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圣墟 > 正文 第1032章 终极进化痕迹
    神庙坐落的矮山毗邻姬族的部落,两者几乎挨着。

    原本很忙碌的大清早,所有人都站在原地,像是无法动弹,便是那炊烟以及洒在部落中的金色朝霞都仿佛定格,成为一幅画卷。

    这是啥状况?姬族数百口人,无论是族老还是半大小子都有点无言,他们眼中宛若天仙般的女子……尿床了?

    一群人风中凌乱!

    “这小兔崽子,我打不死他!”

    姬海山打破这份宁静,然后迈开一双粗壮的大腿,冲向后山,并且大吼:“越来越顽劣,豆芽大就敢亵渎仙子,以后还了得!”

    矮山上,神庙中。

    身穿鹅黄色长裙的女子,面纱分明摇动了一下,那原本美丽的星眸曾在刹那的开阖间露出神芒。

    同时她挺拔而修长的身躯也在刚才的瞬间僵了一下,原本如月光普照的圣洁气韵曾在那时如同碧海中刮起一道飓风而激荡,拖在地上的长裙都飘舞起来,若隐若无间露出一双雪白而笔直的长腿。

    这个丰姿绝世的女子平日间灵动而又空明,一向从容自若,但却在今天这个清晨被这奶声奶气的一嗓子镇住,宛若在九天上被人击中,有那么瞬间,跌落在滚滚红尘。

    微风吹动,面纱扬起一角,可以看到她那张莹白的脸颊上浮现绯红,从容镇定的她在今天也有些发窘。

    平日间谁见到她不是礼敬有加,便是那天潢贵胄偶遇,也都是举止优雅,言行得体,不会盛气凌人。

    今天,一个娃居然喊出这种话,还好这是在边荒,没有熟人在场。

    旁边,慈祥的银发婆婆笑容凝固,觉得匪夷所思,一大清早,这叫什么事?她很想将这娃从山上扔下去。

    老妪暗道,这若是被小姐的对头以及那同层次的进化者知道,岂不是形象尽毁?

    “冬青,将他吊起来!”女子开口,她心境很强,霎时恢复平静,但是话语相当的干脆,要收拾楚风。

    在她的眸子中,星空流转,日月生灭,再加上她绝世的风姿,显得有些异样,有种另类的超脱感。

    她像是站在三十三重天上的存在,在寂静中,俯视红尘。

    冬青的面皮发僵,嘴角那里在轻微抽搐,这娃居然将小姐的白玉床给尿湿一大片,最后还敢……倒打一耙!

    真是岂有此理,冬青想暴打楚风,这时她露出的笑容让楚风小脸直发绿,感觉发毛。

    “我让先你跑出去三十九米!”冬青瓮声瓮气,在那里咧着血盆大口说道。

    嗖!

    楚风跑了,非常果断,迈开一双小短腿,撒丫子狂奔。

    他虽然处在胎中迷状态,可是刚才一激灵的情况下,已然清醒,知道惹祸了,这次该不会被那仙子打死吧?

    他的确跑出去了三十九米,但是,最后一米时,一柄四十米长的雪亮大刀从后方劈过来,压在他的脖子上。

    在这一瞬间,楚风真有心拼了,但最后他又蔫了,身体定在那里,不敢动弹。

    冬青变身,足有数十米高,青面獠牙,一头紫发乱发乱舞,血气暴涨,不知道什么种族,越发显得凶猛,简直压的这片区域的山林都要炸开了。

    她手持四十米大刀,抵在楚风的小脖子上,这是……陷入暴走状态!

    可见,她对自家小姐多么的忠诚与拥护,不惜要对一个孩子开刀。

    “小兔崽子,我看你还敢……”这时,姬海山冲上山来,原本还在大喊,要痛揍楚风一顿,结果现在所有的话语都咽了回去。

    “冬青,别激动,按照小姐吩咐的去做就是。”银发婆婆温和地开口。

    楚风被吊起来,很惨,一双小腿被暴龙筋给拴住,吊在神庙前。

    冬青亲自动手,要将他的屁股拍成八瓣。

    “他还小,别打了。”仙子温婉的声音传来,让楚风如释重负,再怎么说他也是曾经的楚大魔头,被人打屁股,这将成为一生的黑污点。

    他觉得,这仙子还真不错,性格温柔,实在是让人不由得不喜欢。

    然而,下一刻他的笑容就凝固了,因为仙子还没有说完呢。

    “将他吊在这里一天。”她相当的淡定,飘逸若仙,连声音都那么的不沾烟火气,宛若自仙域传来。

    “你还是打我吧!”被头下脚上的吊一天,绝对比打他一顿还难受。

    仙子点头,道:“那就打完再吊。”

    “停,直接吊吧!”楚风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歪着脖子,斜着眼睛看神庙。

    这肯定不是仙子,是女魔头,他真想……降魔,但又怕被反降服。

    半个时辰后,他的小脸绷不住了,没话找话说,因为部落中的一群野小子都跑来了,在这里看他出糗,嬉笑不停。

    “放我下来,这次有啥大不了,回头我赔你一张火玉床,以后再也尿不湿,火光一闪,瞬间干燥!”

    “欠打吧?”冬青粗声粗气,瞪着铜铃大眼,从神庙中走出。

    “放我下来吧,今天虽然意外,但将来再回首,你们会发现,这可能是神迹,不,是帝迹,是一代终极进化者所留的痕迹,是无上的我为数不多的真迹,遍寻世间,找不出这样的第二张床,价值无可估量,将会有重大的历史意义与进化意义。”

    楚风在那里嘚啵嘚,说这些话时一点也不脸红,被吊起来嘴巴都闲不住,还在说呢。

    “请记住今天这个伟大的日子,无上的我在此地留下浓重一笔,将会被载入史册中,也是自今天开始,我将踏上究极进化路,请各位……铭记今天,感天动地啊!”

    他奶声奶气,偏偏还要慷慨激昂,一副壮怀激烈的样子,让从部落赶来的一群男女老少都无语。

    冬青的面皮在抽搐,讽刺道:“未来的帝迹,真是了不起啊,尿床都要成为某一纪元的开始,载入史册中,真够光辉的。”

    一群野小子哄笑。

    “回头我也赶紧在这座山上画张地图,与终极进化痕迹交相辉映,哈哈!”

    一群半大小子挤眉弄眼,取笑楚风。

    连姬海山都替这娃脸红,刚捡到他时看他细皮嫩肉,怎么也没有发现他脸皮这么厚,最近这娃说话越来越溜,也越来越可耻。

    神庙中的仙子开口,道:“唉,那这张床就留着吧,镇压在这边荒,将来出土后说不定还真是究极之宝。”

    接着,她又微微一笑,面纱下的完美面孔当真是风采耀眼,倾城倾国,道:“只是,尿床这种传说,对于无上终极体来说,好说不好听,典型的黑历史。”

    这女魔头!楚风撇嘴。

    姬海山看不下去了,喝道:“小兔崽子,你尿个床还想震古烁今不成?忒没羞没臊!”

    一群人大笑。

    楚风也脸红,仔细琢磨,万一哪天自己真成为一方强者,先别说大能等,就是成为天尊,这段历史被人翻出来也是一生的黑污点啊。

    但是,很快他又淡定下来,比这还荒唐的事都做过,在阴间时,殴打神子,贩卖圣女,人贩子之大名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还在意眼前这点小事吗?

    他相当自负,平静开口,道:“放心,他日我若为终极进化体,哪怕再荒唐的过往也会神圣化,被世人所敬仰,光辉普照世间。”

    “是日,帝梦无痕,床湿。”楚风这般补充一句。

    “啥帝梦无痕,是春梦无痕吧?”一个少年笑道。

    楚风点头,道:“聪明,后人自会这样评说。”

    神庙中银发婆婆脸上的笑容顿时僵住,这小屁孩还真能得瑟,连仙子都敢隐晦的调侃与调戏?这才多大,绝对也是一个妖孽。

    冬青虽然很也很生气,但同时也意识到,这娃虽然欠打,但是也有些天赋,值得好好教训后去培养。

    神庙中,仙子蒙着面纱,看不到她的表情,最后她只是古井无波地吩咐,吊楚风一天再加一夜!

    楚风急了,喊道:“仙子不要啊,虽然那梦中有你,但将来可能是一段佳话。”

    “冬青,打他一顿!”仙子命令。

    “不要,从现在开始我保持沉默,什么都不说了!”楚风喊道。

    姬海山过来,捏着他的小脸,道:“这你小坏胚,我早先怎么就没看出来,真是反了天了,你再敢折腾,我先大义灭亲!”

    楚风说到做到,在那里保持“缄默”,只是在斜着眼睛看他。

    接下来的日子对于楚风来说,痛并快乐着,被收拾一顿后,他每天的熬炼痛苦了数倍不止,冬青对他各种“关照”,时常让他嗷嗷大叫,疼的他想以头撞山。

    不过,这种熬炼效果明显,他被放在稀有矿物质中熬煮,被用秘法捶打周身,饮某种飞龙的奶,先天属性在增强,成长迅速。

    “做好准备,时机成熟后,小姐准备将你扔进这片边荒深处的龙窝中。”冬青告知。

    什么状况,那处龙窝不是被天潢贵胄看上了吗?正在攻打,楚风发出疑问。

    冬青点头,道:“嗯,一旦攻陷龙窝,他们会将几个天纵之姿的孩子放进去,到时候小姐找机会将你也扔进去,你自己看着办。”

    楚风叫道:“这不会是为了报复与教训我吧,我不就说了句春梦那啥无痕吗?我这小胳膊小腿同一个超级进化门派对上,怎么活的下去?”

    “龙窝外的事你不用管,能在巢穴中活下来就行。”冬青话语简洁。

    楚风凛然,道:“你是说,我在龙窝中,要跟几头龙崽子血拼,还可能要跟几个小妖孽激战?!”

    “你知道就好!”

    “这也……太欺负人了。”楚风叫道。

    冬青面无表情,道:“进化之路优胜劣汰,适者生存,这是你的第一次考验,想办法活下来。”

    楚风小脸绷着,背负一双小手,扬着下巴纠正,道:“不是,我的意思是,我这样的人降临龙窝,也太欺负他们了。”

    冬青:“……”

    憋了好半天,她才呵斥,道:“就你话多!”

    楚风昂首,望天而叹。

    事实上,他心头沉重,现在他过于年幼,跟龙族战斗,跟几个小妖孽对上,如果不动用前世道果,战斗多半会非常残酷,有可能真会被干掉,血淋淋,毕竟他要面对的可是一小群怪物!

    冬青告诫,道:“最近别惹事,攻打龙窝的那支队伍可能在要附近建一座行宫,等待援手。”

    “还要等待援手?!”楚风吃惊。

    “嗯,边荒深处的龙窝中,可不只一两头成年龙那么简单,形势严峻,出乎意料,那群人多半会先退回来。”

    当听到这些话,楚风一个踉跄。

    “你怎么了,屁大丁点,却又故作深沉,还这么一脸复杂的神色,别装!”冬青想揍他。

    楚风很想说,这次真不是装沧桑,而是真的心情复杂,前女友可能要出现在这里,万一不小心散步遇上,他现在这么小,见面太尬。

    他想到各种可能,若是某种偶然事件发生怎么办,比如被捏小脸?这样相对,让他情何以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