榆的。

    夏桑榆并没有看过这部小说。

    这时候见容瑾西这反应,心里不由得暗想,夏桑桑留下的这本网络小说,难道是本黄书?

    若真是黄书,那可真是羞死人了!

    总裁夫人是小黄书的作者,这简直是天雷滚滚,要劈死她的节奏嘛!

    本来还想要顺便提一提让欧亚纶做男主的事情,想了想,还是先暂时缓一缓吧,她得先抓紧时间,看看这部《帝宠》里面的描写到底有多露骨。

    先过了四方传媒的这一关再说吧!

    午饭后,容瑾西带着心不甘情不愿的温驰去旷世集团办理入职。

    桑榆则准备了鲜花和水果,去医院看望乔玉笙。

    怀安教堂只有三层半,乔玉笙没有被摔死,只不过腿骨严重骨折,以后就算能站立行走,也会一瘸一拐,与常人有异了。

    桑榆推门进去的时候,乔玉笙正孤零零躺在病床上默默淌泪。

    桑榆将鲜花放在她的床头,温言劝道:“别难过了,陆泽已经被警方带走了!”

    乔玉笙抽噎道:“可是,可是我的本意并不是想要将他送进监狱……,我只是想要和他结婚呀……,呜呜,我们明明那么相爱,我就不明白,事情怎么突然就会变成现在这样了?”

    桑榆坐在病床边,一脸同情的劝道:“玉笙,你想开些!说来说去,还是他不够爱你……”

    乔玉笙的眼泪淌得更加厉害:“桑桑,我现在应该怎么办?呜呜,我的爱情,事业,生活,身体,全部都毁了……,呜呜呜,我这样活着,还不如死了痛快些!”

    “玉笙你别这么悲观嘛!等你身上的伤好了,我让你到旷世集团去上班,我还帮你介绍高富帅,如果你缺钱的话,我可以把我的银行卡给你用!”

    “呜呜,桑桑,你对我真的是太好了!我乔玉笙这辈子能遇见你,真是我最大的福气!”

    “咱们是好闺蜜嘛,我对你好都是应该的!”

    桑榆努力往口蜜腹剑的方向进化。

    她一定要让乔玉笙死心塌地的信任她,唯有如此,她才能从她的口中打探出孩子的下落。

    她帮乔玉笙把脸上的眼泪擦干,然后一面削苹果一面随口问道:“玉笙,你身边都没个亲人朋友吗?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怎么都不见有人来看你?”

    乔玉笙幽幽叹气道:“上次在良辰夜总会被人陷害偷拍之后,我的亲人和朋友就都和我断绝了联系……”

    “那你的孩子呢?现在应该没人照顾吧?”手上一滑,水果刀直接切进了她的指肚。

    她轻嘶一声,连忙扯过纸巾摁在伤口上。

    抬眼正对上乔玉笙疑惑的目光,她强作镇定的说道:“我只是顺便问问,想着那孩子还小,离不开人,如果你身边没人帮忙照顾的话,我可以帮你带几天……”

    乔玉笙见她镇定自若,心中的那点警惕和疑虑也就消散了:“桑桑,谢谢你,不过孩子的事情我自有安排,不会让他吃苦的!”

    自有安排?自有安排是什么安排?

    乔玉笙和所有的亲友都断绝了关系,谁还会帮她照顾一个出生刚刚才几天的孩子?

    桑榆拧眉想了想,一脸关切的说道:“玉笙,我说句不该说的,你可不许生气哈!”

    “说吧!咱们姐妹之间,哪有那么多忌讳?”

    “那好,那我可就说了哈!”

    桑榆徐徐缓缓,开始慢慢诱劝:“玉笙,你手上没钱,现在又受了这么重的伤,至少半年你都没法出去工作……,这种情况之下,不如你用那个孩子去找夏挚老先生换一笔钱,夏挚只有这么一个孙子,你就算开个天价,他也一定会答应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