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22章 男女搭配,叫床不累
    夏桑榆看着柔软丝滑的方巾,简直是哭笑不得!

    这都什么年代了,难道长辈还要检查新婚夜的落红?

    她已经失身了,还怎么落红呀?

    容瑾西大步上前,将她手中的方巾一把抽出来,团巴团巴直接塞进了阮美玉的手中,语气强硬的说道:“我们都是成年人,不需要这个!”

    阮美玉不愠不恼:“瑾西,别耍小孩子脾气了!这事儿关系着容家清誉,关系着后代血脉,半点儿马虎不得!”

    说着,又将方巾放到了桑榆的手中:“桑桑,这事儿就交给你了,你可千万不要让我们失望哦!”

    桑榆心里暗暗叫苦,求救的目光看向容瑾西。

    容瑾西却不再管方巾和落红的事情。

    他走到容老爷子面前,恳求道:“爷爷,我已经听你的话,和这个姓夏的女人结了婚,那你现在是不是应该让我见见温驰了?”

    容老爷子捻着银白胡须,笑呵呵道:“你着什么急呀?洞房之后,我自然会把温驰还给你!”

    “爷爷!”容瑾西急道:“你原来可不是这样说的!你说只要我娶个女人进门,你就把温驰放了!”

    老爷子语重心长的说:“瑾西呐,洞房是结婚程序中最重要的一环,你这洞房都还没过,怎么能现在就让我把温驰给你呢?”

    “爷爷……!”

    容瑾西已经有两个多月没见到温驰!

    他很牵挂他!

    可是他并不敢把这份牵挂显露出来!

    因为爷爷是最看不惯他和温驰亲近的,如果他表现得太过关心,爷爷说不定又会改变注意,要他和这个女人生下孩子才会把温驰还给他!

    这样想着,容瑾西顿时觉得前路惨淡,看不到一丝希望。

    他浑身充斥着一种可怕的暴戾气息,等到容老爷子和阮美玉一走,顿时抬腿将一只椅子狠狠蹬翻在地,同时爆了一句粗口。

    夏桑榆冷眼看着他的愤怒,淡声说:“容瑾西,把匣子还给我,我帮你把温驰要回来!”

    容瑾西眸光动了动:“你能有什么办法?”

    她摊开掌心,自信的说道:“你别管我用什么方法!总之,明天的这个时候,我一定让你见到你心爱的温驰!”

    “你最好别骗我!”他将小匣子放在她柔白的掌心,恨声道:“不然的话,我会让你这一年契约期过得比地狱还凄惨!”

    夏桑榆重新拿回父亲的礼物,思绪起伏,也没心思和他继续斗了:“容瑾西,我累了!余下的应酬我可不可以不出面了?”

    “只要你能让爷爷放了温驰,你想要怎样都可以!”

    说完,他又有些恼恨自己在她面前说出这么妥协的话,轻哼一声,大步走了。

    夏桑榆从匣子里面取出那枚九瓣金刚菩提,双手合十,虔诚的起誓道:父亲,你放心,我一定会将你的这份礼物,亲手戴在你的孙子身上!相信我,我一定能做到!

    容瑾西说话算话,连晚上的容氏家宴都没有要求她参加。

    不仅如此,他还叫佣人把饭菜送到了她的房间。

    饭后她泡了个澡,泡完之后才发现自己心不在焉,居然忘记把浴袍浴巾拿进来。

    湿漉漉的,连个擦身体的毛巾都没有。

    纠结了好大一会儿,终于还是决定趁着容瑾西没回来,速战速决擦干身体换上睡衣。

    她拉开浴室的雕花槅门,快步往卧室里面小跑过去。

    然而一进入卧室,她就傻眼了:“……”

    容瑾西也是瞪大双眼,满脸无措:“夏桑桑,你,你……”

    “啊——!”

    夏桑榆大脑一片空白,尖叫一声后,转身就往外面跑。

    可是光滑的地板上早就被她湿漉漉的身体弄得水痕斑斑,她赤脚一踩上去,不可避免的就要打滑,身体一晃,又往地上摔去。

    容瑾西在毫无思想准备的情况下看见沾珠带露的新婚妻子,脑子也比她清醒不到哪里去。

    不过,他还是在她快要摔下去的时候夺步上前,伸手将她一把搂进了怀里。

    两个人手忙脚乱又重心不稳,夏桑榆被他大力一拉,直接扑进他怀里,然后两个人一起摔在身后的婚床上。

    她惊魂未定,看着身下俊朗的男人大口大口喘气。

    他却触摸到了满手的柔滑细腻,入眼看见的是她素净清秀的脸颊,精致玲珑的锁骨,再向下,是她那两捧惑人的雪峰……

    他喉头一紧,深邃的眼眸更显黯黑幽深。

    夏桑榆是个活了两世的成熟女人,自然明白他眼神中蕴藏着的意味儿。

    可是,他不是只喜欢男人,对女人无感吗?

    那他眼底涌动着的最原始的浴望是怎么回事?

    他下面那滚烫坚挺的昂藏是怎么回事?

    不等她细想更多,他已经粗暴的将她一把推开,吼道:“夏桑桑你干什么?”

    他跳下床,扯过旁边的薄毯狠狠掷在她的身上:“夏桑桑,你这个女人太无耻了!我真的没有想到你会这么露骨的引诱我!”

    夏桑榆被他骂得晕头转向:“我怎么引诱你了?”

    “你一丝不挂,你投怀送抱,你还敢说你没引诱我?”

    容瑾西简直要气炸了!

    他发誓,这个女人下次如果还敢假摔,还敢主动扑她,他就,他就……休了她!

    他怒气冲冲,拿起外套就往外面走。

    夏桑榆裹着薄毯,弱声问道:“你要去哪里?”

    “我去酒店住!”

    这个女人诡计百出,动不动就要扑他,他还是离她远远地比较好!

    然而房门,居然打!不!开!

    有人从外面上了锁。

    他宛如笼中困狮,狠狠一脚踹在门上,怒声喝道:“开门!放我出去!”

    门外传来阮美玉的声音:“瑾西,为了容家的声誉,今天晚上你哪里也不许去!”

    容瑾西大怒,使劲踹门:“阮美玉,你凭什么关着我?你快点放我出去!”

    阮美玉声音淡淡:“瑾西,你别在这门上浪费体力!你还是快点和桑桑洞房吧,我这还等着去你爷爷那里回话呢!”

    “你……”容瑾西被气得噎住了。

    夏桑榆穿了睡衣走过来,疑惑道:“这是……要听门吗?”

    天哪,容家的人还真是奇葩呀!

    洞房夜要见落红也就罢了,居然还有婆婆趴在门口听门,这实在太鬼扯,太奇葩了!

    她正不知道如何是好,容瑾西猛然转身瞪向她。

    她被他眼神中慑人的寒芒瞪得心下一慌,后退两步道:“你,你想干什么?”

    他一把抓住她的手腕,二话不说就将她往床上拖:“你给我过来!”

    他将她扔在床上,转身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一柄锋利的小刀,对着她就扑了过来。

    她大惊:“容瑾西,你干什么呀?啊——!不要!”

    “别乱动!”

    他的俊脸因为极致的愤怒而微微发白,更衬得性感好看的嘴唇如玫瑰花一般动人,黝黑深邃的眼瞳亮得胜过了天上的星子。

    真是个好看得惊心动魄的男子呀!

    夏桑榆正走神,手指上突然传来一阵尖锐的刺痛。

    她忍不住,大声叫了出来:“啊——!疼啊……,容瑾西你干什么?你快停下,你这个混蛋,你弄疼我了!”

    他唇角挑起一抹邪肆:“叫!继续叫!”

    “什么?”

    “我让你叫!!叫,床你不会吗?”

    他逼近她,在她耳边低声命令道:“像个发晴的女人那样浪叫,你不会吗?”

    她楞了一下:“你,你是想……?”

    不等她问出口,他捏着她受伤的手指用力一挤,痛感再次传来:“啊——!轻点呀……”

    他嫌恶的低嗤一声:“叫得真难听!”

    她低声回嘴:“那你叫一个来听听?就算要糊弄门外的人,光有我一个人也不行呀!”

    “你还可以一边叫一边鼓掌!这样比较有气氛!”他十分有经验的样子。

    她没反应过来:“鼓掌?”

    他耐着性子提示:“对!鼓掌!啪!啪啪!啪啪啪!”

    她终于明白过来,脸一红:“你这个色郎!”

    他满意的看了看被她手指鲜血染上血渍的素白方巾,催促道:“快点!不然我就在你十根手指上都划上一刀,让你一晚上叫个痛快!”

    她没办法,只得又骂了一声‘变态’,然后开始一边叫一边鼓掌。

    容瑾西在旁边兴致盎然的看了她一会儿,趴在她耳边低声说:“你叫得也太难听了吧?还有,鼓掌能不能鼓得快点儿?我一个大男人,怎么可能就这频率?”

    她翻了一个白眼:“你还知道你是大男人呀?哼,活儿都让我一个人干了!”

    他突然也有了些兴趣:“我来鼓掌控制频率吧?你配合我叫就行了!”

    “好呀!”

    她的手正好拍酸了呢!

    于是,房间里面,就响起了一片惹人瞎想的嗯嗯哦哦,和节奏飞快的啪啪啪……

    屋外的阮美玉听到这动静,脸上终于露出放松的神色,轻手轻脚正要去容老爷子那里交差,眼角的余光突然瞥见前面转角处,亲生儿子容淮南正一脸阴寒的站在那里。

    她急忙快步上前:“淮南,你怎么在这里?”

    容淮南往新房看了一眼,冷道:“我想知道他到底是直的还是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