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草根天路 > 章节目录 第1872章 两重天
    唐诚看此情况,就是一愣啊!

    同是依靠在雅嫩湖周边。同是渔业乡镇。为什么就有如此的天壤之别呢!

    秘书有皱着眉头,没有想到,这个玉水镇和明子镇,环境相差悬殊,周边一个像样的饭店都找不到。秘书嘟囔说:省长,我们想错了,我们应该在明子镇就餐,不应该来这个玉水镇,这里太脏乱差了,省长,要不然,我们再返回明子镇去吃饭。

    唐诚却心机一动!唐诚是甘南省长啊,为官一任造福一方。唐诚心里就有一个大大的疑问!同样是湖边渔业镇,为什么是两重天呢?这到底是为什么啊!是人祸啊?还是天灾?如果是人祸,唐诚立马要更换这个玉水镇的镇委书记,镇长,甚至是县委书记县长都要更换。如果是天灾就另当别论。

    唐诚看街边,有一家饭店,饭店名称是,鱼鲜老店。就决定,就在这个鱼鲜老店就餐了。

    唐诚下车,其他人把车辆停好,就随着唐诚,一起进入到了这家鱼鲜老店。

    店主是个六十岁左右的老先生,满脸皱纹,皮肤黝黑,双手粗糙,可见,是个渔夫出身。

    他见到自己店里,一下子来了一个大生意,欢喜的不得了。

    按照以往惯例,像这种大生意,客人们早就去中原省的明子镇了,谁来这个玉水镇吃饭啊!

    店里没有烧鹅,只有鱼。

    唐诚迁就说:那就吃鱼吧。唐诚对着渔夫老板说:这里紧靠雅嫩湖,就给我做一种鲜鱼,我看,你一定是一个老渔夫了,我就吃你刚刚从湖里打捞出来的鲜鱼。

    渔夫老板说:好,不过呢,我们这里,没有直接从湖里打捞出来的鲜鱼,我们的鱼啊,可都是从明子镇哪里运过来的。我们玉水镇,没有打鱼的渔夫。我也不是渔夫。我只是贩卒。

    唐诚听后,就是一愣,怎么能不是渔夫呢,唐诚就问:为什么啊?你们不都是靠打渔为生吗?

    渔夫老板看看唐诚,他幽幽叹口气说:你是外来人,不是我们本地人,你当然不清楚这里的缘由了,其实呢,我祖祖辈辈是个渔夫,我爷爷,我父亲都是靠在雅嫩湖上打渔为生,日子也一直过的不错。二十年前,我还是这里的渔夫,不料,现在,我不是渔夫了,雅嫩湖和我也无关了。

    唐诚一听,就明白这里面一定有缘由和故事,唐诚就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渔夫老板说:15年前,这个雅嫩湖那是属于我们甘南省和中原省两省共有,只要是大湖附近的渔民,不论甘南和中原,都可以自由自在的去湖里打鱼,在湖边搞养殖和旅游,可是呢,后来,不知道省里为什么,就把这个雅娇嫩湖划归到了中原省管辖,也就是说,雅湖的管理权是属于中原省方面,雅湖管理局,就定下了规定,大湖渔利资源和旅游资源,只承包给中原省户籍渔民,严禁甘南省户籍渔民到大湖里去打鱼,限制甘南省的渔民,优先保障中原省的渔民利益。渔业资源都承包给中原省渔民了,中原省渔民,当然要偏向他们本省渔民了。所以呢,造就现在这个居民啊,人家明子镇富的流油,我们玉水镇呢,就穷的叮当响!

    唐诚一听,立时就明白了。这是历史遗留问题。或许,在15年前,中原省和甘南省,之间有利益瓜葛,就和现在的甘南省和汉江省同时争取京非高铁一样,时任甘南省的省长没有竞争过中原省的省长,两个省的省长同时竞争这个雅湖的管理权,结果,被中原省把雅湖给争走了,雅湖划归到中原省管辖。

    渔夫老板旁边的一个食客,也是当地人,过来附和说:唉,我清楚的记得,当时和中原省的湖西市竞争这个雅湖,结果呢,我们梁水市没有竞争过中原湖西,这么一个好的大湖,硬生生的被夺了过去。现在我们这里的群众,提起来那个时任梁水市的市长,叫什么王炳章的,我就气不顺,真是一将无能累死三军,他的无能,害的我们玉水镇百姓贫穷无望,这个王炳章,今天春上得肝癌死了,就这种人啊,依我看,是死有余辜,不让车压死他,就是便宜他了!他可是把我们甘南百姓给坑苦了!把我们玉水镇百姓给害惨了!

    渔夫老板说:听说啊,雅湖被争了去,也不能只怨这个王炳章,也是当时的甘南省省长,也是个窝囊废。

    食客说:当官的,不能够为当地百姓谋福利,这样的官,会遗臭万年的。被人唾弃一辈子。

    旁边又有食客,满腹牢骚的怒骂,当时的甘南省主管雅湖的官员,真不是东西!软弱无能,拱手将幸福送人!这和卖国求荣的卖国贼,没有什么两样,反正是,什么难听话,百姓就骂什么!

    唐诚坐在那里,心情尴尬,也等于是倾听着百姓的怒骂声,代替10多年前的甘南省主要领导人受过。

    唐诚默默的吃完了中饭,和其他人上车,这件事,对于唐诚的触动很大!

    原本是,唐诚为了四合院,愿意放弃这个京非高铁呢!可是,目睹此情,唐诚又犹豫了!

    幸亏是唐诚还没有给孙西浩打电话,主动说放弃呢,不然的话,唐诚就变成言而无信,出尔反尔的小人了!

    可以想象得到。

    如果今天的唐诚,放弃了京非高铁,今日之下场,就是唐诚的明天。那个时候,挨骂的就是唐诚了!后之视今,亦犹今之视昔。就是这么一个道理。今天唐诚做的事,一定是成为后人的历史。

    何况,京非高铁那是一个大工程,大动脉,途径之地,站点之地,造福百姓的影响与福祉,远远大于这个雅嫩湖啊!

    再返回甘南省城的路上,唐诚想了很多,原本是为了一个四合院,愿意放弃京非高铁工程呢,现在想来,自己做出的决定是愚蠢的!

    大不了,四合院不要了!

    唐诚回到了甘南省政府,自己办公室,杨美霞还滞留在京城四合院里,陪着妈妈卞亚芝呢,唐诚随即,?就给杨美霞打电话,唐诚说:美霞,对不起啊!原来,我真是想为了得到那一套四合院,就答应了杨家兴的条件,可是,现在,我冷静一想,我是甘南省长,我不能够为了一己之私,而辜负了甘南省人民!我豁然开朗。决心已定,坚决和汉江省,争这个京非高铁到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