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圣墟 > 正文 第九百四十七章 最后的告别
    鼎盖开启,内部自成一方小世界。

    血雾伴着浓郁的生命能量在翻腾,迅速溢出,带着淡淡的血腥味,还有阵阵冷寂的气息。

    楚风僵在当场,感应到的蓬勃生之能,是妖祖之鼎自涅槃之地吸收进去的,并非血雾发出。

    瞬息间,楚风从头凉到脚,他感受不到故人熟悉的气息,没有他们的印记,见不到他们的魂光。

    他双耳嗡嗡作响,眼前发黑,冒出金星,嘴角无声的溢血,直接一个踉跄,险些栽倒在的地上。

    楚风如遭雷击,觉得心头难受到极致,整个人无法呼吸,要窒息而死,他什么都听不到了,并且眼前也一片漆黑,他无力的扶着大鼎,身体在颤抖。

    曾经怀着几许希望,到现在变成绝望。

    他一直心中惴惴,强烈的不安,可是当揭开鼎盖,这极其残酷的真相暴露出来后,他还是难以承受。

    他什么都听不到了,双耳失聪,并且双眼也模糊看不到到东西,心中只有痛,他觉得自己被封闭在一个隔绝的黑暗空间中。

    楚风喉结在动,但只能发出嘶哑的声音。

    他想哭都哭不出来,没有泪水,只有痛,他的灵魂都要窒息了,魂光暗淡,陷入无尽的漆黑中。

    他挣脱不出来,感觉只有无边的苦难,在绝望之海中独行,黑色的空间,幽幽的苦海,没有尽头,他觉得整个人都要死去了。

    “活着,我只想你们活着!”

    他的声音嘶哑,身体发抖,感觉到无助还有绝望,这跟过去的他完全不一样。

    他还从来没有这么虚弱过,像是一个孩子,没有人会想到这是楚魔头,他双脚支撑不住身体,整个人都要倒下去。

    而他的肉身承载不了他的魂光,剧烈闪烁,口鼻与双耳都在淌血,随后他那双无神的眼睛中也有两行血迹滑落。

    楚风想哭,但是却哭不出来,如同一只受伤的野兽被困在绝望之地,他感触不到外界的一切,真的被封闭在一片黑暗中。

    他无意识地扶着大鼎,灵魂仿佛已经迷失,找不到归途,嘴里嗬嗬有声,不是哭不是笑,只是一种难受的嘶哑叫声。

    不知道多了多久,楚风才能呼吸,从黑暗中挣脱出来,他在大口喘气,浑身都是冷汗,衣服都已经湿透。

    大鼎中只有血雾,没有生命体,无论是他的父母,还是黄牛他们一个人都没有活下来,都死去了。

    妖祖之鼎沉默,没有任何话语。

    怎么会这样?即便有过最坏的猜测,可是真的发生了,他依旧心如刀绞,难受的要昏厥过去。

    “爸,妈,黄牛……”

    楚风呼唤着他们的名字,眼泪终于流下,恢复了相应的身体机能,他想大哭,他想长嚎,所有人都死了。

    “魂光在哪里,他们的真灵呢?!”他拼命的寻找,在鼎中,血雾中寻觅,可是什么都没有看到。

    楚风如同受伤并失去一切的野兽,被困在自己的孤岛上,嚎叫起来,震耳欲聋,心中大悲,难以自抑。

    他单膝跪在这里,他真希望只是一个普通人,跟所有人平安而平淡地度过这一生。

    现在,什么都没有了,只剩下他自己,父母的面庞,温暖的话语,关切的目光,还有其他人的音容笑貌,全都浮现出来,恍若在昨日。

    很久之后,楚风踉跄着,离开龙巢,而后一个猛子跃进东海中,在冰冷的水中他一动不动,随波而行,无意识的远去。

    期间,有海兽游来,才张开血盆大口,又吓得远去,带起大片的风浪。

    楚风一动不动,闭着眼睛,想就此长眠,不愿醒来,他又一次将自己隔绝在心中的世界,所思所想都是那些人。

    轰!

    很久以后,海底一座灵山剧震,这是剧烈复苏的体现,如同活火山喷涌,出现大面积的灵气能量潮,将漂到这里的楚风都冲击起来。

    他睁开双目,暗淡无神,但终究是站了起来,失魂落魄,一个人踽踽而行,无比的孤独与凄凉,向着龙巢而去。

    他心中有伤,也有悲,可是却哭不出,只是沉默着,再次走向那让他神伤与心痛的地方,他不会逃避,但真的很难受,心非常痛。

    龙巢涅槃地,妖祖之鼎矗立,它依旧在这里,对于这个结果它也只能叹息。

    楚风最早的时候就知道,成功的机会渺茫,太武曾说过,在最佳时间段内,天尊才有办法救活那些人,而阴间没有天尊!

    可是,他依旧抱着些许希望,不求都复活,但求能有几人再现出来,哪怕是残魂也好。

    现在,什么都没有了。

    “我们在大渊时,他们的魂光虽然在消散,但还留下些许,现在一点都没有了吗?”

    “分解了,变成了能量物质,游离在鼎中,不再是魂光。”妖祖之鼎告知。

    楚风颓然,说不出话来。

    他仔细观察,感应这种能量物质,心顿时彻底凉了下去,这跟秦珞音死后差不多,没有真灵了。

    秦珞音的魂光原本也会分解,但被那金色物质侵蚀,粘结在一起,没有散开,但是真灵已散掉。

    “你们都不在了……”楚风无声的落泪,就在这几天间,他的人生大起大落,经历了最为艰难与困苦的黑暗。

    “留下这些物质,不要埋葬,我要复活他们。”楚风低语,带着失落还有伤感,失去了昔日的锋芒。

    魂光消散,分成为能量物质,这

    些终究没有消失于天地间,被妖祖之鼎镇压在在鼎中,楚风怀着最后的一缕希望,等待曙光。

    最后,妖祖之鼎缩小,跟楚风商量,想进入石盒中沉眠,它觉得这是阳间的至宝,而它是阴间的兵器,想藉此感应一番,看能否让它恢复。

    楚风点头,带上所有,离开这里。

    接下来,他没有任何话语,连眼泪都流不出,就这样一个人上路,站在东海中,看不到龙女,看不到不灭山上的身影,他转身离去。

    只是,他的背影有些孤单,他沉闷,一个人没有任何的话语。

    楚风回到陆地,安静而萧索,这是他自己的孤凉旅途,没有谁可以陪伴,当年那群插科打诨的伙伴都再也不会出现。

    他回到了太行山脚下那个小镇,回到自己那个二层小楼的家,当初,黄牛在这里也住了很长时间,现在很清冷。

    夜色已深,楚风没有开灯。

    他来到楼顶,看着暗淡的星光,怔怔出神,满是感伤。

    &nb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