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26章 婚路,三人同行
    马老板叹道:“姑娘不仅是识货之人,难得的是还这么孝顺,也罢,这方砚台,我就打八折卖给姑娘吧!”

    “谢谢马老板!不过你不用给我打折……”

    夏桑榆付了钱,捧着砚台上了车。

    小宋将一只治疗淤伤的药膏递给她:“夫人,这是容先生让我为你买的!”

    “哦,谢谢!”她看也不看,将药膏放进包里,对小宋说:“开车吧!去瑞景苑!”

    想了想,她刻意把语气放得柔缓了一些,对容瑾西道:“瑾西,午饭后,可不可以陪我去看一看夏挚老先生?”

    “又去看?昨天不是才看过吗?”

    他知道她对夏挚的感情十分特别,心里更是不希望他们走得太近。

    他正要拒绝,她就已经转身趴在车座上,眼巴巴的望着他道:“瑾西,你就帮帮我吧!昨天夏挚老先生送了结婚贺礼,咱们好歹也得上门去回个礼不是吗?”

    温驰好奇的问道:“夏挚?夏氏集团的夏挚吗?瑾西哥哥,咱们和夏挚不是死对头吗?你怎么……?”

    容瑾西连忙纠正:“是竞争对手,不是死对头!”

    “哦!”温驰恹恹地不说话了。

    夏桑榆满含希冀的继续问道:“瑾西,你会带我去的,对吗?”

    他沉吟了好半晌,始终不想看到她失望的样子,点头说:“好!我带你去见夏挚!”

    她清丽的小脸顿时绽放出灿烂的笑容:“瑾西,谢谢你!”

    他的唇角也漾开笑意:“从结婚到现在,你的表现还不错,这就当是奖励给你的福利好了!”

    她得了福利,话也说得更是好听:“嗯!瑾西你放心,以后我还会表现得更好的!”

    他眼角眉梢俱是笑意:“好好坐着吧,当心前面转弯的时候摔着你!”

    “嗯!”她重重应了一声,心满意足坐回座位上去了。

    容瑾西忍不住又啰嗦了一句:“喂,夏桑桑,你不会一直都没系安全带吧?”

    “哦,正在系呢!”

    听到夏桑榆的安全带咔哒一声扣上,容瑾西俊朗的脸上再次露出舒展的笑容。

    然而一回眸,就对上了温驰那双充满哀怨的眼睛。

    他怔了一下:“温驰你怎么了?”

    温驰苦着脸往他怀里靠过来:“瑾西哥哥,我又有些晕车了……”

    “又晕车啦?”

    容瑾西连忙调整坐姿让他可以更舒服的依靠,然后揽过他柔弱的身体,自责道:“都怪我,忘了提前准备柠檬片……”

    “这怎么能怪瑾西哥哥你呢?都怪我自己身子弱,不争气!”

    温驰依偎在容瑾西的怀里,似怨似恨的目光却定定看向前面的夏桑榆。

    夏桑榆毫无察觉。

    她只是觉得他们两个人依偎在一起的样子如果被媒体发现的话,恐怕会有麻烦,所以让小宋将他们的车窗关了上去。

    半个小时后,黑色豪车驶进了瑞景苑。

    黄玉柔一看见女儿女婿后面跟着的温驰,脸上的笑容顿时就有些挂不住了。

    她将夏桑榆拉到一边,低声问:“桑桑,哪有回娘家还带个外人在身边的?”

    夏桑榆轻描淡写说:“他是瑾西的朋友,我顺便把他带回来吃个饭……”

    “可是他会影响到你们夫妻之间的关系!”

    黄玉柔握着女儿的手,着急又担忧的说道:“桑桑,妈妈虽然是个市井妇人,可是容公子是你的丈夫,所以妈妈也用心打听过了,人家都说容公子和这个叫温驰的不清不楚……”

    “哎呀妈——!你就别为我懆心了行吗?我的事情我知道轻重,你放心吧,不会有事儿的!”

    夏桑榆从包里取出一只鼓鼓囊囊的信封塞到黄玉柔手里:“妈,这些钱你留在身边,想吃什么,想穿什么尽管买,用完了我再给你拿!”

    黄玉柔想要推辞,桑榆已经直接将信封塞进了她的围裙兜里:“这信封上面有我的电话,你遇到难处记得一定要给我打电话知道吗?”

    “诶!好好!”

    黄玉柔疼爱的拍着她的手,一抬眼突然看到她红肿的左边脸颊上有一个清晰的巴掌印。

    虽然她用头发做了遮掩,可是从她这个角度,还是将这个巴掌印看得清清楚楚。

    早就听说豪门不好嫁,没想到女儿这才嫁过去一天,就被人扇了耳光。

    黄玉柔心疼不已,正想要关照几句,夏桑榆已经从她身边走了。

    夏桑桑洁净的闺房内。

    容瑾西正负手而立,看着床头那张欧亚纶的画像若有所思。

    看见她进来,他唇角一勾,挑起一抹淡淡的嘲讽:“原来你喜欢这类型的男人!”

    夏桑榆一看到欧亚纶的画像,就想起夏桑桑生前对欧亚纶绝望的暗恋,就想起有去无回的十二封邮件,就想起她对夏桑桑的两个承诺……

    容瑾西见她望着欧亚纶的画像发呆,心情立马就不爽了。

    他转身问温驰:“我好看还是他好看?”

    温驰马上就给出了回答:“自然是瑾西哥哥最好看!这个叫欧亚纶的男人油头粉面装腔作势,根本及不上瑾西哥哥万分之一的风采!”

    夏云姿却不知道抱的什么心思,不紧不慢的说:“虽然容先生确实比欧亚纶更好看更有魅力,可是桑桑自从上大学就开始暗恋欧亚纶,大学三年不交男朋友也是为了欧亚纶呢……”

    容瑾西眼中闪过一抹连他自己也没意识到的妒火:“哦?是吗?还暗恋了三年?”

    他抱肘看着画像中的欧亚纶,极为挑剔的点评道:“这个男人有什么好的?天生一双桃花眼,除了会勾搭女人还会干什么?哼,这种男人不过是娱乐公司为了迎合市场需求包装出来的一个花瓶,供全天下女人意银的商品而已!”

    他看向夏桑榆,冷声道:“你眼光还真是差劲!”

    轻哼一声,从她身边径直走了。

    他一走,温驰和夏云姿自然也要快步跟上。

    房间里面,就只剩下了夏桑榆。

    她打开电脑,快速的清理电脑里面夏桑桑的痕迹。

    她今天算是看出来,这个夏云姿不仅出卖她,还见不得她过一天好日子。

    这样恶劣的姐姐,她必须得替夏桑桑好好教训教训她才行。

    并不宽敞的客厅里面,身穿低胸包臀裙的夏云姿正竭尽所能的在容瑾西面前卖弄风烧。

    借着递水的机会,她恨不得将胸前两只硕大的果实掏出来捧到容瑾西的面前:“容先生,我妹妹已经是你的妻子了,那我是不是马上就可以成为四方传媒的艺人,出演《云锦欢》的女主角了?”

    容瑾西也看到了她的丰盈和雪白,同样都是白花花的两团,和他的新婚妻子比起来,眼前这个女人似乎更大更饱满。

    可是不知为何,他看着这对马上就要跳脱出来的大白兔,竟是丝毫兴趣也没有。

    他侧身避开她露骨的暗示,淡淡说:“明天吧,明天我让四方传媒的容淮南联系你!”

    “那真是太好了!”

    夏云姿大喜过望,笑吟吟往他的身边坐了过来:“容先生,你渴不渴?我给你削个苹果吧?”

    借着拿苹果的机会,她整个人都快要扑进容瑾西怀里去了。

    容瑾西深邃的眼瞳中闪过一抹厌恶。

    当她身上的香水味儿飘到鼻端的时候,他已是忍无可忍,嚯一下站起身,板着脸硬声说:“夏桑桑,我们可以走了!”

    夏桑榆也觉得这个家没必要再呆下去了。

    她拎起包,跟着容瑾西就要离开。

    黄玉柔从厨房里面出来,着急的说道:“桑桑,午饭都快准备好了,你们怎么就要走呀?”

    夏桑榆拥抱了黄玉柔:“我们还有事,就不吃午饭了!妈,你保重,我有时间再来看你!”

    “桑桑……”

    黄玉柔看着他们离开,心中涌起一阵怅然。

    夏云姿依在门框上,一脸沮丧的说道:“妈你看见没有?妹妹嫁入豪门,和我们都生分了!”

    “别瞎说!她的日子也不好过,你没看见她脸上的巴掌印吗?”

    “巴掌印?”

    夏云姿的心情突然又好了起来:“她这才刚嫁过去一天就被打了?呵呵,我就说嘛,豪门媳妇儿哪有那么好当?她人又笨,挨打肯定是免不了的!”

    想来想去,嫁入豪门也实在没什么让人好羡慕的。

    还是她命好,马上就要成为四方传媒的艺人,成为万众瞩目的女主角了。

    夏云姿得意洋洋,去冰箱里面取了精华面膜敷上。

    明天就是签合同的日子,她一定要美美的,水嫩嫩的出现在众人面前。

    黄玉柔叹了口气,默默来到侧旁的小屋子,为女儿焚香祷告,祈望她在容家的日子能好过一些。

    别的她不敢奢求,她只求她的女儿不要再挨打就好了。

    车上。

    容瑾西余气未消,一路上都绷着脸不说话,搞得夏桑榆他们也都跟着紧张,连大气都不敢出。

    就这么一路低气压的沉默着,豪车一路往夏氏别墅开去。

    夏氏别墅空寂冷清的饭厅内。

    夏挚老先生正对着饭菜食之无味,杨力突然激动的跑来回报:“夏老,桑桑小姐和容先生来看你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