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32章 咔嚓一声,大棍子成了双节棍
    夏桑榆进去的时候,容瑾西正和温驰一起齐心协力的打地铺。

    容瑾西带着歉意说:“温驰,你先将就一晚上,明天我陪你去选张床回来!”

    温驰一脸满足:“嗯!”

    桑榆正从他们房门口经过,闻言忍不住提醒道:“瑾西,你答应过我,明天要陪我参加葬礼的!”

    容瑾西直起身,恍然道:“对哦,差点忘了,还有个葬礼要参加……”

    说着,他侧身看向温驰:“温驰,明天我恐怕没时间陪你选床,要不这样吧,我让小宋陪你去?”

    温驰乖巧的笑着说:“不必麻烦了!只要能和瑾西哥哥在一起,我就算是天天睡地铺也是很开心的!”

    夏桑榆没心情看他们秀恩爱,转身就进了主卧。

    明天是她的葬礼,也是夏云姿签女主合同的日子,她有很多事情需要布局,需要筹谋,实在没功夫管隔壁那一对基佬。

    换了睡衣,她刚刚斜躺在床上,房门被人从外面推开了。

    她以为进来的会是容瑾西,便头也没抬的往旁边挪了挪,尽量给他留出更多的空间。

    然而一抬眼,看见的却是眉目纤秀的温驰。

    她一惊:“温驰?你进我的房间干什么?容瑾西呢?”

    “瑾西哥哥在书房处理一点儿工作上的事情!”

    温驰笑得单纯无害,将一只盒子双手递给她道:“桑榆姐,虽然你和瑾西哥哥是假结婚,不过我身为瑾西哥哥身边最重要的人,还是应该补送一份结婚贺礼给你!”

    “结婚贺礼?”

    桑榆对温驰没什么好感。

    她总觉得这个漂亮的男子并没有他表面上看着的这么简单干净。

    所以,这结婚贺礼她并不想收。

    温驰见她迟疑,就又将盒子往她面前递了递:“这份儿礼物是我为桑榆姐精心准备的,看在我这么有心的份儿上,你就打开看看吧!”

    夏桑榆推辞不过,只得伸手接过:“谢谢!”

    温驰眼中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寒光:“不客气!桑榆姐,那我先走了,你好好享用这份儿礼物吧!”

    夏桑榆秀眉一拧,什么叫好好享用这份儿礼物?

    她带着狐疑,将这礼物的盖子揭了开:里面是一只面朝下趴着的黑色玩偶猩猩。

    也不知道她开盒子的时候触动到了哪里的开关,那黑猩猩的屁股居然一下一下的动了起来。

    不仅动,还发出了那种刺耳的暧妹声!

    这实在是……太色晴了!

    她心里已经有了不好的预感,可还是伸手将黑猩猩一把拽了起来。

    黑猩猩胯下那根棍子一样的东西猝不及防就出现在了她的面前,一抽一抽的居然还在运动着。

    她大囧,温驰这个小混蛋,居然送她这么恶搞的东西!

    她看向已经快要走到门口的温驰,低声喝道:“温驰你站住!”

    温驰转身看向她,笑吟吟的说:“桑榆姐是要谢我吗?”

    她扬了扬手中还在哼哧哼哧的黑猩猩,沉着脸问道:“你什么意思?”

    “呵呵,我知道瑾西哥哥永远都不会碰你,而你又是成熟的女人,难免会空虚寂寞欲求不满,所以我送了这只黑猩猩给你,希望你能从它的身上得到慰藉!”

    让她从一只黑猩猩的身上去寻找慰藉?

    可恶的温驰,这是要用黑猩猩给她一个下马威,让她以后别缠着他的瑾西哥哥!

    夏桑榆冷笑着抄起剪刀,咔嚓一声将黑猩猩那根不停抽动的棍子剪成两截。

    然后她将黑猩猩往温驰的脸上狠狠砸去:“温驰,带着你的老公滚出我的视线!别让我再看见这么恶心的东西!”

    老公?她居然敢说这黑猩猩是他的老公?

    温驰受到了奇耻大辱,那张令人赏心悦目的俊脸顿时变得扭曲狰狞:“夏桑榆,你,你……”

    “我什么我?”

    夏桑榆十分强势的逼近过去,瞪着他道:“温驰,我和容瑾西虽然是契约婚约,可是只要我在这个家里面一天,你就必须对我保持起码的礼节和尊重,不然的话,你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她的狠话刚刚撂完,书房那边突然传来咚一声重物坠地的闷响。

    紧接着还有水杯摔碎的声音传来。

    她心下一紧,急忙推开气得浑身发抖的温驰,大步往书房走去:“容瑾西!”

    容瑾西倒在地上。

    他双目紧闭不说,那张俊朗完美的脸颊此时还布满了红色疹子,齿关紧咬,似乎已经失去了意识。

    她吓坏了,蹲在他身边连声唤道:“容瑾西,容瑾西你这是怎么了?”

    温驰跟过来,似乎早就见惯了容瑾西的这副模样,平静道:“他过敏了,是你害了他!”

    “我?”难道是今天晚上给他夹的那肉丝里面有什么他不能吃的东西?

    夏桑榆顾不得细想更多,急声说道:“温驰你还站在那里干什么?快点过来帮忙送他去医院,过敏是会死人的!”

    她急得秀气的鼻梁上面沁出了冷汗,可是温驰还是一副不紧不慢的样子:“帮你可以,不过你得先答应我两个条件!”

    夏桑榆眼中闪过不敢置信的神色:“温驰,你不是很爱你的瑾西哥哥吗?他现在这么痛苦,都快要死了,你居然还有心思给我提条件?”

    温驰绷着脸问:“你答不答应?”

    “好好好,我都答应你,你快点过来帮忙吧!”

    “我还没说我的两个条件!”

    “那你倒是快点呀!”夏桑榆控制着想要揍人的冲动,催促道:“你磨磨蹭蹭干什么,没看见他现在很痛苦吗?”

    “他这么痛苦都是你害的!”

    温驰磨着后牙槽,恨声说道:“第一个条件,以后不准干涉我和瑾西哥哥之间的事情!我愿意给他夹菜,他也愿意吃我夹的菜,你管不着!”

    夏桑榆连连点头:“好好,我答应你,你赶紧说第二个条件吧!”

    “第二个条件很简单!”

    温驰将手中那只被剪掉棍子的黑猩猩扔到她的脸上,冷笑着说道:“向我认错道歉,并且承认这只黑猩猩是你的老公!”

    夏桑榆气得差点没一口老血喷出来。

    该死的温驰!

    外表看着挺好看一人,没想到骨子里这么记仇又变态!

    若依照她平时的脾性,就算是与温驰干上一架也绝对不会答应他的这个条件。

    可是现在情况特殊,容瑾西的情况看上去糟糕透了,再耽搁下去的话,只怕送到医院他已经没命了。

    这样想着,她硬生生将心中一口闷气给压了下去:“好!温驰,我向你道歉,我错了,我以后不会干涉你和瑾西之间的事情……”

    “那这黑猩猩呢?”

    “黑猩猩……是我老公!”

    “呵呵,这还差不多!”

    温驰走过去,冷笑说道:“还不快去通知爷爷,就说瑾西哥哥过敏了,要立刻送往医院……”

    “是是!我这就去!”

    桑榆已经被瑾西的样子吓坏了,着急忙慌答应着,站起身就要去外面找容老爷子。

    然而她一迈步,就发现昏迷中的容瑾西居然不知何时紧紧攥住了她的睡衣衣角。

    她怔了一下,心底里某个隐秘的角落突然就变得异常柔软起来:“瑾西……”

    温驰心里也是咯噔了一下,难道瑾西哥哥并没有完全失去意识?

    刚才他对夏桑榆说的话,瑾西哥哥都听见了?

    他心里慌得厉害:“夏桑榆,你,你还站在这里干什么?看到瑾西哥哥这么痛苦,你难道很开心吗?”

    开心?开心个毛线呀,没看见她冷汗都急出来了吗?

    桑榆掰开容瑾西肿得跟红萝卜一样的手指,慌慌张张去找容老爷子,全然没看到身后温驰眼底闪过的诡谲和寒芒。

    温驰从怀里摸出一只淡绿色的药瓶,从里面取出一颗,喂进了容瑾西的口中:“瑾西哥哥,你看,你是离不开我的……”

    他语气幽怨的说完,慢慢低下头,往容瑾西的嘴唇上靠近过去。

    只差一点点就要碰到容瑾西了,房门口传来嘈杂的人声和脚步声。

    夏桑榆并没有去东跨院那边找容老爷子,也没有惊动阮美玉,而是随便叫了两个年轻的男性佣人就急冲冲的折了回来:“快快,你们把他送到楼下来,我去开车!”

    简单安排了一下,她又忙着下楼,找管家要了车钥匙,将一辆黑色轿车从车库开了出来。

    一路上她风驰电掣,连闯了三四个红灯,终于在最短的时间内将容瑾西交到了医生的手里。

    凌晨两三点的时候,容瑾西醒了过来:“桑桑……”

    守在旁边的温驰秀眉一皱,连忙依偎上去:“瑾西哥哥,我在这里!”

    容瑾西四下看了看:“她呢?”

    “她回她娘家去了!”

    “哦……”容瑾西哦了一声,又缓缓闭上了眼睛。

    从头到尾,他都没有正眼看过温驰一眼!

    他可是瑾西哥哥最重要最宠爱的人呀。

    他在这里守了瑾西哥哥一个晚上,瑾西哥哥叫着那个女人的名字醒过来也就罢了,居然从头到尾连眼风都不往他的身上扫一眼,这实在太反常,太让他不安了!

    他小心翼翼凑到容瑾西的身边,柔声问道:“瑾西哥哥,你渴不渴?要不要喝点儿水?”

    “不用!”凉凉的声音,全然没有了往日温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