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35章 带毒的水蜜桃
    夏桑榆又惊又怒,有预感今天会死在这电梯里。

    她一面夹着双腿不让他得逞,一面恨声咒骂道:“陆泽你这个王八蛋!你不得好死!”

    “我不得好死,你也别想有好下场!”

    陆泽骑在她的身上,动手就开始解裤扣:“宝贝儿别害怕,我会让你很爽的……,嘿嘿,今天之后,晋城所有人都会知道我陆泽睡了高高在上的容公子的女人……”

    他那张狰狞得近乎扭曲的脸上,情浴已经盖过了仇恨!

    裤扣刚刚解开,浴望正要脱笼而出,身下的夏桑榆突然积攒起了足够的力气,伸手将他猛然推开。

    她站起身就扑向电梯的门口:“救命!救命呀……,瑾西!容瑾西!救我呀!”

    陆泽呵呵笑着,看着她线条优美的身体,眼中的浴火更盛:“宝贝儿,别折腾了!快过来,咱们好好爽一场……”

    夏桑榆无处可逃,干脆一咬牙,用脑袋往陆泽的脸上狠狠撞了过去。

    陆泽吃痛之下,鼻血一下子涌了出来。

    他大怒,抬手一个耳光将夏桑榆抽翻在地:“你找死!”

    夏桑榆眼前金星乱冒,脸上火辣辣疼得厉害。

    可她紧紧咬着齿关,不叫疼,不求饶。

    这一刻,她只想速速求死!

    可是,真的要就这样死去吗?

    她若死了,父亲怎么办?

    下落不明的儿子怎么办?

    不……,不能死……

    陆泽抬手抹了一把鼻血,杀意腾腾道:“贱人!我今天非弄死你不可!”

    他扑过去,抓住桑榆的头发就要往电梯内壁上猛撞。

    就在这时候,电梯门突然毫无征兆的打开,明亮的光线从电梯入口涌了进来。

    夏桑榆想,那是来自天堂的光吧?

    那么明亮,那么温暖……

    逆光而来的男人,是天神吗?

    她努力往那光亮传来的方向爬过去,伸出手,想要触摸那一片光亮。

    很快,她的手就被一只温暖的大掌紧紧握住,温暖醇厚的声音宛如天籁:“桑桑,是我……”

    他脱下外套裹在她的身上,将她像个婴孩儿一样搂进怀中,在她耳边颤声说:“对不起,我来晚了……”

    “容……瑾西?”

    她这是在做梦吗?

    要不然就是临死之前出现了幻觉?

    她神色惶恐,直到整个人偎进他温暖坚实的怀里,她那颗因为恐惧而紧紧缩成一团的心这才稍稍放松下来:“瑾西,带我回家,我要回家……”

    “好好!我们这就回家!”

    容瑾西又扯过碎了的裙子,胡乱裹住她的关键部位,抱着她便大步走出了电梯。

    桑榆回头看了一眼。

    电梯里面,陆泽被杨力杨量揍得哀嚎不断,像条狗一样跪在地上不断求饶道:“别打了,别打我了……”

    “混账东西!我家桑榆小姐对你那么好,你居然吃里扒外害死了她!”

    杨力杨量自然不肯就这么轻易放过他,对着他又是一通毫不留情的拳打脚踢。

    桑榆听着陆泽撕心裂肺的哀嚎,心里一阵一阵惊悸,连带着身体也微微颤抖起来。

    容瑾西轻轻抚拍她的后背,动作前所未有的轻柔:“桑桑别怕,没事了……,都过去了……”

    她突然想起一件事情:“瑾西!”

    他醇厚的声音动听极了:“我在!”

    “电梯里面有摄像头……”

    “放心,都已经毁掉了!”

    “我想要陆泽死!”

    “他绝对见不到明天早上的太阳!”

    “我想要他生不如死!”

    “那咱们就让他一辈子蹲在监牢里好不好?”

    “好!”

    容瑾西抱着桑榆从侧门离开,避开众人的视线,上了他的黑色迈巴赫。

    他从车上内置的壁柜里面取了一条干净的薄毯,抖开裹在她的身上:“好点没有?”

    桑榆点了点头:“好多了!”

    他动作流畅优雅的上车,启动,带着她离开了怀安教堂。

    一路上,虽然他什么都没有再多问,桑榆还是鼓起勇气道:“瑾西,刚才在电梯里面……”

    他皱眉:“不愉快的经历,就不要再去回想了!”

    “不!我一定要告诉你,刚才在电梯里面,陆泽只是羞辱我,并没有伤到我……”

    “我知道!他如果伤到了你,我定不会让他活着走出电梯!”

    他神色冷肃,一想到陆泽将她那般折磨,他心里的怒火就有些压抑不住:“桑桑你放心,我有一万种方法可以让他生不如死!”

    桑榆望着他轮廓完美的侧颜,心里的惶恐惊悸一点一点消散。

    容氏公馆内。

    温驰的嘴巴噘得都快能挂个油瓶了。

    他不开心,不开心,十分的不开心!

    昨天晚上他在瑾西哥哥的身边守了一宿,瑾西哥哥从头到尾都没有正眼看过他不说,还故意支开他,让他出去买早餐。

    等他回来的时候,瑾西哥哥已经扔下他,独自离开了!

    他跟着瑾西哥哥十多年,瑾西哥哥的眼里心里一直都只有他一个人!

    可是现在,这个女人才刚刚嫁过来一两天的时间,他的瑾西哥哥就拒绝他,冷淡他,抛弃他了!

    他坐立不安,隐隐觉得,生命中最为宝贵的东西就要被这个叫夏桑桑的女人抢走了!

    不行!他绝对不能坐以待毙!

    他要将这个女人从瑾西哥哥的身边赶走!

    温驰正胡思乱想,屋外一个佣人惊喜的声音传来:“容先生回来了!”

    气宇轩昂的容瑾西和纤秀可人的夏桑榆手牵手从车上走了下来。

    桑榆已经另外换了一条收腰大摆的连衣裙,清丽的小脸上神色平静,仿佛电梯里面的凌虐根本没有发生过一般。

    温驰小跑着迎了上来:“瑾西哥哥,瑾西哥哥你总算回来了!”

    他亲昵的挽住容瑾西的胳膊,含怨带嗔的说道:“瑾西哥哥,你去哪儿了?害得我一直都在担心你!”

    容瑾西眼神极凉,极淡的看了他一眼,话却是对不远处的佣人说的:“准备午饭吧!我和夫人都饿了!”

    说完他又柔声问身边的桑榆:“想吃什么?我让厨房帮你做!”

    桑榆想起昨天晚上他过敏的样子,连忙说道:“不用管我!按照你的口味来就好了!”

    两人一面说话一面往里面走,直接就将温驰给忽略掉了。

    温驰仿佛置身冰窟,整个人从里到外凉了个透。

    他的瑾西哥哥,不要他了!

    他快步跟上去:“瑾西哥哥,我让厨房做了你最喜欢吃的蜜三刀,我这就让人给你送过来?”

    容瑾西没有回答他,却问身边的桑榆道:“蜜三刀你喜不喜欢吃?”

    桑榆早就察觉到了他和温驰之间的冷战。

    按理说她身为遮羞布,应该想办法化解他们之间的矛盾才是,可是想想昨天晚上那只黑猩猩,她顿时便没了帮着说好话的心情。

    她点了点头,回答说道:“喜欢!我这人不挑食,什么都能吃得下!”

    容瑾西便对一个佣人说:“把蜜三刀端上来给夫人尝尝!”

    “是!先生夫人请稍等!”

    很快,佣人就将一盘精致的甜食点心和一壶热茶端了上来。

    夏桑榆和容瑾西两人吃得开心。

    温驰在旁边干坐着,委屈得眼泪都快要下来了:“瑾西哥哥,温驰做错了什么嘛?如果温驰真的有哪里做错了,你直接告诉我好不好?你打我也行,骂我也行,可是你别不理我呀!”

    容瑾西这才抬眼,定定的看着他道:“温驰!明天开始,到公司上班去吧!”

    “不!我不上班!我要时时刻刻陪在你的身边!”

    “陪在我身边做什么?找机会在我的水里面下毒吗?”

    容瑾西这话一出,夏桑榆先是吓得咳嗽起来:“下毒?瑾西,这是怎么回事儿?”

    温驰闻言,脸色也是刷的白了。

    他强撑着辩解道:“瑾西哥哥,你这是说的什么话?我怎么可能会对你下毒?”

    容瑾西眸色锐利,盯着温驰看了片刻,神色愈发冷淡了下去:“温驰,我都知道了!”

    “你都知道了?”

    温驰面色颓败,目光躲闪的踌躇了一会儿,突然噗通一声跪了下去:“瑾西哥哥,瑾西哥哥你原谅我这一次吧……,我不敢了,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他说着话,从兜里摸出一白一绿两只小药瓶,愧疚道:“是我的错!我担心瑾西哥哥会被这个女人抢走,所以昨天晚上我在你喝的水里面下了药,造成了你过敏的症状……”

    容瑾西站起身,在他的身边蹲下来,凉声说:“温驰,我一直都不是过敏体质,我以前之所以会过敏,都是因为你在我的饮食当中下药了,对不对?”

    温驰低下头,抽抽噎噎的哭泣起来:“瑾西哥哥,你原谅我吧,我这么做都是因为我太爱你了,我不想失去你……”

    他那双灿若星辰的漂亮眼眸沾染了零星泪光,碎玉似的,美得令人心动。

    若在平时,容瑾西肯定早就已经心软,不管他犯下再大的过错,他也会对他温言软语,生怕委屈了他,伤害了他。

    可是今天,看着同样美貌俊秀的温驰,容瑾西只觉得他好像一颗带毒的水蜜桃,一直都在引诱他咬下去!

    而一旦咬下去,他这一生只怕也就万劫不复,偏离正常的轨迹了。

    他将心底里那点儿刚刚萌芽的心软压下去,用冷冽的声音道:“明天去公司上班吧,我会让李经理为你安排食宿!”

    温驰急忙伸手抱住他的腿:“瑾西哥哥,别赶我走!我要和你在一起……,我死也要和你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