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24章 令人着迷的野性
    容老爷子轻咳一声,站起身说:“没谈什么,吃早饭吧!淮南呢?这么晚了,怎么还没起床?”

    阮美玉解释说:“淮南昨天喝得有些多,今早起来就头疼,我让他在房间休息,今天就别出门了!”

    “昨儿是瑾西的婚宴,瑾西都没喝多,他倒喝多了?”

    容老爷子的神色,有着毫不掩饰的不喜和责怪,叹了口气又道:“淮南早就是成家立室的人,遇事更应该稳重自持才对,我看他这一点就比不上咱们瑾西!”

    阮美玉嘴唇紧抿,眼底慢慢浮上恨意。

    老东西,偏心都快偏到太平洋去了。

    她的淮南样样出色,可这个老东西横竖就是看不惯她的淮南,还总是喜欢用容瑾西来压制她的淮南。

    容老爷子抱怨了两句,见她低头站在那里一声不吭的,心里更是不喜。

    他重重一咳,沉声训道:“美玉呀!我看淮南就是被你惯坏了!他都快三十的人了,还懒散放砀,行为处事没有一点儿容家子孙的风范!”

    古美玉勉强挤出一个恭顺的笑容:“父亲教训得是,我以后一定严加管教,务必要让他像瑾西一样务实上进!”

    “嗯,这还差不多!”

    容老爷子满意的点了点头,率先往饭厅走去:“走吧,吃早饭!”

    夏桑榆站起身也要跟上去。

    容瑾西一把扼住她的手腕,低声警告道:“夏桑桑,欺骗老人是要遭报应的!”

    她神色一冷:“你哪只眼睛看见我欺骗爷爷了?我不这么说,你能见到你心爱的温驰吗?”

    说完,她剜了他一眼,挣开他的钳制大步走向饭厅。

    容瑾西看着她的背影,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可到底哪里不对劲,他也说不上来。

    早饭的气氛还算得上融洽。

    容老爷子昨晚就听阮美玉汇报过他们新房里的动静,今早又亲眼见到了他们落红的方巾,对于两人的夫妻关系已经深信不疑。

    此时又见桑榆言谈优雅,举止大方,和瑾西坐在一起,简直就是一对令人赏心悦目的璧人佳偶!

    这个孙媳妇儿,他可真是越看越喜欢呐!

    早饭后,容老爷子便带着容瑾西去他住的东跨院接温驰去了。

    夏桑榆在院子里面等了一会儿,突然想起一件事情,便又折身回了二楼婚房。

    她取了婚戒,出门后刚刚走到南侧转角,一只大手猝不及防伸过来,将她一把捞了过去。

    不等她弄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儿,一具男人滚烫炽热的身体就已经将她压在了墙壁上:“你这个浪砀的小妖精,昨天晚上害得我失眠了一整夜呢!”

    她大惊失色,双手死死抵住男人的胸膛,结巴道:“容淮南,你,你想干什么呀?”

    他勾唇邪笑,俯身在她耳边道:“我想……干你呀!”

    话音一落,便迫不及待含住了她小巧饱满的耳珠。

    滚烫的气息夹杂着急促的呼吸直往她耳洞里面灌:“小妖精,早知道你这么浪砀,那天在良辰夜总会,我就应该好好喂饱你……”

    夏桑榆羞恼至极,推又推不开他,干脆一咬牙,又是一巴掌往他的脸上掴了下去。

    容淮南早有防备,抬手将她手腕一把扼住:“还想打我?我说过,要把你先前打我的两个耳光都还给你!”

    “容淮南,你放开我!”

    夏桑榆想要挣开,他却一用力,直接将她的手摁在了头顶上方。

    他用身体压着她,另外一只手轻轻抚上她光滑细腻的脸颊:“这么漂亮的脸蛋,被我打两巴掌恐怕就毁了……,不如这样吧,你陪我睡一觉如何?咱们就当扯平了!”

    这么无耻的话,他居然也说得出口!

    夏桑榆气得浑身发抖:“你混账!”

    怒喝一声之后,抬起脚狠狠踩在他的脚背上。

    她要出门,穿的是高跟鞋,他穿的是卧室里面的柔软布拖。

    这一踩她用尽全力,疼得容淮南倒抽一口凉气,下意识往后面退了退。

    夏桑榆急忙一把推开他,快步往楼梯方向走去。

    他追上来,再次将她一把拽了回去。

    他狠狠将她抵在墙上,愤恨道:“看来你是不愿意了!那么,可就别怪我用强了!”

    话未说完,捧着她的脸颊,一低头就吻了下去。

    一想到她是容瑾西的女人,他就恨不得将她拆卸入腹,疯狂撕裂。

    夏桑榆惊恐的瞪大双眼,该死的容淮南,简直是禽兽中的禽兽,败类中的败类,变态中的轰炸机呀!

    她是他的弟妹,他居然也真的下得去口!

    感觉到他滚烫的嘴唇覆压上她的唇瓣,她一狠心,张口便咬了下去。

    “嘶——!”

    容淮南疼得再度倒抽凉气,很快便感觉到血腥味儿在唇齿之间蔓延开来。

    这个女人,真是一朵带刺的野玫瑰!

    可让他着迷的,似乎正是她身上这股桀骜的野性。

    他就算被她咬伤了也不舍得放手,忍着疼,狂肆的想要用舌尖撬开她紧闭的唇齿。

    一股无法忍耐的尖锐之疼突然从他最重要的隐秘部位传来。

    他这才发现他太过沉迷这个血腥之吻,连她什么时候用膝盖撞了他关键部位都不知道。

    该死的女人,想要害得他断子绝孙吗?

    他的怒火终于压抑不住,抬手便是一个耳光狠狠往夏桑榆的脸上扇了下去:“贱人!”

    夏桑榆眼前一黑,几乎还没感觉到疼痛,人便已经往地上摔去。

    这一次瑾西不在身边,她直接摔了个结实。

    眼前金星乱冒,她趴在地上好一阵缓不过劲来。

    容淮南伸手抓住她的胳膊,狰狞冷笑道:“贱人,今天我就给你个机会,让你看看是我厉害,还是容瑾西那小子厉害!”

    他正要将她拖进十几步远的他的房间,一道威严暴怒的冷喝传来:“住手!放开她!”

    容淮南一听见这声音就觉得头皮有些发麻。

    他放开夏桑榆,看着满面怒容大步走来的容老爷子,气势顿时就弱了下去:“爷爷!”

    “别叫我爷爷!我容家没有你这种伤风败德的子孙!”

    容老爷子怒声呵斥的同时,阮美玉听见这边的动静也小跑了过来:“父亲,发生了什么事情?”

    容老爷子森冷的目光看向阮美玉:“哼!阮美玉,你还是问问你的好儿子做了什么不齿之事吧!”

    阮美玉是个聪明女人,看看淮南被咬破的嘴唇,又看看地上衣衫不整脸颊红肿的夏桑榆,心里便什么都明白了!

    她上前两步,抬手甩了儿子一个耳光:“孽障!她是你弟妹!”

    容淮南不避不让,受了一耳光后,表情反而镇定下来:“母亲教训得是!都怪孩儿糊涂,孩儿宿醉未醒,把她当成金宝宝了!”

    “你这孩子,也太糊涂了!”

    阮美玉心疼的看着他,抱怨两句后便也不舍得再责怪:“既是宿醉未醒,那就下去歇着吧,别在这里碍眼了!”

    “是!”容淮南从夏桑榆的面前经过,布满血丝的眼睛极深极深看了她一眼,这才大步走开。

    他刚才抽夏桑榆那一巴掌用了大力,夏桑榆晕头转向的同时,双耳还嗡嗡作响,根本听不清楚面前这些人在说些什么。

    见容淮南就这么若无其事的走了,她顿时觉得好生委屈:“爷爷……”

    “诶!快起来,爷爷知道你受委屈了!”

    容老爷子被她一声‘爷爷’唤得心都软了,连忙答应着就要过来扶她。

    伸出去的手还没碰到夏桑榆,容瑾西突然走了过来:“爷爷,别管她!她最爱假……”

    一个‘摔’字正要出口,他突然看清了她的狼狈。

    凌乱的头发,红肿的脸颊,嘴角慢慢溢出的血丝……

    该死!

    谁打她了?

    他心下一乱,急忙快步上前将她一把扶起,沉沉目光落在她浮现着掌印的脸颊上,怒声问道:“谁打的?告诉我谁打的?”

    她纤弱的身体在他手中瑟瑟轻颤,明明委屈得眼泪都快要出来了,偏偏还倔强的撑起一个狼狈的笑容:“没事儿,不疼!”

    “谁管你疼不疼了?我只问你,是谁打的你?”

    容瑾西几乎吼了起来,抓着她的胳膊用力摇晃着,怒声又道:“在这个家里,除了我容瑾西,还有谁敢打你?啊?你告诉我!”

    阮美玉走过来,讪讪然解释道:“瑾西呀,这其实是一个误会!早饭后桑桑明明都跟着你准备出门了,不知怎地她突然又回来了,经过淮南的房间,淮南宿醉未醒,错把她当成了金宝宝……”

    他浑身充斥着可怕的戾气:“容淮南?哼,我早就看出他居心不良!”

    松开夏桑榆,他转身就要去找容淮南。

    阮美玉急忙拦住他,表情僵硬的赔笑道:“瑾西,你别冲动!俗话说一个巴掌拍不响,桑桑如果对淮南没有这个意思,又怎么会到二楼来?”

    容瑾西眼底漫起血丝,盯着夏桑榆道:“不是让你在院子里面等着吗?你上二楼来干什么?”

    夏桑榆一大清早就平白遭受这样的羞辱和诬陷,心里的委屈再也忍不住,眼睫毛一扑扇,眼泪就滚落了下来:“我,我……”

    “你什么你?你倒是说呀,你怎么会上二楼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