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33章 她的葬礼
    温驰的心里愈发不安起来。

    他看着瑾西哥哥完美俊朗的侧脸,好几次想要张口说什么,可是终究架不住瑾西哥哥身上那种生人勿近的冷冽气息,把到了嘴边的话又生生咽了回去。

    第二天,仍是阴雨绵绵,却是个值得期待的好日子。

    夏云姿打着呵欠从卧室里面出来:“桑桑,怎么是你在准备早餐?妈呢?”

    夏桑榆面带微笑,做出乖巧懂事的模样说:“妈去伽来寺还愿去了!我想着今天是姐姐你和四方传媒签合同的日子,所以就早起了半个小时,为你准备一顿有营养的早餐,这样你才能元气满满的出现在仪式上!”

    夏云姿走过来看了看,都是她爱吃的东西。

    “桑桑,算你有点儿良心!若不是我,你投胎八辈子都不可能会嫁给容公子那样的人物!”

    “是的呢,所以我对姐姐一直都心怀感激!”

    “算你懂事儿!”

    “嗯!姐姐坐下吃饭吧!”

    “好呀!我为了控制体重,昨晚都没吃晚饭,这时候还真是饿了!!”

    夏云姿接过桑榆递上的热牛奶,咕咚咕咚就喝了两大口,然后夹起一只香酥春卷放进口中,赞道:“嗯!好好吃呀!桑桑,你什么时候学会做这么好吃的东西了?”

    “我在大学的时候报了一个烹饪社团,姐姐不知道吗?”

    “你大学里面的事情,我才不感兴趣呢!”

    虽然不感兴趣,不过这香酥春卷配着牛奶确实美味。

    她不知不觉,将一杯牛奶都喝下去了。

    “桑桑,碗筷你收拾一下哈,我得去化妆去了!”

    “好!姐姐你去吧!”

    桑榆乖顺的答应着,眼底却流溢出瘆人的寒芒。

    几分钟后,正在化妆的夏云姿眼前一黑,从椅子上栽倒了下去。

    桑榆走过去,看着趴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夏云姿,唇角挑起一抹森寒的冷笑。

    夏云姿,你的女主角梦,该醒醒了!

    她从梳妆台上拿起夏云姿的手机,长摁,关机。

    然后她像个骄傲的女王,将手机扔在夏云姿的身边,抬步从夏云姿的身上跨了过去。

    晋城西郊二十里外,造型古朴的怀安教堂着落在一大片绿意茵茵的草地上。

    这地方平日十分冷清,今日却因为夏桑榆的葬礼,把晋城的名流贵胄都吸引了过来。

    夏桑榆穿着一袭白裙赶到的时候,葬礼已经开始了。

    近百位前来吊唁的宾客手持白色雏菊,神色悲伤的坐在座位上,看着正前方的电子屏幕上播放着夏桑榆生前的写真和视频:明媚婉转的眼波,美丽动人的笑容,婀娜窈窕的身姿……

    如此出挑拔尖的桑榆小姐,居然就如朝露一般,说没就没了!

    众人都觉得很是惋惜,有些与夏桑榆感情要好的,看到这里已经忍不住呜呜抽泣起来。

    夏挚老先生坐在轮椅上,看着女儿生前的音容笑貌,也是悲从中来,不知不觉之间就已经是满面泪痕了。

    夏桑榆正准备走过去安慰他两句,陆泽突然走了过来:“桑桑小姐!”

    桑榆对他微微颔首:“陆先生,你忙你的去吧,别管我!”

    陆泽却拦住她的去路,神色莫测的说道:“桑桑小姐,可不可以借一步说话?”

    桑榆心里有些惊讶,不过还是努力维持镇定的说道:“好呀!陆先生前面带路吧!”

    她心里有些不安!

    陆泽刚才看她的眼神十分奇怪!

    难道他都知道了?知道她就是重生后的夏桑榆?

    或者说他已经知道她今天要和乔玉笙联合起来对付他了?

    她心里七上八下,正是惴惴不安的时候,陆泽突然停下了脚步。

    他转身看向她,神色阴狠的开口说道:“夏桑桑,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她下意识往后面退了一小步:“什么什么意思?”

    “你还想装糊涂到什么时候?”陆泽铁青着面色逼近她,恨声说道:“你为什么要陷害乔玉笙?”

    她本能的反驳:“我没有……”

    “还敢说你没有?”陆泽毒蛇一样的目光狠狠盯着她:“夏桑桑,你自己是白痴,但是请你别把我也当成是白痴!”

    她干笑两声,死扛道:“陆先生,你在说什么?我怎么都听不懂?”

    “还装?”他冷哼一声,突然出手一把扼住了她白皙的脖子,恶狠狠道:“你用容瑾西的金卡帮乔玉笙开了二八零八号房间,你还帮她叫了一个长达三个小时的牛郎!不用想,我也知道定是你在旁边录制了她和牛郎的视频,然后将这份视频放到网上……,说!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你到底是何居心?”

    陆泽越说越气恨,手上一用力,几乎直接就要将夏桑榆的脖子拧断。

    一道清冽又充满威慑的声音突然传来:“放开她!”

    陆泽回头看了一眼,浑身的戾气瞬时削弱了许多:“容,容先生?”

    容瑾西一身裁剪得体的黑色西装,眸色清冷,俊脸肃杀:“她是我容瑾西的女人!陆泽,你真的要与我为敌?”

    陆泽讪笑道:“误会!误会!”

    一面说,一面放开了夏桑榆。

    桑榆眼前发黑,张嘴喘息的同时,身体也慢慢往地上软去。

    容瑾西快步上前将她一把扶住:“你没事儿吧?”

    桑榆依在他的怀里,弱声说:“我没事儿……,歇一会儿就好了……”

    “还说没事儿?脸色白得像个死人你还说自己没事儿?”

    容瑾西低声抱怨了两句,脱下身上的外套裹在她的身上:“我们回去吧!”

    “不,现在还不能回去……”

    陆泽已经通过金卡怀疑上了她,她绝对不能坐以待毙。

    她原本只想利用乔玉笙在今天的葬礼上让陆泽身败名裂,现在看来,身败名裂远远不够,她还必须得让陆泽万劫不复才行!

    她脑子里面念头急转,脸上的神色更是忽白忽青,十分难看!

    容瑾西将她搀扶着到旁边的长椅上坐下,然后转身,神色阴鸷的看向不远处的陆泽。

    无形的威慑让陆泽手足无措。

    他迟疑片刻,终于还是硬着头皮上前道歉道:“容先生,你别生气,这里面其实是一个小小的误会……”

    他的话还没说话,手机响了。

    他看了一眼来电号码,乔玉笙?

    这个女人真是越来越讨人嫌了,今天这样重要的场合,他可不想和她牵扯不清!

    陆泽眉头一皱,将电话挂断了。

    然后他轻咳一声,还准备继续给容先生解释这个不是误会的误会。

    夏桑榆在旁边清声说:“瑾西,今天的事确实是个误会,怪不得陆先生!”

    陆泽闻言,顿时觉得身上的压力骤然轻了许多:“是呀是呀,这真的是个误会!还请容先生不要放在心上!我就算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对容夫人不敬呀!”

    容瑾西深邃的黑眸凝视着桑榆:“真是误会?”

    “真的只是一点儿小误会!”

    桑榆面色平和,又对陆泽说:“陆先生,你去忙吧,我在这里休息一会儿就过去!”

    “那好那好!容夫人你好好休息,我先去前面招呼吊唁的宾客……”

    陆泽又对容瑾西有礼的打了招呼,这才快步往前面走去。

    他一走,桑榆呼一下站了起来:“瑾西,你得帮帮我!”

    容瑾西俊眉紧蹙:“你要干什么?”

    她挽上他的胳膊:“陪我去买几瓶润滑剂!”

    “润滑剂?你要润滑剂干什么?”

    “哎呀,你就别问那么多了!走吧走吧,你开车载我去!”

    关于润滑剂,上次为了帮金宝宝取出乒乓球,她就已经买过几瓶。

    那东西的效果她亲眼见识过,所以,今天对付陆泽,也就全指望这些东西了。

    容瑾西虽然猜不透她的小脑瓜里面在想些什么,不过,他挺乐意陪她做这些莫名其妙的事情。

    在他看来,陪他的新婚妻子去买润滑剂,远比陪她去缅怀死者有意思多了。

    半个小时后,夏桑榆将买来的润滑剂泼洒在顶楼阳台。

    容瑾西在侧旁看着,好奇道:“你这是在做什么?”

    她冲他明媚一笑:“害人呀!”

    顿了顿,她又补充了一句:“害贱人!”

    容瑾西暗暗瘪嘴:“无聊!”

    “无不无聊,你等会儿就知道了。”

    桑榆忙完之后,拍拍手道:“好了!我们去礼堂里面参加葬礼吧!”

    一楼的礼堂里,陆泽正神色悲痛的念着悼词。

    在场宾客都为陆泽对夏桑榆的一腔深情所感动,有些心肠软的,已经被感动得流泪了。

    夏桑榆冷眼看着陆泽的表演,等他把悼词念完,便径直走了过去:“陆先生!”

    陆泽迎上她的目光,心里突然不祥的咯噔了一下,压低声音说道:“你想干什么?我警告你,别仗着有容先生给你撑腰你就可以胡作非为,惹恼了我,我一定不会让你好过!”

    “陆先生言重了!”

    夏桑榆清丽的小脸上绽开一抹清纯无害的微笑:“我过来只是想要告诉你,乔玉笙来了!”

    “乔……”陆泽心里一慌:“她来干什么?”

    桑榆耸耸肩,一面茫然的说:“她来干什么我怎么知道?不过她让我带话给你,她说她手里有你和她这几年偷晴的证据,如果你不去见她,她今天就将这些证据公布于众!”

    “她敢!”陆泽面色铁青,狰狞道:“她敢乱来,我就弄死她!”

    桑榆含笑望着他:“陆先生,你可千万别小瞧恋爱中的女人,把她惹急了,她可真的是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

    陆泽双拳攥得咕咕作响:“夏桑桑,你还知道些什么?”

    桑榆浅笑:“还知道你和乔玉笙合谋害死了夏桑榆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