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29章 肮脏的女人
    “带我去B座2121房间吧!”

    “好!容夫人这边请!”

    几分钟之后,夏桑榆在酒店房间的沙发上见到了金宝宝。

    一个珠光宝气却神色痛苦的年轻女人。

    其实,桑榆在昨天的婚礼上见过她。

    她当时正和几个名媛贵妇在一起热烈的讨论做初女膜和把某处漂成粉红的私密话题。

    桑榆曾经和她遥遥的颔首致意,却没想到她就是她的二嫂,金氏大财阀的女儿,金宝宝。

    金宝宝一看见她,眼泪就淌了出来:“桑桑,你总算来了,你快救救我吧,我要死了……”

    桑榆有些拘谨的说道:“二嫂,我,我也不是医生,要不我们还是去医院吧?”

    “不行!不能去医院!”

    这事儿一旦闹出去,她和容淮南的脸面就都没了。

    不仅如此,金氏和容氏也都会沦为名流圈的大笑话。

    她抓着夏桑榆的手,苦苦哀求道:“桑桑,这事儿你一定要替我保密,万万不能让第三个人知道!”

    桑榆抿了抿发干的嘴唇,无措的说道:“二嫂,我替你保密可以,可是我真的帮不了你……,我这么着急赶过来,就是想要陪你去医院的!”

    “不用去医院,你帮我取出来就好了!”

    金宝宝说着,伸手将盖着的薄毯一把掀开。

    她下面的裙子和小裤早就已经褪下了。

    夏桑榆无奈,只得硬着头皮上前帮她。

    那东西嵌在她的身体里已经有好几个小时了,这时候红肿冲血,不要说取出来,她稍稍一碰金宝宝就唉哟唉哟的大声呼痛。

    折腾了一会儿,夏桑榆满头冷汗的说道:“不行!我真的没办法!二嫂,你不想让外人知道,那就打电话给容淮南吧,他是你老公……”

    “不要……,不要给他打电话!”金宝宝抽泣道:“他一直都不喜欢我,巴不得我早点死了呢……”

    夏桑榆也被眼前的状况搞得焦头烂额。

    她去洗手间洗了手,出来的时候正色说道:“二嫂,很抱歉我真的帮不了你,要么去医院,要么给容淮南打电话,你选一个吧!”

    金宝宝满脸愁苦的看着她:“我一个都不能选!”

    “不选算了,那我也走了!”

    “别,别呀桑桑!我思前想后,就只有你能帮我呀!”

    “为什么一定是我?你那么多闺蜜……,昨天在婚礼上,你和那些名媛贵妇谈论得不是很开心吗?连那么私密的话题都能分享,为什么不能让她们帮你想想办法?”

    “我哪能指望她们呀?她们如果知道我被老公塞了这么一个东西,非得笑话死我不可!”

    “你这人真是死要面子活受罪!”

    “桑桑,你我都是容家的媳妇儿,我的老公流连花丛是个出了名的纨绔公子,你的老公迷恋小鲜肉,是个出了名的gay公子,我们都身在豪门却得不到老公的爱……”

    “金宝宝,你今天叫我过里,就是想说这些话恶心我的吧?”

    夏桑榆对这个金宝宝谈不上好感也谈不上恶感,不过同样身为女人,看见她被一颗乒乓球害成这样,还是打心底里想要帮她。

    她安抚了金宝宝两句,无奈说:“你别乱动,我去买瓶水润剂!”

    金宝宝满含希望的看着她:“嗯!桑桑,我不乱动,我就在这里等你!”

    夏桑榆去酒店外面的药房里面买了三瓶水润剂,一回来,就被大厅里面拉拉扯扯的场面吸引了。

    只见酒店经理将两只行李箱推到一个戴着墨镜和大口罩的女人面前,神色冷肃的说道:“小姐,紫荆酒店不是收容所,没钱的话请恕我们不能接待!”

    那女人不停给酒店经理弯腰鞠躬:“求求你了李经理,你就让我再住一晚上吧,明天,明天我就有钱了!你相信我,我明天一定会把房钱都补上!”

    “明天?”酒店李经理鼻孔里面冷哼了一声:“那还是等你明天有钱了再来入住吧!”

    “李经理……”女人抓着李经理的胳膊苦苦央求:“李经理你别这样,你就让我再住一晚上吧……”

    李经理不耐烦的挣开她的抓扯,沉着脸对旁边一个服务员道:“小王,帮这位小姐把行李搬出去!”

    “是!”小王答应一声,拉着两只行李箱就往酒店的旋转大门走去。

    那女人急坏了!

    她既要守住自己的行李不被扔掉,又要哀求李经理求他收留,左右都顾不上的情况下,竟是噗通一声跪了下去:“李经理,求求你行行好吧,你就再容我拖欠一天不行吗?明天我一定会把钱补上!”

    说着,她伸手就往李经理的腿上抱过来。

    李经理却看到了几步远之外站着的夏桑榆:“容夫人!”

    他快步上前,殷勤道:“容夫人,你怎么还亲自出去买东西?有什么需要你吩咐一声,我帮你买呀!”

    夏桑榆将手中的药袋往身后藏了藏:“没事儿!你忙吧,我上去了!”

    刚刚走了两步,地上跪着的女人突然站起身,冲着她的背影惊喜道:“桑桑?”

    夏桑榆唇角挑起一抹瘆人的冷笑,慢慢转身,冷笑已经变成了刻意伪装出来的疑惑:“你是?”

    “桑桑,是我,我是乔玉笙啊!”

    乔玉笙摘下大墨镜和大口罩,露出满是淤青的脸颊:“桑桑,能见到你真是太好了,你有钱吗?能不能借我一点儿?我今天晚上没地方住!”

    “发生了什么事?玉笙你怎么会连住酒店的钱都没有?还有你脸上的伤,谁打的?”

    夏桑榆故作关切的询问了两句,掏出金卡对一旁的李经理道:“把乔小姐的行李搬回去吧,不管她住多久,她的房钱都由我来付!”

    乔玉笙感激涕零,拉着她的手道:“桑桑,你人真是太好了!你的这份恩情我一定会铭记在心的!”

    “玉笙,你不是说咱们是好闺蜜,好朋友吗?这么点儿小事儿你就别放在心上了!”

    桑榆带着乔玉笙来到大厅侧旁的休息区。

    李经理亲自为她们送上热气腾腾的咖啡和美味可口的糕点,然后毕恭毕敬退了下去。

    乔玉笙看到夏桑榆结婚后衣着光鲜,走到哪里都受人尊敬,而她则成了过街老鼠人人喊打,心中凄苦,不由得鼻头一酸,流下泪来。

    桑榆装着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纳闷儿问道:“玉笙,到底出了什么事儿?上次见你的时候,你不是说夏氏集团的陆泽是你男朋友吗?你没钱住店了他怎么都不管你?”

    “桑桑你快别说了!”乔玉笙抽噎着说道:“上次在良辰夜总会,如果早知道我会被人陷害,我就应该跟着你提前离开才是……”

    乔玉笙将这几天发生的事情一一告诉了夏桑榆。

    那天晚上,她在夜总会玩得太嗨,后面发生的事情她都不记得了。

    一直到后来,陆泽在良辰二八零八号房间找到她,劈头盖脸就是一耳光将她抽醒过来,她才意识到出大事情了!

    她和一个男人滚床单的事情已经被人放到了网上。

    才两三个小时的时间,她的丑闻就蹭上了热搜榜,成为了全天下人谩骂和嘲笑的对象。

    她痛哭流涕:“陆泽,你听我说,我被人陷害了,我……”

    “闭嘴!”陆泽厉声呵斥她,忍不住又给了她一个耳光:“乔玉笙呀乔玉笙,我为了你,连自己的结发妻子都害死了,而你呢?你涂着我给你买的名牌口红,为一个野男人口绞?你他妈还是不是人呀?啊?”

    怒声骂完,对着乔玉笙就又是一通拳打脚踢的暴打。

    乔玉笙抱着脑袋倒在地上,一遍遍求饶,一遍遍说好话,却还是架不住曾经最亲密的爱人将她揍得鼻青脸肿。

    后来,陆泽打累了。

    他把乔玉笙的银行卡收走,又把那枚定制的钻戒收走:“乔玉笙,我堂堂夏氏集团的继承人,绝对不会和一个丑闻缠身的女人在一起!咱们两个,就此分手吧!!”

    乔玉笙擦了擦嘴角的血丝:“陆泽,我跟了你这么多年,你就是这么回报我的?”

    “不然呢?你还想怎样?”

    陆泽用厌恶的眼神看着她,宛如看着一堆恶心的垃圾:“乔玉笙,你知不知道你有多脏?我只要一想到你用这张嘴巴为别的男人口绞,我就一辈子都不会再碰你!”

    他站起身就想要离开。

    乔玉笙在背后冷笑一声:“陆泽,就算为了那个孩子,你也不肯原谅我这一次吗?”

    陆泽的脚步骤然停滞下来。

    他转身看向鼻青脸肿的乔玉笙,突然阴恻恻笑了起来:“对哈!我们之间还有一个孩子!你瞧我,都被你气糊涂了!”

    他走到乔玉笙的面前,伸手撩起她蓬乱的头发,动作居然异常的温柔:“开个价吧!一百万够不够?”

    “不够!再多的钱也不够!”

    乔玉笙抓着他的手,急声说道:“阿泽,我对你是真心的!我和你在一起从来都不是为了钱,我是爱你的呀……”

    “少给我扯这些没用的!”

    陆泽将她的手一把甩开,不耐烦的吼道:“把孩子还给我!那孩子是我和夏桑榆的,跟你乔玉笙没有一丝一毫的关系!把他还给我,我会给你一大笔钱,有了这笔钱,你天天上这里找牛郎都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