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27章 纵使相逢应不识
    夏挚手中的筷子啪嗒一声掉在桌子上:“桑桑小姐?快,快请进来!”

    关于这个桑桑小姐,他也是好奇得很。

    她不仅知道他的病历,还知道他对哪些药物过敏。

    更加奇怪的是,她居然还知道元宝和媚娘!

    冥冥之中,他觉得这位桑桑小姐与他亡故的爱女夏桑榆之间有着某种奇妙的联系。

    这样想着,他转动轮椅便迎了出去。

    夏桑榆等人刚刚进入夏氏别墅,一条黑白花色的牧羊犬就撒欢一般,往他们的方向狂奔而来。

    她还没来得及唤出元宝的名字,旁边的温驰突然惊呼一声,哧溜一声扑进了容瑾西的怀里:“瑾西哥哥,我怕!”

    容瑾西宠溺的笑了笑,伸手搂着他,柔声说:“别怕别怕,宠物狗而已,不伤人的!”

    夏桑榆看到他们这样,恬淡的秀眉不由得微微拧了起来。

    这大白天的,他们这样搂搂抱抱也太露骨了吧?

    温驰依偎在容瑾西的怀里,活脱脱一副小受模样,看向容瑾西的小眼神儿,都快化成水了。

    她刚想要提醒他们一下,元宝已经跑到了她的脚边。

    它后肢直立,两只前爪可爱的蜷缩着,用一副再可爱不过的呆萌模样欢迎她的归来。

    她习惯性的伸手摸了摸元宝毛茸茸的脑袋,唇角染笑,脱口说道:“好了元宝,快一边儿玩儿去吧!”

    元宝却不舍得离开她。

    它围着她亲热的蹦跶了一会儿,身体一趴,抱着她的脚踝就撒起娇来。

    容瑾西俊眉蹙起:“你怎么会认识夏家的宠物?”

    她平静的说出早就编织好的谎言:“我关注了夏老先生和夏桑榆小姐的微博,微博上他们经常晒元宝的照片,我自然就认识了!”

    说着她抬眼看向站在花藤旁边的温驰:“他好像很怕元宝?”

    容瑾西并未察觉到她神色中的异样,随口说:“温驰胆子很小,最怕这种长毛的宠物了!”

    元宝这么可爱,有什么好怕的?

    这个温驰,简直比女人还要娇弱几分。

    她心里腹诽了两句,又伸手轻轻抚拍元宝的脑袋,柔声说:“元宝乖呀,快放手,等我空了再陪你玩耍好不好?”

    元宝眨巴着看穿一切的黑瞳,尾巴欢快的揺了一会儿,突然松开她,哼哧哼哧往院子深处跑去。

    她只当它是听话的自己玩儿去了,没想到片刻后,它嘴巴里面叼着一只彩色飞盘,又回来了!

    它将飞盘放在她的脚边,然后仰面躺在地上打滚卖萌,陪我玩儿,陪我玩儿嘛。

    杨力一直在用热切的目光望着她,这时候也出言劝道:“桑桑小姐,这是我家桑榆小姐生前最喜欢陪元宝玩的飞盘游戏,如果你愿意的话,你就陪它完一会儿吧。”

    夏桑榆有些为难,转身道:“瑾西……”

    容瑾西却见温驰噘着嘴巴好似不怎么高兴,站起身便去安慰温驰去了。

    夏桑榆扬起的唇角慢慢垂了下来,唉,算了,他能陪她回娘家就已经很不错了。

    他心里揣着温驰,又怎么可能会花心思帮她解围。

    夏桑榆从地上捡起飞盘,来到侧旁的草坪上,抬手一扬,一道漂亮的弧线从她手中抛向远方。

    刚才还打滚卖萌的元宝兴奋的一跃而起,箭一般冲出去,在距离飞盘还有两三米远的时候,高高腾起,一张口就将飞盘叼在了口中。

    她冲着元宝鼓掌,欢快道:“元宝好棒,快过来!”

    元宝好久没和主人玩这样畅快的游戏了,听到她的召唤,更是跑得四蹄生风,全身的毛都快顺风飞起来了!

    桑榆从元宝口中接过飞盘,正要再次抛出去,突然看见父亲正在不远处泪眼婆娑的望着她,颤抖的嘴唇一张一合,似乎正在唤着她的名字:“桑榆,我的桑榆……”

    “爸……”

    她心神大乱,手中的飞盘不受控制的脱手飞了出去。

    只不过这次飞盘不是飞向柔软广阔的草坪,而是直直飞往容瑾西所站的地方。

    容瑾西有些走神,全然没有注意到这飞盘正快速旋转着迎面飞来。

    一旁的温驰见状,几乎是毫无迟疑的便扑过去挡在了容瑾西的面前。

    破空之音咻一声传来。

    飞盘直接擦过温驰的手臂,在他的手臂上划出了一道并不深的口子。

    “温驰!温驰……!”

    容瑾西将温驰一把抱住,然后冷冷瞪向手足无措站在旁边的夏桑榆,喝道:“夏桑桑你还愣着干什么?温驰他受伤了,还不快点去把药箱拿来!”

    “哦哦,好,我这就去!”

    夏桑榆很快就去屋里取了家庭备用药箱出来,那熟练的样子,让夏挚和杨力眼中的疑惑更加重了一些。

    她帮着温驰上药,安慰道:“容瑾西你别紧张,这不过是轻微的擦伤而已,一两天就好了!”

    容瑾西瞪她:“你伤了人还说这样的话?你没看见他很痛苦吗?”

    温驰为了配合他的话,还真的在她上药的时候轻轻颤抖了一下,紧接着发出了痛苦的哼哼声。

    桑榆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温驰你可真娇气,这点儿伤就算是小朋友也不会哼哼一下的!”

    容瑾西继续瞪她:“能不能别说风凉话?你看他都流血了!”

    夏桑榆继续笑:“流血算什么?我每个月有五天都在流血呢!”

    他被她的胡搅蛮缠给气结了:“你……”

    她拆了一个创可贴给温驰贴上,耐着性子解释道:“为了不伤到元宝的牙齿和舌头,我特地选了这种材质柔软的飞盘,若不是温驰太嫩,连这个小口子都不会留下!”

    她这句话里面,满满都是漏洞!

    容瑾西正想要细细追问,夏挚老先生滑动着轮椅走了过来:“容先生,都怪我,是我招呼不周,才害得温驰先生受伤!”

    容瑾西礼貌道:“夏老先生言重了!不过是一点儿小小的皮外伤,不碍事的!”

    夏桑榆把温驰的伤口收拾妥当,快步上前,急切的问道:“夏老先生,你身体恢复得怎么样了?”

    “好多了!”

    夏挚看向夏桑榆的眼神异常温暖:“桑桑小姐,你们都还没吃饭吧?来,我让王婶儿炒几个家常小菜!”

    夏桑榆脱口道:“好呀!王婶儿的菜最好吃了!”

    这话一出,夏挚和容瑾西都定定的看向她。

    她浑不在意他们眼神中的疑惑和猜测,从小宋手里接过那只精致的盒子,双手捧着来到夏挚面前:“夏老先生,小小礼物,还希望你能喜欢!”

    “是什么呀?”

    “拆开看看吧!”

    盒子拆开,一方色彩斑斓的砚台出现在夏挚的面前。

    夏挚再也维系不住脸上的平静,激动道:“云丝砚?这是云丝砚!”

    “对!这就是云丝砚!夏老先生,你喜欢吗?”

    “喜欢,喜欢,我很喜欢!”

    夏挚颤抖的手从温润如脂的云丝砚上拂过,心中的疑云却是越来越重:“桑桑小姐,我有些话,不知道……”

    他话才刚刚出口,夏桑榆已经双膝一弯,在他的面前跪了下来:“夏老先生,我想拜你为义父,还请你成全!”

    夏挚脑海中似有惊雷滚过:“义父?”

    她认真的点头,见他迟疑,只得又把话题往深处引了引:“夏挚老先生,请你莫要嫌我出生贫微,你就收我做义女吧!我一定会孝顺在你的身边,我可以每周礼拜天陪你去南华公园散步,节假日我带你出去旅游,如果你不嫌弃我的厨艺,我还可以给你做春饼,等到明年清明,我陪你一起去西郊陵园,我们一起唱《牡丹亭外》……”

    夏挚脸上的惊疑越来越重!

    她说的这些事情,都是他的宝贝女儿夏桑榆生前经常陪他做的!

    桑榆会陪他散步,会带他旅游,会做春饼给他吃。

    每年清明节的时候,他们父女会去西郊陵园,在桑榆母亲的坟前弹唱一曲《牡丹亭外》以寄托相思凭吊之情!

    这桩桩件件,除了他的亲生女儿夏桑榆,没有人会如此了解!

    他看着眼前这个纤秀的陌生女孩,有那么一瞬间,他出现了错觉,觉得眼前跪着的不是别人,而是他的亲生女儿夏桑榆!

    他双手颤抖,一寸寸抚过她的脸颊,一开口,已经哽咽失声:“桑榆,我的孩子……”

    他一哭,夏桑榆也忍不住潸然泪下:“爸……”

    容瑾西在旁边一脸茫然。

    这是怎么了?

    不是说义父吗?

    怎么一张口就变成爸了?

    不过他也没往深处想,估摸着是夏桑桑体恤夏挚老先生前不久刚刚痛失爱女,所以着急拜个义父,叫他爸爸,也是为了抚慰他老人家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悲痛吧!

    温驰却在旁边突兀的插话道:“夏老先生,你认错人了,她是夏桑桑,不是你的女儿夏桑榆!”

    夏挚这才从失控的情绪中回过神来。

    他盯着夏桑榆的脸看了看,眼中的神采慢慢黯淡下去:“对,你不是桑榆,我的桑榆已经死了,我的孙子也没了……”

    失去爱女爱孙的锥心之疼,让他整个人瞬间就萎顿下去:“他们都走了,只剩下我孤零零一个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