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夏小麦刘星辰 > 章节目录 第605章那个女人什么来历?
    “没事?没事你怎么这样?曼儿,你可不要任性啊,为了我们家,为了你自己,你都一定要将太子的心都抓过来。”邱鹏看着太子妃说道。太子妃听着他一再的强调这件事情,心里更是厌烦了起来,语气也变得非常的不耐烦的说道。“你要我怎么做?难道我就不想让他的心在我身上吗?我们为了他做了这么多,但是到头来……到头来还不如一个贱人!”邱鹏听见她的话,眉头紧皱,看着她说道。“怎么回事?太子宠妾灭妻?”“若是真是这样也还好啊。”这样,也能证明他是有心的,可是现在,除了明面上作为太子妃的尊重他给了,她却是感觉不到他对她是有感情的,只是除了在他们家为他做好事情的事情,他的态度能够好一些,而那个茹夫人,他对她是不是不一样?凭什么太子就能经常找她。太子妃越想越气,眼神里面满是怨毒。邱鹏看着太子妃的样子,听见她这样说,哪里好看不出真的出问题了,连忙上前一步,看着太子妃说道。“不是这个是什么?若是太子平时宠那个侍妾你也大度一点,不要为了这么一点小事情犯小性子,您现在这个位置或者是以后,都要心胸开阔才行,你要是这样就受不了了以后怎么办?”太子妃被她父亲说得心里面更是不舒服了,她看着邱鹏,开口道。“若只是侍妾,太子宠了就宠了,我也不会太在意,不过就是刚和贱人罢了,可是父亲,太子前段时间突然带回来的了一个茹夫人,我都不知道这个茹夫人是从哪里来的,自从她来了以后,太子便一心放在她身上,还会经常和她谈事情,就是一些公事都会跟她说。”太子妃说道这里,神情便满是黯然。邱鹏听着她这样说,神情便严肃了几分。若是一般的女人,倒是也没有什么,可是公事都能跟 那个女人说,恐怕就真的不简单了。“那个女人什么来历?”“不知道,我这边查不到。”太子妃摇了摇头说道。“好,你自己留心看一看,我会帮你查一下的,还没查清楚之前你就先还是像现在这个样子,不要做什么过激的事情。”邱鹏看着太子妃出声说道。太子妃点了点头,要不是不清楚这个女人到底是怎么回事,她早就动手了,哪里还能等到现在。她轻哼了一声,眼神里面满是怨毒。“放心吧,不就是一个女人,没有什么,太子不管对她怎么样,太子妃的位置只能是你的,你只要做好自己的事情就好了,其他的事情还有我们。”邱鹏看着太子妃说道。太子妃听见这话,心里面便安定了下来,看着邱鹏的眼神也柔和了下来,随后像是撒娇一般的开口说道。“父亲,那一切都拜托你了,查到了就赶紧跟我说啊。”“放心吧,任何人都休想威胁你的地位。”邱鹏看着太子妃说道,说道最后,神情便有些狠厉了起来。而这个时候,东宫里面,太子的书房,太子看着对面站着的茹夫人,问道。“怎么样?上次你说安排下去了,什么时候有结果?”茹夫人看着太子,轻声说道。“回太子,放心吧,这一次绝对没有问题,我们安排了这么久,就等着这一次的机会,刘星辰这一次是绝对逃不过去的,等到他们到了边关,他们那边就要开始实行了。”“好,希望这一次就将刘星辰留在哪里了。”太子听见她这么确定的说道,微微眯了眯眼,眼神里面的狠辣之色一闪而逝。茹夫人一脸痴迷的看着太子,看着他那伟岸的身躯,身体便不自觉的上前一步,伸手抱着他的脖子,将脑袋贴在他的胸口,轻声说道。“太子放心,任何和您做对的人我都不会放过的,刘星辰绝对回不来了,而夏小麦妾身也不会让她好过。”太子垂眼看着胸口的茹夫人,神情没有一丝波,听着她这样说,嘴角便微微勾起,眼神清冷的说道。“你只要帮我让刘星辰永远都回不来就好,至于其他的事情,暂时就不用你来了,夏小麦自然有人来对方。”茹夫人听见他这样说,便明白应该的太子妃那边的人了,想到太子妃,她的心里便一阵心酸。她明白自己的身份永远都不可能做他的正妻,但是想到那个女人能光明正大的站在他身边,而自己,这个最爱太子的女人却只能当着这个茹夫人心里面便是一阵难过。“是太子妃那边会出手吗?妾身听说之前太子妃便已经出手了,但是手段太温和了,没有给夏小麦照成任何损失,要不然妾身帮他们一把?”太子听她这么说,眼神微眯,冷笑一声,开口道。“不用了,这一次邱家恐怕再也不会放过她了,他们已经吃了太多亏了,再不反击恐怕他们自己都说不过去了。”邱家这个段时间一而再再而三的失利,让太子已经很不满了,若是再不能做出些什么,恐怕太子不会再这么倚重他们了,想必,邱家应该也是知道的,现在就要看他们怎么处理了。“好,任何时候只要需要妾身,妾身都会为太子做任何事情的。”茹夫人听见太子这么说,便对着他的耳边轻声说道。太子看着怀里这么乖巧听话,并且对他这么衷心的女人,心里很少满足,他勾起嘴角,看着她笑着道。“放心吧,只要你够乖,本宫身边就永远都有你的一个地方。”听见太子的话,茹夫人心里便很是激动,她一脸笑意的抬头看着太子的脸,踮起脚尖,便对着太子的嘴唇亲吻了上去。太子也顺从的一把抱起了茹夫人,抬脚穿过书房,来到了旁边的一个房间,将她放在床上,倾身压了上去。顿时,房间里面一片春色。等到太子妃从邱府里面回来,丫鬟们看着她的神情便满是忐忑,她看着身边的丫鬟,问了原因之后,太子妃的房间里面,瓷器顿时又换了一批新的。“贱人,要是让我知道你到底是从哪里来的,我一定要让你求生不能求死不得。”