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圣墟 > 正文 第九百九十六章 楚风在这里
    这就天下无敌了?一群被放翻的天才都想骂娘。

    神特么的再无对手,这个可无耻的阴间种居然无差别的下黑手,卑劣而可恨。

    一群人都中招,所谓的战仙体、霸王血脉、鸿蒙紫雾拥有者等,也都没有悬念,皆被放翻在泥沼中。

    其他天才,有些人身上保命的瑰宝四分五裂,让他们心疼的哆嗦,还有人以替死符保住一条命。

    一群人灰头土脸,受伤最轻的都浑身是血,骨头断了十几根,周身大面积焦黑。

    受伤重的人解体数次,艰难活下来。

    这自然包括刀王凌晨,身体破烂不堪,没有替死符的话,刚才他绝对死的不能再死了。

    金川腾、白衣文士陈涵脸色铁青,他们的气势、他们的潇洒都不见了,所谓黄金之躯与白衣圣洁,现在都跟焦炭似的,长发如枯草。

    就是风华绝代的萧紫韵,这时也在以一双细长但却漆黑的手掌捂着脸,实在是没法见人。

    这片地带许多女天才都在尖叫,她们都很在意自己的形象,现在成什么了,都像是在煤矿中打过滚。

    “萧仙子,你也被炸了,脸上有些黑。”原本一身白衣的陈涵,被炸的发懵,满身是血,骨断筋折,保命的一面镜子化成粉末,他现在的脑海还在嗡嗡轻鸣,人还有点发傻呢。

    所以,他看到萧紫韵后,出于关心,下意识的这么问候。

    结果萧紫韵气的转过头去,不想理他,此时非常想杀人。

    “萧仙子,你后背都焦糊了。”另一边,金川腾开口,他在猛力摇头,想让自己清醒过来,但得罪人的话语已经说出去。

    萧紫韵气的转身,真想杀人灭口啊。

    她的瑰宝战裙都破烂成条了,雪白的脊背能不焦黑吗?

    “哪里走!”

    有几人跟萧紫韵般,已经彻底恢复过来,想冲过去,要将正在那里得瑟的楚风斩杀。

    这个阴间种太可恨,放阴雷害他们,还敢大言不惭,在那里叫嚷,说自己已经天下无敌,不可宽恕。

    “接着!”

    楚风轻叱,抖手间就祭出两颗紫晶天雷,轰向扑杀他的人。

    “遁!”

    一群人大叫,转身就跑。

    “轰!”

    扑上去的两人惨叫,再次被放翻,满身是血,肉身都解体了,魂光亦幻灭,总算有瑰宝庇护住。

    “这口寒潭对我来说没什么用,我才懒得跟你们争夺呢,做人要大气,别动不动就喊打喊杀!”楚风站在远处喊道,紧接着又补充道:“万事和为贵!”

    阳间的一群天才都想用唾沫星子埋上他,用脚底板踩死他,将人都给炸成这个样子了,还劝别人不要喊打喊杀,还说什么万事和为贵,这是脸厚心黑到一定境界了。

    即便拥有三凰之力的萧紫韵,现在也颤抖着,想要干掉他。

    轰!

    然而,这时,寒潭喷薄黑雾,附近的金色湖泊也在翻腾,弥漫出恐怖的神之能量。

    楚风喊道:“各位青山不改绿水长流,他年我们阳间再相见,再聚首,再感怀今日是之缘分。”他果断跑了。

    的确,那寒潭中所谓的阴间本源气对来说没什么用,他就是在阴间长大的,不需要补充,反倒需要阳间的本源气。

    众多天才纠结,争夺造化的时刻到了,可是,眼睁睁的看着他的背影远去,真是不甘心啊。

    “回头再收拾他!”有人冷声道。

    既然石凡要进阳间,以后有的是机会拾掇他,现在最为关键的是夺取阴间本源。

    “各位还等什么?走啊,进阳间,去拜师门!”楚风大喊,冲着残破宇宙众多进化者喊道。

    众人望着寒潭,不知道里面是否还有其他宝物,但是都轻叹,的确竞争不过,不是谁都可以跟石凡一般,荤素不忌,直接放翻阳间的一群天才。

    这片秘境很大,非常广袤,但是路线已经确定,穿过沼泽地后便古木狼林,山头并立,猿啼虎啸,各种越发可怕的危机来了。

    场面是血淋淋的,有人死去,被灌木从中窜出的莽牛那么大的蝎子用蓝幽幽的尾巴钉穿,死的很惨。

    嗡嗡!

    振翅声音响起,天空中密密麻麻,漫天都是银色的蜈蚣,飞扑过来。

    此外,一些山峰上,直接垂落下来房子那么大的蜘蛛,带着巨大的网,将一些进化者覆盖,血流成河。

    楚风没有表现的太出格,只是暗中庇护一些熟人,带着大部队向前冲。

    “石凡,你真厉害,简直跟我姐夫当初有的一拼。”银发小萝莉大眼扑闪,一副很赞赏的样子。

    &nbs

    p;   当然,提到楚风,她的大眼深处也有些遗憾,伴着忧愁,此生还能再见到吗?

    映谪仙也轻轻一叹,面色温柔,看向楚风时也很柔和,这让楚风有些诧异,这个从来不显露自己心绪,总是飘渺出尘的谪仙子,今天居然有些感性。

    “别乱说,楚风来了也不行,他根本不是阳间那群人的对手,会死的很惨。”映无敌教训自己的妹妹映晓晓。

    “切,你懂什么,我姐夫一生不弱于人,怎么可能会败!”银发小萝莉一只手叉在小蛮腰上,散发银光的长发甩动,对她哥哥翻白眼。

    “到底我是你亲哥,还是楚风是你亲哥?”映无敌不忿。

    “你呀,但他是我亲姐夫。”银发小萝莉撇嘴,大眼斜睨他。

    “哧!”

    一株银色的吊兰扎根在一座山头上,现在枝蔓舒展开来,化成一根又一根银色的长矛,向这边刺来。

    &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