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20章 失身女子面对洞房之夜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婚礼如果迟到了,容瑾西肯定不会放过她。

    她刚刚跳下床,电话响了。

    容瑾西冷淡却动听的声音传来:“起床了吗?”

    她心虚说:“起,起床了,我早就起床了!”

    他似有若无的嗯了一声:“容淮南半个小时前就带着人去了你家,你跟着他过来,我在容氏公馆等你!”

    她皱眉:“容淮南?容淮南是谁?”

    “我二哥!”

    “你二哥来接我?为什么不是你?”

    “容家世代风俗,男子娶亲,都是兄长代替将新娘子接回容家,举行仪式之后,你就是我的妻子了!”

    “什么破风俗呀?万一你没有兄长呢?”

    “本家没有,本族也是有的!”

    “哼!我懒得和你说了!就这样吧,等会儿婚礼上见!”

    “好!”

    干脆利落,容瑾西挂断了电话。

    夏桑榆瘪了瘪嘴,将手机扔在床上,穿了件外套就去将房门打开了:“……”

    房门一开,四五个拎着工具箱的化妆人员鱼贯而入:“桑桑小姐你好,我们是容先生派过来的化妆师,我们只有一个半小时的时间,还请桑桑小姐尽量配合我们!”

    夏桑榆一脸苦色:“可,可我还没漱口,我还想上个洗手间!”

    “十分钟够了吗?”

    “够够,我十分钟一定搞定!”

    十分钟后。

    夏桑榆坐在椅子上,被几个化妆师团团围住,从头到脚的忙活起来。

    夏云姿在旁边看着羡慕不已:“桑桑,容先生对你真是太好了!居然请了这么顶级的化妆团队过来帮你化妆……,天呐天呐,这款唇膏我好喜欢,是今年的最新款吧?颜色看上去好好哟……”

    夏桑榆淡笑说:“你不适合这款唇膏!”

    化妆师也说:“对!这款唇膏很挑人的……”

    夏云姿鼻孔里面轻哼一声:“小气!”

    等到夏桑榆换上美丽梦幻的婚纱,戴上闪耀奢华的珠宝,夏云姿已经眼红得不得了:“好美呀……,这一套珠宝得几千万吧?”

    夏桑榆很是淡定:“再贵也是容家的,我今天戴一戴,完了就还给容家!”

    “真是小气!桑桑你都是要嫁入豪门做阔太太的人了,能不能别这么小气?”

    夏云姿抱怨了两句,又低声嘀咕道:“我还打算和四方传媒签合同的时候,借你这套珠宝撑撑场面呢!”

    夏桑榆眸色动了动:“到了那天再说吧!”

    姐妹两个正说着话,房门突然被推开,一个身穿挺括西装的男人走了进来:“还没好吗?你们这磨磨蹭蹭的要到什么时候?”

    他看向夏桑榆,脸上顿时露出惊艳的神色:“是你?”

    夏桑榆看清楚来人的长相,也是瞠目结舌:“你?”

    这个男人,明明就是昨晚花钱买来办事儿的那个牛郎呀!

    夏桑榆有些戒备,继续问道:“你是谁?你怎么会出现我的家里?”

    “我是容淮南,容瑾西的二哥!”

    “二哥?”

    容瑾西的二哥在夜总会做牛郎?

    这也太离谱了吧?

    夏桑榆心里正嘀咕,夏云姿满面激动之色凑了上来:“容总你好,我叫夏云姿,是夏桑桑的姐姐!”

    容淮南淡淡瞥了她一眼:“你好!”

    夏云姿更是激动,撩了撩风情的长卷发,嗲声说:“容总,我很快就要成为四方传媒的艺人了,还请容总以后多多指教哟!”

    容淮南揶揄的勾了勾唇:“听瑾西说了!你用你的妹妹换了《云锦欢》女主角的合约嘛,哈哈,不错不错!手段高明,大有前途!”

    夏云姿面色尴尬,还想要解释,容淮南岔开话题道:“云姿小姐,麻烦你把他们都带出去吧,我有话要与新娘子单独谈一谈!”

    “哦哦,好!”

    夏云姿十分听话,很快就带着几名化妆师从房间退了出去。

    夏桑榆看着慢慢走过来的容淮南,忍不住有些紧张的往后面退了退:“你想和我谈什么?”

    “想和你谈谈昨天晚上的事情!”

    “闭嘴!”

    夏桑榆打断他,瞪眼威胁道:“昨天晚上的事情你最好给我烂在肚子里,如果你胆敢泄露一个字,我就……”

    “你就怎样?”

    容淮南眼中闪过危险的信号,手一伸,直接将身穿婚纱的她搂进了怀里,邪笑道:“没想到你胸还挺大的,昨天晚上,是我看走眼了!”

    他一面说,一面往她胸上揉了过来:“该不会垫了很多海绵吧?”

    夏桑榆忍无可忍,抬手便是一耳光狠狠甩在他的脸上:“你混账!”

    他正陶醉在柔软的手感里,啪一声脆响,脸颊上火辣辣的疼。

    他将她猛然推开:“你找死!”

    夏桑榆踉跄着站稳,硬声回道:“找死的人是你吧?我现在是容瑾西的妻子,是你的弟妹,你以后再敢对我动手动脚,我见你一次打你一次!”

    说完,她自己拎着曳地的婚纱裙摆大步走出了房间。

    她与容瑾西的这场婚礼,她以为只是做做样子,走走过场,没想到从坐上婚车的那一刻起,她所能感受到的就是极致的震撼。

    婚车本就十分奢华,后面居然还跟着二十四辆同款同色的豪华跑车,这阵仗,从一开始就十分拉风。

    婚车从城市中心穿过,不仅有专车开道,还有电视台通过航拍进行现场报道。

    沈氏公馆的门口更是豪车云集,就连平日里只出现在新闻播报当中的商贾名流,政要显贵也都穿着正装,笑容满脸的到场祝贺。

    夏桑榆看着这阵势,莫名有些心虚:“这么多人?”

    “当然,容家先生娶亲,这排场是必须有的!”

    容淮南下车帮她拉开车门:“弟妹,请吧!”

    夏桑榆拎着裙摆刚刚下车,容淮南突然毫无征兆的欺身到她身前,眼底蕴着怒火道:“弟妹,你记住,你打了我两个耳光,我一定会在二十四小时之内全部还给你!”

    他贴得很近,几乎直接把夏桑榆压在了车门上。

    这样亲昵的举动,已经近乎是调嘻了。

    夏桑榆用力推他:“你让开!这么多人看着呢!”

    “看着又怎么了?”

    容淮南伸手扼住她的下颌,目光落在她精致的小脸上,眼神瞬时变得危险又迷离:“早知道你是容瑾西的未婚妻,昨天晚上我就应该先把你睡了!!”

    “你放开我!放开!”

    夏桑榆又羞又恼,掰不开他的手,正准备一低头咬下去,容瑾西低沉威慑的声音冷冷传来:“你们在干什么?”

    容淮南讥嘲一笑:“哟呵,新郎来了!”

    容瑾西大步过来,将夏桑榆一把护在身后,然后盯着容淮南怒道:“你还没回答我,你刚才在对她做什么?”

    容淮南呵呵讪笑:“瑾西,你这么紧张干什么?你对她上心了?那你的温驰可怎么办哟!”

    “我的事情,不劳你费心!”

    容瑾西语气凉淡,说完转身看向夏桑榆:“他把你怎么了?”

    “没有没有!”夏桑榆只想息事宁人,连连摆手说:“他只是……和我说了两句话而已!”

    “真没把你怎么?”

    “绝对没有!”

    “那好,跟我进去吧!”

    容瑾西今天穿着手工定制的奢华西装,袖扣和领扣都是闪耀的钻石,举手投足之间俱是令人瞩目的尊贵奢华。

    夏桑榆和他踩着红毯并排而行,一进入容氏公馆,立马就引来各种羡慕嫉妒的眼神。

    有人轻嗤一声,不屑道:“真是搞不懂这姓夏的女人到底哪儿好,怎么偏偏就被容先生看上了?”

    “是呀!她样貌普通,家境也一般,根本配不上咱们容先生!”

    “你们懂什么呀?我听说她现在还是个雏呢,容先生一定是看中了她的清白和干净……”

    “没想到容先生喜欢雏,早知道这样我就去做一层膜,那容先生岂不就是我老公了?”

    “你?你只做膜恐怕不行,你至少还得把你的那里漂成粉红色才行……”

    这些名媛贵妇的言辞也实在大胆,居然在大庭广众之下讨论这样隐秘的话题。

    虽然她们刻意将声音压得很低,可是夏桑榆还是听见了。

    她忍不住往那一堆名媛美女看了过去。

    其中一个珠光宝气的年轻女人对她微微一笑,像是在和她打招呼。

    她本能的轻轻颔首,算是善意的回应。

    她表面上不动声色,心里却有些惴惴不安。

    容瑾西昨天在医院的时候就说过,会在新婚之夜检查她是不是干净,是不是清白!

    万一他发现她已经失身,那还不得把她往死了虐?

    夏桑榆心虚得不得了,可是转念又一想,容瑾西对女人没兴趣,今晚的洞房之夜他应该举不起来吧?

    既然举不起来,那还怎么检查?

    难道用手?

    容瑾西侧眸看了看她,低声喝道:“你在想什么?你的表情能不能别这么奇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