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28章 两位先生,别秀恩爱好吗
    夏挚郁郁的叹了口气,转动轮椅就想要离开。

    夏桑榆急忙跪行两步到他跟前,哽咽道:“夏老先生,请你一定要收我做义女!从今天开始,我就是桑榆,是你的女儿夏桑榆!我会像亲生女儿一样孝顺在你身边,我一有空我就过来陪你,我不会让你一个人孤零零的……”

    她情之所至,已是哽噎难语。

    夏挚盯着她,心神一晃,又觉得这个满面泪痕的女子真真切切就是他的女儿夏桑榆。

    他心疼难忍,颤抖的手再度抚上夏桑榆的脸颊:“桑榆……”

    夏桑榆连忙答应:“诶!桑榆在这里,桑榆永远都陪着你!”

    她像从前那样,亲昵的趴在父亲的膝头,享受着父亲慈爱宠溺的抚拍。

    这一刻,在夏挚眼里,这个女子真真切切就是他的桑榆,是他从小宠到大的桑榆。

    父女两个相拥而泣的时候,杨力早就吩咐王婶儿,让她按照桑榆小姐生前的口味准备了丰盛的午餐。

    开始的时候,桑榆确实吃得有滋有味儿。

    可是吃着吃着,她就被容瑾西和温驰两人的恩爱举动膈应得没了胃口。

    饭后,她将容瑾西带到僻静的后院,板着脸说:“容瑾西,你能不能收敛点儿?我父亲虽然不是外人,可这说到底也不是在你自己家里,你能不能考虑一下我们这些旁人的感受?”

    容瑾西一脸茫然:“我怎么了?我今天应该没招你吧?”

    “你还装?”她气道:“你自己手里有筷子,为什么就不能自己夹菜?”

    他白了她一眼:“我为什么要自己夹菜?”

    “你……,你为什么不能自己夹菜?”

    “有温驰在,我就不用自己夹菜呀!”

    他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丝毫也不觉得这样的行为有什么不妥。

    这么多年,他早就已经习惯了温驰的照顾。

    他只是不明白,温驰照顾他,到底犯了怎样的禁,忌?

    为什么身边的每一个人看见他和温驰在一起,都会用那种莫名其妙的眼神看着他们?

    想到这里,他心底莫名窜上些火气:“夏桑桑,记住你的身份,不要对我和温驰指手画脚!”

    “我还不是为了你们好?”

    夏桑榆的语气也强势起来:“你们之间那些勾勾搭搭的事情最好都给我收敛着点儿,如果被媒体拍到,我可不管你们!”

    “喂!夏桑桑,该收敛的人是你吧?你凭什么对我大呼小叫?喂,你别走呀!”

    容瑾西还想要找她理论理论,兜里的手机响了。

    他摸出来看了一下:“金宝宝?”

    滑动接听后,他神色冷冽的说道:“二嫂,有事吗?”

    金宝宝有些虚弱的声音:“瑾西,桑桑和你在一起吗?”

    “你找桑桑?”

    “对!我找桑桑,她在吗?”

    “她……”容瑾西迟疑了片刻,道:“二嫂你找桑桑什么事儿?不如你告诉我,我转告给她?”

    “不!我一定要亲口给她说!”

    金宝宝的声音夹杂着痛苦,着急的说道:“瑾西,你帮帮我,你让桑桑接电话,求你了!”

    “好!你别挂电话,我去找她!”

    容瑾西拿着手机往前面院子走去。

    院子里面绿意葱茏,夏桑榆正陪着父亲说话,远远看见容瑾西走过来,心里轻哼一声,别开了目光。

    容瑾西冲她招手:“喂,你过来!”

    她不仅没过去,还干脆背过了身,不理他。

    他只得快步过去:“夏桑桑,你能不能别这么小气?我不过是说了你两句,你还敢跟我赌气?”

    夏桑榆讥诮一笑:“我就是这么小气!温驰不小气,你找温驰去吧!”

    “你这人怎么这么蛮不讲理?”

    “我就是不讲理,你找温驰讲理去吧!”

    夏桑榆板着脸说完,推着父亲的轮椅就要往前面草坪去。

    容瑾西将她的手一把抓住:“夏桑桑你别闹了,我跟你说正事儿呢!”

    夏桑榆冷嗤一声,正要让他找温驰说正事儿去,轮椅上的父亲说话了:“桑榆呀,你好好和容先生说话,别耍小孩子脾性!”

    “哦……!”她答应一声,把刚要出口的话压了回去。

    然后她睨了容瑾西一眼:“什么事儿?”

    容瑾西将手机递给她道:“我二嫂找你!她要和你讲电话!”

    “二嫂?我不认识你二嫂!”

    昨天晚上她并未参加容氏家宴,容家的这位二嫂她更是见也没见过。

    容瑾西简短的介绍说道:“她叫金宝宝,是我二哥容淮南的妻子!”

    她一听到容淮南这三个字就有些头大:“不接不接!我都不认识她,接什么电话呀!”

    说着,就又要走。

    容瑾西抓住她的手腕,俊朗完美的脸上浮上一层凝重之色:“二嫂平日很少和我联系,这次她既然把电话打到了我这里,就说明一定是出了什么事儿了,不管怎样,你听她一个电话也不会损失什么,是不是?”

    她迟疑着将手机放在耳边:“喂……”

    “桑桑……”金宝宝一听见她的声音就哭了起来:“桑桑,你可得救救我呀,我快要死了,呜呜呜……”

    夏桑榆的秀眉一下子皱了起来:“你怎么了?你别哭呀!”

    “呜呜,是容淮南,容淮南那个混蛋,他把一颗兵乓球塞到我肚子里了呜呜呜……”

    “什么?乒乓球?”

    夏桑榆怀疑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到底怎么回事儿,你说清楚点儿!”

    “容淮南那个混蛋,今天早上也不知道在哪里吃了瘪,回到家就跟我撒气,变着花样凌虐我不说,他还把一颗乒乓球塞进了我的身体里……”

    夏桑榆听得目瞪口呆,事关隐私,便拿着手机,到旁边去接金宝宝的电话去了。

    夏挚老先生转动轮椅,神色柔慈的问道:“容先生,桑榆刚才惹你生气了?”

    容瑾西浑不在意的说道:“也没生气,不过就是两句口角之争而已!”

    夏挚含笑说:“桑榆也不是个小气的人,容先生,你方便把你们的口角之争说给我听听吗?”

    “这……,这其实也没什么!”

    容瑾西如实说道:“她就是见不惯温驰给我夹菜,跑到我面前就是一通斥责!她说了那么多难听的话,我还没生气,她倒先气上了!”

    夏挚微显苍老的脸上露出了然的神色,面带微笑的感叹道:“容先生与那位温驰小先生的关系看上去确实很亲昵……”

    容瑾西有些着急,蹲在夏挚的轮椅边,正色说道:“夏老先生,你也觉得我和温驰在一起是天理难容的事情吗?”

    夏挚老先生望着眼前这个龙章凤姿的男人,斟酌片刻,徐徐反问道:“容先生,你觉得你和温驰在一起,是天经地义吗?”

    “当然!温驰对我有救命之恩,他变成现在这体弱多病的样子也都是因为我!我早就发过誓,这一辈子都会照顾他,保护他,不让他受一点儿委屈!”

    “容先生所谓的照顾,是兄弟之间的照顾,还是儿女之情的那种……”

    “当然是兄弟之间的照顾了!”

    容瑾西急了:“夏老先生你想什么呢?温驰又不是女人,我对他怎么可能会有儿女之情?”

    这个夏挚,该不会是病糊涂了吧?

    先是分不清夏桑桑和夏桑榆,现在连温驰是男是女都分不清了吗?

    他有些着急,甚至有些生气。

    夏挚却从他的话语和神态当中找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满意笑道:“容先生重义守诺,桑榆以后一定会理解你和温驰小先生之间的感情的!”

    两人正说着话,夏桑榆急匆匆走了过来:“爸,我恐怕得先走了!”

    “出了什么事儿?”

    “金宝宝那边出了点意外,我得赶过去看看!”

    夏桑榆拥抱了父亲:“爸,你好好保重身体,我明天再过来看你!”

    “明天?明天是……桑榆的葬礼……”夏挚紧紧握着她的手:“你真的会来吗?”

    她把心里的千言万语压下去,郑重的点头说:“会!”

    她的葬礼,她必须得参加。

    如果能够在葬礼上撕下陆泽的假面那就再好不过了!

    从夏氏别墅出来,夏桑榆一直面色阴郁,温驰和容瑾西在后面说说笑笑她连眼皮都没撩一下。

    容瑾西终于有些忍不住:“金宝宝她怎么了?”

    “她生病了,让我去紫荆酒店陪她!”关于乒乓球的事情,她实在说不出口。

    容瑾西说:“紫荆酒店是我们容氏的产业,反正我和温驰下午也没事儿,不如我们陪你过去吧?”

    “不用!”她连忙说道:“女人生病,你一个男人去凑什么热闹?”

    容瑾西还要坚持,温驰在他身边低低说:“瑾西哥哥,我想先回家,中午的饭菜太油腻了,我现在有些难受……”

    容瑾西叹了口气:“好吧!”

    “嗯!瑾西哥哥对我最好了!”

    温驰说着,又往容瑾西的怀里偎了偎。

    容瑾西突然想起刚才夏老先生的话,他对温驰,到底是兄弟之义还是男女之情?

    这么多年,他照顾温驰已经成了习惯,而温驰对他的依赖更是早就深入骨髓,明明是兄弟之义,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误会他们是同性之爱。

    他低头看了看怀里的温驰,英气的俊眉不自觉的微微皱起,身体更是下意识的往旁边挪了挪。

    紫荆酒店位于晋城寸土寸金的繁华地段。

    夏桑榆一进入金色的旋转大门,酒店经理就毕恭毕敬的迎了上来:“容夫人您好,请问有什么能帮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