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34章 你猜,他还会不会要你
    “你……”陆泽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你胡说八道什么呢?”

    “你干嘛这么紧张?”夏桑榆始终盈盈含笑:“她被爱冲昏了头脑,才会说出这种没头没脑的话来……,反正我是不信的!”

    “对对!她一直想要逼我和她结婚,我不答应,她就千方百计的栽赃陷害我……”

    “呵呵,你们之间的事情,我不感兴趣!”桑榆一副事不关己的闲淡表情,又道:“我只负责帮她带话给你!她在顶楼阳台等你,她说你不上去见她的话,她就……”

    “这个该死的疯女人!”

    陆泽不等桑榆把话说话,便气急败坏上顶楼去找乔玉笙去了!

    夏桑榆看着他的背影,唇角挑起一抹冷笑,贱人,你们两个就狗咬狗去吧!

    容瑾西一直在不远处看着她。

    直到这时,他才明白了她用那些润滑剂的意图。

    他的小妻子看上去单纯无害,骨子里却狠辣腹黑,这种种手段,连他这个大男人都觉得暗暗心惊。

    他走上前,低魅的声音道:“你想做什么?弄出人命可不好收拾!”

    她回眸看他,眼底一片肃杀之色:“我在替夏桑榆复仇!”

    他黑瞳一缩:“夏桑榆?”

    “对!夏桑榆是被他们两个害死的……”桑榆见他眉宇之间似有隐忧,便又说道:“你别担心,弄出人命我也保证不会拖累你!”

    他俊眉微挑:“那可不一定,你现在是我的妻子,万一你出事儿……”

    “我是你的妻子,也可以随时都不是你的妻子!”她踮起脚尖,在他的耳边低声说道:“梳妆台的最下面一层,有一份我签过字的离婚协议书,万一我惹上了官司,你可以和我撇清一切关系!”

    “夏桑桑你什么意思?”

    她把他当什么人了?

    他容瑾西是那么没担当的男人吗?

    他心下恼怒,伸手就想要去抓夏桑榆的胳膊:“你说清楚,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夏桑榆却往后面退了一步,冲他凄婉一笑,转身大步往礼台上走去。

    她走上礼台,对在座众人深深鞠躬!

    她穿着一袭白色的连衣裙,头发上簪着一朵白色小绒花,整个人清雅脱俗,让人一见之下便移不开视线。

    有人问:“容夫人,你这是做什么?”

    夏桑榆直起身子,苍白的脸上一派肃穆之色:“感谢各位来参加夏桑榆的葬礼!我想借用这个机会,给大家说两件事情!”

    她往父亲的方向看了一眼,看到父亲眼中鼓励的神色,她心里踏实了些。

    “第一件事情,我想请大家帮我做个见证!我夏桑桑今日起更名为夏桑榆,我愿意在桑榆小姐的葬礼上起誓,代替已故的桑榆小姐孝顺夏挚老先生,做他的义女,像亲生女儿一样孝敬他,陪伴他!!”

    “啊?容夫人要拜夏挚老先生为义父?”

    众人虽然觉得惊诧,不过,不管是认干爹也好,义父也罢,这都是别人的家事!

    人家容先生和夏挚老先生都没有说什么,他们这些外人自然也不好说三道四。

    夏桑榆等到众人安静了一些,才又说道:“第二件事情,我想请大家看一些东西!”

    她从包里面摸出U盘,连接电脑,片刻后,陆泽与乔玉笙偷晴的画面出现在巨大的电子屏幕上……

    刚才还在众人面前沉痛缅怀爱妻的苦情丈夫,瞬时就成了背着老婆与人苟合的低贱渣男!

    众人看得目瞪口呆。

    “天哪,没想到陆泽居然是这样恬不知耻的男人!”

    “咱们都被他骗了!他早就和桑榆小姐的助产医生勾搭在了一起,恐怕桑榆小姐的死与他也脱不了关系!”

    “对对!桑榆小姐死得太蹊跷了,一周前做胎检都还一切正常,怎么突然就母子双亡了呢?”

    “天呐,陆泽这个男人太可怕了……”

    所有人都觉得很震惊,很愤怒。

    夏桑榆将视频暂停,然后熟练的操控键盘,很快就搜索到了乔玉笙身上那支最新型的录音笔。

    她唇角一勾,鼠标点击连接。

    很快,乔玉笙抽泣的声音传来:“阿泽,你不能抛弃我!你说过,只要夏桑榆一死,你就会娶我的!”

    陆泽怒声咆哮:“娶你?你这个人尽可夫的肮脏女人,你别做梦了,我就算孤独终老也绝对不可能娶你为妻!”

    乔玉笙哭闹得更加厉害:“阿泽你别逼我!我手里有你和我偷晴的视频,你如果不答应我,我就让夏桑桑把那视频播放给在场所有人看……,我还要告诉他们,夏桑榆不是难产身亡,她是被你害死的!”

    “你这个疯女人!你找死!”

    陆泽愤怒至极的低吼声就算隔着电流,依旧让人毛骨悚然。

    紧接着,教堂外面突然传来‘咚’一声闷响。

    重物坠地的声音震得众人面面相觑:“发生了什么事儿?”

    外面有人高声惊呼:“不好了!有人坠楼了!”

    “有人坠楼了?”

    “喔的天!陆泽不会把这个叫乔玉笙的女人杀人灭口了吧?”

    “快看看去!”

    “报警吧!报警把陆泽抓起来!”

    “对对,陆泽谋害桑榆小姐在前,推乔玉笙坠楼在后,这样的罪过,足以让他把牢底坐穿了!”

    众人一面乱七八糟的议论,一面齐齐涌出礼堂,往外面去看到底是谁坠楼了。

    刚才还人满为患的礼堂,瞬时变得空空荡荡,只剩下夏桑榆和容瑾西两个人。

    夏桑榆激动得浑身都在颤抖。

    不管从楼上坠下来的是乔玉笙还是陆泽,她都觉得很痛快,很解恨。

    取出U盘,关掉电脑,一抬眼,正对上容瑾西那双深邃如瀚海的眼眸。

    她怔了一下,干巴巴挤出一丝笑容道:“是不是觉得我是个很可怕的女人?”

    容瑾西伸手握住她微凉的小手,眸色沉沉的看着她道:“我相信你这么做自有你的道理!”

    她将手抽回,涩然道:“谢谢!”

    他皱眉:“葬礼已经结束了,咱们回家吧!”

    她扬了扬手中的U盘和刚才录下的音频资料:“我得把这东西交给警官先生!有了这些证据,陆泽杀人的罪名是跑不了了!”

    他抬手将她手中的东西一把夺了过去:“我是你老公,这些事情交给我帮你办吧!”

    她眨了眨眼睛:“容瑾西,你确定你要管这事儿?”

    “嗯!管定了!”

    “那好吧!”

    以容瑾西显赫的身份和地位,再加上容家在晋城的熏天势力,就算陆泽再怎么狡辩,也逃不脱法律的制裁。

    她跟着他往礼堂外面走。

    走了没几步,突然觉得有些内急:“瑾西,我得去一下洗手间!”

    “你们女人可真是麻烦!去吧去吧,我在这里等你!”

    “好好!我很快就回来!”

    夏桑榆小快步的往左侧回廊尽头的洗手间走去。

    她今天真是忙坏了!

    从早上睁开眼睛到现在,她就在忙着筹谋,忙着算计。

    对付了夏云姿,转身又忙着对付乔玉笙和陆泽,这大半天的时间,真是快把她憋坏了。

    几分钟后,她从洗手间出来,走了几步,突然感觉到身后有人逼近。

    不等她回头,后脑上突然传来一阵钝痛。

    她还来不及痛哼,便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过了不知道多久,后脑上的痛意让她轻嘶一声,恢复了意识。

    “醒了?”陆泽阴冷的声音让她浑身一个激灵。

    她睁开眼睛,看着面前的男人惊骇道:“陆泽?你,你想干什么?”

    “我想干什么?”陆泽阴恻恻的笑着,伸手在她的脸上轻轻拍了拍,磨牙恨道:“我当然是要慢慢儿的玩死你!”

    桑榆下意识的往后面缩了缩:“你,你别碰我……”

    “现在知道怕了?”陆泽狰狞冷笑:“你害得我与玉笙反目成仇,害得我身败名裂,害得我担上了杀人的罪名……,呵呵,在我被抓之前,我一定也要弄死你这个小贱人!”

    说话的同时,他抓住她身上的白裙用力一撕,裙子裂成了两半。

    姣好的胴体燃起了他的兽浴,他低喘一声,直接扑了上去:“小贱人,我今天就要毁了你!”

    夏桑榆大惊失色,双手护着关键部位,大声呼救道:“救命!救命呀!瑾西……,瑾西救我……”

    “叫吧!叫破嗓子也没人会来救你!”

    这是在被他人为骤停的电梯内,容瑾西就算把教堂翻个底朝天,也断然想不到他们会在电梯里。

    兽浴和仇恨让他的眼底迅速漫起血丝。

    他一抬手,将她的贴身小衣一把扯了下来:“贱人,敢跟我作对,我一定让你生不如死!”

    他抓住她的头发,强迫她仰起头,挺高胸部面对电梯摄像头,低咒道:“真想让全世界的人都看看你的瘙样……”

    他凑到她的耳边,呵呵阴笑道:“你猜……,容瑾西从这个摄像头看到你这副贱样被我强爆,他还会不会要你?”

    夏桑榆浑身都在哆嗦。

    这样的痛楚,这样的凌辱,已经超出了她的承受范围。

    她挣扎着,颤抖着:“他,他不会放过你的……”

    陆泽将她的头发揪得更紧,咬牙切齿疯狂笑道:“哈哈哈,我现在一无所有,烂命一条,你以为我还会怕他?”

    他将她扳转过来,一把扯掉了她的贴身小裤。

    夏桑榆绝望的失声惊叫:“别——!别啊……,陆泽,求求你,不要……”

    陆泽却看着她的私密处,垂涎道:“啧啧,真好看……,看来,容瑾西把你保护得很好嘛!”

    说话间,他抱着一种毁掉她的心态,粗暴的分开了她的双腿。

    ————————————

    后面进入V章节,要开始收费咯!

    1元=100金币(粉笔),还请大家继续支持,期待能和你们一路走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