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圣墟 > 正文 第九百四十八章 从今天开始做大魔王
    楚风躺在竹筏上,双目暗淡,无神的看着天空,没有声音,随大江漂泊向远方。

    不知道过了多久,空中雾气渐浓,水流渐缓,他躺在那里,感受到了浓郁的能量与灵气弥漫过来。

    晚霞很红,只是有些像血,透过大雾,洒落在这里,殷红流转,多少有些凄艳。

    楚风坐起,这是到了什么地方?

    他自己都不知道漂流了多久,现在进入一片湖泊群中,仔细辨认,默默回想,他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了,云梦大泽。

    安静的坐着,不再黯然仰躺,楚风的心绪渐渐平静,一身的郁气在消失,他整个人都在复苏过程中。

    他知道,自己不能沉沦,该有的伤悲都在今天流尽,以后他没有时间去软弱神伤,从此之后,他要做魔王!

    日子还要过,路还要走,但他要有预谋的征战阳间,对于有些人来说,他注定会被称作大魔王。

    其实他不想杀人,但是走到这一步,不斩天尊,不去撼动阳间的几个大教,怎么对得起一直以来被称作楚魔头的称号?

    “其实,我只喜欢当一个快乐的人贩子啊。”楚风自嘲。

    不用去愤世,也无需自怨,他驱散伤悲,只想平静的一路走下去,他要调整自我,做个快乐的魔王。

    他知道,如果父母还在,若是那些人还活着,也都希望他过的安康愉悦。

    “终有一天,我们会相见,不会太遥远。”

    楚风纵身一跃,来到太空中,既然早已考虑好今后的道路,那么现在就要放手去做,进行一搏。

    看着繁星,看着黑暗,他昂起头,从此不会再有眼泪,有的只是斗志,还有笑容。

    虽然现在笑不出,但是,他并不想背负沉重,让苦郁压在身上,他告诉自己,一切都会好起来。

    轻轻拍了拍石盒,楚风唤醒内部的妖祖之鼎。

    “该醒来了。”

    他问妖祖之鼎感觉如何,现在怎样了。

    一口小鼎浮现,古意沧桑,上面的裂痕愈合大半,但终究还有一些细小的纹络,还未消除掉。

    当日,太武天尊一指点来,哪怕压制到映照级,可是多种能量体叠加,也是恐怖的,堪比神祇一击!

    “还差一些火候。”妖鼎这次近乎解体,遭遇重创,它需要一些稀珍材料修补自身。

    楚风从石盒空间中取出一枚手环,星辉点点,同时上面也有细小的黑斑,如同宇宙黑洞浮现。

    这是星空母金手环,从万星体徐成仙身上得来,是最为稀珍的母金粗坯武器,还未演绎自身的完整秩序。

    楚风递了过去,放入鼎中,让妖祖之鼎化掉并吸收,它自身就有母金的成分,得此手滑的话,其裂纹等被修复不成问题。

    “这……”妖祖之鼎讪讪的,这份大礼实在太贵重。

    “你早点恢复,我们还有些事要去做呢。”楚风不容它推辞。

    同时,他将另一件更为特殊的母金手环——金刚琢,套在自己的手腕上。

    楚风驾驭绿竹舟,以圣人级能量催动,横渡星空,在某一颗废弃的星球上寻到一座古老的传送场域,自此开始再进宇宙深处。

    他寻到星海中的一座古矿,是当初机械族的金刚古祖沉眠之地,这里对金属生命体是最好的疗伤之地。

    妖祖之鼎留在这里,开始抓紧时间恢复。

    而后,楚风只身上路。

    阳间人退走了,最起码近期都没有敢再露面,宇宙边缘恢复宁静,看不到那恐怖的冒着滚滚阳气的大船。

    大渊一役,连天尊都殒落了,造成的风波与影响实在太大。

    哪怕过去很多天,依然最热门的话题,当然关于楚风还有妖妖等,包括雷公、天刀等也在被不断提及。

    楚风进入阴间宇宙最为繁华之地——废都。

    史前岁月的龙族始祖、亲口提及过阳间种的宇宙第一高手,曾坐镇在这里。

    数千万年前,妖祖也曾坐镇于此,这里是是他的闭关地。

    后来,这里毁掉,成为废墟,直至五百万年前,又渐渐繁荣,成为各方星系往来的中转站,距离宇宙前十大种族所栖居星辰最近,故此再现盛况。

    这里的道统谈不上有多强,但是会做生意,聚拢八方财源,多次有神药成交记录,更有呼吸法与经文等,当然也少不了秘宝。

    楚风来了,不为药草,不为呼吸法,只为最后看一眼这片宇宙,更是要了解下当前的一些情况。

    “你们都同情楚风,觉得他与雷公、天刀等人的下场太凄惨,我却不这么认为,完全是螳臂当车,何苦来哉,如果他们不去进行所谓的血拼与决战,阴间也不至于这么惨。你们看到了吗?就是因为这些人不屈服,结果怎样,阳间来的人,大手探出,直接就掌灭数颗星辰,都是他们惹出的祸。”

    在一片繁华的街区,一座临街的酒楼上,有人正在高谈阔论,这种话语一出自然引发许多人不满,喧哗起来。

    “怎么说话呢,你是不是觉得,我们应该跪在这里,等阳间人过来时,看他们的心情来决断你我的命运,究竟是杀还是剐,或者放过,都不要去抗争?”

    早先开口的中年人冷笑,道:“打不过还去出手,这是自不量力,实乃不智,不是我说雷公,他老人家真是晚节不保,真不该出手,安心养老多好。还有那楚风,这个魔头也该本分一些,若是顾全大局,就该被阳间人抓走,结果他不服软,为了杀他,阳间人大动干戈,伤及很多无辜。”

    顿时,一群人炸了,有人斥道:“我怎么觉得,你天生贱骨头,在你眼中阳间高高在上,实力够强,一切都是对的,而我们这边连抗争一下都是错误的?”

    那人摇头,道:“本来就是这样,如果没有跳出去进行所谓的对抗,阳间来的人即便杀上一批人,或许也就会罢手了,不是我说天刀、雷公那几位老人家,还有楚魔头,真是不自量力。”

    这片区域自然无法宁静,发生激辩

    。

    同意那个人观点的进化者虽然很少,但的确有几人,让一些老辈人物气的面皮抽搐,点指那几人,脸色通红。

    “败类,看到阳间强者过来,让你跪在地上,不杀你的话,你就觉得的是大恩。如果他们扔给你几根骨头,你是不是会摇起尾巴?我们这边的进化者雷公、彼岸花、天刀去征战,去厮杀,哪怕流血又丢掉性命,艰难与敌人同归于尽,你觉得不够强,便不感念其恩。真是奴性十足!”

    “老匹夫你骂谁呢?!”那中年男子羞恼。

    楚风静静看着,听着,了解此地的情况后,无动于衷,生死看淡,都要去阳间宇宙了,这些鸡毛蒜皮,根本不放在心上。

    这时,有人说道:“你就嘴硬吧,这样大放厥词,楚风不见得死去去,万一出来,肯定一巴掌拍死你。”

    那个中年男子撇了撇嘴不屑,道:“这么多天了,只找到他留下的几缕所谓的活性血液,估计没有参考价值,这个魔头死了,况且,即便他出来又如何?应该也是半废,况且他也得讲道理才行啊。”

    “跟你有什么道理好讲?”有人呵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